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三二章 弃之如敝履
  说了老半天,沐晚有心担心的扭头去看外面的天色。奇怪的是,天色没有任何变化。

  黄长顺笑道:“观世镜里的时间是静止的。你不要担心。”

  沐晚不由惊呼:“哇,修行的利器啊!”

  “想得美。”黄长顺摇头轻笑,“你试着运一下元气,就知道了。”

  沐晚敛神运气。结果发现体内的元气跟铁水烧焊的一样,凝滞不前。所以,在镜中,不但练不了功,甚至于不能过久逗留。

  “真可惜。”她叹道。

  黄长顺却一本正经的说道:“对于我等修仙之辈,生命不息,修行不止。无处不可修行,无时不在修行。与这镜中岁月有何区别?何来可惜一说?”

  沐晚细细的品咂,过了一会儿,笑道:“阿哥,我懂了,不会贪功冒进的。”

  黄长顺欣慰的笑道:“镜中不可久呆。我送你出去。”

  “好。”沐晚起身。

  眼前一花,转间之间,周边的场景变了。她又站在那个漆黑的小巷里。

  不过,黑暗之中,不再有那双闪亮的星眸。

  黄长顺没有再现身。

  观世镜真的很神奇。从镜中一出来,她又变得和之前入镜之前一样:身着青布短打,样貌平平的小金丹。

  笑了笑,她转身走出小巷,三步并做两步,穿过街道,来到“食天下”酒楼前,加入了排队的行列三世的经验告诉她,无论什么时候,演戏都要演全。更何况,现在才是半夜,与其到处游荡,不如就在这里排队安坐。

  清晨,她买了一盒“金锞子”,随意的盘腿坐在门廊上,拍开一坛九千多年份的“醉千年”,就着酒水,吃完盒中的“金锞子”,这才惬意的抹了抹嘴巴,出城而去。

  街角拐弯处,一名黑袍中年男子慢慢的踱了出来,看看她的背影,又仰头看了看“食天下”酒楼的招牌。

  这时,排队的人群已经散尽。今天的“金锞子”都卖完了。恰好有一名小金丹提着两盒“金锞子”打这边经过。黑袍男子伸手拦下他,淡声问道:“怎么卖?”

  小金丹看不出对方的修为,见其相貌平平,扬眉正要拒绝。立时,一股无形的威压扑天盖地而来。

  喉咙里泛起阵阵腥甜,顾不得说话,他惶恐的双手将两盒点心高举过头。

  右手一空,一盒点心不翼而飞。

  “当啷”,他脚边落下中品灵石。

  威压消失了。小金丹却浑身瘫软,“趴”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他用力抓着那块中品灵石,整个人象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而沐晚出了城,寻了一个僻静无人之处,直接撕裂虚空,前往北大营主帐。

  这次,她径直赶到饮马河西岸的哨所旁。

  河上的铁架吊桥已经放下。

  三名哨兵全副武装,一个站在哨楼上,两个象门神一样,在哨所门口站得笔直。

  唔,哨兵换人了。沐晚挑眉。看来陆威已经走马上任了。军令是他发出的,而非前任。

  “什么人?”哨楼上的那名哨兵朗声问道。

  沐晚站在原地,答道:“本座乃破虏界护军瑾宸。”

  立时,哨所门口有一名哨兵小跑过来。

  “大人,请出示身份玉牌。”他行了一礼,说道。

  沐晚取出身份玉牌,递给他。

  哨兵双手接过,取出一方拳头大小的白玉小台,将身份玉牌的正面向下,平放于小玉台之顶。

  瞬间,小玉台通体发出淡淡的红色光晕。

  哨兵收了小玉台,双手奉还身份玉牌:“查验完毕,瑾宸大人,多谢配合。请通行。”

  箭楼和哨所门口的另外两名哨兵皆向她抱拳行礼。

  嗯,这才是军营该有的样子。沐晚点点头,隔空取过身份玉牌,大步流星的往桥上走去。

  桥的另一端,候有一队黑甲军士。看到她过来,为首的那名小跑步迎上来,行了一礼:“大人,小的是左营玄队的洪青玄,奉命在此恭候大人。”

  沐晚微微颌首,“嗯”了一声。

  “大人,这边请。”洪青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目不斜视的在前面引路。

  沐晚跟在他身后,进入营区。

  一进营区,她敏锐的发现,营区也是大变样。首先,太安静了。处处收拾得整齐利落其次,无论是巡逻队,还是各哨卡,都是精神抖擞。与之前她在这里时,气氛完全不同。

  洪青玄引着她,穿过中营,直往后营方向走去。

  沐晚心中狐疑,问道:“这是去哪里?”

