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六零章 关门
  时机差不多了。沐晚轻轻摆了摆手。

  细密的鼓声骤停。

  阵心处的将士们收到讯息,齐齐打住。他们大喝一声,同时拉开阵阀。

  而在魔军看来,却是五色光罩禁受不住,终于被他们击穿,现出了一个径圆二十余丈的破洞。

  再加之,后军已经到位。

  是以,中军,战鼓起。

  前军的五位魔仙得令,纷纷挥舞着手中的圆月弯刀:“小的们,冲啊!”

  立时,前军分成五队,一只只小飞船有如离弦的利箭,嗖嗖的冲进破洞。

  而原本流光溢彩的光罩,此刻变得灰扑扑,表面象布满了蛛网一样,裂缝横生,遥遥欲坠。

  魔军象潮水一样,自破洞涌入破虏界,然而,光罩却没有再发出灵力弹。它俨然成了一个巨大的摆设,并且还是那种极将崩塌的。

  中部的高阶魔仙看得分明,冷笑连连,对身边的一干魔帝指点江山:“姓风的倒了后,北大营简直不堪一击。”

  之前,尊上在姓风的手里吃过苦头,是以,对破虏界忌惮之极。专挑了东大营所在的荒木界试水。早知道北大营如今变成了大脓包一个,他们何苦去找东大营的麻烦,白白损失了上千魔众?

  要知道,北大营在仙魔边界有五个界面。经过一年的内战,魔界人口折损了三成半之多。是以,他们只要轻轻松松的清光了这五个界面,足以让他们休养生息,熬过今年冬天,以及明年的春荒。

  想到这里,他抚刀笑道:“小的们,冲上去,速战速决,屠光破虏界!”如果姓风的知道他们连屠北大营的五个界面,不知道会不会被气得活过来?

  哈哈哈!

  主将如此,其余人皆跟着狂笑不已。

  于是,中军、后军齐动,自破洞之内,蜂拥而入。

  正合我意!沐晚嘴角微微翘起,驱着祥云,迎战上前:“呔,邪魔,休得猖狂!”

  她扬起长剑,挡在了千军万马之前。

  那气势,巍峨呼,有如高山!

  众魔被镇住,裹足不前。

  早在光罩外面,前军的五名魔仙就注意到了这位执剑**的女仙。见她穿的不过是低阶军官的青铜护甲,修为也不过是飞仙两层,又是唇红肤白的女流之辈,五魔头皆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不想,女仙只是一通斥喝,竟然生生的吓停了自己的麾下。

  他们愕然。

  旋即,有一名魔仙回过神来,破口大骂:“没见过女人,是吗?看到眉毛鼻子长全了的,一个个都挪不开腿!奶奶个熊,本座的脸都被你们丢光了!”

  当然,骂人是假。他的声音有如实质,化成一道道银色的光圈,晃过众魔之头顶。

  光圈所到之处,有八成的魔兵打了个哆嗦,眼神变得迷离,眼眶里泛起血色。

  而余下的两成,并没有受到波及。

  沐晚大开眼界。

  她当然看得出来,那两成是此獠的麾下。而被盅惑的那八成,都是别人的兵。

  此獠手真黑,完全不把“友军”当自己人啊。

  要知道,此举会对受法者造成一定的损伤,对于明显是要长途奔袭的众魔来说,无异于饮鸩止渴。

  显然,其余四魔头甚是不满。他们不约而同的大喝一声,当即解了自己麾下的盅惑。

  一些中低阶的魔兵象是失血过多,变得很不好看。

  四魔头狠狠的瞪了那位魔仙一眼。其中的警告意味,甚浓。

  被自己的“友军”拆了台,那名魔仙脸上很不好看。恼羞成怒,他呼的挥起圆月弯刀,指向罪魁祸首:“呸,小娘皮,速速受死!”

  沐晚冷笑。如父君所言,魔族,各自为政,散沙尔。

  她看向仙阵之外。

  就这么一会儿,中军已经尽数涌入阵中,后军还有近万人留在外头。

  但是,十一魔仙,无一例外,皆已入毂。

  再稍等一会儿!

  沐晚从鼻子里冷哼一声,回骂道:“聒噪!”

  “不知死活!”叫阵的魔仙被气了个倒仰,嗷嗷的冲出队列,举刀劈砍过来。

  沐晚也不甘示弱,抿着嘴,扬剑杀了上去。

  两人的身法皆极快。宛若一红一黑两道流星,掀起阵阵罡风,冲向对方。

  红的是沐晚;黑的是那魔仙。

  战场上,性命相搏。一出手,自然是要人命的大杀招,没人会使那花里胡哨的花架子。是以,往往能一招杀敌的,绝不会分成两招。

  电光火石之间,两团身影相遇。

  一道炽白的强光撕裂了漆黑的夜幕。好比是最炫目的极光闪过。

  紧接着,“砰”的一声炸响,好比是晴天霹雳。

  众人只见得方圆数十里的空气都抖了两抖。

  “哗啦啦……”半空中,竟然象撒豆一般,下起疾雨来。

  魔兵们本能的闭上眼睛。

  而众魔仙看得分明,一时之间,呆若木鸡。

  “威武!大人,威武!”对面的天兵天将阵营里爆发出冲天的欢呼声。

  常龙埋伏在暗处,亢奋的握了握拳头。身后,阿一等鬼将们也无不眉飞色舞。

  右边的花花草草们回过神来,一个个欢心鼓舞,无风自动,枝摇叶摆,沙沙做响。

  香香扒开花丛,笑眯了眼。

  精彩!

