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八六章 婉言谢绝
  广源看向广茂:“二哥,澳门赌博网站:这事,我们都是听你说的。@樂@文@小@说|这回,也还是你来说吧。”虽说东华洲太一宗已经成往事,但是,师兄弟的情分尤在。自飞升之后,他们便以结义的异姓兄弟相称。

  广茂点了点头,娓娓道来。

  原来,广成转世之前乃是九重天的名门望族之少主,半步天仙的修为。本来是前程似锦,仙途远大的,然而,却犯了渎职之罪,被天庭判以百世之罪。

  九重天的名门望族少主?因渎职而去下界历经百世轮回之苦?沐晚皱了皱眉头。一般来说,鲜有人会被判以这样的重罪。所以,一旦有人获此罪,定是传得沸沸扬扬,人人尽知的。可是,她完全没印象。

  “广成前辈转世之前姓什么呀?”她追问道,“既然是名门望族出身,他的家族怎么也没庇护一二,竟让自家少主遭此重罚?”

  前前世时,风茜虽然眼里只有陆威,对与陆威无关的事情皆不放在心上,但是,九重天上,名门望族里,那些半步天仙境的少主也并不是大白菜一样的存在。她不能保证全都见过,但是,他们的名号还是听说过的。

  广茂答道:“大哥姓姜。”

  九重天姜家!沐晚的脑海里立刻窜出一个人名——姜通。她记得,姜通是九重天姜家的少主,传闻是半步天仙境的修为。

  据她所知,姜通确实是在天顶宫担任少司之职,主管祭祀之神器。不过,在她去凤族之前,姜通都好好的,没听说渎职受罚。

  广茂素来心细,见她眼里闪过一道疑惑,笑问道:“小晚知道姜家?”

  沐晚果断的摇头,信口编来:“不知道。在仙界呆了这么些年,我觉得这里比我们东华洲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我在想,广成前辈是不是遭了对头的暗算。”

  左手边,广照叹了一口气:“大哥不是被暗算,是时运不济,倒了血霉。”

  其余人纷纷附和:“对,就是飞来横祸。”

  广茂看着沐晚,接着说道:“大哥转世之前,姓姜,名通,是姜家的少主,在天机宫任职,负责保管祭祀的神器。”

  沐晚面上不显,心里叹道:果然是他。

  看来,姜通获罪,是在她去了凤族之后发生的。

  “广成前辈不小心弄坏了那些神器?”说八卦嘛,当然要有人响应才越说越有味。沐晚接了一句。

  广茂摇了摇头:“不是。有一晚,大哥当值,结果,有神秘的黑袍人闯进天机宫行窃。那厮手段了得,从守卫森严的宝库中盗走了一件叫做‘噬魂’的神器。大哥第一时间带着天兵天将去围捕。奈何那厮本领太高。大哥他们连黑袍人的衣边都沾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人逃之夭夭。但是,天庭可不管这些。‘噬魂’本是冥司的重宝神器。冥君应天帝之邀,将之借给天机宫观摩。结果,才两天,就给弄丢了。天庭必须给冥君一个交待。所以,大哥就成了倒霉蛋。天庭初步是要将大哥送上斩仙台的。姜家多方奔走,费尽气力,这才改判为轮回百世。”

  沐晚听完,一时之间,心里不知道是啥滋味。

  “噬魂”,她并不陌生。当初,在东地小界时,常龙得了一个大机缘——有一件被改成了半仙半魔的仙宝,也叫“噬魂”。据他们查探得知,此宝是很久以前被所谓的“魔祖”埋在东地小界的黑龙渊底。机缘巧合之下,它变成了常龙的本命仙宝。

  看样子,此“噬魂”就是在天机宫被窃的那件“噬魂”。当晚闯进天机宫盗宝的黑袍人极有可能就是这位“魔祖”。

  当年,常龙得宝之事,他们没有外泄。眼下,她还是会守口如瓶。不然,要是被天庭或者冥界得知,常龙还能有活路?再说,姜通也已经受完罚,重新悟道飞升,回到了仙界。就算她现在道出“噬魂”的下落,对于姜通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想到这里,她还是决定问一问:“现在,广成前辈是回到了九重天吗?”