  洪青玄恭敬的答道:“回禀大人,现在是早操时间。将军大人有令,先来的大人们都去校场。”

  新官上任三把火?令类的下马威?沐晚面上不显,在心里“哼”了一声。

  不一会儿,他们来到校场边上。

  沐晚并不是来得最早的。这里已经有十来名护军聚在一起。他们齐刷刷的看向沐晚。

  校场之上,杀声震天。将士们在操练阵型。其中,光是银甲校尉就有好几位。

  怪不得营区那么安静,原来所有人都在出操。沐晚飞快的扫了一眼。唔,是鹤舞阵。是陆威自创的兵阵,也是他最擅长的兵阵。

  洪青玄站住,又行了一礼:“大人,将军大人有令,请在这里观看早操。”

  沐晚回礼:“瑾宸遵令。”

  洪青玄转身小跑离去。

  沐晚这才向其他的护军走过去,抱拳打招呼:“各位大人,在下瑾宸,是破虏界的。”

  那些早到的护军纷纷抱拳还礼:“久仰久仰。”

  也有人笑道:“瑾宸仙子,脚程好快。”他说的没错。大家都是差不多同一时间收到军令。但是,北大营的诸多守备所,就数破虏界最为偏僻,离得最远。

  “军令上催得急,在下担心时间不够用,一接到军令,就立刻动身了。”沐晚如是回应。

  “那是,破虏界离得可不近。”那人笑嘻嘻的打圆场,“军令上写得太吓人,不敢耽搁啊。”

  其余人也纷纷应和。

  一名年长的护军压低嗓音问道:“不知道原来的将军大人是荣升何方?瑾宸仙子,您听说了吗?”

  沐晚摇头:“什么消息要是能传到我们破虏界,肯定是人人尽知的。”

  说的也是。众人呵呵。

  “这次换帅,我之前也没有听到任何风声。”

  “我也是。”

  “我还以为只有我是到了这里后才知道换帅一事的呢。”

  ……

  这时,主将台上,那抹月白色的身影稍微偏了偏头。隔着数十丈远,一道目光冷冷的瞥了过来,有如实质。

  众位护军齐齐闭嘴,站直了身子,敛了心思,看向校场。

  “这是什么阵?”站在沐晚旁边的是一个大胡子,他小声的问道,“恕我眼拙,看了这么久,都没有看出来。”

  没有人回答他。

  好尴尬。他偏过头,问沐晚:“瑾宸仙子,能否赐教?”

  “惭愧得很。”沐晚抱拳讪笑着悄声应道,“此阵甚是眼生,我也不认得。”她只是一个下界的飞升仙人,怎么可能会知道九重天之上,最负盛名的陆少将军的成名兵阵?必须是不认得啊。

  “新任将军大人的修为高深莫测,我等不认得也实属正常。”有人笑道。

  “对极。此阵一看就知道是新任将军大人所布。”

  “我也是头次见。”

  “看上去很玄妙呢。”

  ……

  大约一柱香后,主将台上终于鸣金收兵。

  将士们哗啦收拢。

  早操总算结束了。

  这边,众位护军不由将目光聚焦在主将台上。结果,哪里还有那道月白色的身影。将军大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

  大家不由面面相觑。

  正在此时,从营区远远的跑来一名黑甲军士。他在众人面前站定,抱拳说道:“将军大人有令,召各位大人去大帐。”

  “遵令。”众人的心又提了起来,跟着这名军士前往中营大帐。

  各营的将士也陆续回营,只见各部井然有序,不闻半句口令,半点嘈杂。

  护军们再次被镇住,脸上的神色越发凝重。

  沐晚还好。因为见惯了。她麾下的守备所、魔兵营天天都是如此。在她看来,军营本当如此。以前的主帐实在是太不象话,搞的跟个散修聚居地似的,哪里有半点军营的样子!

  很快,一行人来到大帐外面。

  说起来,沐晚还是头次来大帐。上次,她在这里住了仨月,前任将军大人至始至终都没有搭理过她。

  卫兵通传后,一行人鱼贯而入。

  里面空阔得很。除了陆威,里面还整齐的盘腿坐着数名和他们一般穿着的护军。看来,他们是后到的。因为早操已经结束,所以,被直接引到了这里。

  帐内铺着黄绿色的毡毯,仅有一只四脚虎腿矮长案,以及一个兽皮大插屏。

  那张兽皮,是象火一样的艳色,摆在长案后面,甚是抢眼。以至于,众位护军进来,头一眼都看向后面的插屏,而不是端坐在插屏之前的将军大人。

  沐晚也是如此。

  她一眼就认出了那张有些旧了,却擦轼得一尘不染的插屏。上面的兽皮是赤火蟒之皮。这是一种灵泽特有的九阶妖兽。

  前前世时,灵泽是风茜的领地。而这张赤火蟒皮,是她第一次巡视灵泽时亲自猎得。那时,陆威通过了北冥学府的入学试。她亲手将这张兽皮做成插屏,送给他,以为贺。

  结果,陆威却是一脸嫌弃,说其颜色过于艳丽,女气得很。前前世,她从来就没有见他拿出来用过。

  没想到,今儿竟然在这里见着了。

  怪不得阿哥说陆威的画风变了。可不是吗?前前世时,陆少将军怎么可能会用这种艳色的插屏!沐晚垂眸,与众人一道抱拳行礼:“卑职参见将军大人。”

  好吧,变了的不止陆威。其实,她变得更多。比如说,这样的插屏,现在的她,弃之如敝履。

  分界线

  多谢书友薄凉、笑笑5555555、噯菍慕慕的月票,谢谢!

  第二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