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九零章 同乐
  。所以,没有想到提前预定包厢。不想,这里的生意却这么好。

  刘护尉笑道:“哦,上午的时候,王将军已经吩咐我订下了最大的包厢。”王将军,就是提议聚会的那位偏将军,也是黄长顺从四重天带过来的亲信之一。

  沐晚闻言,冲王将军竖了大拇指:“我只知道喝酒,却没有想到这一茬。”

  “你们先去包厢。我带两个人随老板娘去酒窖拿酒。”王将军笑了笑,挥手对后面的人吆喝道,“来两个人,和我抬酒去。”

  “好咧。”秦然和申罡在队伍里算是资历浅的。他们乐呵呵的站了出来。

  王将军一看就知道是熟客,带着两人大步流星的往西边的角门去了。

  沐晚甚是奇怪:“这里的客人都是自己去酒窖选酒的吗?”

  秦医正撇嘴:“王将军第一次来喝酒时,穿得甚是普通,却一进店门就吆喝着要最好的酒。再加之,他又是个生面孔,大表姐担心他是个吃白食的,就用寻常的酒水招待他,还诓他说,那就是店里最好的酒,没有更好的了,只想早早将人打发走。得知他真的是新来的偏将军后,大表姐当场就道了歉,赶紧派人去酒窖取好酒。自那以后,王将军总是信不过大表姐,每次来,都要亲自带人去酒窖拿酒。”

  刘护尉笑道:“那是王将军跟家姐闹着玩呢。家姐以酒入道,最宝贝的就是酒窖里的那些珍藏。平素轻易不准我们进去,生怕碰着磕着了她的酒缸,洒了那些珍酿。王将军每次来,都拿当初家姐诓他说事,一定要自己进去拿酒,非要看到家姐紧张兮兮的跟在他们后面喊‘小心’。所以,每次王将军走后,家姐都要抱怨好久,说他什么心眼儿小,睚眦必报之类的。”

  作为两世都婚过的人,沐晚从里头听出别有一番趣味,忍不住呵呵笑了。说起来,前前世和今生,她都不曾与其他女修、女仙这样凑在一起,叽叽喳喳的八卦。

  这样的感觉,好轻松。

  一行人熟门熟路的进了酒楼,径直上楼。酒楼共有三楼。最大的包厢在第三层,占了整整一层楼。

  里头宽敞得很。地上铺着厚实的红底金色连枝大花毡毯,花团锦簇的,甚是华美。中间是个圆台,可作舞乐。

  台下,摆着一圈共十来张长条红木矮案。

  二三十人在这里喝酒玩乐,完全没问题。

  沐晚今天做东,自然是被让到主位就坐的。不过,她推辞了,拉着刘、秦二女,一道在主位右边的那张矮案后面坐下。

  另外一名偏将军见状,与两名心腹在主位左边的那边矮案坐下。其余人也各自落座。这样,主位就空了出来,留给去酒窖拿酒的王将军他们三个。

  今天总共有三位偏将军过来。其中,三人之中,以王将军的资历最老。他坐主位,名正实归。

  沐晚心中了然。这就是阿哥说的,说是军中私底下的聚会,说是不分身份高低,将士同乐,实则是处处体现身份。

  谁说神仙不食人间烟火?都是凡人杜撰的。试问,仙界竞争是如此之激烈,怎么会无烟火之气?

  很快,王将军象得胜凯旋一样,得意洋洋的进来了。他的身后,秦、申二校尉抬着一只三尺多高的绛色双耳大陶瓮。还有一个红衣俏佳人。

  后者与刘护尉的眉眼有三分相象,想必就是老板娘了。她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飞升七层的修为。

  前前世除外,今世,沐晚还是头次看到活着的高阶酒修,并且还是个女的,是以,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不想,老板娘甚是敏锐,笑盈盈的望了一眼后,径直朝她们这桌走了过来。

  刘、秦二女双双起身。

  “大姐,这位就是瑾宸将军。”刘护尉迎上去,挽着老板娘的手手,一同走回来,热忱的介绍道。

  “瑾宸仙子?”老板娘眼前一亮,抱拳行了一个道礼,“当年仙子入职大比时,小的正好也在王城,有幸目睹了仙子的风姿。久仰久仰。”

  立时,一缕宛若蜡梅的冷洌香气飘然而至。

  然而,这并非是什么酒香或者气息,而是其实是一丝道力。

  老板娘以酒入道。但目前她道行有限,悟道之后,尚且不能完全控制道力,无法完全内敛。

  如果沐晚不是觉醒了真龙血脉,并且魔道修为达到了尊者境,也难以察觉得到。象在座的这些军官,显然都没有察觉。就连老板娘自己也象是没有发觉呢。

  沐晚对她酿的酒,不由生出了期待之意。前前世,已成云烟,不提也罢。而今世,她还没喝过高阶酒仙所出之珍酿呢。

  闻言,她站起来,抱拳回礼:“过奖了。”

  老板娘大悦,爽朗的笑道:“今儿难得这么多的贵客临门,小店蓬荜生辉。所以,今儿的酒水打五折。各位大人想听什么曲子,只管吩咐,歌舞钱,全免。”

  众人一阵欢呼。

  王将军在主位上盘腿坐下,故作惊讶:“哟,老板娘,原来你只对我小气啊。”

  老板娘指了指搁在圆台上的酒瓮,嗔笑道:“王将军,您这么说,也不怕闪了舌头。小店的镇店酒王都给您起了出来。别人可没这待遇。”

  “啊,原来,老板娘的好酒只给王将军喝啊。”

  “我的心都快碎了。”

  ……

  众人跟着一通瞎起哄。

  老板娘的脸顿时红扑扑的。

  王将军笑眯了眼,大声催促道:“老板娘,上酒,快上酒。弟兄们都给我掌掌眼,看是不是最好的‘暗香浮影’。这回可不能再让老板娘给诓了去。”

  “王将军,小店的声誉都快被你给毁了。”老板娘佯装生气的跺了跺脚,捂着脸,跑出了包厢。

  满满的都是套路。

  “哈哈哈……”大家又是哈哈大笑。

  不一会儿,两名酒侍进屋来。行过礼后,他们当众用一把小铁锤敲开酒瓮上的黄封泥。

  沐晚深吸一口气。刹那间,好比身处冰雪覆盖的绝壁之缘,淡淡的梅香自悬崖之底,袅袅传来。

  “好酒!”她忍不住赞道。

  主位上,王将军笑眯眯的瞅了她一眼,抚掌笑道:“看来老板娘这次没有诓我。”他是黄长顺的心腹。此次聚会也是得了将军大人的暗示,目的就是带这位瑾宸仙子进入三重天北大营的中高层军官圈。领会了将军大人的暗示后,他对这位瑾宸仙子好奇极了:这位女仙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这十几年来,还不曾见将军大人对哪个女仙多看过一眼呢。

  酒侍用长颈的白玉酒壶分装了酒水。第一壶送到主位。不过,澳门赌博网站:王将军抬手示意送到沐晚这边:“瑾宸将军是头次来,当先品为快。”

  三世为人,沐晚虽是头次与将士们一道喝酒,不过,之前,阿哥给她恶补了相关礼仪。是以,她知道这是军中惯例,遂没有推辞。

  酒侍依言将她面前的白玉碗倒满,这才放下酒壶,躬身退下,接着给其余桌上酒。

  所谓“先品为快”,并不是真正的请她先喝。等所有的桌子都上了酒,沐晚这才双手端起酒碗,提议:“来,大家喝酒!”

  ===分界线===

  月/票又过百,所以,明天中午依例加更。某峰敬请亲们围观与指正,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