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三三章 我还能找到她吗
  ”陆威抬手发令。

  “诺。”众护军与先到的那些护军混在一起,也是席地盘腿而坐。

  沐晚夹在人群里,亦然。

  陆威环视众人,缓声说道:“据查,三重天北大营长期军务稀疏,管理不力,是以,原中郎将罗天机于上个月被解往九重天问责。本座奉命接管三重天北大营。今天召集诸位来,一是本座初来乍到,与诸位见个面二是,上峰有令,近期魔界活动频频,命各守备所加强戒备。”

  众人听闻,心头大震,神色讶然。只是畏于将军大人的威严,无人敢交头接耳。

  沐晚当然是与大家保持同步。不过,她也不完全是在装。昨晚,阿哥只跟她略微提了一下,角力之后,三重天北大营完全成了南帝的地盘。可她没有想到的是,南帝竟如此之干净利落,直接扣下一顶渎职的帽子,将原来的将军大人提解到九重天问罪。

  果然,在仙界,实力才是一切。她感慨不已。

  陆威冷眼看着长案后面的护军们,继续说道:“诸位都是执掌守备所多年的老护军,如何加强警戒,本座有意听听诸位的打算。”

  此言一出,绝大多数护军都缩了脖子。

  沐晚垂眸,眼观鼻,鼻观心。

  大帐内,顿时静得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陆威扫视全场,冷声问道:“破虏界守备所护军是何人?”

  沐晚刷的起身,抱拳应道:“回禀将军大人,卑职瑾宸,正是破虏界守备所护军。”

  陆威看向她,微微颌首:“破虏界是我营的最前沿。瑾宸护军,你先说说,应当如何加强警戒。”

  沐晚却是一脸的纠结。

  陆威温声说道:“瑾宸护军不必拘谨,有什么,就说什么。”

  沐晚咬牙,抬头问道:“将军大人,真的有什么,就说什么吗?”

  这话不对啊……众人纷纷看向她。

  “你只管说就是。”陆威目光如烛,很肯定的说道。

  沐晚深吸一口气,说道:“自卑职赴任,已有三年多。卑职深知破虏界之重要,肩上责任之重大,是以,一直以来,操练、巡逻、警戒,不敢有丝毫的放松。”顿了顿,她接着说道,“可是,卑职赴任三年多,上级以及主帐未曾向破虏界拨发一块灵石,一颗丹药,一件皮甲,一把刀。如果不是去年仙王府犒军,赐下一些军需,破虏界众将士连件象样的战衣都穿不上。将军大人,在卑职的故乡,有这么一句俗话,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再这样下去,卑职真的不知道这边该如何守,请将军大人示下。”

  一语激起千层浪。提起这档子事,众护军皆是一把辛酸泪。他们再也顾不上什么,纷纷七嘴八舌的附和。

  “是啊,我们也有一年半没发放粮饷了。”

  “我们那边连犒军都没有。”

  “饿着肚子,将士们做什么都没力啊。”

  ……

  三重天北大营层层盘剥,苛刻成风,这是事实。不然,前任主将罗天机也不会被押解九重天问责。因为账目等被当成证据,随之一道被送往九重天,所以,陆威只是有所耳闻,并不知道情况竟是如此严重。

  听到众护军大吐苦水,他的脸上变得很不好看。一是被罗天机之流气的二是因为这位瑾宸护军竟然当众讨要军饷。

  先前在大校场,他便认出了这位瑾宸护军。在炎华界,他们见过的。那时,他还曾怀疑这位是自己要寻找的人,暗中观察过一二。不过,他很快就否定了。

  刚才在大校场,陡然看到她,他的心又猛的提了起来他记得很清楚,当年偶遇时,她才是化虚境修为。这才过了多久,她不但得道飞升,而且上了三重天,当上了护军!一般的飞升仙人怎么可能做得到?难道真的是她?

  所以,自她进帐之后,他面上不显,却是一直暗中观察。

  结果,还是越看越不象。

  他有些不死心,索性点她起来问话。

  现在,他再一次断定。这位不可能是她!如果真的是她,绝对不会这般口无遮拦,不分场合的刁难他。

  眼里黯然,他抬手冷声斥道:“肃静。”

  众护军立刻闭紧了嘴巴,勾着头。沐晚站在那里,显得分外突兀。

  “瑾宸护军,你先坐。”陆威沉声说道。

  “诺。”沐晚干脆利落的盘腿坐下。

  陆威看到她的举动,心里的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真的不是她。在飞升池里,飞升仙人受天地灵气的激化,都会恢复往世的记忆。如果真的是她,不管如何掩饰,言谈举止之间,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前世的影子。她素来娇憨明媚,就算是席地而坐,也是乖巧可爱,做不来这种雷厉风行。

  娇憨明媚……乖巧可爱……,眼里涩涩的。他垂眸。原来,在他的内心深处,她是如此的美好。可是,那么长的时间里,为什么他偏偏就没有半点察觉呢?原来,父亲说的对,那时的他,跟入了魔障一样,眼瞎心盲,就是一个大混球啊。

  大帐里,鸦雀无声。

  护军们心里不由打起了小鼓哎呀呀,刚刚不会激怒了新来的将军大人吧?

