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一七章 乐极而生悲的某魔
  “可是,我……”香香回过神来,硕大的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我很喜欢小宝宝……”

  她一直想着,将来与黑夜双双成仙之后,一起生很多很多的小宝宝。

  不能孕育后代……她从来没有想过。

  黑夜闻言,笑得合不拢嘴:“那生很多就是啊。”

  对面,常龙的下巴差点掉了——这是不介意绿云罩顶的意思吗?啊,黑爷的胸襟非常人能及也!

  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他赶紧的合上嘴巴,心道:也许天魔都是喜当爹……呵呵,魔族真是太奇特了!

  好吧,坐在长案后面的某仙子也和常龙想到一块儿去了,神色古怪的看着左下首的那一对。

  香香怒了,呼的甩开黑夜的爪子:“生很多就是!到时,你会喜欢?”

  怎么好端端的就生气了?黑夜一头雾水。但是,经验告诉他,这会儿得哄,努力的哄,卖力的哄。是以,他使劲的点头:“喜欢!只要是你生的,男宝宝,女宝宝,我都喜欢!”好吧,其实在内心深处,他更喜欢男宝宝。不过,想到有一个象香香的女儿,糯糯软软的,香喷喷的……啊,他感觉魔核都快要化掉了,好不好!

  “你,混蛋!”香香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刷刷的往下流。

  沐晚觉得事态越来越严重了,连忙从长案后面走过来,劝道:“香香,你先别急。这里面肯定有误会……”

  香香转身,扑到她怀里,呜呜呜的哭了起来:“姐姐,他就是个混蛋!他欺负香香……”他不能孕育后代,却让她生好多宝宝,还想着儿女双全。这就是他的喜欢?

  黑夜大急:“我,我没有!”

  见他这样,常龙也起身,上前委婉的提醒道:“黑爷,我觉得,香香应该是误会了你刚才的话。你是不是没有说清楚。”

  “没说清楚?”黑夜一回转不过弯来。

  常龙清咳一声,飞快的指了一下自己的头顶。呃,为了兄弟,他今儿真的是豁出去了!

  黑夜眨巴眨巴眼睛,回想起刚刚他和香香说过的话,终于明白过来。他松了一口气,嘿嘿的笑道:“香香,是我不好。我没把话说清楚,吓到你了。”

  沐晚闻言,轻轻拍了拍香香的后背,示意她先好好听一听。

  香香止住哭,偎依在沐晚的怀里,转过头来:“那你现在说清楚。”

  黑夜目光灼灼的看着她:“那个,你不同。真的。我们天魔与血统纯粹的外族,是可以孕育后代的。你喜欢生几个,我们就生几个,完全没问题。”

  果然是误会。沐晚和常龙齐齐的长吁一口气。

  香香却看着他,迟迟没有做声。

  不知道为什么,黑夜看到她的眼神,心里更加没底了。他紧张的犯起了结巴:“香,香,我,我……”

  香香从沐晚怀里直起身子,掏出一块手帕平静的擦干净眼泪,说道:“原来,你看中的是我的万木之王血统。”

  不要说黑夜,就是沐晚和常龙也是当场石化。

  “黑夜,我现在心很乱,不想与你说话。你不要来找我!”绿光一闪,香香的身影消失了。

  黑夜回过神来,急得团团转:“香香!香香……”

  沐晚叹了一口气,说道:“她回元星了。”呃,她也觉得香香刚才所说,极有可能。毕竟,既是外族,而且又血统纯粹,就是在九重天,这样的合适人选也不多。更何况,他们那时是在炎华界。身为过来人,她非常理解香香现在的心情。

  黑夜懊恼的跌坐回太师椅,“啪”的扇了自己一嘴巴:“好端端的,你说那些做什么!”

  常龙愕然:“黑爷,你!”啊,你真是冲着人家的血统去的!唉,真造孽哟!这叫什么事儿!

  黑夜沮丧的说道:“刚开始时,我确实是……可是,我现在真的只喜欢她。我喜欢死她了。将来,她就是不给我生儿育女,我也只想和她在一起。”

  别看常龙生前是兵马大元帅,死后又在冥界做了一千多年的土豪快活鬼,其实在这方面的经验真不多。无论是生前,还是死后,他都没碰到类似的情况。现在,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唯有非常同情的瞅着黑夜。在他看来,男婚女嫁不就是为了子嗣吗?哪来那么多的情情爱爱……呃,当着姑娘的面,这话真不能说。如果把姑娘也给惹恼了,香香那边连个打圆场的人都没有。

  “姑娘,我要怎么做,香香才会原谅我?”黑夜问道。

  沐晚又是一声长叹,在香香的位置上坐下来,望着他,良久,说道:“不要问我,要问就问你自己的心。不过,现在,我觉得,你们两个都要好好的冷静一下。这样吧,你先回魔兵营。香香这边,有我们在,不会有什么事的。”

