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二五章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

  她本以为狼青会痛得昏过.la更新快,澳门赌博网站: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不想,后者闻言,竟然转过身子,满脸无辜的看着她。

  “你!”风丽姬吓得丢开刀把,本能的往后一仰,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怎么可能!

  只是高阶魔将而已,他怎么受得住仙宝的伤害!

  狼青低头,一把拔下后腰的小短刀。那里汩汩的向外冒着浓墨般的煞气。而他握着巴把的手,此时也是“滋滋”作响,煞气升腾。

  足以可见,他的身体根本就禁受不住仙宝。

  可是,他怎么还没死!

  “不要,你,不要过来……救命啊!”风丽姬尖叫着,手脚并用,连滚带爬的冲向沙窝子。

  旧皮袄太长了。她被绊住,结结实实的摔了一个大跟头。

  狼青皱了皱眉头:“聒噪!”

  他稳稳当当的站起身子。

  刹那间,风丽姬完全被罩在他的影子之中。

  “不……”

  说时迟,道时快。狼青已经一个箭步冲上来,一记掌刀将其打昏。

  接下来,狼青取出一只乾坤袋,抓出一只昏迷不醒的高阶魔帅,扔在沙地上。这只魔帅就是他们在血狼界抓到的那名魔符师。魔化天铃藤的种子上有这位魔符师用煞力凝画出来的魔纹。黑夜不止见到一次,牢牢的记住了他的煞力的味道。是以,在巴吉城,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这位魔符师。

  没了这位魔符师通过魔纹远程施法,不出三个时辰,破虏境小山谷里的那两株魔化的天铃藤就会枯萎而亡。到时,血狼界要想再调动魔兵营的众魔,只能另想办法。而这一次,沐晚在府衙看了相关资料,已经知道如何助众魔去除身份铭牌。一旦去除了身份铭牌,巴吉城再也掌控不到破虏境的众魔。

  这就是来之前,沐晚让黑夜先去抓个魔的缘故。抓的就是这位魔帅境的魔符师。

  想了想,黑夜把小短刀塞进魔符师的右手里,并且握着他的手在风丽姬的脸上刷刷的划了数刀。

  呃,下手有点重。皮肉翻开,脏兮兮的脸上顿时血流如注。

  狼青看着干干爽爽的沙地,又皱了一下眉头。疯婆子的脸上没有多少血,现场流的血量严重不够,不足以体现出双方拼斗的激烈性。

  再来一刀!

  有样学样!他继续握着魔符师的手,干净利落的也在风丽姬的右腰后侧扎了一刀,并转动了一下。转动的弧度与刚刚风丽姬的一样,绝对没有多一分,也没有少一分。

  “哧拉”,小短刀拔出,血线喷出,洒了一地。

  好了,差不多。狼青满意的点点头。小短刀是中阶仙宝,留下的伤口,如果没有好药,很难愈合。即便是愈合了,留疤是肯定的。最重要的是,扎在右腰后侧的这一刀,刺断了好几条细小的经络。以后,风丽姬即便是刀伤好了,修为也再难寸进。

  计划里,并没有这一出。这是魔帝大人私自加上去的。哼哼,脸上的那几刀,是魔帝大人替天行道,小惩以大戒!而后腰上的那一刀,则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魔帝大人觉得既然自己用了狼青的身体,就完全有义务顺手替其报仇。

  此时,狼青的脸色惨白,跟个鬼一样。

  “叭!”魔核上裂了一道尺把来长的裂缝,修为应声跌落一个小境界。

  狼青晃了晃身子,象扛起一只破麻袋一样,拦腰扛起昏迷不醒的风丽姬,一脚深,一脚浅的向沙漠深处跑去。

  “在那边!”

  “是魔物!”

