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七二章 让我把把脉
  。可谓死无对证。更重要的是,这时,那位的公爹出来诉苦。原来,那位早就与他儿子绝了夫妻情分,搬去了凤族。她的嫁妆也由父兄强行搬了回去。而且,这事发生在百余年前。天帝了解情况后,判定那样宝物可能就在灵泽界。此时,灵泽界已经跌到了一重天。凤君满怀希望的赶到灵泽界。结果,翻遍全界,还是没有寻到那件宝物。凤君一气之下,一掌劈碎了灵泽界。”

  “那么,宝物呢?”

  “不知道。此乃一桩悬案。”

  “那宝物到底是什么呀?”

  “这我就不知道了。”

  ……

  大约一刻钟后,打赏的吆喝声终于这了。筱桂丹蹲身行了一个福礼,退回后台。

  接着,丝弦再起,一群舞姬自后台鱼贯而出。人们的注意力被成功转移,议论声渐平。

  沐晚在包厢里又坐了一会儿,待这支舞罢了,才扔下一块中品灵石,扬长而去。

  三世为人,她当然知道道听途说不足以为信。

  接连几天,她每天都变化成不同的人,跑去兰幻界听曲儿。

  果然,这出“痴女王”是水仙城最近最红的曲目。她先后去了四家茶楼,竟然有三家在唱这曲儿。另外一家,据说也即将推出此曲,目前正在紧张的排演中。

  好在虽然内容大同小异,但是每个茶楼的唱腔各有不同,所以,沐晚勉勉强强也还能听下去。

  当然,她最感兴趣的不是唱曲本身,而是唱完之后,听客们的八卦爆料。

  听客们心里明白着呢。这一出“痴女王”唱的是下界女王因情误国的事儿,实则是三百多年前,九重天之上,北帝府覆灭的那桩公案。

  不过,他们对北帝府到底有没有与魔族勾结兴趣不大。绝大多数的八卦集中以下三个方面:灵泽界到底是怎么崩塌的?那桩宝物是什么?它的去向如何?

  当然,关于这三个问题,传言的版本繁多。

  沐晚在水仙城听了小半个月,对相关传言进行了整理,发现这些传言里有一些还是大致相同的。比如说,灵泽界是凤君打碎的;父君的亲信族群皆被天庭问罪,判以血咒之刑,变成了鱼族;那样宝物至今下落不明。

  沐晚又去了兰幻界其他几座比较有名气的城镇。那些城镇一直都是以水仙城为流行风向标的。无一例外,城中也在传唱“痴女王”。同时,城中也有相关的传言。不过,可能是因为眼界不同,这些城镇里的听客们最感兴趣的是:痴女王覆灭,薄情王夫有没有掺一脚。为此,听客们分成了两拨,天天争辩不休。

  在兰幻界转悠了个把月,沐晚也打探得差不多了。她又去了另外两个当年与灵泽界接近的界面。

  终于,她的耳根子清净了。这两个界面没有“痴女王”之类的。但是,受兰幻界的影响,这两个界面里,有关灵泽界的话题也热得很,街头巷尾,无人不提灵泽界。

  沐晚也转转悠悠的听了一圈。

  在这两个界面,她还听到了一些关于当年北帝府的亲信族群被发放灵泽界的传说。

  数万男女老少,由天帝亲自下了血咒。他们变成了象长刀一样的大小鱼儿,澳门赌博网站:被押解的天兵天将们用竹筐装了,直接从灵泽界的半空,一筐一筐的往下倾倒。

  怨气冲天。场面简直是惨不忍睹。围观的人群无不侧目。

  负责押解的官员向围观的人们说:“这就是与魔界勾结的下场。”

  一时之间,无人敢言。

  转眼,又是一个月过去了。

  沐晚每天都去这些界面转一转,也打探差不多了。想了想,她决定跟阿哥好好的谈一谈——当年到底是什么情形,阿哥是亲历者。他的话,肯定比传言更靠谱。

  这天晚上,经黄长顺同意之后,她提了两坛万年份的“醉千年”,拿了一大包烤肉串,来到了他的大帐里。

  “说吧,你这两个来月,都打探到了一些什么?”黄长顺接过一坛酒,拍开封泥,笑眯眯的问道。

  果然,观世镜在手,什么都瞒不过阿哥。沐晚在他的下首盘腿坐了,一五一十的把打听到的情况都说出来。末了,又道:“我想听阿哥说说当年的事儿。”

  黄长顺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放下酒碗,挑眉看着她,问道:“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突然之间,兰幻界人人传唱‘痴女王’?”

  沐晚“哦”了一声,答道:“我查过了。后面确实有推手。”

  “那他费这么大的劲,翻出尘封了三百多年的旧事,意欲何为?”黄长顺追问道。

  这个沐晚自然也是考虑过的。她如实答道:“无利不起早。还是因为那桩宝物。”

  黄长顺看着她,目光雪亮:“你知道那桩宝物?”

  沐晚毫不迟疑的点头:“以前是不知道的。不过,恢复记忆之后,我就知道了。他们所图的是父君的水灵神珠。”

  黄长顺展颜:“阿妹,你真的长大了。也对,有些事,确实应该告诉你了。”

  沐晚凛然,不由坐直了腰身,双手轻轻的放在双膝之上。

  哪知,黄长顺一开口,就把她吓了一大跳:“水灵神珠不是父君放在灵泽界的,是我在突围之后,放进去的。”

  “突围?”沐晚拧眉。

  黄长顺叹了一口气。

  原来,当年,他与父君奉天帝之命,去巡视九重天的边界。结果,在返程的路上,他们遭到不明势力的伏击。

  父君久经沙场,很快就明白这是精心安排的一场暗杀,目的就是要他们父子两个的性命。危急时刻,他将暗军,以及北帝府的水灵神珠交给了风顺,命其全力突围。

  而风顺带着父君的使命与期盼,终于冲杀出重围。但是,追兵如影相随。最后,他浑身都是伤,几乎力竭,眼见着就要支撑不下去了。多亏好友冥君闻讯,暗中派了得力的亲信相救。他才逃出生天。

  “一直以来,我都在冥界养伤。”黄长顺笑道,“后来,灵泽界被外祖一掌打崩,裂成数十块。其中有一块,是你当年的洞府所在,竟然有一次经过了冥界。那时,我完全没有自保之力,虽然有冥君暗中护着,但也是惶惶不可终日。只要行迹一旦泄露,水灵神珠势必会被那些人是了去。于是,我一狠心,就把水灵神珠用你的妆奁盒装了,藏在你的洞府里。果然,还是你与水灵神珠有缘。那些人,从头到尾都是在瞎算计,白忙活。”

  “阿哥,你的伤,还要不要紧?”沐晚紧张的问道。同时,心里狐疑不已:阿哥明明觉醒了真龙血脉,具有强大的自我修复功能。到底是什么样的伤,让阿哥呆在冥界养伤长达十万年之久?

  黄长顺笑嘻嘻的摊开双手:“早就好了。”

  沐晚将信将疑,说道:“阿哥,我略懂医道。让我把把脉,这样我才能心安。”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女巫林垚、iona姜、螭小爱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