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二一章 又闻风丽姬
  门口放着一个半旧的箩筐。旁边有两个高阶魔兵守着。沐晚看到前面的魔众进门前,都往箩筐里扔五块下品灵石。于是,她也照办。

  竞技场的内部其有三层。最底层是地下层,那里关押着角斗奴隶、妖兽以及战俘们;地上共有两层,第一层的正中央是竞技台。是四方形,约有三丈高。台下是平民和雇佣兵的观看区。没有桌椅,空阔的观看区里可以自由行走;第二层是一圈装饰得富丽堂皇的大小包厢。那里是贵族们的观看区。

  时间尚早。竞技台上空空如也。第一层的观看区也不过稀稀朗朗的站着百来号魔。

  沐晚的心思不在竞技。她混在魔群里,环顾四周。不一会儿,她找到了一条通往第二层的通道。

  只不过,通道的入口处有四名全副武装的高阶血魔兵当值。

  魔众们进来后,首先就是到竞技区的旁边押注。沐晚装模作样的也挤过去,将十块下品灵石扔在地上的大箩筐里,随大流的押了一注:“红松,一注!”

  旁边的一名魔兵随手扔过来一块青铜小牌。

  沐晚一把接住,挤出魔群。和其他押了注的魔众一样,她也找了一个人少的地方,掏出青铜小牌细看。二指来长的牌子背面是光滑的,什么也没有。正面刻着两个魔文:红松。

  这时,旁边传来一声嗤笑:“一块青铜的,也好意思站在这里!后面去,别挡着你大爷的好运!”

  那是一名高阶魔将。

  周边,好几条黑影嗖嗖的跑开来。

  沐晚也不例外。她将小牌攥在手心里,缩了缩脖子,灰溜溜的快步走到观看区的后面。

  往左边再走十步,就是通往二层包厢的通道入口。那里有四名全副武装的高阶血魔兵守着。

  沐晚拢了拢身上的斗篷,双手抱肩,倚着青色的石壁站好,微垂着头,闭目养神。在她的周边,十个有九个都是如此。她这也是随大流。

  观看区里的魔众越来越多。很快,这里也站满了人。一层的观看区里起码站了近万名魔众。有的和沐晚一样,不声不响的站着;有的则是聚在一起,叽哩呱啦的讨论着即将上场的角斗士红松;当然更多的是挤到前面去押注。

  第一层观看区,比沐晚见过的最热闹的集市还要喧闹。

  沐晚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将听觉也封住。

  这下,耳朵终于清净了。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终于有身影出现在竞技台上。他是一名中阶血魔将。长得浓眉大眼,模样还算周正。

  也就是说,他的血统不是很低。

  中阶血魔将向台下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

  原本吵吵嚷嚷的魔众们立时闭上了嘴巴。

  这是要搞什么?沐晚好奇的睁开眼睛,抬头看向竞技台。

  中阶血魔将走到竞技台的一个角落里,抬起右手,指尖凝出一道黑色的煞气,在台子的大红毡毯上描画起来。

  煞气好比是浓浓的墨汁。不一会儿,一道象山的魔纹,成!

  沐晚恍然大悟。原来,这位中阶血魔将是个魔符师。

  紧接着,他又先后去其它三个角落里,各画了一道一模一样的山形魔纹。

  当最后一笔完成时,四道魔纹突然齐齐的绽放出刺眼的白光,将整座竞技台笼住。下一息,四道白光合拢,化成一个透明的光罩,象一个半球倒扣在竞技台上。

  沐晚看出来了,只是一重禁制而已。在它在,竞技台就成了一个独立的部分。光罩之内,哪怕是打个天翻地覆,也不会对台下观看区的魔众们产生丝毫危险。

  怪不得魔众们如些配合。除了中阶魔符师的修为、血统摆在那里,更重要的是,如果魔纹出了半diǎn岔子,直接危及的是他们的安全。

  光罩,成。

  “好!”台下的魔众们报以热烈的掌声。沐晚也跟着一齐鼓掌。

  中阶魔符师没有搭理,直接跃下竞技台。那里的一条离开的通道。他的身影消失在通道口后,守在旁边的那名魔兵立刻将通道关上。

  唔,此路不能。沐晚收回目光。

  “红松!红松……”观看区里,魔众们仰着头,挥舞着胳膊,高喊起来。

  一道披着火红的兽皮披风的高大身影出现在左边的入口处。

  刹那间,全场沸腾了。

  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这道红色的身影之上。包括十步开外的那四名血魔兵。

  正是此刻!沐晚在斗篷里往身上打了一道敛息符,旋即,祭起变幻术,化成一只小飞蛾,趴在青色的石壁上。

  以她现在的修为,可以随心所欲的运用变幻术,既不用转圈,也不会在变幻的过程中产生白色的迷雾。施法的过程就是眨眼之间。

  确定无人注意到这边,而通道口处的四名魔兵仍然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竞技台上,沐晚扇动翅膀,嗖的飞进了通道口。

  四名守卫全无不觉。

  入口后面是一道可容两人并肩而行的旋螺楼梯。沐晚沿着楼梯,翩然飞上去。

  出口处并没有守卫!

