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八一零章 小孩难为
  。

  沐吉皱了皱眉头,撩起前袍,别在腰带上,摆好架式,准备接住这具超大号棺木。

  结果,棺木轰的一声,在离他三十步远的地方落地。

  “啪”的一声,厚实的棺木盖弹开,从里嗖嗖的弹出一黑一白两条身影,直挺挺的向沐吉扑杀过去。

  劲风扑面,恶臭难闻!

  沐吉突破了先天境,目力和反应力都远超从前。是以,他一眼就看出,飞扑过来的是两具僵硬的尸体。

  妖邪!

  屏住呼吸,他果断的闪身避开。

  呼——,呼——,两具僵尸扑了个空,转身调了个头,又是直举着一双黑如墨炭的爪子,向沐吉飞扑过去。

  至此,沐晚完全可以断定,所谓的黑白无常其实是两具黑僵。

  炼尸术!

  冥司也是堂堂正正的鬼仙地府,怎么可能有这种旁门走道?

  不用说,幽冥宫就是一窝装神弄鬼的假货!

  打探什么的,绝对是不可能了。

  她只觉得两边的太阳穴“突突”直跳。

  黑僵就是傀儡一般的存在,还没有通灵智。所以,炼尸人肯定是躲在暗处。

  此时,沐吉已经与两具黑僵交上了手,双方缠斗正酣。

  沐晚凝神细看,发现自家爹爹略占上风,遂放下心来。当即抓起一把小石子,往院子的四周打去。

  知道所谓的勾魂使者要来,她当然是早早的准下了“礼物”。这段时间,她在花园里捡了好几袋碎石子,下午的时候,偷偷的运进了正厅。

  不指望这些石子能伤到炼尸人,她只想打草惊蛇,逼那人现身。

  她用的是“落英飞剑”的手法,是以,打出石子看似绵软无力,毫无章法。然而,它们的威力,那是打在谁身上,谁才知道哇。

  运气还不错,五把小石子扔出去,外边的树丛深处掠起一个黑色的身影。

  “是谁暗算老子?滚出来!”

  声音与刚才的鬼笑声如出一辙。

  那是一个身着黑色长袍,面色青白的瘦高个。看上去大约二十四五的样子。先天后期的修为。

  沐晚轻哼。就这样的角色,也放出来耀武扬威。她真的是高看了幽冥宫。

  院中,沐吉见到他,心中大乱。这是一个强者!

  可恨,他被两具傀儡缠住,一时半刻无法抽身。

  现在,他只能祈祷囡囡藏得紧,不会被这人来觉。至于他自己,今天只能全力一搏了。

  黑袍人冲天而起,阴测测的盯着前院,试图将放暗器的人找出来。说起来,真丢人。那些石子诡异得很,他居然都看不出它们是从哪个方位打出来的。

  沐晚见状,故意在窗户边闪了一下。

  黑袍人看得分明,象夜枭一样“桀桀”怪笑,十指如钩,嗖的飞身扑向正厅。

  “不要!”沐吉看得分明,阵脚大乱。

  两具黑僵也不是吃素的。抓住机会,双双抢进。

  “啪啪”,沐吉当胸连中两掌,直接被打飞。

  “哗啦!”他整个儿重重的摔在山墙上面,将之砸出了一个大洞。

  不等他挣扎着爬起来,那两具黑僵已然扑杀过来。

  四只墨黑枯瘦的利爪如钩,闪着寒光,就在近前。他竟然避无所避。

  “囡囡!”沐吉瞪大眼睛,悲愤不已。他再也护不住囡囡了!

  然而,想象中的开膛摘心并没有出现。

  两具黑僵竟然保持方才的动作,齐齐的不动了。

  他定睛一看。

  四只黑爪离他的胸脯只隔着一粒米的距离。

  这是……管他的!沐吉抬腿,将两只黑僵踢飞,用最快的速度冲到正厅里。

  “爹爹!”

  他看到他的囡囡象个泥猴一样,朝自己跑了过来。

  正厅里一片狼藉。

  大梁上倒吊着一人。身着黑袍,绑得跟个粽子一样,一动也不动的倒挂在那里,有如死猪。

  “囡囡!”他快步跑过去,一把将女儿抱起来,飞快的打量着,“你没事吧?那厮可曾伤到了你?”

