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三一章 那个蠢货改画风了
  沐晚皱眉:“南大营的人,怎么贬到北大营来了?”

  看来阿妹真的是放下了。黄长顺松了一口气,神色淡淡的说道:“我们北帝府倒掉之后,北大营被他们几家瓜分。之前,因为南帝不在,少君母子实力不够,顶不了事,所以,南帝府瓜分的利益极少。这次,南帝重现,应该是手里拿着那几家的把柄。所以,一番较劲后,他们达到了协议。三重天的北大营归了南帝府。其余几家都不得插手。陆威是南帝少君一手提拔起来的少壮派。现在,南帝少君现在自身难保,他自然也讨不到好。不过,南帝派他接管三重天的北大营,其实也有考校之意。他若做得好,迟早会再得到重用。”后面这两句话,是多年的习惯使然。谁让他家阿妹在转世之前,无论说什么话题,最后都会歪到陆威身上。好吧,他早已习惯了。

  陆威如何,沐晚一点儿也不感兴趣。她好奇的问道:“一番较劲?九重天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风丽姬被掳之后,是发生了一些有意思的事。”黄长顺笑眯眯的摸了摸鼻子,心道:阿妹都改过来了。我以后也要改掉这个臭毛病才行。

  当然,今天,他还必须得把陆威的事向阿妹说清楚。

  这事得从风丽姬被掳说起。

  荒蛮大地所在的荒木界是天帝的地盘。风丽姬在这里被魔物掳走,经荒木界守备所级级上报,不出半个时辰,便报至九重天的天帝跟前。后者肯定是立刻下封口令,封锁消息,不得泄露一丝一分。

  可是,这事不知道怎么的,南帝也第一时间知道了。

  然后……全九重天的人都知道了。好吧,南帝他老人家也不是故意大嘴巴。他只是在上朝的时候,建议加强各重天边界警戒时,无意中提了一句。

  话一出口,他当场就向天帝道歉来着,并且宽慰天帝,说,风丽姬只是他已故幼子的一名宠姬,且天帝大人在两年多前就将其赶出天帝府,流放到了三重天的荒蛮大地。严格的来说,此女早就算不得是天帝府的女眷。所以,他以人格担保,天帝府众女眷的名声绝不会因此而有半分受损。

  天帝的脸当时就绿了。可是,南帝也是堂堂的五帝君之一,当着那么多臣下的面,既诚心诚意的道歉,又以人格作保,而他天帝素来是谦谦君子,仁义冠绝仙界,所以,不但没有立即发作,而且还令有司迅速彻查此案。

  结果,东帝表示很气愤:“秦老弟,你这样做太不地道了。老哥我实在是看不过去。”然后,他拍着胸脯子向天帝保证,“大哥,这件事就交给愚弟来查吧。愚弟保证还嫂嫂和侄女们一个清白。”

  接着,西帝也是义气满满的拔刀相助,愿意助东帝一臂之力。因为他坚信,天帝府的众女眷都是清白的,绝对没有与魔界勾结。

  两位老兄弟如此“仗义”,天帝大人坐在主位上,难得的有些失态,激动得久久说不出话来风丽姬只不过是一个没有名份的宠妾,说白了就是个玩意儿。她的名声坏了,与天帝府的众女眷何干?他的这些兄弟们是非要把风丽姬与天帝府众女眷绑在一起啊。

  乘着他没的发话,底下的那些星君大臣们也纷纷附议。天后娘娘及众位帝姬如此美好,如此高洁,如此光明磊落……啊,天后娘娘和帝姬们的名声绝对不能有半丝玷污。

  是以,等天帝大人缓过劲来,仙殿之上,众人已经表态完毕。难得的九重天仙界如此团结,大家一致要为天帝府的众女眷讨个公道。

  面对众怒,南帝大人坐在那里,耷拉着眼皮,貌似很隐忍,也很尴尬。

  势同骑虎,天帝知道“大事化小事化了”的打算已经不可能,只得捏着鼻子下令,着东帝府与南帝府组成联合调查小组,彻查此事。

  据说,当天散朝后,南帝亲自带着厚礼,去天帝府登门道歉。天帝真的够仁义,不但请南帝小酌了几杯,而且亲自将其送至大门口。

  只是,风丽姬与魔界高层早有勾结的消息,象风一样,在九重天传得沸沸扬扬。

  同时,也有其它的一些声音掺杂在其中。

  比如说,风丽姬是北帝府的庶长女。而北帝府当年就是因为勾结魔界,谋图仙界失败而覆灭的

  风丽姬水性杨花,曾经勾引嫡姐夫,挑拨人家夫妇感情,使得嫡姐饮恨隐居凤族,一对神仙佳侣从此失和。

  这些传闻势头很猛,不出两天就压倒了前面的消息。武德星宫不幸躺枪。陆威与风茜当年的恩爱情仇被翻了出来。于是,风丽姬一夜之间沦落为堕魔者、**荡妇。而陆威也从仙界好老公,陡然变成偷腥的花心大萝卜。

