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一五章 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

  老板和老板娘听了,趴在地上,又是一通感恩戴德。

  这边的事也给“仙师”提了一个醒。他不敢逗留,连夜又赶回了梅子镇英武馆。

  从第二天起,芜城的外乡人渐渐多了起来。他们都是从各地闻讯赶来的武者。他们的到来,象是给芜城注入了一道生机,整座城市又恢复了往日的活力。

  沐吉和祝伯比计划中来得要晚一些。过了五天,他们才赶到芜城。

  看到沐晚留在城门上的标记,他们很快找到了荣华客栈。

  这时,店里已经客满,生意火爆得不得了。一楼的大堂里,各路豪侠谈笑风生,热闹得很。

  人群中,离盛、离长浩这对父子显得格外的刺眼。

  沐吉和祝伯也服用了沐晚炼制的易容丹,跟换了人似的,所以,一点儿也不担心离氏父子俩识破身份。

  不过,让主仆二人愤怒的是,离盛居然在拿十年前他接到勾魂帖的事,哗众取宠,结交群豪。

  就在他们的脸都快挂不住了的时候,沐晚从楼上下来了,成功的转移了两人的注意力。

  “爹爹跟那种贱皮子生什么气。”将他们俩引进客房里,沐晚顺手倒了两杯热茶,递到他们手上,好奇的问道,“是不是路上出了什么状况,耽误了?”以两位的脚程,从国都赶到这里,三天足矣,不至于花上五天的时间。

  “哦,芜城惨案在国都传得沸沸扬扬。反正你已经先过来了,所以,我和老祝在国都多呆了两天,听听坊间都是怎么评议的。”沐吉捧着茶碗笑道。

  这些年,老祝把一身的真本身都教给了囡囡。而他也将沐家祖传绝学,拂风剑法,传授给了囡囡。只可惜,金雷掌至刚至阳,不适合于女子学习,不然,以囡囡的悟性,假以时日,成就定会超过他。在他看来,自家囡囡年岁虽小,不缺手段,唯一欠缺的是历练,所以,他放心的姗姗来迟——好吧,这其实是一个美丽的误会。说句伤自尊的话,对于某仙来说,所谓的学习,从来都是幌子。不然的话,一个六岁的奶娃娃,天上、地下的全知道,还能掐会算,真的不要太惊悚。

  “国都那边都是怎么议论这件事的?”沐晚在他的下首坐下。

  “大多数人都不相信是幽冥宫所为。”沐吉正色道,“大家普遍认为,吉祥镖局的灭门惨案,实在是与幽冥宫以前的行径有很大的出入。”

  祝伯侧着身子坐在沐晚的对面,也是连连点头。意思是,他也赞同国都那边的主流看法。

  沐晚撇撇嘴:“这回,他们可猜错了。这事,还真是幽冥宫的人做下的。行凶的三具僵尸傀儡已经被我烧掉了。”

  “啊?”祝伯惊呼,紧张的打量着沐晚。

  沐吉更是弹了起来:“囡囡,你没事吧?”当年,他突破了先天境,也只与所谓的“黑白无常”打成平手。囡囡现在才是一级地武者,哪里是三具僵尸傀儡的对手。

  “当然没事。”沐晚笑嘻嘻的说道,“那里是一个赌坊,人来人往的,杂得很。他们又仗着有僵尸傀儡,防备松泛得很。我偷偷的潜进去,没人发现。”

  沐吉和祝伯齐齐的松了一口气。囡囡的轻功那真不是吹的,三人之中,最强。

  沐晚详尽的道出惨案的真相,以及幽冥宫在这一带的秘密布局。末了,她拿出那天在英武馆找到的小册子和海图,呈给沐吉。

  后者面色凝重,接过去后,细细的看完了,又转手递给祝伯。

  待他也看完了,沐吉这才问道:“囡囡,外面还有谁知道这些?”

  沐晚摇头:“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勾魂帖和幽冥宫上。聚财坊的老板和老板娘受了罚,都老老实实的窝在家里养伤,安份得很,没人注意他们。”

  也就是说,无人知晓幽冥宫的种种行径。

  沐吉的面色更加凝重。如果是十年前,以金雷山庄的声望和地位,要揭幽冥宫的皮,简单得很。他只要下一轮帖子,将群雄请到金雷山庄的大客厅,当众宣布即可。连这本小册子和海图,都无需拿出来。

  然而,在世人眼里,金雷山庄已经毁于那场大火。这些年,他又隐居于国都的市井之间,潜心修行,没有织结新的人脉。现在这个身份,名声不显啊。

  垂眸看着又转回到自己手上的小册子和海图,他心道:隐姓埋名十年,也许是到了金雷山庄重出的时候。

  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质问自己:一旦亮出金雷山庄的名头,就是与幽冥宫正面对上了。沐吉,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祝伯猜到了他的心思,不由目光灼灼。

  当年,主人借着主母的丧事,将金雷山庄的势力都转移了出去。后来,他们顺利脱险后,在国都落了脚。头三年,顾忌着幽冥宫,主人一直没有与他们联系。到了第四年上,才逐渐恢复联系的。如今,金雷山庄的势力比十年前更加强大。只可惜,这样强大的力量到目前为止,都是明珠暗投,不能摆到明面上来。主人现在的身份,是国都一个寻常的南北货铺子的东家。而他是掌柜。作为山庄的老人,他非常渴望看到金雷山庄重现于世人面前,恢复往日的荣光。

  沐晚坐在位置上没有做声。

  小小的幽冥宫,从前,她没有放在眼里,现在更是瞧不上。所以,澳门赌博网站:借不借金雷山庄的力,她根本就不在意。

  而且,在她看来,世人既健忘且凉薄。金雷山庄已经隐世十年,谁还把它当回事?金雷山庄要想恢复以往的威信,必须得做几桩漂亮事,再一次把名声打出去。

  从这一点上说,利用金雷山庄的声望和人脉,揭幽冥宫的老底,很不靠谱。

  至于扬名立万什么的,她从来就没有放在心上。在这里,除了照顾爹爹,承欢膝下,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再次飞升。名啊利的,通通都是浮云。

  不过,如果爹爹想要金雷山庄恢复以前的荣耀,她定会如他所愿。毕竟,她现在是大人了,又“学”了一身的本事,行事比以前方便得多。

  沐吉并没有思考多久。他叹了一口气,将手里的小册子和海图撂到手边的高几上:“今非昔比。这事得从长计议。”

  虽然金雷山庄的里子比以前更厚实了,但面子却是一时间很难找回。现在,就他算站出来,恐怕也没几个人会买账。

  最可怕的是,当年,他接到勾魂帖的事,人人尽知。他若站出来揭幽冥宫的皮,只怕那起子邪魔,会反咬他一口,说他是无中生有,那是轻的。更严重的是,他们会做几桩大案,再栽到他的头上,令他百口莫辩。在武源大陆,这种事情,历朝历代都有发生,真的不要太少。

  故而,怎么把幽冥宫的底给泄出去,他要好好琢磨琢磨。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驰骋千帆的月/票,多谢书友悠悠喵小七、醉舞清影、liting、快乐无罪288、小草悠悠儿、李超8277、hv12332111的月/票,谢谢!

  第二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