  还好,陆威很快敛了心,抬眸环视众人:“罗将军已经被押解九重天,前事如何,将来自有定论。本座可以向诸位保证,从这个月起,绝对不会拖欠麾下任何人的粮饷。以后,本营每月初一发放粮饷。偏远一些的地方最多推迟三天,在初四之前,粮饷一定拨到。”

  “谢将军大人!”

  “太好了!”

  “多谢……”

  大帐之内,一片欢呼。护军们无不喜笑颜开。现任不理前任事,这是定例。将军大人能亲口保证,今后绝不会拖欠粮饷,

  明明知道不是,可是,陆威却管不住自己的眼睛,不由自主瞥向那道身影。

  她坐在那里,如释重负,眉开眼笑。周围的几名护军纷纷冲她友善的点头。

  而她也笑眯眯的一一颌首还礼。

  混蛋,你看哪里呢?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与那些莽夫们眉来眼去,陆威心里象是突然间窝了一把火。

  意识到这一点,他有些发蒙。

  刚才,他是在吃味!这是几百年来不曾有过的事!

  于是,再看向她,他的心里再次有些动摇,不再象先前那样的肯定难道是她?

  仙人都是很敏锐的。沐晚和周边的几名护军都感觉到了将军大人那探究的目光。他们飞瞥了一眼前面,齐齐垂下头,默声不语。

  看到沐晚与旁人一样的反应,陆威只觉得嘴里发苦。他好想是她,然而,却是越看越不象……

  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继续主持会议。

  有了不拖欠饷银的保证,护军们的热忱空前高涨,接二连三的站起来承诺今后定当以主帐为榜样,从严治军。

  末了,陆威说道:“你们既然来了,那么,这个月的粮饷,由你们自行领回去。从下个月起,主帐会准时拨给你们。”冷眼扫视众人,他哼道,“本座把丑话说在前头,如果有谁敢私自克扣,当如此案。”说着,他“啪”的一掌拍在跟前的长案上。

  矮案应声粉碎。

  “诺。”护军们被镇住,连忙起身,纷纷抱拳应道。

  出了大帐,众人前往军需处领取这个月的粮饷。

  一路上,不少人特意走到沐晚跟前,向她竖起大拇指,道谢。

  沐晚乐呵呵的摆手:“不敢当,不敢当。”

  陆威是天仙一层的修为。此刻,他虽然坐在大帐之内,但是,整个营区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法眼。

  见状,他双手捂脸,痛苦的长叹,心道:我要到哪里才能找回你……

  护军们都是飞仙境的假仙,只是一个月的粮饷而已,随身打包带走就是,便利得很。

  他们出了营区,相互道别,各自撕裂虚空而去。

  沐晚也是。

  不出一个时辰,护军们相继离开了金芒界。

  这时,一个黑袍中年男子现身于大帐之内。

  陆威抬眸看向他,问道:“人都走了?”

  黑袍中年男子点头,撩起长袍,随意的坐了下来。

  “看出什么来了吗?”陆威问道。

  黑袍中年男子摇头:“没有。”他拿出一盒糕点,澳门赌博网站:隔空送到陆威面前。

  “这是什么?”陆威接过,不解的问道。

  “一盒金锞子。”黑袍中年男子挑眉,“食天下酒楼的特产。那个叫瑾宸的女护军变幻了容颜,化装成金丹修士,在酒楼排了半宿的队,就是为了买一盒这样的金锞子下酒。”

  烈风对糕点向来无爱。陆威狐疑的打开纸盒。

  立时,一股异味扑鼻。他皱了皱眉头:“臭的?”

  烈风,也就是黑袍中年男子,笑眯眯的点头:“闻起来是臭的,吃起来也是臭的。但是,很多人都喜欢吃。瑾宸护军吃得可香了。所以,我特意也给你带了一盒回来。”

  陆威嫌恶的撂在地上:“不是她!她可受不了这种难闻的味道。”

  “我觉得也不是。”烈风摸了摸鼻子,“我记得元君娘娘的气息。和她一点儿也不象。”

  “她已经转世了,气息自然会变得不同。”陆威垂眸,良久,黯然的问道,“烈风,你说,我还能找到她吗?”

  烈风叹了一口气:“不是说她已经转世回来了吗?三重天就这么大,我们慢慢找,总会找到的。”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快乐无罪288、、肤浅、10205917581、啖书、s8452、的月票,谢谢!

  第三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