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三零章 兄妹再会
  一天后的午夜时分,澳门赌博网站:沐晚终于来到金芒界。换上一身青布短打,祭起隐息诀,将修为压制在金丹境,她再次来到“食天下”酒楼。

  不过,这一次,她没有去酒楼的门廊排队,而是身形一晃,径直去了斜对面那条僻静的小巷。

  “来了!”黑暗中,传出熟悉的声音。黄长顺站在黑漆漆的角落里,一双眸子熠熠生辉。

  厉害!这才几年,他的妹子已经是飞仙五层的修为。转世回来,阿妹终于开窍了!

  看到如今的阿妹,他再一次坚信,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沐晚身形一晃,笑盈盈的站在他跟前:“阿哥。”出发之前,她接到阿哥的秘密传讯,要她在这里一叙。

  黄长顺手中一晃,多了一面巴掌大的小铜镜。黄澄澄的镜面笼着淡淡的光晕,在黑暗中居然一点儿也不显眼。

  沐晚很眼熟。正是当年在轮回井里,阿哥用来制服魔头的那一面。只不过,它现在只有那时的十分之一大。

  “它就是观世镜。”黄长顺飞快的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去镜子里头。”

  原来,观世镜还是件空间宝贝。沐晚欣然点头。

  黄长顺拿着观世镜冲她晃了一下。刹那间,淡淡的光晕洒开,将她笼住。

  眼前一花,沐晚再定睛一看,发现周边的情景大变样。现在,她就站在一个平静如镜的大湖泊旁边。四周青山如洗,倒映在湖面上。陡然之间,分不清哪里是山,哪里是水。

  在这里,隐息诀和变幻术都失了效。沐晚在不知不觉之中,恢复了本来面貌和飞仙五层的修为。

  好神奇的观世镜!

  前面不远处,有一座红砖碧瓦的八角小亭。

  黄长顺端坐在小亭里,向她招手:“阿妹,这边。”

  沐晚笑了笑,沿着开满各色野花的花径信步走了过去。

  亭中摆有琴台、茶案、鼓形凳。

  茶案之上,红泥小炉上面坐着一壶。黄长顺大刀金马的坐在茶案前,手执圆蒲扇,不紧不慢的扇火。

  “阿哥什么时候换了口味,喜欢上饮茶了?”沐晚走入亭中,在他的下首坐下。

  黄长顺白了她一眼,随手将手里的圆蒲扇给她:“你自己来。”他哪里喜欢喝这玩意儿?

  沐晚却反手将炉火扇灭,把圆蒲扇撂在茶案上,又取出一坛将近万年份的“醉千年”:“喝什么茶呀!我们喝这个。”

  前前世,风茜喜欢喝茶,尤其是灵泽云雾茶。无它,陆威嗜茶,最爱灵泽界那边的雨前云雾。

  但是,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黄长顺不由怔住。旋即,他眉开眼笑的挥袖:“好,今天我们喝酒!”

  立时,红泥小炉、茶具等消失殆尽。

  沐晚“啪”的一掌拍开封泥,将酒坛子递给他:“这酒和上次给阿哥的那些是同一批。”

  黄长顺接过来,迫不及待的仰头灌了一气,抹着嘴巴,叹道:“痛快!”

  这时,沐晚已经取出一大盘热气腾腾的烤肉串摆在茶案上。

  黄长顺一手抱着酒坛子,快活的拿起一根肉串,大嚼特嚼,连声道好。

  沐晚又取出一坛同样的酒,拍开封泥,冲兄长提起酒坛子:“阿哥,我敬你。”

  这样的阿妹,黄长顺还真的点儿不适应。他又愣了一下,哈哈大笑,提起酒坛子,跟她“当”的碰了一个:“好,喝!”

  兄妹两个都喝了一大口。

  “没想到,阿妹也能陪我喝酒。”黄长顺乐得合不拢嘴。这样的感觉,太幸福了,就跟做梦似的。

  沐晚闻言,心里不禁又酸又涩。前前世,她一心扑在陆威身上,忽略了太多太多。

  “以后,阿哥想喝酒了,只管来找我。”她笑道,“这些酒和肉食,都是我的本命守护兽香香做的。别的没有,这些管够。”

  黄长顺知道她收了一棵香樟树做本命守护兽,也知道后者因此而血统得到大大的提纯,变成了万木之王。先前,他对此是各种看不惯的,并且懊悔之至:如果他早些养好伤,能亲自引导阿妹走上仙途,阿妹何至于收一只出了名的战斗渣!

  只可惜,他知道的时候太晚了。事情已成定局。

  现在,听闻这些美酒美食都是出自香香之手,他心里总算好受一点点了,拿起一根烤肉串,咬下一大口,笑道:“我家阿妹厉害着呢。小木灵真真的好造化。”

  呵呵,阿哥还是以前的那个气性儿。沐晚轻笑。

  酒足肉饱,黄长顺擦干净嘴巴,开始说正事:“阿妹,风丽姬被魔物掳走的事,是你做的,对吗?”