  “没有。”沐晚接着演戏,亢奋的抱着他的脖子,叽叽喳喳的说道,“他可笨了,冲进来就踩中了陷阱。”

  “原来,囡囡下午不让爹爹进正厅,是在布置陷阱啊!囡囡真能干!”看到囡囡没事,沐吉悬着的心放回了肚子里,高兴得两个嘴角咧到了耳后根。一时间根本就没有多想:一个六岁的小娃娃布置出来的陷阱,真的能抓到一个连他都畏惧的强者吗?

  沐晚神采飞扬,夸张的挥舞着小胳膊比划着:“祝伯说,这个陷阱能吊起这么大的野猪。囡囡以前还不信。今天试过了,绝对是真的。”

  好吧,陷阱什么的,只是一个幌子。她用暗器先将人打晕,然后再扔到陷阱上,触发机关的。

  某仙表示,虎落平阳啊。堂堂的仙君大人,对一个先天境的小喽喽也要使这样的手段,胜之不武。

  现在,澳门赌博网站:险情已经解除。沐吉经她提醒,想起了祝伯,将她放下来:“走,我们快去看老祝……”

  沐晚拉着他手:“爹爹,坏人好凶。爹爹把坏人绑结实些,莫让他挣脱了。囡囡去找祝伯。”可不能让爹爹发现,祝伯现在睡得正香。

  老祝倒下去的情形,沐吉看得很清楚,身上并没有挂彩。所以,他猜测老祝可能只是被吓晕了,并无大碍。

  “行,你去唤醒老祝。”虎父无犬女。囡囡很能干,是他的骄傲。

  “嗯!”沐晚“噌噌”的跑了出去。得手之后,她立刻清除了所有的痕迹。从现场来看,那个倒霉的小喽喽就是被陷阱砸得头破血流,然后倒吊起来的。

  在大门边找到祝伯后,沐晚替其解了穴。

  祝伯眨了眨眼皮,醒了过来。看到沐晚一脸的灰,只有两只眼睛贼亮贼亮的,他翻身爬起来,紧张的问道:“小主子,主人呢?”

  沐晚指着正厅那边:“爹爹抓了一个坏人。”

  主人没事!祝伯狂喜,接连念叨着“祖宗保佑”。

  沐晚拉了拉他的一只衣角,指着前面破损的山墙:“祝伯,那边还有两个怪物,被爹爹打得不能动了。也先绑起来吧。”

  炼尸人昏迷不醒,两具黑僵便形同死物。但是,炼尸人一旦醒来,就能控制两只黑僵反击。所以,现在必须将两只邪物捆起来。

  祝伯也看到了院中的狼藉,拍了拍脑门:“哎呀,老奴高兴得都忘了正事!”

  “祝伯,快点,看怪物去。”

  一老一少很快来到碎石堆前。沐晚自然是不怕的。祝伯看清楚地上的两只后,吓得赶紧捂住她的眼睛,颤声说道:“小主人,这个不能看。你快去请了主人过来。”

  “嗯。”沐晚知道他是想把自己支开,很配合的转身就往正厅里跑去。

  唉,装一个六岁的稚童,真的很麻烦。很多事都不方便做。如果她现在是成年人,哪怕是手无缚鸡之力的闺阁弱女子,也能引经据典的建议烧了两具黑僵。

  正厅里,黑袍人仍然被倒吊在那里,身上也没有加绑绳索。不过,沐晚一眼就看出,黑袍人的锁骨、腰椎已被敲断,修为尽废。

  确实无须再加绑。

  被囡囡撞了个正着,沐吉很是紧张。这样的手段,对于他来说,最常见不过。但是,对于小娃娃来说,太惨烈了些,会吓到他的囡囡。

  沐晚佯装没有看见,指着院子里飞快的说道:“爹爹,院子里有两只怪物。祝伯说请您快过去。”

  黑白无常!沐吉心中一凛,将女儿抱起,放到门廊上,叮嘱道:“囡囡,乖!现在,爹爹要去对付那两只怪物。你在这里帮爹爹盯着屋里的怪人。要是他动了,立刻大声告诉爹爹。好不好?”

  “好!”沐晚挺着小胸脯,响亮的应道。

  哎呀,装小孩什么的,太累了。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驰骋千帆的礼物,多谢书友bangilas、啖书、zh180214010、飘落涟漪、倦眼清眸、天不在秦岭、regedit20081、雨巷丁香123、依兰悠悠、柠檬茶1158、fannyling、ji098_011、一掬清泉的月/票,谢谢!

  另,明天中午补300月/票的更。

  第三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