  出去之后,是一条环形的过道。呃,这里地上铺着华美厚实的织金花毯,古朴雅致的雕花石栏干擦得一尘不染。栏杆旁边花团锦簇,摆着不少花事正盛的盆栽。

  唔,这样的地方,可不会有什么飞蛾、蚊子之类的。

  恰好出口入摆着一盆半人高的桃花。沐晚再次祭起变幻术,变成一片粉色的桃花瓣,混在落英之中。

  过了一会儿,前面第三间包厢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名身着黑色短打的魔兵,diǎn头哈腰的从里面退了出来。他的手里端着一只红漆黑底的雕花大圆托盘。里面摆着一块下品灵石。

  关上包厢门后,他直起身子,随手抓起盘中的那块下品灵石,不屑的抛了抛,嘴里嘟囔着:“幽兰界的,个个都是小气鬼!”

  没想到运气这么好!某瓣桃花笑了。

  呼——,徐风,起!

  落英飞扬。

  某瓣桃花飞得最远,稳稳的落在了第三间包厢的门口。

  “倒霉!这是刮的什么妖风!刚刚老子才打扫过……”那名魔兵站住,很不爽的看了看一地的花瓣,跺跺脚,飞快的跑去拿扫帚。

  门口的那瓣桃花动了动,旋即,化成一道若有若无的白色细烟,自门缝里,钻进了第三间包厢。

  这道细烟进入包厢后,凝聚在门后的角落里。三息之后,那里现出一根半尺长的细头发丝。

  呃,修为有限,这是沐晚目前能够变幻的最小体量。

  包厢里除了先前的那位用长鞭开道的血魔将,另外还有两个人。都是魔帝修为。一名身着白色暗云纹锦袍,容颜出众,雄雌莫辨;另一个披着一头墨色长发,身着绯色长袍,丰神俊逸。

  他们俩在长榻上相对而坐,中间隔着一张四脚小矮几。几面上摆着棋盘。这两人居然跑到竞技场的包厢里下棋!

  血魔将垂手而侍,站在绯色长袍的年轻男子身后侧。

  看样子,身着绯色长袍的这位是来自幽兰界的选亲使。

  两人果然不是好好下棋的。他们嘴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棋语,而手里却是醮了茶水,飞快的在棋盘的空白处写字。

  而站在绯衣男子身后侧的那名血魔将全程眼观鼻、鼻观心,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沐晚冷眼看了一会儿,很快猜出了两人的真正身份。

  她猜的没错,绯衣男子确实是幽兰界的那位选亲使。对面的白袍男子唤他为“痕”;而他则唤对面的白袍男子为“容”。

  痕问,容答。看得出,容要么是幽兰界的暗桩,要么就是被幽兰界给收买了。因为他们写的都是血狼界的机密。

  容告诉痕,这次巴吉城是奉上面之令出征仙界,所以,才能联合血狼界十九城。

  痕皱了皱眉头,在茶盅里醮了一下茶水,飞快的写道:是几重天的命令?

  容:九重天。

  痕:我们如果不想掺和,也绝不能找这边的麻烦,是吗?

  容:是的。

  痕:上面是要与仙界全面开战吗?

  容:不象是。前两天,十九位城主开会。城主大人再三强调,九重天的意思是得了三个界面后,见好就收。

  痕:是那三个界面上有什么宝物?

  容:不曾听说。那次城主大人收到暗令时,我的人恰好当值,隐约听到城主提到一个女人的名字。叫做“丽姬”。

  痕:就是那个被封住修为,流放到荒蛮之地的天帝幼子的宠妾?

  容:正是。

  痕:荒蛮之地不就是在破虏界与流沙界中间的荒木界上吗?九重天的那位大人也看上这位美人儿了?

  容:应该不是。在十九名城主的联合会议上,城主大人没有提及这位美人儿。

  痕“滋”的吸了一口气,又飞快的写道:三年前,天帝幼子被刺身亡,是不是血狼界所为?

  容:据我所知,不是。

  痕:你做的很好。这些情况,我会尽快上报。下次,我们用第七种方式联络。

  容:是。

  痕随手抓了一把黑子,胡乱的扔在棋盘上,慵懒的笑道:“唔,总是和局,没意思,不下了。”

  风丽姬勾结的是九重天魔界里的某位大人?沐晚心头大震。她万万没有想到,血狼界此次佯装攻打仙界,极有可能与风丽姬有关。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琳孏、r20081、san_001、冰皖凝岚、我很喜欢金铃动、文雨修、ssans0905的月/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