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一五章 原来魔族的特长是搞笑
  黑夜站在沐晚的左后侧,也倍感意外。樂文小說|之前,沐晚说要演习双方在大校场集合,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他以为,象魔兵营这样的存在,一定是见不得光的。他也做好了以后随魔兵营一道,藏在暗处的准备。

  不想,沐晚竟然将他们公开的介绍给守备所的全体将士们,并且以“新同袍弟兄”相称!

  他愕然的看着前面那道全副武装的挺拔身影。心里却是激动万分。以至于,他不知不觉中握紧双拳,身子轻颤。

  他知道,姑娘从来待他,与待常龙和香香是一样的。那是他们曾一起出生入死,风雨同舟千余载。他自认为当得起。

  现在,姑娘如此郑重其事的将众魔兵魔将介绍给守备所的天兵天将们。就如数月前,她向老兵们介绍五十名新兵一样的正式。

  姑娘是真的对魔族没有偏见!

  台下,阿一等三十六鬼将还算淡定。因为从严格意义上来讲,他们也不是正牌的天兵天将。再加上,追随主公这么多年,主公何曾因为他们是鬼修就看轻过他们一丝一毫?更何况,他们感觉得到,这三百魔兵魔将身上的煞气都比较清爽。有着这样气息的,都不会是恶人。顿时,他们对众魔生出了好感。

  而众天兵天将是心头大震,满脸错愕——有没搞错!和魔兵魔将是同袍弟兄!那我等成了什么?

  还有不少人在想:这是不是勾结魔界?

  只是,沐晚颇具威信,他们不敢公然说出来。

  以沐晚的修为,怎么会看不出众人的心思?

  介绍完众魔后,她接着说道:“大道三千,仙道是其中一道,魔道亦然。所以,在天道的面前,魔道,仙道都是一样的。这三百名新同袍弟兄和我们也是一样的。”

  众天兵天将听了,也觉得好象是这么一回事。心中的不满少了许多。只是,突然增加了三百来口人,所里的负担……

  台上,沐晚又道:“本座现在没有权力招募天兵天将,所以,他们现在只能算是我沐晚的私兵。在本座的麾下,他们与你们同劳同酬。但是,他们的饷银,以及一切给养开销,皆由本座私人支付。本座启誓,在他们成为正式的天兵天将之前,绝不会动用公家的一丝一厘来给养他们。”

  听她这么一说,众天兵天将心中最后的一丝不满也被打消了。呃,上面一直没有拨什么东西下来。自护军大人上任以来,他们一直是护军大人自掏腰包发饷银……这么说的话,他们几乎也都沦为了护军大人的私兵。

  得了,他们也没比这些魔兵魔将高贵。大家现在是一个锅里讨生活的难兄难弟。

  这样一想,众将士也接受了那边的三百名“新同袍兄弟”。

  而众魔听主公说出“同劳同酬”这样的话,心里别提有多舒畅了。

  从此以后,大家干一样的话,拿一样的酬劳,是这个意思吗?给主公当私兵还有酬劳!这个好!众魔心里乐开了花。在血狼界,从来就没有人给他们发过什么酬劳。他们在战场上缴获的战利品,七成上交,三成留下。一直以来,那三成的战利品就是他们唯一的收入来源。

  不少魔兵在心里想:不知道酬劳是多少……

  黑夜在台上有点站不住了,心里忍不住开骂:还没出力,就惦记着能拿到多少!你们真丢魔的脸!

  唉,魔体上的驯化不难。可是,要真正的驯化他们,何其难也!

  看了一眼沐晚的背影,他瞬间又信心满满——再难,也不怕!因为他从来就不是一个人!姑娘,在!香香,在!老常,在!

  老常能带出阿一他们,我也肯定能带出一只响当当的魔军!

  沐晚向来是说到做到。当天散会后,她让香香付了一笔灵石给魔兵营。

  在魔界,灵石也是流通的货币。众魔头一回领了饷银,一个个兴奋极了。再听说,以后每个月都能领到一样多的灵石。他们乐得合不拢嘴。还听说,以后立了军功,当上伍长、什长,饷银会更多。众魔不由豪情满怀。

  只是这份高兴劲儿没能保持多久。因为第二天晚上子夜时分,守备所的天兵天将们过来摸营了!

  而众魔每人新得了一顶全新的军帐,这会儿,正新鲜着呢——在血狼界和幽兰界,帐篷是贵族们才能享用的。象他们这种皮糙肉厚的低阶血魔,哪有资格用军帐?他们向来是天为被,地为床的。

  这会儿得了崭新的军帐,一个个宝贝的不得了。

  有人说,他当值时看到过,那些大人们在帐篷里睡觉时,都是脱得精光,搂着美人儿。

  好吧,这里没有什么美人儿。不过,脱得精光没问题。于是,众人无不脱得精光……

  然后,他们被摸营了!

  那些天兵天将的手脚实在太快了。当他们发觉有人入侵营区,一个个急吼吼的穿上大裤衩,操起弯刀,收好帐篷时,营区里已经挂满了红色的三角旗!

