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二二章 混入府衙
  不一会儿,第一场角斗结束。

  红松以一级魔将的修为,对决一头象小山一样高大的双头金纹巨蟒魔兽。

  这里的角斗都是你死我活型,最终只能有一个活着离开。

  红松与巨蟒的实力相当,两人皆是以性命相搏。最后,红松斩下了巨蟒的两只蛇头,获得胜利。而他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左臂被巨蟒齐根撕掉。

  痕懒懒的半躺在长榻上,看着外面,啧啧的摇头:“可惜了,小东西起码是半年不能上台了呢。”说着,他微微挥手,“赏小东西一百上品灵石。唔,本座就喜欢小东西的利落劲儿。没了小东西的比赛,还有什么看头?罢了,你去备轿。”

  “是。”身后的魔将应下,转身往门口这边走去。

  当他走到门口时,沐晚果断的祭起“粘字诀”,悄无声息的缠在其短靴的筒子上。

  在第二层也有专门押注的地方,就在中间的小花厅里。

  贵人们当然不会自己跑来押注、兑现。他们都是象痕一样,打发底下人过来。这会儿,小花厅里站了五六个魔兵魔将。

  魔将走进去,“哗啦”,往长案上扔了一百块上品灵石,说道:“我家主人赏红松一百上品灵石。”

  “哟,是您呐!”一名魔兵伙计眉开眼笑的迎上来,“小的代红松多谢选亲使大人。您现在要兑现吗?”

  魔将拿出一把黄铜小牌,扔掷给他:“快些。”

  “是是是,马上!”伙计双手捧着,跑到长案边,立刻给他办理兑换。

  其他前来兑换和押注的魔兵魔将似乎已经见惯了,无人吱声。

  很快,伙计双手奉上一只下品储物袋:“您清diǎn一下。”

  魔将一把抓过,看也没看一下,阔步离开。

  背后,那几名魔兵魔将这才小声的议论开来:

  “选亲使大人也很喜欢红松。”

  “没错,每次红松下场,选亲使大人必到!并且每次都有打赏!”

  “可惜,红松受了那么重的伤,只怕有很久不能下场了。”

  “唉,没有红松的角斗,就跟没有放盐的肉汤一样。”

  ……

  魔将充耳不闻。出了小花厅,左拐,又有一个通道口。那里有一处狭窄的斜坡。魔将从斜坡而下,来到一个僻静的小院子里。这里停着一些飞辇和轿子。这里不能看到竞技场上的情形。穿着打扮各异的轿夫们闲来无事,聚在一起,天南海北的瞎扯。

  魔将挥手:“走了!回驿馆!”

  那两名身着黑色短打的轿夫立刻齐齐应了,跑到自家的青纱小轿前,抬起轿子,一溜烟的跑到魔将跟前。

  一丝细发从魔将的靴筒上飘落。沐晚祭起变幻术,化成一颗指甲盖大小的灰色小石子,就地一滚,来到轿子下面。

  轿底有四个蒙着青纱的角落。灰色小石子骤然弹起,刚好蹦到其中的一个角落里。

  魔将,以及两名轿夫完全没有察觉。

  出了小院就是竞技场的外面。轿夫们抬着空轿子,跟在魔将的身后,出了小院,右拐,来到左边的出口。

  时间把握得刚刚好。痕恰好出来。

  待他上轿后,魔将抬手示意起轿,依然在前面开路。在往来如织的街市里,一行人走得飞快。

  大约半刻钟后,他们过了繁华的前门,直接上山。

  虽然山腰以上也是怪石嶙峋,不见草木,但是,比起山脚的拥挤与污浊,这里的煞气明显要精纯得多。越往山上走,越是空阔,血煞之气渐淡。

  两名轿夫奔跑了将近一刻钟。前面现出一块光滑的柱形长条白色巨石。上面镌刻着“驿馆”两个黑色的魔文。后面大约十步远,有一处挂满大红灯笼的洞府。

  轿子停了。魔将上前打起轿帘。

  沐晚看到绯色的袍角飞闪而过。痕下了轿,背负着双手,径直往洞府那边走去。魔将随手往地上扔了一把下品灵石,紧跟其后。

  待两人走进了洞府,两名轿夫麻利的捡起灵石,又重新抬起空轿子,往巨石的另一边飞跑而去。

  洞府的右后侧百来丈远的地方有一个大的石头窝子。里面乱七八糟的搭着一圈低矮的石头小屋。

  前面的空地上东倒西歪的停着数十抬一模一样的青纱空轿子,只是没有挂红灯笼。两名轿夫选了个空处停好轿子。这趟活儿完成了,他们俩将轿角挂着的四个红灯笼取下来,吹熄里面的灯火,一个提了两个,有说有笑的往石头窝子那边走去。