  姐姐仅是一剑,就将那口吐狂言的魔仙斩成了渣!

  真的是斩成渣!

  她绝对没有半点夸张。

  那道强光就是魔仙瞬间轰然粉碎,周身的仙力尽散使然。

  沐晚伸出二指,抹去青云剑上的残渣,转过身去,挑起一边眉峰,看向众魔。

  “啊——”,包括四魔仙在内,众魔惊呼,本能的连连后退。

  “逃啊!”有机灵的反应过来,掉头就跑——前方杀神挡路!为了一口吃食,丢掉性命。不值得啊!

  想跑?

  哼哼,晚了!

  门没有,窗,也没有!

  沐晚呼的扬剑。

  司令官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家护军大人的剑呢。见状,他立刻高高举起双臂,几乎是跳了起来:“合阵!合阵!”

  护军大人说过,这叫关门打狗!一只魔也不放过!

  魔族有犯我仙族的胆量,就要有死的觉悟!

  “咚!咚!咚……”

  战鼓震天响!

  阵心处,将士们再次合力,将阵阀重新推上去。

  于是,光罩又迸发出五色豪光,同时发出象闷雷一般的轰隆声。

  周边的魔众惊慌失措,惨呼连连:“啊,它,它要合上了!”

  这里的“它”指的是那处数十丈宽的所谓“破洞”。好吧,那也不是什么破洞。而是仙阵的入阵口。被沐晚稍微伪装了一下,看上去硬是象被魔军强行将守护光罩砸出来一个大洞。

  此时,后军还有五千人马在外面。入阵口内侧也有近三千人马。

  见“破洞”在轰隆声中,缓缓合拢,统领后军的五名魔将迅速反应过来,大喝:“撤!快撤!”

  然而,小飞船们迅速不弱。再加上,军心已乱,哪能说撤就撤?

  机灵的,已经开始强行调头。而反应慢的,这会儿还傻不啦叽的往前冲。

  于是乎,“哗啦啦”一片乱响,小飞船们跟没头的苍蝇一样,自己人撞起了自己人。

  惨呼、惊叫……不绝于耳。

  后军,反倒是最先乱成了一锅粥。

  不过,魔军也不是吃素的。混乱间,中军主将迅速做出反应。他扬刀指向蔑视众魔的那抹火红的身影,喝道:“兄弟几个,并肩子上,剜了这娘们的一双招子,下酒吃!”

  他的话,好似惊雷。

  霎那间,众魔稍安。

  魔仙们回过味来,心道:对呀,不过是个飞仙二层的小娘皮,我们十个对一个,难道还收拾不了她!

  后面的那一百多天兵天将,都是人族修士,其中再无仙人。只要除去挡在最前面的小娘皮,那些天兵天将有何可惧?不用他们出手,只要派一两个魔帝过去,就能杀得他们人仰马翻!

  想通这些,众魔仙几个腾挪,越过纷乱的魔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沐晚。就连后军之中,那五位打算撤退的魔仙也急吼吼的包抄了过来。

  老实说,某真仙之前就是这么设计的。呵呵,这些家伙真乖,好听话的说!

  三息不到,十名魔仙跳出阵列,在半空中,将沐晚团团围住。

  沐晚刷的挽了一个剑花,扯起一边嘴角,轻笑道:“来得好!”

  好久不战,青云剑早就按捺不住。

  “铮——”,清亮的剑鸣有如龙啸,响彻云霄。

  剑灵青云脱剑而出!

  一条百余丈长的大青龙横空出现。

  “嗷——”,青云欢快的使出缠字诀,首尾相连,团成一圈,将十名魔仙团团围住。

  啊,这些都是老子的!都是!一个也别想跑掉!

  今天老子要大开杀戒!

  好锋利的杀气!

  虬龙一族?

  十魔仙吓得两个眼皮直跳。不过,他们也非等闲之辈,转眼,识破这条大青龙的真实身份——区区剑灵尔!跟虬龙一族完全不搭界!

  中军主将两眼亮晶晶的,忍不住赞道:“好神兵!”一定要抢过来!

  好吧,这也是其他九位魔仙的心声。他们看着沐晚手中的青云剑,眼里几乎喷火。

  本座的宝剑,也是尔等能屑想的?沐晚一点儿也不喜欢他们这种毫不掩饰的眼神:“找死!”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丽丽安娜1029的平安符,多谢书友渺渺优灵、机器猫的包的月/票,谢谢!

  第四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