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七一章 丽音轩听曲
  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澳门赌博网站: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就连空气中迷漫着的脂粉香味儿,还是那般的香甜。

  兰幻界的人都有早上修练的习惯。完成了一天的修行任务后,离正午还差着时间。这时,只有手里有几个闲钱,他们就会呼朋唤友的去各茶馆酒肆,喝茶,听曲儿。美其名曰:劳逸结合。

  沐晚是算好时间过来的。这会儿,正好是茶馆酒肆里生意最好,最热闹,也是各种八卦传播最快的时候。

  她选了一间叫做“丽音轩”的茶馆,走了进去。

  这家茶馆的生意不错。沐晚走进去,放眼一看,一楼是座无虚席。

  “大人,楼上还有位儿。”一名伙计笑嘻嘻的迎上来,叽哩呱啦的说道,“您来的正是时候。今天是筱桂香唱‘痴女皇’。这是近段时间,我们这条街上最红的曲目了。我们丽音轩的筱桂香是首唱。筱桂香唱了三十来场,场场爆满。有好些客人,场场都没落下。听一次,就哭一场,直道痴女皇可怜……”这里是四重天,眼前这位伙计都是元后修为。而她现在是伪装成道君。伙计尊她一声“大人”,真的是很客气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人说话都不带停顿的,一长串说完,把自个儿整得喘不过气来不说,把听的人也累得够呛。沐晚摆摆手,打断他:“带本座去楼上。”

  “好咧,您楼上请。”伙计麻溜的前头带路。

  很快,沐晚被引到二楼。

  二楼也是坐满了人。

  伙计将她引到右手边的一间包厢里,打开黑油小门,问道:“大人,真对不住,楼上的大堂也坐满了。您看,这里还合意不?”

  沐晚扫了一眼包厢里。小小的屋子除了一张小方桌,两把高背太师椅,以及十二三岁的茶童一名,再无别的。对着高台之上的那面窗户大开,坐在里头,不但可以看到台上,而且一楼大堂里的情形,也是尽收眼底。

  相比于二楼的大堂,这里更合她的心意。

  于是,她点了点头:“行,就这里。”

  伙计笑道:“大人,事先跟你禀报一下,包厢是按时辰收费的。这里,一个时辰,要三百块下品灵石。茶钱,不包括在里面。”

  沐晚“嗯”了一声,在左边的那张太师椅上坐下。

  伙计脸上的笑容更甚:“您要喝点什么,吃点什么,只管屋里的童儿就是。”

  沐晚随手扔了一把下品灵石给他。

  “多谢大人赏赐。”伙计快活的双手捧着,躬身出了包厢。

  沐晚看了一眼垂手侍立在旁边的茶童。

  后者立刻动了:“大人,您要什么茶?”

  隔了三百多年,沐晚也不知道现在时兴喝什么,遂问道:“你们这里最受欢迎的是什么茶?”

  茶童立刻答道:“灵泽云雾茶。”

  沐晚愣了一下:“现在还有这茶?”好吧,就是在前前世时,灵泽云雾茶也不是这种档次的茶馆能售卖的。

  “哦,我们丽音轩有一片茶园,是多年前从灵泽界迁移过来的。所产的云雾茶与灵泽云雾茶,口味是一模一样的。大人,要不要尝一下?如果味道不一样,不要灵石。”

  沐晚哧笑:“本座又没喝过灵泽云雾茶,怎么知道味道是一样,还是不一样?除了这个,你们还有别的吗?”

