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二四章 该死的贱人
  。

  同样是父君的女儿,凭什么贱人一出生就是高高在上的茜元君,而她却只能是乖巧听话的丽姬!

  笑话,父君从来就不为本座打算。本座不争不抢,在北帝府里还能有活路吗?本座可没贱人那样的好命,顶着天定的金仙光环,无论看上了什么,自有人争着抢着送上来。包括男人!呵呵,本座怎么可能喜欢陆威那样的蠢货呢?本座不过是想看看,贱人会不会伤心,会不会绝望!风丽姬得意的哼一声。那一剑,真是大快人心啊!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风茜竟然悄无声息的练成了天仙!更没有想到,风茜临死之前,用尽修为散掉了护体元气!

  她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刻,风茜象火花,发出最耀眼的光芒,照亮了黑漆漆的除魔岩。

  贱人凭什么死得那样绝美?原计划不是这样的!贱人应该是象只死狗一样从除魔岩掉下去吗?岩底,主上等在那里。主人会接住贱人。不管死活,主上会第一时间刨出金仙之骨,以及那颗还在跳动的鲜活的心。得到这两样之后,主上会把贱人碎尸万段,就好象是真的摔得粉身碎骨一样。

  计划明明是完美的天衣无缝。可是,贱人骗了她!贱人竟然是天仙!该死的贱人,死到临头,还狠狠的坑了她一把!

  拜贱人所赐,她真的差点被愤怒的主人当场扭断脖子!

  在除魔岩底,她差一点点就死了!

  主上冷静下来后,终于原谅了她。可是,她还是受到了严厉的惩罚!主上稍微动了一下嘴皮子,她费尽心血谋划来的亲事,全毁了!原本是铁板钉钉的天帝次子侧妃,变成了无名无份、上不得台面的侍妾!

  好吧,侍妾就侍妾!她风丽姬哪怕就是一个侍妾,也照样能把次君大人牢牢的拢在身边。

  可是,主上……肯定是主上派人杀掉了次君大人。主上不知道从哪里听到风声,说贱人转世,重登仙界。杀掉次君大人,就是为了提醒她!对,一定是这样的!

  天尊在上,她风丽姬可以发誓,这些年,她一刻也没有停止过追查那贱人转世的下落!且不说她比谁都想得到火凤精血,就说贱人把她坑得这么苦,她怎么可能让贱人安安生生的转世,重返上界!她可以启心魔誓的,三界之内,没有谁比她风丽姬更想那贱人死!

  可是,自除魔岩失手之后,主上不再信任她!

  而天帝大人那边也恨她入骨。没有办法,她只好在天帝大人面前一口咬死,是风顺两兄妹刺杀了次君大人。至于原因,天帝大人自然是懂的。

  接着,她向天帝大人献计,自愿为饵,诱捕风顺两兄妹。

  她素来擅长谋划。天帝大人同意了。而主上也愿意再给她一次机会。

  然而,该死的两兄妹六亲不认,全然不把她当亲妹子。三年多了,两兄妹任她在这里挨苦受冻,竟然没一个过来。

  主上有些坐不住了,准备动用三重天的魔界势力。

  风丽姬的嘴角不由微微翘起,心道:这次,风顺跟风茜,不管你们藏在哪里,一个也别想跑掉!

  风茜,贱人!本座一定要亲自捣碎你的玉府仙殿,取出火凤精血!

  本座才是九重天上真正的名媛贵女!而你,风茜,不过是个被男人迷了眼的蠢货!蠢货配蠢货,真真是天生地造的一双!贱人,念在姐妹一场,本座到时会把陆威抓来与你做伴的!该死的陆威,居然敢说,生平最后悔的事是认识了本座!死!必须死!

  就在这时,石门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陌生的脚步声!

  有人来了!

  三年多了,终于有人来了!

  心,猛的提到了嗓子眼里。风丽姬翻身爬坐起来,双眼紧盯着门外,颤声说道:“谁?是谁?”

  脚步声停住了。一个低沉略带沙哑的年轻男子的声音自门外传了进来:“丽主子?”

  风丽姬不由怔住。唤她“丽主子”的,无外乎两路人:一是天帝府的仆从们;还有就是主上的手下。

  不是那两兄妹?回过神来,她好不失望!

  紧接着,转念又一想,她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哆嗦,紧紧的抱住身上的旧皮袄:不对!计划正在实施中,无论是天帝府,还是主上,都不可能来人!

  有诈!绝对有诈!

  心中一动,她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裹紧旧皮袄,望着门外,喜极而泣:“嘤嘤,天帝大人终于肯原谅贱妾了,是吗?”

  脚步声又响起,越来越近。不一会儿,门口现出一角黑袍和一双翘头黑长靴。

  “丽主子,小的狼青,奉城主大人之命,来迎丽主子回血狼界。”年轻男子的声音再度响起,就在门外。

  血狼界!没错,是主上在三重天的势力!主上的这次计划正是血狼界在执行!

  这时,风丽姬才发现,外面有魔气。

  黑袍之上,有淡淡的血魔气息!

  虽然修为被封印了,眼力因此而下降了很多,但是,风丽姬很肯定,门外站着的是一名半纯种的血魔将。

  她有些迷糊:这个时候,血狼界怎么会派人来?难道是计划有变?

  是以,她狐疑的走到门外。

  血魔将垂着头,眼观鼻、鼻观心,恭敬的行礼:“小的狼青见过丽主子。”

  风丽姬看不出什么不妥之处来,问道:“你的身份铭牌呢?”

  黑袍男子双手奉上一块赤金牌,上面写着两个魔文。

  风丽姬没有接,只是扫了一眼。她对魔文是一知半解,只认得第二个字。没错,那个魔文确实念“青”。

  “狼青,你们城主派你来,所为何事?”外面实在冷得很,一张口,冰冷的夜风就灌进嘴里,似乎能将舌头都给眨间冻直了去。风丽姬费了老大的气力,才把话说得不徐不急,没漏风。总算没在这只半纯种的小血魔面前掉份。

  狼青低着头,恭敬的答道:“城主大人说,九重天的大人临时改变了计划,命小的带丽主子回血狼界。”

  风丽姬听他如此称呼主上,心里又多信了两分,说道:“你且抬起头来。”

  “是。”狼青顺从的抬起头,心里忍不住直吐槽:那个叫陆威的家伙该不是眼睛长在屁股上吧?被这样的一个疯婆子迷得七荤八素——其实不管人前人后,风丽姬最注重自己的形象。只是,这里是鸟不拉屎的荒蛮之地。她又被封印了修为,和凡人无异,连个去尘术也使不出。三年多来,她总共才洗了两回澡。所以,头发是粘结的,脸是黑的,身上是不见底色的。比凡人界的乞婆好不到哪里去。好吧,话不能这么说。凡人界的乞婆在荒蛮之地绝对撑不了三天。

  当然,真正的狼青是绝对不会把九重天上的上仙当成乞婆的。他是狼青,却不完全是狼青。因为他现在被黑夜附了身。

  纯种天魔血统的压制之下,黑夜附在他身上,完全可以唯所欲为。

  风丽姬不过是人仙境中期的修为,即便修为没有被封印,她也看不出什么来。更何况,她因为修为被压制,如今,眼力大打折扣。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半夏芽香、wind兔、4429705、、福晋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