  黑夜也想不出更好的主意,只好蔫头蔫脑的撕裂虚空而去。

  随即,常龙也起身离开。好好的,搞得不欢而散。唉,他还是去巡营吧。

  沐晚心中一动,闪身进入元星。

  小院的西北角,立着一株参天的香樟巨树。茂密的树冠无风自动,沙沙的响,好象在哭泣。

  这丫头!沐晚轻轻摇头,慢慢的走过去。

  沙沙的声音止住了。

  沐晚站在树下,伸手轻轻拍了拍棕褐色的树干,温声说道:“香香,这种时候,最怕的是钻牛角尖。”

  绿光一闪,巨树消失了。香香变回原形,脸上全是泪水:“姐姐,能借你的肩膀给香香靠一靠吗?香香觉得手脚都是冰冷的,一点力气也没有。”

  “靠吧。”沐晚展开双臂,“你是我妹子。我的肩膀,你随时都可以靠。”

  香香抽泣着把头伏在她的一只肩头上。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站着。

  过了一会儿,香香站直身子,双手抹了一把脸,嗡声说道:“姐姐,香香好受多了。”

  沐晚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身为过来人,她很清楚,此时,香香需要的不是安慰或者劝解。在香香自己没有理清心绪之前,任何的安慰或者劝解都是苍白的。因为在香香和黑夜的感情世界里,她始终是一个外人。他们俩的感情,只能由他们俩来面对。香香此刻需要的,仅仅是她的陪伴。突然之间,一份近千年的感情被从根子上质疑,哪怕是内心再强大的人,也会找不到安全感。

  “姐姐,香香想闭关一段时间。”香香勾着头,小声说道。

  沐晚点头:“好。在你出关之间前,我不会让黑夜到元星来。”身为空间的主人,做到这一点,并不难。黑夜现在没有破界的能力,所以,她只要稍微改变一下元星的星位。黑夜便找不到元星。同为女人,她当然是偏着香香。黑夜那家伙……哼,他不是承认了吗?他最初确实是动机不纯来着。那么,就让他吃点苦头吧!

  “谢谢姐姐。”香香如愿,抬起头来,感激的说道。她以为沐晚会一碗水端平,或者两不相帮的。却没有想到,后者完全偏着自己。一时间之间,空落落的心里又变得满满当当的。

  话本里说的对,男人靠得住,母猪也能上树。香香愤恨的对自己说:还是修为最可靠。敢骗我!哼,等我的修为超过了那黑炭棒,看我不把他打得满地找牙!

  呃,这画风不太对……好吧,不同的种族,处理感情问题的方式应该也不尽相同。沐晚抚额。罢了,先看看再说吧。

  知道香香闭关了,且出关之期不定,黑夜苦恼极了。白天,有魔兵营的一大堆事务要料理,时间跟淌水一样,也就过去了。可是,晚上,一个人静下来,又完全没有心思练功,真的很打发啊。

  于是,魔兵们、还有天兵天将们倒了大霉。摸营、摸营、再摸营……魔兵营几乎每晚有摸营任务!并且魔王大人要求,每次的策略不得雷同。才几天,阿秋感觉自己陡然老了好几岁。魔兵们也是一个个苦不堪言。

  魔兵营抽的哪门子风!守备所那边也是一片人仰马翻,众将士敢怒不敢言。

  又一次摸营后,常龙也受不住了。想了想,他提着酒坛子去找黑夜喝酒,想好好的开导开导之。

  结果,魔王大人却醉熏熏的告诉他:“我戒酒了。”

  什么?常龙险些手滑,打翻了手里的酒。

  黑夜抹了一把脸,目光灼灼的说道:“从现在开始,我要戒酒。”

  常龙提起还没有开封的酒坛:“这是五千年份的‘醉千年’。你真不喝?”

  “谢谢你,老常。我没事,我是真的下定决心戒酒。”黑夜看向守备所那边,坚定的说道,“我以后要努力提升修为。将来才有能力打倒所有追求香香的人。”说着,他握了握拳,“香香是我的,只能嫁给我!谁敢动她的念头,我就打死谁!”

  呃,手又滑了一下。常龙一个“海底捞月”,接住了酒坛子,心道:糟了,黑爷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转念又一想:他本来就是魔……所以,应该没事吧?

  酒没喝成——黑夜说到做到,转眼之间,变成了一只发愤图强、天天向上的进取魔,开始练功。

  常龙愁得肠子都快打结了,回到守备所向沐晚报备。

  后者淡淡一笑:“这不是挺好的吗?两个终于把心思都放在修行上了。”

  这样也行?常龙怔了怔,旋即,明白过来。他不禁摇头轻笑。牙齿和舌头还有打架的时候,更何况是两个人。淡定啦。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本棵纪年的平安符,书友你在天上还好么、*八月*、ysun、紫泪猪猪、清茵、yun、胡大侠n、惜妙妈的月/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