  可怜的武德星君父子俩连门都不敢出。

  就在这时,又有人爆出猛料,说,在北冥学府时,是天帝府的次君大人主动追求风丽姬。而在与次君大人走在一起之前,风丽姬在学府里出名的勤奋好学,深得导师们的喜爱。她的转变是发生在与次君大人定亲之后。导师们眼见着一个冰清玉洁的好学生渐渐变得污浊不堪、面目可憎,规劝无效之后,不得不将其劝退。现在想来,风丽姬应该就是在那段时间勾搭上魔界高层的。

  九重天的人们的眼睛是雪亮滴。大家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原来,风丽姬是与天帝幼子走到一起后,才堕魔的。

  紧接着,一直在九重天流传的另一则传言再次被翻了出来:北帝府是被冤枉的。事实证明,与魔界勾结的只是风丽姬这个北帝府庶长女。不然的话,北帝父子不会都不待见风丽姬。甚至于,在风丽姬与天帝幼子定亲之后,北帝父子几乎是将风丽姬赶出了北帝府。那时,肯定是北帝父子察觉到了一些风丽姬与魔界勾结的蛛丝马迹,但是又畏于血脉亲情,不忍将之公诸于众,只是将魔女驱出北帝府。不想却因此而招来灭顶之灾。北帝父子被无情灭口,就连北帝府的元君娘娘也被风丽姬从凤族骗至五重天,最后折殒于除魔岩下。

  总之,传言一波三折,兜兜转转之后,还是回到原点风丽姬是北帝府的弃女,却是天帝幼子的宠妾。

  那么,两府到底是谁暗中勾结了魔界?人们碍于天帝大人的威严不敢乱说,心里却不禁浮想联翩。

  天帝再次吃了个闷亏,据说,他老人家亲自下令,无论什么场合都不许府中的女眷提及“风丽姬”三个字。

  这是一个风向标,自此,九重天的各种社交场合,“风丽姬”三个字很快就成了一个禁忌。

  各种传言渐平。

  没过多久,东帝府与西帝府联合调查的结果出来了:风丽姬确实是被一伙血魔掳走。在此之前,应该是有两伙魔物发生了激烈的抢夺。不过,当附近的哨兵赶到之后,两伙魔物立时联合起来。最后,他们不敌,带着风丽姬仓皇逃走。哨兵们重创并俘获一名血魔帅。

  东帝和西帝对这只血魔帅进行了搜魂,得出结论,风丽姬确实与九重天魔界的高层有染。

  天帝勃然大怒,在仙殿之上,当众宣布削去风丽姬的仙籍,并号令各重天的边界加强警戒,同时,还签发了海捕令,捉拿魔女风丽姬,死活不论。

  沐晚听完,好奇的问道:“阿哥,你也派暗军放了些风声出去?”正所谓,人走茶凉。北帝府都倒了三百多年,九重天之上,谁还会记得北帝府?有谁还会为北帝府翻案?只有他们兄妹俩啊。她不知情,什么也没有做。那么,就只有可能是阿哥做的了。

  不料,黄长顺摇头:“没有。是南帝暗中联合东帝和西帝做的,甚至于,北冥学府也有份参与。”

  “他们……”沐晚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现在知道要为北帝府翻案了。当年呢?事发之时,他们在哪里!

  黄长顺叹道:“唇亡齿寒吧。天帝这些年行事越来越凌厉。他们担心会步我们北帝府的后尘。尤其是南帝。他若再晚些回来,只怕南帝府已是北帝府第二。”

  沐晚挑眉:“是怎么回事?”

  “在南帝回归之前,九重天就有传言,说南帝妃的娘家与魔界不清不楚。”黄长顺答道,“南帝回来之后,立刻对南帝府,以及南大营进行了深层次的清洗。南帝妃的娘家自那以后都进不得南帝府大门了。很多不利于南帝府的传言这才消停。”

  沐晚不解:“天帝已经是仙界共主,他到底在折腾什么?”

  “削除异已,唯我独尊。他想做仙界唯一的帝君呗。”黄长顺哼哼,“所以,东帝和西帝,还有北冥学府都被吓到了。他们听从了南帝的游说,暗中联手,抓住这次的机会狠狠摆了天帝老儿一道。天帝目前还吃不住他们,只好退一步,吐出三重天的北大营。东帝与西帝也是顺手推舟,撤掉了自己的势力。三重天的北大营就这样落到了南帝的腰包里。”

  顿了顿,他又道,“陆威被贬,也是因为传言之故。”

  沐晚呵呵。

  黄长顺很认真的说道:“你不要不当回事儿。他本来也不至于被贬到三重天来。是他主动要求的。因为他听说,你转世回来了,就在三重天。”

  沐晚闻言,笑容立马僵住:“什么意思!”

  黄长顺耸耸肩:“这些年,他一直都是这样。只要听到有关你的消息,就会飞扑过去。”他不是为那个蠢货当说客,而是告诉阿妹一个事实:那个蠢货改画风了。阿妹必须得小心提防。

  这也是他今天约见阿妹的主要原因。

  沐晚听明白了,点头应道:“我知道的,阿哥。”她是沐晚,当年的风茜已经死在除魔岩。所以,陆威也好,藏在后面的那些大人物也罢,澳门赌博网站:注定是白忙活、空算计!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浅薇儿、妍熙梦槿、友竹茶、狮心公爵、n6472、黑色低八度、机器猫的包、风子汐、天不在秦岭、星月的月票,谢谢!

  第一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