|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二七章 点拨
  在小洞天里的种种经历,沐晚也没打算瞒着自家阿哥。接下来,她一五一十的细细道与黄长顺听。

  后者听完,一脸的艳羡,感叹道:“这也是你与父君的缘份。你这么厉害,难怪最后父君终于放心了。”说着,他取出一只拳头大的储物宝匣,放在海棠高几上,问道,“还认得吗?”

  沐晚看了一眼,笑道:“原来是在阿哥这里。我还以为便宜了天帝老儿呢。”

  眼前这只便是风茜的陪嫁宝盒。别看它是拳头大的一只,里头的存储空间却是上品储物戒指的一千倍。和储物袋、储物戒指不同的是,此盒是储物仙器。它是可以收纳储物袋等储物法器的。当年,风茜出嫁时,此盒被塞得满满当当的。里头光是地级小洞天便有两个。

  与之相比,大周人人羡慕的“十里红妆”就是个笑话。

  前段时间,沐晚在兰幻界听了很多当年的八卦,以为这只宝盒最后是被天帝抄了去呢。

  没想到,还在阿哥手里。真是个好消息。

  黄长顺解释道:“你去了凤族之后,我奉父君之命,去武德星宫对着嫁妆单子,拿回了这些嫁妆。其中,有一小部分原物丢失了。我将它们都折成元石,压着武德星宫一一赔偿了。本来,父君是准备巡边之后,与我一道去凤族看望你,顺便把你的嫁妆给你送过去。不想……你现在很好,不象从前一样,不通庶务。我也可以放心的把它们交给你了。”

  沐晚只是看了一眼,说道:“阿哥,我手头宽裕着呢。况且,父君的水灵珠也归了我。还有就是,要扳倒天帝老儿,用钱的地方太多了。这些……”

  不等她说完,黄长顺呼的起身,提走了手边的那坛万年份的“醉千年”,冷着脸哼哼:“我风顺再不济,也不至于要借用自家妹子的嫁妆才能报仇雪恨!”提了酒,甩袖踏碎虚空而去。

  沐晚懊恼的抓头——呃,说错话了。

  在下界,她是太一宗最年轻的道君老祖;飞升上来后,她是香香他们的主心骨;在迷局里,她更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道祖”。所以,渐渐的,她的思维方式变了。如今的她,已经习惯以“主上”的身份,安排身边的人或事。

  刚刚一不小心,她也这样的安排了阿哥。

  唉呀,这回肯定是把阿哥给气坏了!

  没有犹豫,沐晚一把抓起高几上的储物宝盒,撕裂虚空,试着联接阿哥的大帐。

  啊,联得上!

  阿哥没有真正的动怒!

  沐晚心喜,连忙踏进了仙力圈之中reads;。

  两息之后,她便站在了大帐之内。

  主位上,黄长顺随意的坐在矮案之后,连个眼风都没有给她,径直喝酒。

  “阿哥……”沐晚笑嘻嘻的走过去,长揖到底,“我错了,请阿哥不要和我一般见识。”

  黄长顺闻言,放下酒坛子,指着她常坐的位置,说道:“坐。”

  “谢谢阿哥!”沐晚麻溜的坐下,又端出一大盘热气腾腾的烤肉串,“有酒,哪能没有肉?”很狗腿的从盘中挑了一串三分肥七分瘦,烤得焦黄冒油的,眉眼弯弯的递过去,“阿哥尝尝这一串!”

  黄长顺瞪了她一眼,接了过去。没有吃,他冲着烤肉串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沐晚整个人都不好了——自从上次她自作主张的分了一半真龙血脉给阿哥后,阿哥的套路越来越深。她真心招架不住啊。呜呜呜,好怀念以前的阿哥!在她面前,有什么就说什么,从来不拐弯抹角。

  好吧,那个时候,阿哥肯定是觉得她笨,所以,无论什么事,都恨不得能掰开来,拆得细细的,一点一点的道与她听。

  “阿哥,我真的知道错了。”沐晚象小时候一样,跪坐着,真心实意的道歉。父君不在,长兄当父。一直以来,阿哥都是这样照顾她的。刚刚,她确实是对阿哥不敬。虽然她也是好意,但是方式方法错了,没有考虑阿哥的感受,依然是不敬。

  黄长顺还是没有吱声。

  那神情分明是在说:道歉太笼统,没有诚意,不合格!

  沐晚双手抓了抓膝盖,飞快的打了个腹稿,重新道歉:“我知道,我这已经是第二次犯同样的错误。我不该自作主张,将自己的想法强加于阿哥身上。这是对阿哥的大不敬。无论何时何地,阿哥从来都是阿哥,是我坚强的后盾,是我的依靠。阿哥一直将我照顾得很好。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我应该坚信阿哥。”

  黄长顺放下了手里的烤肉串,看着她,叹道:“不,阿哥没有你说的那样好。以前,阿哥过于宠溺你。看到你胡闹,我一点为人兄长的立场也没有。这些年,我只要想起当年之事,就后悔不已。如果在你刚刚迷恋上陆威的时候,我就拿出兄长的威严,好好的管教你。你哪里会吃这么多的苦?你从小就特别信赖我。可我却对不起你的这份信赖,没有及时现在,你真的很能干。可是,看到你和男子一样的闯荡,不会依靠人,也没想过要依靠人。我的心就会好痛。你养成了这样的性子,足以可见,你曾经历了怎样的绝境、怎么样的磨砺!那时的你,要有多么的无助,有多么的痛苦,有多么的绝望,才让你劫后只相信自己的力量。是我没有尽到兄长的职责,没有保护好你,让你经历了那样的痛苦。阿妹,看到你现在这么的坚强,我为你感到骄傲,可是,我的心也好痛。你明明不是一个人,你明明还有我这个阿哥可以依靠。我是阿哥,照顾你,是我应尽的职责。如果我足够强大,你也不必撑得这般辛苦。所以,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想起在忘川河边,看到阿妹的元神千疮百孔,浑浑噩噩的完全没了意识,他的眼泪夺眶而出;再想到在黄泉道,看到阿妹戒心重重,跟只刺猬一样……不知不觉之中,他已然是满面泪痕。

  同时,心里越发的自责:他没有保护好阿妹,所以,阿妹哪怕恢复了前世的记忆,也没有安全感。这样的心态势必影响道法。天仙证道,是成就金仙的生死坎。道法有明显的瑕疵,何以证道?

  不能再犹豫了。黄长顺下定决心一定要让自家阿妹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缺陷。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晚来风向万古愁的平安符,多谢书友霍霍青霜、hv12332111、01326549、xieshu028、羽雅迷迭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