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八五章 转世罪仙
  金玉满堂是水仙城里的一家中档酒楼。上次来水仙城刺探灵泽界的消息时,沐晚曾经光顾过,觉得这家酒楼的环境还算好。

  当然,她若是公开人仙境真仙的身份,水仙城的任何一家高档酒楼,都是能光顾的。但是,她没有公开的打算。而以飞仙二层的修为,去金玉满堂这等档次的酒楼,随时都能享用上等包厢。

  常龙刚到,还没有弄清这些遮在表象之下的弯弯绕绕。

  第二天上午,他依照广源前一晚的指点,很顺利的通过扶判事兑换到了一处三进三出的大院子。

  象这样的院子,大多集中在东城区和北城区。而东城区主要是官邸聚集之地。北城区则主要住的是城中望族。广源帮常龙办的假身份正是望族之后。恰好北城区还有三座这种规格的院子,他便选择了在北城区安置下来。

  兑换到的院子属私产,是能自由买卖,或者世代相传的。不过,常龙没打算卖。他看着到手的新房契,心道:这只是第一份产业而已。

  生前,他是老常家精心培养的下一代家主。然而,没等他上任,老常家便被一手扶上位的新女皇卸磨杀驴,惨遭族灭。生死沉浮,兜兜转转,他早就放弃了重兴老常族的心愿,不想,这个机会却是以这样的方式悄然而至。

  时也,命也,运也。既是如此,他又起了再建一个新常家的心思。新常家名义上是一个家族,其实更象是太一宗这样的门派,一个修鬼道的门派。而他就是新常家的第一代家主,也是掌门。三十六鬼将是门派里的第一代弟子。

  新常家奉沐晚为主,现阶段的任务是:争取在两年之内,在水仙城站稳脚跟,建立一个可覆盖兰幻界的情报网。

  当年,沐晚领着他们在西炎洲,就是这样从无到有,迅速的建立了玲珑阁这个庞大的商业、情报帝国。

  他和三十六鬼将都积赚了丰富的经验。再来一次,他信心满满。

  有了新宅子,很多事就好办得多。

  比如说,联系广源老祖。

  常龙很快打听到,广源真的是仙府衙门户籍院的主官,人称“狄主簿狄大人”。

  原来老祖本家姓狄。常龙出了仙府衙门,顾不得去北城区看自家新院子,立刻以北城常家的身份,在门房去下了帖子,求见狄主簿。

  他使了一百块下品灵石。门房的衙差响亮的应了,拿着帖子一溜小跑的去了户籍院。

  不出半刻钟,那衙差回转:“狄大人在呢,请您进府一叙。”

  就这样,常龙又见到了广源。

  “我一猜就是你。”广源这回换了官服。一身绯色的六品文官袍服,衬得他更加丰神俊逸。

  常龙便道出金玉满堂之邀。

  广源大悦,满口应下:“好哇。”他咂摸着嘴巴,无比怀念的说道,“好久不曾喝到‘醉千年’了,本座这心里想得很哩。昨晚,本座联系了老弟兄几个。大家都说这两天要一起去破虏界跟晚丫头讨酒喝。哈哈,择日不如撞日。你跟晚丫头说,要她多带些酒,订个大包厢。下衙之后,我们老兄弟几个都会到。”

  “是,大人。”常龙笑着应下。

  出了仙府衙门,他立刻赶到金玉满堂,订下了酒楼里最大的高等包厢。

  而沐晚通过契约收到常龙的讯息,得知老祖们可能齐至,也是欢喜不已。

  傍晚时分,她赶到金玉满堂酒楼。

  阿十穿着一身月白锦袍,打扮得有如世家子弟,在大堂喝茶。看到她,连忙起身迎了上来:“沐姑姑,阿十奉家主之令,在此恭候。”本来应该称“主上”的。来之前,常龙特意嘱咐他,明面上,沐晚是常家世交老友,所以,在人前,应以“姑姑”相称。

  平常,阿十他们都是修士装扮的。陡然看到他收拾成这样,沐晚不由上下打量着他,笑道:“阿十,好久不见,你更加帅气了。本座险些没有认出来。”常龙建立新常家的想法,上午的时候,她已经通过讯息知道了。所以,知道阿十口中的“家主”就是指常龙。听到这一声“姑姑”,她亦童心大起,便调侃了阿十两句。

  阿十是只实诚鬼,闻言,窘迫得满脸通红,顿时两只手都不知道怎么摆放才好。

  主上那双笑盈盈的眼睛,宛若一剪秋水。就是这么随意的从他身上扫了一眼,他已经是浑身酥麻,神魂荡漾。啊,受不住了。

  “姑姑,我,我们的包厢在三楼……”阿十慌忙转身,在前头引路。呃,一不小心,同手同脚了……

  沐晚忍住笑,清咳一声。声音里稍微用了点仙力。一时没注意,忘了真龙族那种从骨子里的勾魂夺魄。

  立时,阿十回神。发现自己的糗样,他只觉得两只耳朵尖子都跟烧起来了一样。从此,可怜的阿十,再也不敢再看主上的眼睛。

  到了订好的包厢后,阿十哪里还敢与主上独处,简直是落荒而逃:“主上,小的去大堂等几位老祖……”

