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八四章 衙中有人好办事
  修士都有超强的记忆力,并且,越是高阶,记忆力越强悍。更何况,绣屏后面的男子还是直言“晚丫头”!

  常龙那紧绷的心弦立时放松了。

  这个声音虽然听上去显年轻了许多,他却并不陌生。

  是老祖!广源老祖的声音!

  真真是一脚炼狱,一脚天堂!此刻,常龙只觉得此声音有如天簌。他按捺住狂喜的心情,三步并作两步,飞快的绕到屏风后面,抱拳行了一个正式的道礼:“常龙见过老祖。”

  广源身形一晃,笑眯眯的站在他面前,抬手虚扶了一把:“说起来,我们也是老乡,无须多礼。”虽说成仙之后,下界之事皆成过眼云烟,但是,能在这里看到晚丫头的鬼仆,他的心里是非常欢喜的。不知不觉中,话语里带了一些调侃的味道,“小常啊,你带着那么多只鬼,偷偷的摸到本座这院里来,为的是哪桩啊?”

  常龙好不容易才做一次贼,不想却偷到了老祖的头上……他怪不好意思的,不敢抬头看老祖,低着头,嘿嘿笑道:“常龙初来乍到,想弄一个正式的身份。不想,冲撞了老祖……”

  广源明白了,“哦”了一声,摆手打断他:“仙界不提凡尘事。以后不要再‘老祖’长,‘老祖’短的。”

  常龙闻言,忍不住抬头看去。

  广源看上去不过二十四五的样子,玉面无须,头戴黑纱软翅常帽,身着葛色圆领长袍,身如劲竹,儒雅之中透着一股子英气,比在炎华界时年轻了十多岁。

  他不由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仙人与修士一样,如果不刻意改变的话,面相与修为境界、实际的骨龄密切相关。以广源为例,他飞升之时,骨龄有六千多岁,当道君时,这样的年岁相当于中年人,所以,面相就是中年人的样子。但是,飞升成仙之后,天寿陡然增加,六千多岁还年轻得很,故而,面相就变得比飞升之前年轻了许多。

  而之前,他看到沐晚、郝云天和清沅飞升前后,面相都没有发生什么变化,所以,一直没有意识这个问题。

  沐晚飞升前后,面相变化不大,那是因为她飞升时才不过一千多岁。这样的骨龄,就是当道君也年轻得很。飞升成仙之后,她更年轻了,又因为有修为境界撑着,所以,面相、身量等都没有退回去,变成小女孩。事实上,人家沐晚在人仙族里,还是一个没有及笄的小女孩儿呢。

  至于郝云天和清沅,呃,飞升前后,他们的面相是其实有不少变化的。只是,常龙不知道啊。

  沐晚飞升之前,郝云天和清沅也都不过是一千多岁,年轻着呢。后来,他们在炎华界又修练了两千多年,才先后得道飞升。那时,他们的面相都往中年方向靠拢了不少。而他们飞升之后,天寿陡然加长,面相又变年轻了,看上去青春年少。只是,常龙随沐晚一道飞升上来了,没有再见过他们,记得是他们年轻的样子,从而觉得没有太大的变化。

  “是,澳门赌博网站:大人。”常龙顺从的换了称呼。

  广源笑了笑,问道:“你怎么到四重天来了?晚丫头什么时候飞升的?这么快就来四重天了?”

  常龙如实答道:“主人是九年前飞升的,现在三重天。”

  “九年前就飞升了?”广源惊讶极了,“现在已经到了三重天?”顿时来了兴趣,指着主位的左下首那张藤圈椅说道,“来来来,你先坐下来,我们慢慢说。”说着,他自己回到了主位落座。

  常龙生前也是混迹官场多年,见状,知道广源十之*就是这里的主官,所以,一点儿也不着急,抱拳称“是”,依言在椅子上侧身向着主位,坐了下来。

  “晚丫头,在三重天做什么?”广源晓有兴趣的问道。虽说前事不究,但是,到底是自己的直系传人,心里还是很关心的。

  常龙答道:“主人现在三重天北大营破虏界担任护军。”

  “怎么才是个护军?”广源皱眉,“不应该呀。”

  常龙便道出沐晚在三年新仙期满了之后,正好赶上三重天四大营募兵等等经历。当然,象沐晚是转世仙人,与陆威、黄长顺之间的关系,这一类的,他皆避而不谈。

  广源叹了一口气:“没错,北大营就是这个德性。”话锋一转,他又问回来了,“你带着那些小鬼来四重天做什么?”

  常龙呵呵:“前次,黄将军巡营,见主人治军有方,甚是欢悦,奖赐了一枚中阶通行令给主人。主人打算等任期满了之后,调任四重天。因为在三重天吃尽了没有根基的苦,所以,主人先派常龙过来打前战。”

  广源微微颌首:“所以,你为了尽快搞到这里的身份,就偷偷的摸进仙府衙门里来了?”