  广源点头:“嗯。大哥恢复记忆后,就联系了姜家。办理了入藉手续后,大哥就被姜家接回了九重天。转世仙人不比我们,一旦恢复记忆,修为精进很快。况且,大哥身为姜家少主,资源供给充足,现在,大哥已经是人仙境三层的修为。前些天,大哥又闭关了,说是又要突破。到今天还没有出关,所以,才没有过来。不然,再忙他也会赶过来的。”

  因为“噬魂”之事,沐晚莫名的惭愧,不好意思的笑道:“没事。以后有的是喝酒的机会。”

  广仁接过话题,继续解释道:“小晚,大哥恢复记忆后,一直念叨着你呢。我们能从炎华界那个即将崩溃的界面飞升成仙,真的是多亏你运道好。”当初,如果不是沐晚误打误撞发现了炎华界的“四象”真相,他们就不可能打通四条地灵之根,修复四象。四象不全,界面不稳,他们安能感应到天梯?感应不到天梯,自然也就不可能打通天梯,继而得道飞升。所以,广成恢复记忆后,真的是甩了一把冷汗。差一点,他就再也回不来了。

  沐晚笑道:“怎么可能呢?没有我,自然也会有其他人发现炎华界‘四象’的真相。姜家这么看重广成前辈,不可能袖手旁观的。”

  广茂叹了一口气:“大家族里,内斗是难以避免的。姜家有人不想大哥回去,所以,在大哥转世的过程中,姜家派去的人跟丢了,以至于大哥飞升的时候,姜家都毫不知情。”

  广照也道:“现在,大哥根本就不相信他们家族里的某些人。相比起来,大哥更看重我们弟兄的情分。我们飞升之时,大哥都亲自去一重天接引。我们的差事也是大哥安排的。”

  话说到这份上了,沐晚要是还没听出他们的意思,她那三世的经历都是喂了狗。

  挠了挠头,她没有再接话。就算没有联系上阿哥,她也不可能投到姜家门下。对于一般的飞仙来说,姜家这种九重天上的大世家确实是高高在上的庞然大物。但是,她不是一般的飞仙。一个立志于要攀上仙道巅峰的人,怎么可能去做别人家族的客卿?象姜家那样的家族,她自个儿建一个就是。这不,常龙目前正在做!

  广源见状,提起酒坛子,连忙打圆场:“难得今天与小晚重逢,我们不要再说那些倒霉的事。来,喝酒!大家今天一定要喝个痛快。”

  “好!”众人又再次抱起酒坛子,接着喝。

  又喝了一轮,广照还是不死心,又将话题往回扯:“小晚,你在破虏界才当个小小护军,太屈才了。”大哥重返姜家,正是用人之际。沐晚是他们看着长大的,能力也摆在那里,是个难得的人才。

  沐晚笑道:“如果还是以前的那位将军大人,我早就挂印走了。现在的黄将军赏罚分明,治军有方,对手下也甚是宽厚。前段时间,黄将军特意对我说,天庭有意升级一些重要的边境界面。破虏界也在其中。升级后,黄将军有意还是将破虏界交给我。不管上面批准与否,我都应该会升职。知足常乐,我觉得这样也不错。”

  能得道飞升的,都不傻。众人自然都是听出了她的婉拒之意。虽是有些惋惜,但是,人各有志,勉强不得。见她应该是投到了主将的门下,并且很受器重,大家都改了主意,纷纷再一次举起酒坛子,向她道贺。

  “恭喜恭喜!”

  “这回,少说也是个校尉之职。升职后,记得再请我们喝酒。”

  “就是。”

  “以后常联系。”

  ……

  沐晚抱着酒坛子,眉开眼笑的一一回应:“承您吉言……一定一定”。

  招揽失败,情义在。大家都喝得很尽兴。月过中天,主宾双方才尽兴而归。

  走之前,沐晚一人还赠送了一坛万年份的“醉千年”。

  广源有些醉了,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晚丫头,有事只管来找老祖。老祖罩着你。”

  广仁也凑过来,攀着广源的肩膀,挑眉笑道:“还有我。丫头,有事莫一个人强撑,莫跟老祖们客气。唔,有空去我那里玩。去的时候,要记得带酒哦。”

  “嗯,我会的。”沐晚甜甜的笑道。

  八兄弟连袂而来,又携手而去。

  送走他们,沐晚转身对一直守在门外的阿十说道:“走,去你们那边看看。”

  “诺!”阿十领着她出了金玉满堂的酒楼。

  一辆豪华大马车“嗒嗒”的驶了过来。赶车的是阿一。他拉住马,跳下车,抱拳行了一礼:“姑姑,请上车。”

  沐晚笑了笑,掀起车帘,上了这辆豪车。

  “姑娘。”常龙坐在车内,抱拳向她打招呼。

  沐晚点了点头,却是通过契约传讯,告诉他今天听到的“噬魂”之事。末了,传讯叮嘱道:‘噬魂’暂且不可示于人前。

  常龙面色凝重,点头应道:“是,我知道了。”

  沐晚笑了笑:“今天出来老半天了,我得赶回破虏界。你那边,等我以后有空再去参观。”说着,撕裂虚空而去。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守护甜心~oh的评价票,多谢书友yin12333、一个人旅行only、奥斯卡凯罗尔、woshililicui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