  小石子从轿子底滚落下来,嗖的弹进了空地旁的碎石子堆里。

  身上的敛息符快到时效,又接连的变来变去,沐晚的仙力消耗了近五成。是以,她决定先去玉府仙殿缓一缓。心中一动,小石子不见了。

  下一息,她已经变了回来,坐在大位上。揭下胸前的敛息符,她吐出一口浊气。手里的敛息符只剩下半个时辰的时效。

  之前,听阿铁他们三个说,如果不是大人们召见,平民是不能进入贵族区的。是以,沐晚以为这里定是机关重重。结果出乎她的意料,一路上,她根本就没有看到什么机关、阵法之类的。就连巡逻队也只碰到一次。而在山脚的平民区,巡逻队接二连三,给人一种无处不在的感觉。

  这样一来,行动要比想象中的便利得多。沐晚耸耸肩,在大位上盘腿坐好,开始运气练功。

  一个圆满下来,仙力恢复。她睁开眼睛。

  外面,又有两名轿夫装扮的魔兵一人提着一只大红灯笼,一溜小跑的往一抬青纱轿子跑去。

  红灯笼上都写着“府衙”两个字。

  那里正是沐晚想去的地方。往身上又打了一道全新的敛息符,她又变幻成一颗小石子,心中一动,转眼,掉落在碎石子堆里。

  这会儿,那两名轿夫已经将灯笼挂好,并且收拾得一尘不染。

  当他们抬起轿子时,全然没有发觉,一颗指甲盖大小的灰色小石子嗖的一下,弹进了轿底。

  和前次一样,沐晚又躲进了轿底的一只角落里。

  他们抬着空轿子往山上走,在一处豪华洞府前接了一名魔王境的中年男子,然后,再下山,在靠近前门的一处洞府前停住。

  洞府的前面也立有一块石牌,上面刻着“府衙”两个魔文。

  “在这里等着。”中年男子下了轿,嗡声吩咐道。

  两名轿夫低头应道:“是。”

  沐晚自然是要跟去府衙的。灰色小石子微微一晃,又变成了一根半尺来长的细发。它轻飘飘的落在中年男子的一只靴子上,稳稳的缠住鞭筒。

  而中年男子却完全没有察觉。

  门口有四名高阶魔兵把守。看到他,四魔兵皆举起长弯刀行礼,唤道:“大人。”

  中年男子“嗯”了一声,脚下不停,快步走进府衙。

  里面是一个很大的溶洞。四周的石壁上嵌着一圈拳头大的夜光石,是以,整个洞府亮如白昼。

  正东面有一处半人高的石台,上面摆有一张巨大的高背椅。紫金打造,镶嵌着各种宝石。在夜光石的照辉下,熠熠生辉。不用说,这肯定是城主大人的宝座。

  在四周摆了十几张长案和椅子。此时,有五张长案后面坐了人,趴在文书堆里,挥笔疾书,看样子正在办公。其余的都是空的。

  除此之外,洞府里起码还有数十名仆从装扮的魔兵们。他们有的在烧水,有的在打扫……没有一个空闲的。

  看到中年男子进来,那五人纷纷起身:“大人。”魔兵们也纷纷停住手里的活计,就地跪伏下来。

  中年男子抬手,示意他们继续,径直走到高台左边的第一张长案后面,坐了下来:“城主大人要的那份公文,拟出来了吗?”

  “回禀大人,已经拟出来了。”立马有人应道。

  “拿过来。”

  沐晚心中一动,又闪身进入玉府仙殿。现在洞府里到处都是眼睛,她什么也做不了,不如先回到玉府仙殿里练功。

  在接下来的半刻钟里,其余的几张长案的主人也陆陆续续的到了。他们的第一件事皆是到中年男子跟前行礼。

  而中年男子只是坐了不到一刻钟。期间,他看了两份文书,貌似都不合心意,扔回去,要求重写。然后,他又匆匆忙忙的走了。

  待他离开后,洞府里的气氛明显松快许多。吃东西、侃大山……长案后面的每一只魔都变得鲜活起来。

  大约半个时辰后,有人开始离开:“应该还能赶上两场角斗。”

  不出一个时辰,长案的主人们便走了个精光。最后,有管事模样的进来,指挥魔兵们将地上的狼藉收拾干净。完活后,他们也离开了,临走之前,还将洞府大门合上。

  而此时,沐晚刚好接连走完两个圆满。

  她不禁咋舌:原本以为至少要等到后半夜的。没想到,人家纯粹就是应个卯……

  怕有人杀回马枪,她在仙殿里又等了半个时辰。

  确定他们今天已经收工了,她罩上大兜帽,闪身出了玉府仙殿。之前,化成头发丝跟着中年男子进入府衙时,她一路都在查探。洞府的门口立有留影石。但是,府衙里面却没有留影石,以及类似的存在。

  想来也是。不然,那些官老爷们也不敢如此放肆。

  于是,沐晚大摇大摆的挨个儿翻看那些长案上的兽皮卷等物件。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本棵纪年的平安符,澳门赌博网站:多谢书友77宝宝、丽丽安娜1029的月/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