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二零章 武圣
  什么?囡囡灭杀了冥君!幽冥宫也已经覆灭!

  沐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章节更新最快他浑浑噩噩的,澳门赌博网站:一脚深,一脚浅的跟着祝伯去了山脚的药庐。

  也没多远,就是两里多的山路而已。

  祝伯将他迎进正堂,在主位上坐下。自己则把火盆烧得旺旺的,温上两瓶花雕,又吩咐小徒弟去厨下让人切一盆羊肉送过来。

  被屋子里的暖气一烘,沐吉终于回神。他迫不及待的说道:“老祝,到底是怎么样的情形,快说与我听听。”

  “主人,莫急。总之,小主子大获全胜,自己却是连油皮儿都没有擦破。”祝伯乐呵呵的说道,“老奴也是事后才知道,小主子早就谋划妥当,只等冥君自己送上门来。啧啧,小主子的谋略布局,简直是神了。老奴一桩桩的细细说给您听。”

  听说囡囡安然无恙,沐吉彻底放了心,点头笑道:“你说吧。”女儿这样有出息,他的心里美滋滋,得意得很,却忍不住骂道:臭丫头,肯定是在我的院子里捣了鬼。

  祝伯便嘴角含笑,娓娓道来。

  好吧,这里头有一大半的事,他也是事后听说的。因为小主子交给他的任务是坐守宗门。

  其实,武者同盟会第一次会议之后,沐晚便暗中布局出海远征一事。因为此时,她与金雷山庄已经太过耀眼,一举一动,皆为世人所敬仰。所以,她是与三个二流世家暗中合作。

  这三个都是东海那一带的,名声不显。

  再加上,沐晚大张旗鼓的开门立派、收徒,吸引了武源大陆上所有的眼睛。

  是以,就连东海那边,以及幽冥宫都没有发现三个世家在暗中筹备远征之事。

  三个世家联手,在短短的半年之内,真的按照沐晚的要求,准备好了一百艘远洋的大船、探出了航线……总之是做足了准备。

  “主人,您是没有看到。当小主子宣布武者同盟会出海远征,然后,海面上突然驶来了百来艘巨轮时,所有人都惊呆了。很多人还使劲的揉眼睛,以为自己是眼花,看到幻影了。”大盆热气腾腾的羊肉端了上来,祝伯按照沐吉的口味,亲手夹了一块三分肥七分精的,沾上酱料,送到沐吉的碗里。

  可是,沐吉听得正入神呢,哪有顾得上这些?他急急的连声催道:“紫云山的决战呢?是什么情景?”

  祝伯两眼放光,神采奕奕的说道:“小主子命老奴坐守宗门,莫让幽冥宫钻了空子。所以,那时决战的情形,老奴也是事后听跟去的弟子们说的。”

  沐吉点头:“嗯,囡囡考虑的很对。越是这种时候,家里的门户越要看得紧实些。她素来与你亲厚。有你守着家里,囡囡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主人谬赞。”祝伯从心底里笑了出来,“老奴就是个做做样子,小主子安排好了一切。”

  接着,他说起紫云山之战。

  幽冥宫事先将紫云山之战传得家喻户晓。所以,十月初九那天,紫云山的山脚简直汇成了人海。有头有脸的世家、门派无一缺席。更多的是闻讯赶来的寒门武者。连从来不掺和任何武者决战的朝廷也派了端王过来观战。

  紫云山有三百多丈高,山顶常年云雾飘渺。在山脚,根本就看不到山上的情形。也不是他们不想上山去观战,而是幽冥宫事先在山脚用红绸围了一圈,并放出风来:过红绸者,死。

  所以,他们只好守在山脚。事先,有好事者估计了决战双方的实力,一致认为两者的战力应该差不多。所以,这一场生死决斗,不外乎是一死一伤或同归于尽。

  群豪的心思都高度一致:如果是沐晚亡,冥君重伤。那么,大家并肩子一起上,诛杀冥君;反过来,如果是冥君亡,沐晚重伤。良医在侧,赶紧治伤。

  之所以会这样差别对待,幽冥宫是邪,太一宗为正,是其一;其二,太一宗还有武功高深莫测的太上长老沐吉。但是,幽冥宫没了冥君,形同一个空壳子,大家不用再顾忌它。

  如果是双双战亡,大家便上山去给沐掌门收尸。好歹也是一份人情。

  十月初十,月上中天。

  沐晚终于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

  依然是平常的打扮:头戴缕金小冠,身着青袍,脚蹬鹿皮小靴。

  她向众人抱了抱拳,祭起“逍遥八步”,拉出一串残影,飞掠上山。转眼,青色的身影消失在夜幕深处。

  山脚先是一片寂静,接着响起雷鸣般的喝彩声。好俊的轻功,在场的十几名天武者无不折腰。

  稍后,幽冥宫也现身了。

  他们的排场要大得多。两队头戴罗刹玉面具的红袍少女开路。她们一队手提花篮,篮中盛着洁白、新鲜的花瓣;另一队一手拿着长颈美人玉瓶,一手拿着柳条儿。

  刹那间,花瓣似雪,香露如雨。

  然而,人群里却有人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这回不踩钱纸,改成花瓣了。倒也越来越雅致。”

  这是在说幽冥宫左判大人率众去踢太一宗的场子,却惨遭沐吉打脸的那端子糗事。

  于是,观战的人们很不厚道的笑场了。

  轻笑象水纹一样,在山脚层层漾开。

  还好,幽冥宫的姑娘们脸上都戴着面具,依然是洒花的洒花,拂水的拂水,没人看得到她们脸上的神色。要是换成寻常的小姑娘,面嫩得很,还真撑不住。

  她们所过之处,地上皆铺了两指厚的新鲜花瓣。

  接着,十八名赤金鬼面黑袍人,抬着一顶大型红纱轿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中。

  这回,他们没有凌空飞来,而在从花瓣上飞奔而过。

  眼尖的人看出了里面的门道——十八名大汉抬着可坐十来人的超大号轿子飞跑过去,地上的花瓣不但没有被踩烂,而且娇妍如旧,不见半点印迹!