  前面十余里处有一个哨所。风丽姬嚎的那么大声,自然是惊动了哨所里的天兵天将。

  三名哨兵飞赶过来。

  看到这边的情形,他们吓了一大跳,在百步远的地方打住,冲狼青的背影挥舞着手里的长戟:“你,站住!”

  狼青扛着人,真的站住。他转过身来,看向三名天兵天将,惨白的脸上尽是不屑与嘲讽:“本座要带走我们主上的女人,你们谁有意见?”

  三名天兵天将当场石化。被流放的这位女人不是天帝府的一名侍妾吗?

  “你们主上是谁?留下名号来!”为首的天兵天将回过神来,厉声问道。

  狼青冷哼:“我们主上的名号,尔等无名小辈,不配听。”

  这时,漆黑的天际线上飞过数道银色的遁光。

  啊,援兵到了!

  三名天兵天将的气势“噌噌”的上涨。

  “大胆!敢在东大营撒野!”

  “把人放下!”

  “束手就擒!”

  不想,百来步开外,那名重伤的血魔将扛着女上仙站在那里,什么也没有做,却呼的一下,不见了!

  “人呢?”

  “哪去了!”

  “不见了!”

  三名天兵天将难以置信,齐齐的去揉自己的眼睛。

  那么,狼青扛着风丽姬哪去了呢?

  他们被沐晚召回了血狼界——黑夜收到沐晚的指令后,立刻将狼青和风丽姬扔进自己的储物空间里。然后,他被沐晚通过契约召回血狼界。他是堂堂的魔帝,而那三名天兵天将不过是化虚初期的修为。要是动点这样的小手脚,也能被识破,那么,魔帝大人以后也不要出来混了。

  几息后,狼青扛着风丽姬出现在巴吉城的一处阔气的洞府里。

  这里是狼青的洞府。

  两脚一沾到实地,狼青轰然倒下。被扛在肩头上的风丽姬也脸朝天,摔了个正着。

  沐晚看着这个浑身是血的庶妹,一时间百感交集。

  黑夜从狼青身上闪身出来,用脚尖踢了踢仍然昏迷不醒的一魔一仙,通过契约对沐晚说道:狼青是风丽姬所伤。姑娘放心,我没下死手。风丽姬死不了。

  事到如今,风丽姬已经被坐实,是魔界高层某位大人的女人。现在让她死了,反而是便宜了她。

  至于狼青,黑夜替他治好魔核上的伤的同时,也抹掉了他这三年的记忆。醒来后,他不会再记得破虏境,也不会再记得荒蛮大地。而掉落的境界,养一段时间,便能恢复。

  沐晚叹了一口气,挥手:我们走!

  这边肯定瞒不了多久。他们要乘巴吉城做出反应之前,消除掉一千多名魔兵魔将的身份铭牌。真的没有多少时间悲春伤秋。

  黑夜吸食掉洞府里残留的各种气息,与沐晚同时捏碎手中的子符。

  五色亮光一闪,下一息,他们俩出现在石头巷七号,白泽的住处。

  紧接着,黑夜闪身时入百炼星。而沐晚直接撕裂虚空,返回破虏界。

  两个多时辰之后,仍然处于昏迷之中的狼青和风丽姬被前者的一名仆从发现。

  本来应该在外执行任务的人,与一名仙界女子,浑身是血的躺在自己的洞府里。这桩稀奇事被以最快的速度上报给了城主大人。

  后者立刻召见巴吉城最有名望的魔符师,鲁青大人。结果,他很快被告知,鲁青大人下落不明。

  “快,启爆那些魔兵魔将的身份铭牌!”城主大人嘶里歇底的咆哮,“他们必须死,统统要死!”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掌管身份铭牌的属官惨白着脸上报:“那些身份铭牌都已在一个半时辰之前同时注销。”

  完了……城主大人无力的瘫坐在主位上。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蓝叶点点、丽丽安娜1029、宝宝春雪、浅薇儿、琳孏、我很喜欢金铃动、酸梅大婶、cooky34、清心子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