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一二章 重新开始
  。最近的村子,也与这里隔着两重大山。崖底只看到此许野兽的脚印,不见人迹。[ ]

  将祝伯与沐晚留在外面,沐吉独自进入崖底的小树林细细察看。一刻钟之后,他从树林里出来,喜道:“那厮还没有来。”

  祝伯的神色为之一缓。

  “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动手,在树林里布下陷阱。”沐吉说道。说起来,这还是受囡囡的启发。那天晚上,囡囡事先布设的陷阱,成功的抓住了“勾魂圣使”,效果不要更好。

  沐晚环顾四周,指着前面的一块道:“囡囡到那边去歇歇腿。”

  巨石比较平坦,被山风吹得干干净净。午后的太阳懒懒的照下来。放眼整个崖底,没有哪里比那里更明亮。最主要的是,在密林里,可以清楚的看到巨石的这一面。

  沐吉仔细看过了,点头说道:“囡囡乖,就坐在石头旁边,不要到处乱跑。”也不知道另一个“勾魂圣使”会什么时候到。他和祝伯要用最快的速度布设好陷阱,确实腾不出手来带孩子。

  “嗯,囡囡知道的。”沐晚使劲的点头,噌噌的跑过去,坐下来,靠着巨石,晒太阳。

  “这孩子,越来越懂事了。”沐吉看着她,宠溺的笑了。

  沐晚见状,笑眯眯的冲他挥了挥手。意思是要他们放心,她绝对不会乱跳的。

  沐吉也挥了挥手,与祝伯分头行动。一个去密林深处砍伐合适的树木,一个挑选合适的地点。

  刚开始时,他们都会时不时的停下来,起身望一眼巨石那边。只见沐晚坐在那儿,拣了一些石子,自娱自乐,玩得非常投入,他们渐渐放了心,把注意力放到了陷阱上面。

  而沐晚见他们不再频频往这边看,一把收了地上的小石子,祭起“逍遥八步”,嗖的绕到了巨石的后面。

  后面是一道黄土坡。太阳只能晒到土坡的大半截。坡脚长着稀疏的灌木,晒不到太阳,看上去阴凉得很。

  沐晚身形一晃,一个纵跃,轻轻的跃下土坡,蹲在一丛灌木旁边。

  透过这丛灌木,她看到了五步开外的坡脚有一个黑漆漆的土洞。它不是天然的,一人半高,五尺来宽,呈矩形。顶部还装了一块青石板,应该是进山的猎人挖出来,晚上的临时落脚点。洞口隐在黑暗之中,如果不留心的话,很给发现。

  腐尸的味儿,就是从那个土洞里散出来的。

  这丝气味很淡,淡到沐吉和祝伯都没有发觉。

  而沐晚突破炼气层后,又练起了气息外放。有境界撑着,她一上手,就能感知到方圆一里之内的气息。

  刚刚进入崖底时,她暗中放出气息,立时感知到了这丝若有若无的气息。

  这道气息,与那两具黑僵散非常相近,都混有一丝药草的气息。

  所以,她断定,另外一名“勾魂圣使”其实早就到了。他的僵尸傀儡就安置在这个土洞里。

  现在,靠近前,她往土洞里探入气息。

  土洞不大,大约有一丈见方。在最里面的角落里,赫然竖着立着一具巨大的棺材。和在金雷山庄里出现的一模一样。

  棺材的左边,盘腿坐着一人。他看上去约摸三十出头,也穿着样式一样的黑袍,尖尖的长脸,白得跟个鬼一样,没有什么血色。修为境界是炼气一层,确实比山庄里出现的那一位要高。

  不用说,这位就是另一位“勾魂圣使”。

  果然,他已经到了。

  沐晚扭头看了一眼密林方向。崖底安静得很。那边的动静清晰得传到了这边。“勾魂圣使”不可能不知道。

  看来,他准备等到晚上再动手。

  这也说明一个情况。他的两只僵尸傀儡等级不高,尚且见不得太阳,只能在夜间出去搞祸害。

  后脑勺隐隐作痛。

  沐晚微愣。根据以往的经验,她知道这是消耗太多的缘故。

  如果是以往,她只要闭上眼睛休息,三两个时辰之后,也就恢复了过来。如果赶时间的话,运气走一个大周天即可。

  她惊讶的是,在幻界里怎么会有消耗过多的情况发生?

  心中一动,她连忙收回气息,就地盘腿打坐,开始运气行走大周天。

  一个大周天之后,针刺般的疼痛消失。

  沐晚睁开眼睛,脸上尽是无奈。

  莫明其妙的来到这里,变成六岁稚童,连爹爹都长得和父君一模一样。她没有理由不相信自己是身陷幻境。

  但是,近一个月来,她经历的种种,太过于真实,实在不是象幻境。

  更重要的是,但凡幻境,都必定有破绽。可是,她到现在为止,还是没有发现有破绽的存在。

  没错,她是修为不复,但是,境界尤在,见识也没退回去,不可能发现不了破绽。

  是以,这些天,她越来越怀疑自己不是幻境之中,而是被小洞天送到了小世界之类的存在。

  这也是她这些天来最担心的情况。如果真的小世界,要想离开的话,唯有破界……妈蛋,难道要本君从头开始,再飞升一次?

  每每想到这里,她的心里甭提有多沮丧了。

  然而,刚刚的情形,无比清晰的告诉,这里不是幻境,而是一个陌生的小世界。

  现在,她的情形等同于又转世了!

  她真的要重新修练,再度飞升!

  没有选择!必须如此!除非她愿意留在这个小世界里,和寻常人一样,经历生老病死,最后魂归地府。

  那样的话,以前,她所有的努力与付出,皆化为东流水。

  因为在武源大陆,她若是死了,就是真的死了。

  该死的,竟然用这样的阴招!红云,你给本君记着!某仙火起。

  事到如今,她没有别的选择,唯有重新开始。

  就从现在开始!哪怕这一次的情况更加麻烦:

  首先,在这里,香香、黑夜和常龙他们都是不存在的。

  其次,阿哥也可能还不知道她现在的处境。

  最痛苦的是,武源大陆的灵气比炎华界的凡人界里还要稀薄。目前她唯一知道的修道门派,还是一群炼尸的邪门歪道。

  也就是说,在武源大陆,道法不存。这里只是一味的推荐武力、强者为尊,称得上是道的荒蛮之地。

  在这样的地方修真,还要飞升,其难度不下于在石板上种庄稼啊。

  但是,她没有其他的选择。

  她必须飞升,必须回到仙界。

  深吸一口气,沐晚让自己冷静下来后——生气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既然已经决定了重新开始,那么,她就要放下以前的种种,再从一个小小炼气士做起。

  飞升之后,有阿哥明里暗里的扶持着,又有星海,以及前前世的记忆、心境、见识支撑,她过得太顺利了。以至于放松了警觉。

  唉,仙道艰难,风险重重。每一步当如履薄冰……这些,澳门赌博网站:必须时刻铭记啊。

  她活该有此一劫!

  吐出一口浊气,沐晚的目光变得无比的坚定——仙道虽然,吾将上下求索,始终不悔!

  重来,就重来!

  放下一切,就从脚下始!

  本君能飞升一次,就能飞升第二次!无论何时、何地!

  理清这些,她的心头大亮。

  不知不觉中,心境又涨了。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啖书、10205917581、妍熙梦槿、天蝎女丶、云婉凝、hv12332111的月/票,谢谢!

  第二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