  同时,轿上的轻纱居然纹丝不动。山脚那么多人,没有一个人看到轿中的情景!

  幽冥宫,不同凡响!

  冥君,高深莫测!

  人们敛了玩笑,脸色变得越来越凝重。

  一行人,在众目睽睽之下,也上了山。

  等他们的身影也融入了夜幕之中,人们禁不住纷纷议论:“轿纱没有动!冥君是怎么做到的!”

  “内力!肯定是用内力镇着轿纱!”

  “这样的内力,太恐怖了!”

  “幽冥宫好狡诈,洒花、洒水、抬轿子,这是上去了多少帮手啊?”

  ……

  大家不由捏了一把冷汗——此一战,沐掌门恐怕是凶多吉少。

  正在惶恐之际,山巅突然闪过一道五色的亮光。它好比是一道闪电,撕破了漆黑的夜空。旋即,又“砰”的在空中炸开,好似艳丽的烟火。

  “啊,开始了!”

  “剑气!刚刚的五色光,绝对是剑气!沐掌门的剑气!”

  “对对对,我也曾见过!认得的!”

  ……

  大家无不仰着脖子,眯缝着眼睛,紧张的盯着山巅。

  然而,接下来,山巅却没了动静。

  大约二十息后,他们看到一道青影自山上飞掠而下。

  “沐掌门!”

  “真的是沐掌门!”

  山脚立时有如雷动,人们尽情的挥着手,向那抹青影欢呼。

  呼吸之间,沐晚来到山脚。她在一块巨石上立住身形,向众人抱拳,淡然的说道:“幽冥宫首恶已诛。武者同盟听令,明日清晨,卯正时分,清门大码头集合,讨伐幽冥宫老巢!”

  说完,她再度祭起“逍遥八步”,拉出一串残影,凌空飞掠而去。转眼,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哐啷”,沐吉手里的酒盅掉了。他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囡囡一剑就斩杀了冥君?”

  祝伯很肯定的点头:“大家都是这么说的。在山脚观战的人们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他们疯了似的跑上山。结果,在山巅,他们真的找到了冥君,还有他的随从们的尸体。冥君端坐在轿子里,手里还拿着一把九节赤金鞭,脑袋落在一边,脖子上还在汩汩的往外冒血。那些随从也没落到好。这些洒花、洒水、抬轿子的,还真是冥君带去当帮手的。他们的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不过,没有用。他们倒在地上,身子都跟破筛子似的,全是血洞。除了这些人,人们还在周边找到了三十多具青铜鬼面黑袍人。也都是身上布满血洞。哼,幽冥宫明着带了这么多帮手上去了,暗地里还埋伏了一大帮子人。结果,一盏茶的功夫,就全军覆灭了。”

  良久,沐吉才回过神来,说道:“囡囡的修为,远在我之上。”惭愧啊,他竟然一直没有发现。

  祝伯显然早就是这么认为的,笑道:“那一战之后,小主子便被大家尊称为‘武圣’。”

  沐吉重新拾起酒盅,自个满上,端起来,对祝伯哈哈笑道:“武圣?这个名号好,当浮一大白!”

  两人都是一饮而尽。

  沐吉夹了一大块羊肉,一边痛快的嚼着,一边示意祝伯继续:“后来呢?如何?”

  祝伯笑道:“第二天,不管是不是武者同盟会的,人们一股脑儿的如期赶到三十里之外的清门大码头,坐着小主子事先安排好的一百艘巨轮,扬帆出海,象秋风扫落叶一样,踩平幽冥宫的老窝。回来后,小主子将同盟军分成十八路,清剿隐藏在各地的幽冥宫余孽。小主子厉害,不声不响的就拿到了幽冥宫这些驻点的详细情报。十八路同盟军,一抓一个准。不到二十天,拔光了这些邪道的暗桩。事成之后,小主子召集十八路同盟军,宣布武者同盟会的使命已经完成,立即解散。”

  沐吉长吁:“这样好!省得朝廷老提心吊胆的。他们的手段,阴损着呢。囡囡素来无视名与利,现在,仍然能不失本心,一心向道,实乃难得!”

  “嗯,就是!”祝伯使劲的点头。要是换在从前,他是听不懂什么是‘一心向道’的。小主子在梅子镇的那番演讲,不仅告诉了他,什么是道,也告诉了世人,什么是道。现在,“道”这个话题,在武源大陆是最红的。

  两人端起酒盅,又是一轮对饮。

  放下酒盅,沐吉眉开眼笑的问道:“囡囡现在何处?”

  不想,祝伯却是一脸的愤恨:“五天前,小主子带着我们的人回来了。跟随而来的,还有端王。这家伙脸皮真厚,跟块牛皮糖似的,尽缠着小主子。”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小雪姐姐1、浮萍de无根、萌宝么么哒、kim-ganungo、夏日de怡莲、我很喜欢金铃动、云中月梦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