  沐晚点头,如实道出事情的原委。

  “这脸打得好!”黄长顺解气的赞道,“现在,连九重天上都人人尽知,天帝府绿云罩顶,可把天帝老儿气得够呛。风丽姬从来就没有消停过,我一直想好好的收拾她,只是没有想到好法子。所以,只是杀了她的金主,先收点利息。”

  “是阿哥刺杀了天帝幼子?”之前,沐晚和香香他们都猜到了这一层。不过,听阿哥亲口所出来,她心里还是有些吃惊的。毕竟,风丽姬也是阿哥的庶妹。与待她这个嫡姐不同,风丽姬待阿哥,从来都是温顺恭敬的。

  黄长顺点头:“当年,她害死了你。这些年来,她不知悔改,步步紧逼,妄图再次加害于你。我岂能饶她!”

  原来,当年,风茜的仙体并没有完全消尽。风丽姬得了一节小指骨。她背后的那位魔族主子传其一个魔族秘法,以这节小指骨为引,进行血祭的话,就能大概感知到风茜转世的方位。

  九重天有四位帝君坐镇,搞血祭,是高危事件。稍有不慎,就会被发觉。再者,这样的血祭,每次都要以风丽姬本人的血精为引。每进行一次,风丽姬就会元气大伤,没有个三五十年养不回来。是以,风丽姬总共进行了三次血祭。

  第一次,她通过血祭,得出风茜的元神在扶摇身上。于是,扶摇遭受了无穷无尽的追杀

  第二次血祭,她知道了风茜在炎华界转世。她以为,以风茜这样的资质,转世的话,资质定是万里挑一的。故而,颖川陈家在东华洲大肆搜寻与沐晚同龄的单灵根女修

  第三次血祭,她得知沐晚已经得道飞升,重返上界。这次,她再也坐不住了,决定亲自动手。因为不知道沐晚具体的飞升时间,所以,她缠着天帝幼子来三重天,试图从三重天开始,一直查到一重天。

  试问黄长顺怎么可能让她得逞?

  天帝幼子不过是天仙境一层的修为。而黄长顺是天仙境六层。杀其如杀鸡子尔。

  至于,接下来,风丽姬自以为是的苦肉计,黄长顺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这个贱婢自己跑到荒蛮大地上去吃沙子,正合我意,所以,我暂且没有收拾她。”黄长顺如是说道。

  沐晚是头一次听他如此称呼风丽姬。再一细想,她猛然发现,从小到大,阿哥都是以“丽姬”相称,从未把风丽姬当成过妹妹。而阿哥从来就不是刻薄之人。当下,心中狐疑,她忍不住问道:“阿哥,难道风丽姬不是父君的女儿?”

  结果,黄长顺很肯定的点头,道出风丽姬的身世。原来,真正的风丽姬夭折于襁褓之中。而这个风丽姬不过是梅姨娘从外面偷换回来的野种。

  梅姨娘以为做得干净,无人知晓。殊不知,北帝与风顺父子俩在暗中全程围观。

  不过,因为这里头有凤族的影子,所以,北帝本着放长线的精神,一直没有揭穿,只是,从此彻底厌弃了梅姨娘。

  而梅姨娘也是做贼心虚,拘着假风丽姬,两人守着小院子,形同北帝府的隐形人。

  沐晚恍然大悟:“假的风丽姬也是出自凤族,是吧?”不然的话,当年父君也不会去凤族找两只杂毛彩凤撂给陆威。

  黄长顺不屑的哼哼:“是梅姨娘的姐姐的私生女,据说,其父是一名下界的凡人。风丽姬自己本人并不知道她的身世。她一直都以为自己是北帝府的庶长女,并且,认为我与父君亏待了她,为此而愤恨不已。”

  怪不得风丽姬的资质那么差……沐晚了然。好吧,这个不是重点。她拧眉问道:“那节小指骨呢?”可惜了,那次没有好好的搜一搜风丽姬的身。

  黄长顺答道:“我杀天帝幼子时,顺道将之碾碎了。所以,风丽姬没有办法,只好向天帝老儿献上苦肉计,以身为饵,诱捕我们兄妹两个。”

  沐晚垂眸:“这些,阿哥上次都没有告诉我。”阿哥只是告诉她,无论如何不要搭理风丽姬。

  黄长顺挠头:“呃,这种事,太脏。”说出来,他担心会脏了阿妹的耳朵。反正他一定会护着阿妹的。

  “那阿哥,今天又特意告诉我?”沐晚翘起嘴角,得瑟之极。

  黄长顺哑笑,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温声说道:“是阿哥错了。在炎华界有一句话,士别三日,更目相看。阿妹长大了,变得非常了不起,很厉害,阿哥不能再用以前的老眼光看待阿妹。”

  唔,鼻子好酸!沐晚眯缝着眼睛,皱了皱鼻子,象极了一只被奖励的小奶猫。

  还是和小时候一个德性!黄长眼笑眯了眼,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道髻。突然想起一事,他敛了笑,说道:“陆威被贬,迁任三重天北大营中郎将。”

  分界线

  今收到和氏璧一枚,所以,明天中午加更,多谢亲的大力支持与厚爱。某峰敬请亲们围观与指正!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