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七九章 口才了得的阿哥
  。

  放下酒碗,她又给自己倒满,端起来,又是一通豪饮。再来……

  黄长顺头痛——啊呀,这还是他家阿妹吗?什么时候变得跟个爷们一样了!

  他连忙伸手拦住,瞪眼劝道:“干什么呢?喝得这么急!”真龙族都擅饮,但也不是这么个灌法啊。这么急,喝凉开水都会呛着。更何况,这是万年份的烈酒!

  沐晚嘟起嘴巴,执意要给自己倒酒:“阿哥又不肯原谅我,我一定要自罚三大碗。不,一定要罚到阿哥原谅我为止。”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呢。黄长顺又好气来又好笑,无可奈何的说道:“好好好,原谅你了,小姑奶奶!”转世一回,心眼儿变得也忒多了。为未来的妹夫点根蜡先!

  沐晚闻言,抱着酒坛子,两眼亮晶晶的问道:“当真原谅我了?”

  “当真!”黄长顺横了她一眼。

  “不会训斥我,跟我摆事实,讲道理?”实在是以前被荼毒的太厉害了,沐晚不放心的追加道。

  黄长顺被噎住,没好气的点头:“不会!”

  沐晚这才笑嘻嘻的抱起酒坛子:“阿哥,我给你倒酒。”说着,讨好似的,将他面前的酒碗也倒满。接着,才将自己的酒碗又倒满。

  黄长顺不由叹了一口气,端起酒碗,正色道:“阿妹,这碗酒,阿哥敬你。谢谢你!”

  沐晚闻言,也端起酒碗,碰他碰了一个:“不用谢。我们是嫡亲的兄妹,何须言谢?从小到大,都是阿哥照顾我,守护我。现在,我长大了,能为阿哥分忧,我觉得很幸福!也感到很骄傲。”

  “你一直都是我的骄傲,是父君的骄傲。”黄长顺端起酒碗,一饮而尽。

  沐晚闻言,想起前前世的种种,心头大震,鼻子涩涩的。她含着泪花,也喝光了碗里的酒水。

  黄长顺也提起酒坛子,给自己倒满,又端了起来,接着说道:“你刚被从产房里抱出来,还只有那么一点点大。父君便抱着你,对我说,‘阿顺,快来抱抱,这是你的阿妹。’我当时完全不知所措。你那么小,连眼睛都没有睁开,看上去,软软的一团。我一下子慌了神。于是,父君便手把手的教我怎么抱你。其实,你挺沉的。从父君怀里接过你的时候,你不哭也不闹,闭着眼睛,吧唧了一下小嘴巴。父君摸着我的头,说,‘阿顺,以后,你就是阿哥了。照顾好阿妹,是你身为阿哥的责任。阿爹不在家时,长兄当父,阿妹就由你来守护。’”想起当时的情景,他的眼眶不由红了,端起酒碗,喝了一大口。

  前前世时,阿哥从来没有说过这件事。沐晚一时间,听得入了迷。

  黄长顺定了定心神,接着说道:“突围时,父君嘱咐我,‘阿顺,长兄当父,以后,阿茜就只有你这个阿哥可以依靠了。所以,你一定要活着突围出去,把阿茜从凤族接出来。她心性单纯,斗不过凤族那些老妖怪的。’可是,我却没有做到。”想起再次看到阿妹的情形,他忍不住呜呜的哭了起来。

  一直以来,在风茜的心目中,阿哥都是沉稳、睿智、无所不能的。这是头一次看到他如此失态。沐晚的眼泪也夺眶而出,带着哭腔,握着阿哥的一只手,劝道:“阿哥,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真的,你是世上最好的阿哥。”

  黄长顺抹了一把脸,端起酒碗,一饮而尽:“不,我不是。我太没用。如果我再厉害一些,突围之后,就去凤族接了你,你怎么可能会那么惨?你不知道,你的残魂被从忘川河里捞出来时,有多惨。我简直恨死我自己了。”

  这一段,也没听说过。而且,记忆里也没有。沐晚心中一动,问道:“到底有多惨啊?”

  黄长顺却是心里“咯登”作响,佯装给自己倒酒。结果,那坛子酒已经见了底。

  沐晚赶紧拍开别外一坛,亲手给他倒上:“阿哥,给我说说呀。”

  黄长顺说道:“你知道,为什么你天生金仙的资质,转世之后,却变成了参差不齐的五灵根吗?”

  沐晚摇头:“不知道。”

  “就是在忘川河里泡得太久,元神被水中的怨气侵蚀,所以,才变成了那样。要是再晚一点儿,你连这点子资质,都没了。你说,我看到之后,这心里能好受吗?”哎呀,娘咧。总算把话圆了过来。黄长顺暗中松了一口气,端起酒碗,“咕唧”,喝了一大口。

  “其实,五灵根也不错。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多少天灵根的,还不如我呢。”沐晚心虚的哼哼,心道:阿哥一直在黄泉道养伤,也不知道,他知不知道我中间还有个前世……

  黄长顺哀怨的瞅着她:“那倒是。所以,你一直是阿哥我的骄傲。只是,我这个阿哥当的太失败,没能尽到为人兄长的责任,没能完成父君的嘱咐。反过来,还拖累了你。让当妹妹的,为我这个没用的阿哥犯险。”

  得,兜了一个大圈,又转回了原点。沐晚服了,苦笑道:“阿哥,我错了,真的错了。以后,我保证一定不会再擅做主张,好不好?你就饶了我这回,好吗?”

  也罢。阿妹长大了,点到为止吧。黄长顺点点头,抓住沐晚的手,正色道:“阿妹,你一定要记住,无论什么时候,你最先要保护好的,永远都是你自己。在这世上,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也是我唯一的牵挂。只有你好了,阿哥我才永远无后顾之忧,行事无所顾忌。你记住了吗?”

  三世为人,沐晚自然是听懂了这句话里的深意。心头一凛,她拧眉惊呼:“阿哥,你……”

  黄长顺却打断她的话,语气少有的严厉,再次问道:“沐晚,回答我,你记住了吗?”

  沐晚愣了一下,木然的点头:“我记住了。”

  “好,很好。”黄长顺松开她的手,快活的说道,“这事,就揭过去了。以后,阿哥不会再提。来,陪阿哥喝个痛快!”

  然而,此时此刻,沐晚哪里还有心情喝酒?她按住酒坛子,也很认真的问道:“阿哥,我不再是小孩子了。请你告诉我,你是要去与天帝老儿拼命吗?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一定会跟着去的。哼,现在,你要去九重天,可瞒不了我。”有真龙血脉的感应呢!

  黄长顺闻言,摇头轻笑:“阿妹,我问你,你为什么要修仙?”

  这个问题,最开始时,是清玉师叔问她。后来,师叔、师尊、大师兄……很多人都这样问过她。而问她次数最多的,当属她自己。修仙至今,她仍然时不时的问自己,以提醒自己永远不忘初心。

  “当然是,当强者,得大逍遥,大自在。”

  黄长顺展颜一笑:“我也是。”说完,他抿了一口酒,“所以,你放心,我不会做那样的蠢事的。当然,前提是,你好好的,不给我闯祸。”

  沐晚撇撇嘴:“才不会呢。”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女巫林垚的平安符,多谢书友醉舞清影、紫泪猪猪、冷冷冰心、zouyanyan、susan4ever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