  常龙连忙起身,抱拳行礼告罪:“真对不住。此事与主人无关,都是常龙擅自行事,请大人……”

  广源轻笑,摆手又一次打断他:“本座要是有心怪罪,还用在这里等着你们吗?就你们这点子道行,如果不是本座有意替你们遮掩一二,你们一进衙门,就会露了行迹。唔,这也怪不得你们。仙凡之别,有如云泥。以你们现在的修为,根本就看不穿仙府衙门里的门道。”

  原来,下午,阿七带着一组鬼将在仙府衙门外边晃荡时,就引起了广源的注意。他看到阿七等人的步法,以及行事手法,不由想起了常龙,心中一动,当即暗中相助,帮阿七他们引开了巡逻队的注意。而阿七等人受修为限制,全然不知,误以为仙府衙门防范松散得很呢。

  广源猜测,阿七等人晚上极有可能会来夜探,想着也许会碰到常龙,甚至是沐晚,所以,特意在自己的官院里等着。

  刚刚,看到常龙时,他的心情是很激动的。再发觉他们是冲着自己的官院而来,心里简直乐开了花。他一时玩心大起,决定唬一唬这些小辈。

  常龙大汗。怪不得这么顺利呢,原来是老祖暗中相助之故。

  广源是个护短又恋旧的人。问清缘由之后,他当即按照常龙的心愿,为其办理了户籍手续。

  于是,老祖妙笔生花,常龙摇身一变,成为了水仙城里土生土长之人。

  广源手一晃,直接从东厢房那边隔空取过一叠陈年房契资料,一边翻找,一边问道:“身上带的灵石够使不?”

  常龙不知道他在查找什么,以为是要交入籍的相关费用,连忙答道:“够的,够的。”

  广源笑了笑,从中抽出一张,隔空递过去:“你看看,这个院子。中意不中意?”

  院子?房产!常龙连忙双手接住,定睛细看。

  果然,这是一张房契。城外东郊的一处洞府,包括周边的山林,占地千余亩。房契上面的日期竟然是一千七百余年前。原主和他一样,也是姓常。

  “这……”他看不懂了,一头雾水的抬起头,望向主位。

  广源解释道:“这些房契都是无主的。你如果有一处老宅的话,明天带上一定的灵石,用这张房契,到西厢房的第一间,找扶判事办理兑换,可以在城中换一处三进三出的宅子。这是水仙城一千年前设立的一项户籍政策。这样的话,你的身份更有说明力,不容置疑。”

  原来如此。常龙欢喜的点头:“是,常龙但凭大人做主。”

  广源又道:“所有兑换的房契都是有记录的。但是,本座上任之时,发现其中缺失了一本账。这些房契都无相应的记录,应该就是那本账上的。所以,你只管拿去用就是。”

  “是。”常龙收了房契,起身道谢,“多谢大人。”

  “明天上午,你再过来。手续很齐全,你自己去找扶判事办事就是,无须提及本座。”广源轻轻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这里是四重天,比不得东华洲,以后,你们不可再冒冒失失的到处乱闯了。”

  “是。”常龙抱拳行了一个正式的道礼,告退,离开了正屋。

  这时,东、西厢房的四扇朱漆门同时无声的打开。第三大队的鬼将们狼狈不堪的从里面逃了出来。

  看到常龙,他们惶恐的张嘴欲言。

  “嘘!”常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挥手示意跟自己速速离去。

  众鬼将得令,不再多说,紧跟在他的身后,飞也似的出了院子。

  在院外,常龙又用神识召集了第一、二大队,用最快的速度撤离。

  出了仙府衙门这边的街角,恍若是另一个世界。这里灯红酒绿,人/流如织,热闹非凡。

  常龙他们有玉仙符遮掩,也不担心被人识破身份,混在人群里,分散而行,向原来的小树林汇集。

  当队伍集齐之后,常龙依然祭起青玉碗。在碗中,他将阿一等三十六鬼将都召进花魂幡之中。然后,他收了青玉碗,独自一人在小树林里,一边坐等天明,一边通过契约申请与沐晚联系。

  后者很快传讯过来:老常,什么事?

  常龙:我刚刚碰到老祖了。

  沐晚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谁?

  常龙:老祖,广源子。

  沐晚欢喜不已:老祖在水仙城?

  常龙一五一十的道出与广源老祖重逢的经过。

  沐晚收到后,忍不住哈哈大笑,传讯过去:明天找个机会向老祖说,我请他去城中的金玉满堂喝酒,看他愿赏脸否。

  常龙:是,一定传到。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石浦人、冰皖凝岚、我吃仙人掌、奥斯卡凯罗尔、菜青虫派派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