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七五章 阿哥被算计
  。沐晚的魔道境界剧跌两个大阶,直接跌回了幼生期。l]此时,她的身量比刚出壳的小幼龙大不了多少。

  十六个五星分离阵按照进程,齐齐崩塌。只有镇魂阵依然在不停的发出柔和的白光。五个阵眼处,都堆积着象小山一样的五色灵石。有这样灵石在,镇魂阵将永不停息的安抚着沐晚的元神。

  一层又一层的白光紧紧的裹住小金龙。渐渐的,大位上凝出了一个月白色的大光茧。

  火凤精血迅速凝结起来,象萤火虫一样,一闪一闪的,落在大光茧上,慢慢的渗入其中。

  梦睡中的小金龙终于不再发颤,咂巴了一下嘴巴,呼呼大睡。

  话说,黑夜接到命令后,第一时间赶到书房。果然看到长案上摆着一只玉盒。

  咦,姑娘呢?怎么不在?

  他挠了挠头,取出传送阵,拿上玉盒,在传送阵上输入姑娘提供的星位,加上足量的灵石。

  立时,传送阵启动。

  十几息之后,他便出现在一处陌生的军帐之中。

  “你是黑夜?”黄长顺端坐在矮案后面,挑眉问道。

  黑夜立住身形,抱拳行了一个正式的道礼:“黑夜见过少君大人。”

  黄长顺微微颌首,受了他的大礼。

  “禀告少君大人,这是姑娘嘱咐黑夜送过来的。”黑夜双手奉上玉盒。

  黄长顺看到玉盒上的禁制,挑眉轻笑:“这丫头……”

  呵呵,阿妹也会给我送礼物了。

  这感觉,真好。

  他轻轻抚摸着玉盒上的禁制,两个嘴角不知不觉中咧到了耳后根。

  黑夜清了清嗓子:“少君大人,玉盒送到,黑夜告退。”

  黄长顺回过神来,说道:“你还没有破界之力,本尊送你回去?”

  黑夜取出一枚子符:“多谢少君大人。这是姑娘亲制的子母符,捏碎这只子符,黑夜就能返回破虏界。”说着,他准备捏碎手中的子符。

  “等一下。”黄长顺连忙叫停,“阿妹,现在情形如何?”

  黑夜心思一转,笑道:“姑娘,很好啊。”呃,姑娘自己都说,此次闭关没有什么大问题,所以,还是不要告诉少君大人吧。

  黄长顺松了一口气,挥手说道:“有劳了。”

  黑夜又抱拳行了一礼,捏碎子符。

  一道银色的亮光将他整个儿包裹了起来。待亮光消失,大帐之内,哪里还有他的身影?

  黄长顺摇头轻笑。阿妹这回转世重修,可真是学了不少真本事。

  麻利的解开玉盒上的禁制,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猛的提了起来。

  意识到这一点,他深吸一口气,心道:风顺,平常心!

  然而,他的心里反而越来越紧张、不安。

  皱了皱眉头,黄长顺意识到,这是身为天仙的直觉在起作用。

  玉盒里到底装的是什么?为什么会令我如此惶恐,不安?

  鼓起腮帮子,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他果断的打开玉盒。

  立时,一股古老而又虬劲的气息扑面袭来。

  嗖的一下,他只觉得眼前一花,一道黑影自盒中飞窜出来,象道闪电一样,钻进了他的身体里。

  是什么!

  太快了!

  快到他连那团黑影是长是短,是方是圆,都没有看清楚!

  顾不得多想,他下意识的盘腿而坐,敛心内视。

  找到了!

  那团黑影有筷子粗,半尺来长,速度极快。才一息不到的时间,已然钻进了他的任脉之中。

  好熟悉的气息……黄长顺不由愣住。

  然而,就是这么一愣神的工夫,黑影嗖的一下,窜到了玉府跟前。

  眼见着,它就要一头扎进玉府里。黄长顺回过神来,赶紧封闭玉府,大呼:“不……”

  然而,晚了!

  玉府还来不及封闭,那团黑影已经长驱直入,冲进了仙殿之中。

  那是阿妹的真龙血脉!