  沐晚摆了摆手,随意的打量着包厢里的情形。

  大约一刻钟后,包厢的门再次被打开。广源等人有说有笑的走出进来。

  除了为首的广成子,其余八人都到了。

  沐晚欣喜的迎上去,抱拳行了一个正式的道礼:“沐晚见过……”

  广源一把拦住,笑道:“前事莫再提。这里没有老祖,只有仙友。唔,今天,我们都是不醉不归的酒友。”

  “正是。”旁边,广茂等人皆笑盈盈的附合着。

  广仁搓着手:“小晚啊,‘醉千年’带来了没有?这些年,喝了不知道多少种仙酒,就是再也找不到‘醉千年’那样的味道了,可把人馋死了。”

  无一例外,八位老祖都比飞升之前年轻了十几二十岁。如今,他们看上去风华正茂,朝气蓬勃。貌似以老祖相称,是挺败酒兴的。

  沐晚从善如流,大大方方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今天,‘醉千年’管够。几位前辈,请先入座。”

  包厢的正中摆着一张大圆桌。菜肴是常龙上午在金玉满堂点的,都已经上齐,满满的摆了一桌子。

  九人依次落了座。沐晚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一坛又一坛的万年份的“醉千年”,每人一坛,挨个派发下去。

  八位老祖不禁眉开眼笑,纷纷拍开封泥。广仁抱着酒坛子深吸一口,赞道:“好,比记忆中的味道更加冷冽!”

  沐晚解释道:“这些酒都是在炎华界时酿制的,年份比那时的要久远一些,所以,劲道更足。以前辈们的修为,喝这种,刚刚好。”

  每人面前都摆了一只干净的白玉酒碗。可是,谁也没用这些上好的酒碗,而是迫不及待的抱着酒坛子,先大喝一口,浇一浇肚里的酒虫儿。

  “好!”

  一大口酒水下喉,他们赞不绝口。

  现在的他们,言谈活泼,个个都是率性而为,意气风发,身上哪里还能寻到当初在宗门里那种四平八稳的老祖样儿?

  沐晚心中感慨不已。果然,飞升成仙,脱骨换骨啊。

  接连喝了三两口酒,终于镇住了酒瘾,大家直呼过瘾。久别重逢,大家要说的话题很多,但是,谁也没有再提太一宗。

  飞升以前,他们都把宗门,还有自己的道传看得比命还要重要。然而,飞升之后,在仙界这些年,见得多了,眼界大开,心境大涨,观念也随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今,对于他们来说,太一宗已然成为了前尘。仙人的天寿那么长,如果不能放下,那么,迟早会不堪重负,亡于半道。

  再者,太一宗将何去何存,自有其定数。缘起缘灭,一切随缘。

  真正放下了太一宗的他们,自然不会再提及它。

  跟久别重逢的老友一样,大家说的都是自己的近况。

  从他们的话中,沐晚这才知道,原来广成老祖竟然是转世的罪仙。

  仙人转世,有两种情形,一种是自行转世。这是一种私人行为。比如说,沐晚的转世,就属于这种;另一种是被天庭强制转世。一般来说,这是严重触犯天条,才会被打去下界,忍受转世之苦。

  根据罪行的轻重,分为:一世之罪、十世之罪、百世之罪。

  而广成老祖受的就是最重的“百世之罪”。

  除去上斩仙台,魂飞魄散之罪,此罪仅次于剜去仙骨,削去仙籍,属于很重的刑罚。

  在凡界转世百次,受尽人世间的百苦百痛,并且,每一世完结之后,再投胎转世之前,都会恢复所有的记忆。这样的痛苦,不是一般的意志,根本就扛不住,会把人折磨至疯癫的。而一旦疯了,这疯劲是会带到下一世里去的。从此,罪仙会世世为疯子,并且越来越疯癫。当疯癫到不能再自行通过奈何桥时,那他就再也不能转世投胎,只能在冥司做一只疯鬼,直接魂力耗尽,化为无形。

  转世的罪仙在最后一世时,都会得到一次仙缘。这叫做“一线生机”。

  如果罪仙把握住了,就能踏上仙道,成为修士。不然,与凡人无异。

  走上仙道之后,罪仙没有往世的记忆,与寻常修士无二。如果能再次得道飞升,那么,前罪一笔勾消,罪仙由此获得新生。不然的话,和其他的人族修士一样,没有凝丹的,自然是魂归地府,变成寻常鬼轮回;金丹境及以上的,身死道消。

  沐晚好奇心大作:“广成前辈以前到底是犯了什么事,被罚得这么重?”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友竹茶、liu_wx、ね101920926、钰04、雨晞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