  人手一面,天兵天将们一点儿也没客气。

  待天兵天将撤走。黑夜站在营区,一张脸阴沉的能拧出水来。他指着到处可见的红色三角旗,训斥道:“你们去摸营,全军覆灭;别人来摸营,红旗都快没地方挂了!见了鬼了!到底是什么原因!给本座说清楚!”

  阿秋站出来,弱弱的说道:“殿下,这次,三十六鬼将没有参加。属下没见到鬼……”

  声音未落,黑夜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滚回去!”

  “诺!”阿秋捂着屁股连滚带爬的回到队列里。

  阿铁哭丧着脸出列:“殿下,大裤衩漏风,不好开打。”

  不提这茬还好。提起这茬,黑夜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他呼的提脚也踹在他的屁股上,吼道:“每次演习,姑娘都会亲临现场观战的!敌人都快冲进来了,你们倒好,一个个穿着大裤衩,收帐篷……本座的脸都被你们丢光了!幸亏只是演习。要是真正的敌袭,你们还有命站在这里胡说八道!”

  阿卫勾着头,哼唧道:“殿下,属下知道错了。以后一定不会再给殿下丢脸。”

  “小的们不会再给殿下丢脸!”魔兵们也齐齐表态。

  黑夜不由愣住——他们是真的在意他的脸面。也是真的认为给他丢了脸。

  魔族之人,行事唯我。从不在乎别人的感受。

  作为过来人,他知道,众魔有点开窍了。

  他们不是顽石!

  心中的怒火歇了一大半。他冷哼一声,澳门赌博网站:说道:“去,每人罚挥刀五千次!”

  啊,殿下原谅我们了!众魔嘿嘿笑着,纷纷拿出本命魔刀。

  “全副武装!”看到那一水的大裤衩,魔王大人几欲发狂。

  “诺!”

  与这边的情形相反。天兵天将们得胜回到营区,一个个捧着肚子,笑出了眼泪。

  “原来魔族的特长是搞笑!”

  书房里。

  常龙有点儿担心:“姑娘,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过了?”姑娘从来不管演习的具体事宜。没想到这次,他报上方案后,姑娘不是和以前一样,看过之后,点头说:“我知道了。”而是提出了好些改进意见。比如说,让香香给魔兵营一人发放一顶帐篷;摸营时,每人也带一面旗,务必要挂满整个魔兵营。

  为什么要在他们摸营的当天上午发放帐篷?他看不明白。但是,后面那条,姑娘是什么意图,他很清楚。

  而现在看来,小小的帐篷,在此次演习中助他们这边良多。简直就是神来之笔。

  但毕竟是同袍弟兄,常龙很担心魔兵营那边的士气。

  沐晚闻言,不以为然的笑道:“魔族之人是很自我的。不下点猛药,很难令他们有所改变。”

  香香好奇的问道:“姐姐,你知道魔族之人在帐篷里睡觉只穿一条大裤衩?”

  “这个真没听说过。”沐晚掩嘴笑道,“前前世时,我只听父君说过,魔界出征,只有军中的贵族才会用帐篷。寻常的中低阶魔兵魔将,不管严寒或酷暑,都是随便找个地方窝着的。我观魔兵营里也是如此。其实魔族大都是直性子,我想,要是他们一人得了一顶新帐篷,会不会将之当成宝贝,特别珍惜。现在看来,果真是这样。大敌当前,他们顾不得披挂,也没有立刻迎战,而是先把帐篷收好。”至于大裤衩……呃,真的纯属意外。

  香香回想起那时的情景,也是越想越乐,心道:也不知道夜哥哥只穿着大裤衩是什么样子……唔,流口水了。她赶紧擦掉。

  常龙还是担心下药有些猛,是以,他在守备所这边下了封口令。以后不许再拿这事儿笑话魔兵营那边。

  于是,守备所这边很快没人再提这次摸营之事。

  众魔依然是足不出户的呆在魔兵营里。破虏界的飞禽走兽,没有出现大规模的被屠杀之类的情况。

  沐晚忍不住向黑夜解惑。

  后者答道:“是驯化初见成效。血魔的血统越是斑驳,对血食的需求越大。经过一个多月的驯化,他们魔核得到了淬化,血统比先前纯粹了一些。所以,对血食的渴望也减少了许多。来之前,他们每人都带了两瓶血桂丹。那是相当于辟谷丹的存在。现在,他们不用新鲜血食,单凭血桂丹也能度日。”

  沐晚叹服:“黑夜,如果你的驯化之法能大规模的推广,对三界是大幸事。功德无量啊。”

  黑夜嘿嘿,挠头说道:“很多细节还要完善。还有,此法门,只适用于中低阶的魔。修为境界越高,它的效果越差……要改的地方,还能多。”

  沐晚看着他,眼底的笑意不知不觉中淌得满脸都是。黑夜,是她一手培养出来的魔。他从来没有令她失望过。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miaya、冷冷冰心、书友090808154340312的月/票,谢谢!

  第三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