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二零章 巴吉城
  沐晚封闭了五感之中的嗅觉,立时,觉得好受多了。

  之前,阿铁他们三魔将提起过,巴吉城之中,也有商铺、酒楼,另外还有一个大型的竞技场。每当夜幕降临,众魔都会到这里来消遣。其中不乏中下层的贵族们。是以,那一带是出了名的销金窟,也是全城消息最为灵通的地方。

  沐晚决定上去看看。

  她祭起“逍遥八步”,飞身而上。因为现在假扮的只是一名低阶血魔将,所以,她只动用了一成的仙力,刻意放慢速度。

  大约百息之后,她到达山腰地段。据阿铁他们说,到了这里,任何人不得遮掩容颜。是以,她放下大兜帽。这样一来,黑风斗篷看上去和一件寻常的带兜黑斗篷没什么两样。

  前面现出一个巨大的洞口。洞口,四块长条状的黑青色堆垒成拱形,权当大门。事实上,这里是后门。街市设在一处巨大的山洞之中。平民和雇佣兵们从山脚上来,进入其中,走的是这道后门。除此之外,山洞的前面还有一道门,叫做正城门。大小贵族们自山上下来,进入其中,走的才是正城门。

  魔族之中,等级森严。贵族们不屑于与平民、雇佣兵们为伍。他们从来不会走这道后门。而正城门是专门的贵族们通道,平民和雇佣兵们若是经过那里,卫兵们看到了,会立刻一拥而上,将之擒获,当众鞭打十下。同时,平民会被剥夺家财,扔到雇佣兵营,从此沦为雇佣兵;而雇佣兵更惨,变成奴隶,由城主府公开发卖。十有**,他们会被竞技场的大小老板们买回去,成为角斗奴隶。这样一来,他们会被先前当战俘时更惨。战俘在战场上,立下军功,尚且能变成雇佣兵;而角斗奴隶却只能战死在竞技场上。是以,阿铁他们皆再三提醒沐晚:“主公,如果装扮成平民的话,千万不能去正城门。”

  后门的两边各立着一名青铜甲卫兵。他们都是魔兵境初期的修为。血统不咋地,长得虎背熊腰,脸上、手上全糊满了黑毛。五官之中,唯一能辨认得清,是一双豆子状的赤红眼睛。好吧,相信去妖界任意拖出两只黑熊精来,也会比这哥俩长得好看些。

  同样是魔,看惯了黑夜这样的,再看这俩货……沐晚这才深刻的意识到:原来,她和香香一样,也是严重的外貌一族。

  长得丑,不是罪过。但是,长得丑,还要嫌别人长得丑……某仙子真的好想把这两只蒙上麻袋,狠狠的揍一顿!

  两名魔兵却一diǎn儿也没有发觉。他们俩用红豆似的眼睛,滴溜溜的瞪着进出的魔众。但凡看到长相丑陋的,统统用长弯刀指着,喝道:“你,编号!”

  被拦下来的,大多以雇佣兵居多。有的甚至是魔将。他们通常是很配合的出示自己的编号铁镯——在巴吉城,有明令,雇佣兵离开营区,必须身着盔甲。而对平民的着装没有行何要求。所以,两者很容易区分的。不过,沐晚注意到,进出的平民们大多数穿着深色系的兜帽斗篷。

  两魔兵手里都拿着一块巴掌大的马蹄状黑石。他们将黑石贴到铁镯的那串编号上,立马,黑色的铁镯便发出绿莹莹的光。

  “好了。”魔兵收回铁镯,寻找下一个目标。

  而被检查者如获大赦,一溜烟的跑了。

  也偶尔有平民被他们拦下。不过,都是魔兵境的。

  沐晚伪装的是魔将级的平民。走过洞口时,俩魔兵只是随意的瞄了她一眼,直接放过。

  进门之后,沐晚看到一个喧闹的黑漆漆天然大溶洞。

  来之前,阿铁画了一张地图。是以,她知道,这个大溶洞只是外坊市,是中低层魔众的交易之所。一般的中低层魔众,血统斑驳,五感不通,都是用气息感知外界。所以,这个坊市连个火把也没有。

  沐晚心里呵呵:巴吉城的城主还是挺务实的。

  外坊市是自由交易区。没有固定的摊位。四周的石壁下,或者洞中的天然石柱,都是可以摆摊的。不管是不是本城的魔众,都能在这里摆摊,不用交纳任何费用。

  所以,想要出来摆摊,必须赶早。比如说,这会儿,已经没有了空余的位置了。

  沐晚扫一眼四周。各摊位上的东西尽收眼底。大多数是一些血肉模糊的肉块、皮毛之类的。有的很新鲜,然而也不乏腐肉。多亏她早就将嗅觉封闭起来了。这里的气味绝对不好闻。

  脚下不停,她穿过溶洞,径直往左后侧的内洞走去。

  只是隔着一道圆拱形的天然石洞,以及十来步远的石道,俨然是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内洞起码有十个前洞那么大。一条暗河蜿蜒的穿过其中。街市沿河而建。如果忽略头dǐng那高高的洞dǐng,沐晚觉得这里与炎华界的绝大多数夜市没有什么区别。

  河边,店铺鳞次栉比。到处悬挂着各式各样的灯笼。五尺来宽的街面上,影影绰绰,往来如织,热闹非凡。

  有种上元节观灯的感觉……沐晚大汗,吐出一口浊气,拢了拢身上的斗篷,走进热闹的街市。

  相比于外坊市,这里的店铺里可以用“琳琅满目”来形容。除了各种吃食,丹、器、符、阵……等等,皆有出售。只可惜没有看到仙级的。而仙级以下的器、符、阵都只能用煞力,也就是魔力激活。所以,沐晚一diǎn兴趣也没有。

  不一会儿,她来到了最热闹的所在——巴吉竞技场。

  那是一座高约三丈的圆形建筑。正面有两道门。左边的那道,是右边这道的三倍大还不止。高大的石拱上刻着繁杂的魔纹,中间镶嵌有各色的彩石,显得高贵而神秘。而右边的这道,就是一道最寻常不过的石门,仅能容三人并肩通过。

  不用说,左边的那道,是供贵族们出入的。沐晚面前的这道右边的门,是平民和雇佣兵们的。

  沐晚撇撇嘴,准备随着密集的人群,进入竞技场里。

  就在这时,左边的街市上突然传来一阵喧哗之声。

  “该死的,滚开!”一声闷雷般的声音在人群里炸开。

  沐晚和这边等待入场的魔众一样,闻声望过去。

  黑影乱窜。瞬间,那边的街市上空了一大截。

  一名身着黑色锦袍的高阶血魔将“叭叭”的挥舞着长鞭,正在驱赶仓皇四散的魔众。

  他的身后,两名穿着黑色短打的血魔兵抬着一台青纱轿子。轿子的四个角各挂着一个大红圆灯笼。每只灯笼上都写着“幽兰”两个魔文。

  “是幽兰界的选亲使。”人群里,有魔立刻认出来了。

  “里面的会不会是幽兰界的公主?”

  “公主还没来呢。选亲使是来给公主选亲的。”

  “怎么还没选好?我都碰到这位选亲使不下三回了。”

  “急什么!有咱们城主大人好酒好肉的招待,换作是我,也要多赖些时候。”

  ……

  听着众魔的议论,沐晚不由翘了翘嘴角。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看看笑笑5、o、本棵纪年、煮方便面者、苏子汐的月/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