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九四章 乃父风范
  。所以,这样的酒,作为军中常用酒水,最合适不过。

  “啊,好香!”所有人的酒虫都被勾起来了,不由口舌生津,伸长脖子望着小虎他们分酒。

  很快,大酒缸里的酒水被舀进一只只尺把高的酒坛里。将士们相互传递,很快,酒水被分到下来。

  主将台上,也摆了一溜。

  按照军中规矩,正式开始之前,主将是要先祭天地的。

  大红倒了三碗酒,用大红托盘盛了,奉送到沐晚跟前。

  这些天,沐晚看了父君生前的军中日志,学到不少这样的规矩。

  她从中端起一碗,朗声说道:“第一碗,敬奉苍天。”说罢,她双手将酒碗高举过头,面对正东方,躬身行了一礼,将酒水徐徐洒在地上。

  把空碗放回托盘后,她又端起第二碗:“第二碗,敬奉后土。”这回是面对正西方而立,也是高举过头,行礼之后,洒在地上。

  天地祭毕,接着是“三道酒”。这一环节,主将要当众连饮三大碗,并且,每一道酒,喝之前都要有个说法,以得到将士们的回应——当然,身为主将,在这样的场合之中,只要不是满嘴跑马,将士们都会给面子的。

  沐晚双手端起来第三碗酒,先是转身环示向身后的众校尉,然后面向台下的将士们:“第三碗酒,某敬弟兄们!”说完,她率先一饮而尽,将空的酒碗倒过来,亮给将士们看。

  “谢将军大人!”台上、台下的将士们激动的大吼,纷纷举起自己的酒碗,一饮而尽。

  在这个空档,大红收了托盘,抱来一酒坛,又给沐晚倒满了酒。

  “前段时间,弟兄们辛苦了。某再敬弟兄们!”沐晚再端碗敬酒。

  “将军大人辛苦了!”将士们端起酒碗回礼,与她一道喝光碗中酒。

  大红再倒满。

  沐晚第三次敬酒:“明天,虎威、长宁二营的弟兄们将履新赴任,我们祝两营的弟兄们一路平安,旗开得胜。”

  “一路平安!”

  “旗开得胜!”

  “干!”

  不论是主营的将士,还是这两营的将士,都举着酒碗,齐齐祝福。

  三道酒喝完,开场式结束。现场的气氛简直不要太好。

  沐晚帅气的挥手:“开宴!今晚,弟兄们都要喝得痛快,吃得尽兴!”

  “哈哈哈……”大校场上响起欢声笑语。将士们落了座,倒酒、烤肉,尽情享用。

  主将台上,沐晚在主位上坐定,抬手招呼众校尉也各自入座。

  佰长们切下第一块烤肉,用盘子盛了,争先恐后的端到主将台下,敬献给他们的将军大人和众校尉。

  不过,他们是不够资格上主将台的。小虎等亲卫问清他们的队列后,接过他们的盘子,吆喝着端上去。

  “左营甲字队敬奉大人们!”

  “虎威界中营敬奉大人们!”

  ……

  很快,主将台的一溜长案上摆满了烤肉。

  沐晚与众校尉一道,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畅快之至。

  酒过三巡,童然兴起,推开酒碗,笑道:“某给大家助助酒兴。”说着,用仙力凝出一把酒,翻身跃至台中,挽了一个剑花。

  剑舞?在座的,除了童然、申罡二校尉,谁也没有见识过剑舞,见状,眼睛刷的亮了。

  “好!”台下的将士们也无不齐刷刷的仰头看过来。

  童然当然不会剑舞。他只是即兴耍了一路剑术而已。

  他虽不是剑仙,澳门赌博网站:但也是飞仙境的假仙。修为境界在那里撑着,剑术当然不差。台下的将士们看得都痴了——以他们的修为境界,能看到仙人的剑术,那叫大开眼界。

  表演完毕,他也学着沐晚那晚的样子,挽了一个剑花,敛尽剑光,执剑抱拳笑道:“献丑了!”

  “好!”沐晚率先鼓掌。这样的场合,大家都是图个乐呵。所以,不管剑术如何,捧场是必须热烈滴。更何况,后面这一招,童然真的学得是有模有样,帅气十足。

  旋即,台上台下,掌声如雷。

  “童校尉!童校尉!童校尉!”将士们用军中的礼仪,振臂三呼其名,以示敬意。

  众校尉争相向童然敬酒。

  台上、台下掀起了一个小*,气氛再度攀升。

  童然的成功,开了一个好头。在仙界,无舞不成宴。但也不是人人都擅舞的。尤其是台下的寻常军士。现在,童校尉给他们做了一个榜样:不一定非得跳舞,舞刀弄剑,也是一样的。

  于是,台上的校尉们相应起来,除了翩然起舞,更多的是耍一套拳脚,助助酒兴。而台下的将士们玩得更嗨。他们甚至乘着酒兴点到为止,比试拳腿。

  大校场上,欢乐之声不绝于耳。

  欢乐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快。不知不觉中,已是子夜时分。烤肉吃尽,主将台下的大酒缸也相继见了底。

  这样的宴会,讲究的是“尽兴而归”,没有统一的散场安排。沐晚见差不多了,起身,以更衣为名,在小虎等亲卫的簇拥下,率先离去。

  不过,离开之前,她特意用去尘术清理了自己跟前的长案,将案上的一切恢复如初。

  在父君的军中日志里,很多次写到了军中聚宴。不管是初入行伍,还是后来身为帝君,登得高位,每次离席之时,父君总是不忘清理把自己这一桌清理干净。他在军中威信甚高,将士们见了,无不效仿。久而久之,离席之前,自行清理垃圾,成了北大营一条不成文的军规。

  沐晚很赞同父君这样的做法,有意效仿。

  主将离席,同席的校尉们自然是起身相送。

  过了一会儿,童然、申罡二校尉因为明天上午要开拔,也一起离席。上行下效,离开前,他们俩也是和沐晚一样,清理了自己的长案。

  本来,在计划里,宴会结束之后,是由大红领着军需处的军士们负责清场的。然而,将士们离开之前,也都自觉的清理了身边的狼藉。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将士们走得差不多了。宴会结束。

  大红惊愕的发现:,大校场上,篝火燃尽,灰烬全无;数以百计的油毡布被卷了起来,整齐的堆码在一处;旁边,空酒坛、各类碗盏也是清理干净,分门别类的撂在一起。

  他们只要把这些东西装进原来的储物袋,入库即可。

  沐晚在书房里,对大校场上的情形,了如指掌。见状,她展颜轻笑。

  欢宴之后,干净整齐的大校场,无声的宣示:这里就是北大营。那个纪律严明、作风刚硬的北大营,又回来了!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月光媸颜的评价票,多谢书友羽雅迷迭、默默的路人甲、星期123456、zn6qe472dj、regedit20081、笑笑5555555、天使~音阶、沙尘心情、紫泪猪猪、aille、lanyalin、沉迷kt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