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九二章 论偶像的号召力
  兵马陆续到齐。。三天后,清晨,沐晚点齐兵马,率童然、申罡二校尉,乘坐战舰返程。

  她是迫不及待的离开了。一是,虽然来之前已经安排了守备所的事务,但是,离开有三天之久,放心不下;二是,自那晚的聚会之后,主帐之内,她与剑舞迅速窜红,已然成了人人必谈的热门词。但凡她走过之处,将士们看过来的眼神,无不炙热如炭火。就连阿哥也特意私底下问她:什么是剑舞?执剑如何起舞……

  啊啊啊,主帐俨然化作八卦炉,完全是没法再呆了。

  沐晚接到兵后,立刻就去大帐,向黄长顺告辞。

  那些将士都是从各驻点调集过来的,尚未形成战力,是以,黄长顺有心多留沐晚几天,在主帐手把手的教她如何凝练军心。

  沐晚却是一刻也不想多呆了。

  “为什么?”黄长顺不解的问道。

  沐晚脸上飞红,难得的支吾起来:“唔,主帐这边的人,好热情……”前前世,她贵为元君,前世,号称大周京城第一才女,皆没有过现在的待遇啊。

  黄长顺旋即明白过来,摸了摸鼻子,呵呵笑道:“放心,这样的热情不会维持很久的。新的热点人物出来后,他们很快就会忘了你。”想当年,他也是偶像一样的存在哇。

  那时,他身为北帝府少君,长得玉树临风,丰神俊逸,也曾迷翻了九重天的男女老少。后来,他觉醒了真龙血脉,不得不闭关。其实,他也不过是闭关了三十多年。然而,等他出关,陆威已经接替他,成为九重天的男女老少们追捧的青年才俊。

  沐晚吐出一口浊气,笑道:“借阿哥吉言。”如果是前前世和前世,她会很享受这样的追捧。但是,今世经历了这么多,她的性子冷清不少,完全没把这些浮名放在心上。她的心中唯有仙道,只是想安安静静的修仙,以期一览仙道巅峰的风光。

  黄长顺见状,自然是不好再留她,遂早早的放她回破虏界。

  孰料,在船上,沐晚也不得安宁。将士们得知童、申二位校尉参加了那次的聚会,都缠着他们俩细说剑舞。

  坐船是件很无聊的事情。这两位估计是闲到发霉了,竟然来者不拒,说的那叫一个眉飞色舞。

  以沐晚现在的修为,船上的大事小事都逃不过她的法眼。所以,她坐在主舱之内,很快就知道甲板上跟开了个说书场似的,并且八卦的主角正是她。

  她很不乐意。于是,当即命人将这两位请到了主舱。

  “属下见过将军。”童、申二校尉连袂而来,齐齐行了礼,眼观鼻,鼻观心。

  如今,他们是完全不敢正眼看沐晚——只要一看到她的脸,“啪”的一下,他们只觉得面皮象是烧了起来,身上跟过了一道雷电似乎,连尾椎骨都是酥麻酥麻的,接着,两只手无论怎么放,都觉得别扭。

  但是,他们在心里又无比的期待能得到她的青睐,所以,听说将军有请,第一时间就巴巴的赶了过来。

  好吧,修行到了飞仙境,他们看上去都不过二十出头,然而,他们出身三重天世家,修行至今,谁也不是真正的小年青。两人不但有仙侣,而且侍妾成群,当然很清楚这种感觉意味着什么——瑾宸将军如此之优秀,在剑道上的造诣令他们倾倒,遂心生爱慕。

  仙人心中唯有仙道与前程。是以,强者,人人爱之。他们被剑舞折服,生出这样的情感,很正常的,好不好!

  看看现在的主帐,对瑾宸将军心生爱慕的,那是一抓一大把。离开之前,他们还听说,秦医正因为没能调往破虏界,还狠狠的哭了一场呢。

  想到这里,两人皆庆幸不已。

  之前,收到边境驻点防务升级的消息,他们的家族没少奔波。结果,前面,他们收到内部消息,得知顶头上司是在上次入职大比中,才崭露头角的女仙瑾宸仙子。为此,家族,还有他们本人,都跟被打了一闷棍似的。

  论资历,他们俩是和瑾宸仙子同期入职的;

  论修为,他们也是飞仙二层;

  论家世,他们是三重天的世家嫡枝。而瑾宸仙子却是完全没有根基的下界飞仙。

  唉,以前,他们身为二流世家,被九大家族压着,谋不到好职位,也就罢了。

  后来,见九大家族灰飞烟灭,他们怕重蹈其覆辙,上次的入职不敢明目张胆的活动,又没谋到好职位,也认了。

  如今,却被一个乳臭未干的下界飞仙压了一头,叫他们的脸面如何能挂得住?

  愤恨之余,两人的家族都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澳门赌博网站:暗中查探,看瑾宸仙子到底是怎么谋上这个好位置的。

  结果,他们查到,瑾宸仙子是因为不肯行贿而得罪了前前任的将军大人,才被扔到破虏界自生自灭。然而,她在饷粮全部被克扣、截流的情况之下,竟然把破虏境经营的有如铁桶,先后得到了陆、黄两任将军大人的肯定。

  这次,她能连升四级,荣升偏将军,担任破虏界边军城的主将,也是因为陆、黄两位将军大人的极力推荐。

  据说,南帝也对她青睐有加。

  查到这些之后,他们和家族都泄了劲——黄将军、陆将军和南帝,是一个比一个强悍的存在,不是他们这种家族能编排的。

  是以,那天开会时,两人都服服帖帖的,主动向沐晚示好。

  不想,短短的一天,瑾宸将军就令他们俩折服——通过那支剑舞,管中窥豹,两人不难看中,瑾宸仙子剑道修为之高深。以他们俩的修为,就算是联手,在其剑下,怕也是走不了几招。

  还好,他们,还有他们的家族都很有自知之明,从一开始就充分的释放善意,没有鲁莽行事。

  庆幸之余,两人都暗下决心,从此,唯瑾宸仙子马首是瞻。

  他们这副样子,沐晚那些涌到嘴边的责备,也说不出来了。清了清嗓子,她淡声说道:“以后,宴会之事,不要再传说。”

  本以为两人会很尴尬的。哪知,这两货异口同声的抱拳应道:“诺。”答得如此利落,连个顿都没有,也不做任何的辩解。

  沐晚还能说什么?唯有挥手让他们退下。

  接下来,她发现,跟断了流似的,船上再无人谈论那晚的聚会与剑舞。

  令行禁止,麾下有这样强悍的执行力,她是不是要开坛酒,偷着乐一乐?

  貌似当一个偶像,也蛮不错的。

  沐晚取出一坛万年份的“醉千年”,拍开封泥,淡定的喝了起来。

  那天聚会,她玩得高兴,多喝了几碗酒。同桌的刘护尉以为她喜欢喝“暗香浮影”,在开拔之前,送了一百坛上品“暗香浮影”给她。还说,这是老板娘的意思,以后她要是想喝酒了,只管言语一声就是。

  和万年份的“醉千年”相比,上品“暗香浮影”的口感略显绵软。但是,酒质,后者明显强过前者。所以,她准备把这一百坛酒都给香香留着。香香在酒道方面的造诣也不差,说不定尝了这些酒,能将“醉千年”的酒质也往上提一提呢。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lvyin1977、iona姜、啦哩啵、我想飞1314、书虫书中的月/票,谢谢!

  第二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