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七三章 阿哥的病根儿
  。”沐晚点点头,澳门赌博网站:问道,“阿哥,当年,外祖父真的是寻水灵神珠而不得,一怒之下,劈碎了灵泽界吗?是传闻,还是确有其事?”原来,外祖父一直在肖想父君的水灵神珠。想明白这一层,她的心里甭提有多沮丧了。

  黄长顺叹了一口气,很肯定的答道:“是确有其事。你也知道的,父君每隔百年就陪母后回凤族省亲。其实,这是父君与凤族订下的协议。自五万年以前,凤族便发现凤鸣山上的火势有失控之象。那年,父君追剿玄天魔尊,途经凤鸣山,无意间用水灵神珠压制住了那冲天而起的火势。于是,才有了凤族与父君的联姻。当时,凤族提出的唯一条件就是,父君每隔百年,替凤族压制一次凤鸣山之火。”

  沐晚愣住了。万万没有想到,父君与母后结合的真相竟是这样的。原来,传说都是骗人的。

  黄长顺看了她一眼,接着说道:“本来,北帝府与凤族也是相安无事。后来,你的出身,打破了这种平衡。外祖父发现你体内竟然有火凤精血,当即便向父君提出,一定要将你带回凤族。父君自然是不肯的。而凤族一直有求于父君。最后,外祖父只得退一步,提出你的火凤精血不能公诸于世,还有将来你一定要嫁回凤族。前一条,父君二话不说,满口应下了。第二条,父君打了一通哈哈,既没有否决,也没有应下。后来,你一心只想嫁给陆威。凤族的那些老怪物,一个个的都坐不住了,纷纷跳出来,找父君讨要说法。最后,还是外祖父出面打圆场。父君也退了一步,将来你的孩子如果也有火凤精血,无论男女,都送到凤族学艺,由凤族教养。这样,那些老怪物才罢休。事后,我问父君,这样替你做决定,好不好。父君答道,当然不好。又说,反正你又没有亲口答应什么,所以,到时只管不认账就是。后来,你与陆威分开,这里头,也有外祖父的手笔。而你去凤族,学习控火术,那些老怪物都是乐见其成的。”

  原来,我的任性,给父君惹了那么大的麻烦。可是,父君和阿哥从来都没有提过一个字。沐晚捂住嘴,泪水止不住的往外淌,呜咽道:“阿哥,对不起……”

  黄长顺伸手轻轻揉了揉她的发髻,叹道:“傻瓜,父君是你爹,我是你哥。我们是一家人,说什么对不起啊。以后,不许再说这样的傻话了,听到没有?”

  沐晚使劲的吸了吸鼻子,一边擦干眼泪,一边使劲的点头:“听到了的。”

  黄长顺见状,随意换了个话题。兄妹俩边喝酒,边聊天,很快,两坛子“醉千年”便见了底。那一大包的烤肉串也被吃得精光。

  “痛快!”黄长顺惬意的伸了一个懒腰。

  沐晚起身,笑道:“阿哥,你那玉府仙殿的伤虽然愈合了,但是,病根儿还没断。我看到过一个古方,对玉府仙殿的伤有奇效。恰好,方子上的药材,我都有。回去,我给你炼制一颗,好彻底断了病根儿。”

  黄长顺愣住:“什么古方?真的这么灵?”心里也是隐隐的生了期盼。

  方才,他向沐晚说了谎。他的玉府仙殿,并不是在突围时为剑气所伤。而是为了分出真龙血脉,他自己亲手剜开玉府仙殿所致。

  为此,仙殿摇摇欲坠,他伤了根本,只能窝在冥界养伤。

  后来,多亏了沐晚的三盅心头血,玉府仙殿才得已修复。

  但是,真龙血脉不复在,仙殿之内,天池中的坤池彻底干涸,近年来,蒌缩之势日越加快。如果没有大机缘的话,待坤池完全蒌缩,消失不见,那么,终其一生,他将止步于天仙境。

  这就是他的病根儿!

  在冥界,最好的医仙也看不出来的病根儿。

  这也是为什么沐晚说要给他探脉,他二话不说便应下的缘故。

  然而,没想到,他的阿妹竟然能通过探脉,查出玉府仙殿的异常!

  更加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阿妹还信心满满的说,只需一颗丹药,就能断除病根!

  老实说,这些年,为了阻止坤池蒌缩,他想尽了办法。然而,于事无补。

  难道阿妹真的有办法?

  想到这里,他的心思又活了,忍不住脱口追问。

  不想,沐晚却冲他神秘的一笑:“灵不灵,口说无凭,要看疗效。我先回去。炼制这枚金丹,大概要三十来天的时间。到时,阿哥就知道了。”

  黄长顺忍不住象小时候一样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小丫头,长本事了,知道你哥卖关子了!”

  沐晚皱了皱鼻子,一本正经的嘱咐起来:“按古方上的说法,服药之后,三个月之内,皆最忌打扰。所以,阿哥届时最好能找个安全、清静,元气充沛之地,闭关三个月。

  黄长顺想了想,点头说道:“这个不成问题。”

  沐晚这才满意的笑道:“那我先回去炼丹了。丹成之后,我让黑夜给你送过来。他有传送阵,可以直达你这里。”

  黄长顺警觉的问道:“为什么要派人送过来?炼制这丹,会伤害到你,是吗?”

  沐晚冲他翻了个白眼:“以我现在的修为,炼制这种顶级的金丹,很费神的,好不好?等丹成了,我肯定是筋疲力尽,要大睡三天。到时,等我睡饱了,再给你送过来,金丹的药效起码散了一半。那些药材很珍贵的,也是阿哥运道好。我手头恰好有一份材料。要是散了药效,我可是再也凑不起第二份材料了。要是我睡了一觉,就害得阿哥白白丢了机缘,到时,我找谁哭去?”

  原来如此。黄长顺松了一口气:“行,到时,你让黑夜送过来就是。”顿了顿,又道,“我这伤也不急于一时。你要是炼不来的话,等以后修为更高了,再炼也不迟。千万不要逞能。”

  “知道了。”沐晚俏皮的摆摆手,撕裂虚空而去。

  黄长顺独自坐在矮案边,犹如在梦中。

  如果换作是别人,他肯定是不信的。但是,阿妹……转世重修的阿妹,气运过人,捣鼓出来的奇奇怪怪的东西太多了。

  也许,阿妹炼出来的金丹真的能扼制坤池的蒌缩呢。

  想到这里,他的眼里再次燃起了希翼。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也就意味着,他还有咸鱼翻身,重获自由的那一天!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女巫林垚、小雪姐姐1的平安符,多谢书友墨洗尘心的评价票,多谢书友han、书友160329042343200、yes44、芙蓉暖玉、l、蘩羽645098、靓之蝶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