  心,好痛!

  阿妹把自己的真龙血脉给了我!

  刹那间,黄长顺只觉得天旋地转,痛到要背过气去。

  黑影进入仙殿之后,在十二根大红柱子与那个三尺见方的坤池之间来回打了两个转。最后,它还是选中了那些三人合抱的大红柱子。“嘭”的一声,黑影炸开。仙殿的十二根大红柱子立刻被墨汁一样浓稠似的黑雾笼罩住。

  黄长顺趴在矮案上,双手锤头,追悔莫及。

  风顺,你个蠢货!明明感觉不对劲,为什么还要打开玉盒?这下,真龙血脉,再也还不回去了!

  失去了真龙血脉,有多痛苦,你难道不知道吗?

  阿妹的仙途,都毁在你手里了!

  有你这样当哥哥的吗?

  就在这时,自玉盒里飘出一道金色的仙力,当空一展,幻化成沐晚的身影,笑盈盈的站在他的面前:“阿哥!”

  黄长顺愣了一下,闻声猛的抬起头来:“阿妹,你糊涂啊!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跟我商量!”

  沐晚的身影甚是得意:“阿哥,事已至此,多说无益。真龙血脉很快就会在你体内再度觉醒。当务之急,是你要先找个好去处,赶紧闭关,莫泄了行踪。阿哥也不要担心我。呵呵,我很小气哦,只是分了一半的真龙血脉给你。好了,不罗嗦了,阿哥赶紧闭关去吧。我在睡觉,有事没事,都不要来打扰我哦。”

  这时,仙力耗尽,身影一晃,化成一道元气,转眼散开,消失于无形。

  黄长顺沮丧的佝偻着身子,用双手紧紧捂住脸。死丫头,翅膀硬了,算计到阿哥的头上来了!

  然而,眼泪却象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自手指缝里钻出来,噗噗的直往下掉,根本就止不住。

  阿妹!你个大傻瓜!

  他在心里长吼。

  可是,玉府仙殿里,黑雾剧烈晃动着,巨大的声响,有如闷雷,一阵紧过一阵。

  没时间了!

  如今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使劲的搓了一把脸,黄长顺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匆匆抓起长案上的玉盒,收进玉府仙殿里,他身形一晃,踏裂虚空,直奔冥界。

  十几息之后,他来到了那处熟悉的山谷里。穿得跟个大红包一样的好友,也就是冥君,搓着手,焦急的等在那里。

  “时间来不及了。以后再细说。”黄长顺脚下不停,象一道流星似的钻进了山谷里。

  旋即,山谷的守护罩升起来了。

  冥君见他气势如虹,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到了实处。看着正迅速合拢的守护罩,他忍不住犯起了嘀咕:“明明好端端的,怎么又要回这里闭关?”

  算了。等这小子出关之后,再细问好了。想到这里,他耸耸肩,抱着油晃晃的大肚子,一摇三摆的离开了冥司的后山禁地。

  与沐晚不同,黄长顺剜掉真龙血脉之前,魔道修为已经达到了尊者境后期。虽然失去了真龙血脉,但是,底子尤在。并且,一直以来,他每天都坚持练习真龙族的炼体术中篇。最主要的是,再次觉醒的真龙血脉与他之前觉醒的真龙血脉皆出自同源,所以,契合度相当高。身体的各部分机能恢复极其迅速。一个月之后,他已经将初级的炼气术和炼体术练至大成。魔道修为再度突破尊者境。不过,离以前的巅峰之期,还差了一大截。

  终于不用担心被他人识破真龙血脉,黄长顺破关而出。

  冥君闻讯赶来,结果,又只看到这家伙象流星一样,踏裂虚空而去。

  “等我下次有空,再与你细说。”他挥了挥手,急吼吼的说道。

  冥君立住身形,取出一方雪白的帕子,在跟四喜丸子一样的脸上揩了揩汗,冲那道“流星”哼哼:“骗鬼呢!不说就拉倒!”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1509121846的桃花扇,多谢书友那兰红叶、一掬清泉、守护甜心~o、书友150701172458843、冰凉红颜、缘紫樱、zh180214010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