  “有啊。”茶童说道,“这时节,雪顶青焰茶,也是很时兴的。”

  沐晚说道:“这个,本座爱喝。就是它了。”仙尊大人说谎,说的跟真的一样。什么雪顶青焰茶,她听都没有听说过。

  不过,小茶童不过是筑基前期的修为,所以,小家伙的心思,对于她来说,跟摊开了,摆在面前一样。

  雪顶青焰茶,是近二十年来,兰幻界流行起来的一种茶饮。据说,是将上好的绿茶,用青焰火炒制而成。泡茶用的水也很有讲究:是取那高山之顶的雪水,用干净的大瓦罐装了,在老梅树下,埋上三年,方可成。故而冠以“雪顶”。

  说白了,还是一壶绿茶。

  现在,仙界的人都闲得没事干,尽捣鼓这些没用的玩意儿了么?沐晚不屑的在心里哼了一下。这种把戏,前世,她身为大周京城第一才女,没少做。

  那样的雪水,泡出来的茶,无论是茶汤的颜色,还是味道,都不如一眼活泉水呢。

  茶童得令,抱拳行了一礼:“请大人稍等片刻。”

  沐晚摆摆手。

  大约半刻钟后,茶童去而复返,端了一盏茶过来。

  恰好,台上,也自后台走出来了一名二八年华的绿裙俏佳人。

  沐晚从茶童手里接过青玉茶碗,轻轻揭起茶盖一看。果然,就是一碗上品绿茶而已。

  她用茶盖拨开茶叶沫,端起茶碗喝了一口。

  味道也很大众。

  不过,相比于灵泽云雾茶,她宁愿喝这一种。

  搁下茶碗,台上也正式开唱了。

  还是三百多年前的老套路,先是唱花名。也就是自报家门。接着是唱曲名。

  痴情女皇薄情汉?沐晚乐了,觉得自己刚才放下茶碗是非常明智的。不然,一听到这么狗血的名字,非喷茶不过。

  哈哈,没想到,上界也跟凡人界一样,好上了这种口味。

  然而,听了两句之后,她有点乐不起来了。

  因为无论是谁,发现自己几百年前的糗事,被人稍微改装了一下,编成了歌儿,这般依依呀呀的唱出来,心里都是特尴尬的吧。

  没错,这一出唱的就是她前前世时的那点子破事儿。

  虽然借用了下界的女王桥段,稍加假造,没有点名道姓,但是,她一听就知道,这里的“痴情女王”,就是她的前前世,风元君;而“薄情汉”,正是陆威。

  呃,真见鬼。是因为我今天出门前,没看黄历吗?

  某仙尊心里骂开来:是哪个缺心眼的,编了这种曲子……

  可是,面上还不能显露出来。她得和一楼大堂的那些茶客一样,看上去被这个痴情的公主娘娘深深的感动了。

  还好,唱到后段,沐晚总算听到了一点自己想听的——痴情的女王被污蔑为魔女,国破家亡身殒。幸存的皇族也因此而被敌人下了血咒,从此,生生世世被圈禁在女王的领地里,沦为鱼族,不得修行,不得轮回。不出三年,她的领地因此而灵气尽失,很快就崩塌开来。从此,女王成为了传说。至于那个薄情的王夫,因为错手杀死了女王,从此陷于深深的自责之中,不能自拔。

  最后,筱桂丹又按照套路,唱了一段劝词:“自古多情空遗恨。情劫难度,筱桂丹在这里奉劝各位道友,莫学那痴情女王,为了一个情字,荒废仙道,万事成空。”

  “好!”台下掌声雷动。

  十来个伙计,托着红漆圆盘,楼上楼下的跑得欢。一边跑,还一边大声吆喝着:“王老爷,打赏筱老板一千下品灵石。”

  “谢大少爷,打赏筱老板……”

  原来,灵泽界是自己崩塌的。那次在二十三号秘境里看到的怪鱼是父君的亲信部族所化。

  生生世世禁受血咒之苦!

  好!很好!非常好!

  怪不得母后只能大归。不然的话,她也要遭受血咒之刑,成为那样的一条怪鱼。

  沐晚回过神来,往桌上撂了两块中品灵石:“赏!”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暖暖地平线、hv12332111、yes44、絜妤姐妹、-大书、3大笑的月/票,谢谢!

  第三更,到!(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