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一三章 以魔制魔
  “殿下,小的愿意一试!”

  “小的愿意!”

  “殿下,小的也快压制不住血煞之气了……”

  魔兵魔将们站起来,争先恐后的报名。看小说到网

  黑夜挥手。

  众魔立时安静下来,眼巴巴的瞅着。

  黑夜说道:“最多到了明天,整间密室都能变得和水晶罩里一般,你们瞎着什么急!”

  众魔欢喜的搓着手,嘻笑着坐下。

  “你,阿秋,进去!”黑夜指着那名三级魔将。

  人家原名是叫红秋。魔王大人嫌难听,也给改了名,叫阿秋。好吧,事实上,三名魔将,他都给改成了“阿”开头。

  其他的魔兵一听,懂了,不等魔王殿下发令,都自个儿把名字改成了“阿”字开头。

  只是这样一来,重名率就高了点。

  没关系。魔兵们都很聪明。重名的凑在一起,排了个序,再在名字后面加上序号。比如说,三个“阿强”排了序后,分别变成了:阿强大,阿强中,阿强小;更多重名的,就在后面添“一二三”之类的。

  没有一个人问:殿下,您喜欢以“阿”字开头的名字吗?为什么?

  在魔的世界里,强者就是规则。他们是黑夜的属下。那么,黑夜的一言一行,就是他们行动的唯一准则。没有为什么!

  “是,殿下!”阿秋呼的窜起来,快手快脚的扒掉身上的盔甲,摩拳擦掌,也做了一个深呼吸,这才走进水晶罩里。

  阿秋在水晶罩里刚好坚持了一刻钟。出来时,也是全身裹着黑油泥一样的杂质。缓过劲来后,他欣喜若狂,向众人展示身上排出来的杂质:“血煞之气,真的排出来了好多!”那情形,就象他的身上涂的是勋章一样。压根儿就没有意识到,这会儿,他的身上臭得能熏死人。

  群魔再次激动的哇哇大叫。

  什么毛病!黑夜嫌恶的挥袖,将恶臭之气扫出密室,把二级魔将阿卫叫进水晶罩……

  三名魔将的第一次驯化效果就是明证。魔兵们无不深信之。

  接下来,那些快压制不住体内血煞之气的魔兵优先驯化。相比于魔将,魔兵们的忍受力差太多少。他们在里面平常只能坚持半刻钟。但是,效果却要比魔将们好很多。原因是,他们的魔核远不及魔将们大,更容易排出沉淀在魔核深处的杂质和血煞之气。

  三个多时辰之后,密室中间的灵气更浓。黑夜又添加了两个一样大小的水晶罩。这样一来,同时可以有三人进行驯化,速度快了许多。

  一天下来,三百魔兵魔将都完成了第一次驯化。效果真的不能再好。很多魔兵激动的伏在地上,嚎啕大哭。从此,他们终于摆脱了血魔的诅咒——血煞之气周期性的在经脉里逆行,只有血魔最为明显。所以,这被魔族称为“血魔的诅咒”。

  黑夜检查了一下大密室的情况。大约半天之后,密室里的灵气浓度都会达到均衡。那时,三百魔兵魔将能同时在密室里进行第二次驯化。

  因为魔兵魔将们都是第一次驯化,所以,黑夜才亲力亲为的为他们护法。从第二次开始,他不会再在密室里为他们护法——实在是太臭了!

  三次驯化之后,三百魔兵魔将体内的血煞之气平均清除大半。奇迹般的,他们对血食的渴望降低了许多。

  黑夜乘机宣布了两条铁律:一,奉瑾宸仙子为主公,唯其马首是瞻;二,不许滥杀、虐杀。

  这一招是跟沐晚学的。正所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而规矩太多,太琐碎,记不住,效果会大打折扣。所以,沐晚一般是“三铁律”。他想了三天三夜,最后总结出了以上两条。

  众魔向来对“主公”没有多少归属感。平时,也没有哪个会向他们要求“忠诚值”。瑾宸仙子是谁?他们压根就没听说过。不过,听说他们的魔王殿下是这位瑾宸仙子的魔仆。那么,他们就奉其为主公好了。至于“唯其马首是瞻”,他们都听魔王殿下的。而魔王殿下身为魔仆,自然是听这位瑾宸仙子的。所以,他们不就是“唯其马首是瞻”吗?

  是以,第一条,众魔都觉得没有什么问题。

  第二条,他们有点吃不准——虐杀,他们懂。这个控制一下情绪,问题也不大;可是,什么叫做滥杀?杀几个,才叫做“滥”?

  殿下,求明确的标准!

  黑夜翻了个白眼,斩钉截铁的说道:“不该杀的,杀了,就叫做滥杀。”

  众魔面面相觑——什么叫做“不该杀的”?不懂!自出生以来,他们觉得自己所杀的,都是该杀的,好不好!不杀了那些,他们吃什么?他们怎么修行?所以,都是该杀的嘛。

  这里面的学问大着呢。黑夜在台子上盘腿坐下来:“你们都坐下来,本座一条条的说给你们听。”

  众魔闻言,乖乖的在台下也盘腿坐下。

  黑夜扳着手指头,说道:“第一条,人家真心对你好。这样的,就是不该杀。记住了吗?”

  众魔连连点头:“记住了!真心对我们好的,不该杀。”

  “第二条,人家救了你。这样的,也是不该杀。明白不?”

  “明白!救了我们的,不该杀!”

  “第三条,和你穿着一样的战袍,一起同生共死,一起杀敌的,不管是什么种族,都是同袍,不该杀。懂不懂?”

  “懂了!同袍不该杀!”

  “第四条,你明明吃两只牛,已经吃饱了。那么,第三只牛,或者是其他的活物,就不该杀。知道不?”

  “知道……”

  就这样,黑夜扳完十个手指头,一共道出了十条“不该杀”。最后,他总结道:“以上十条,都是不该杀。杀了不该杀的,即为滥杀。”顿了顿,他环视台下,冷声说道,“两条铁律不可违。违者,死!”

  大魔王的威压铺开。

  众魔打了个哆嗦,齐齐振臂高呼:“两条铁律不可违。违者,死!”

  从此,两条铁律成为这支魔军不可碰的至高准则。随着魔军威名远扬,十条“不该杀”也在九重天的三界之中传开,被好事者称为“十不杀令”。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很好。”黑夜满意的收回威压,又宣布道,“在本次集训期间,上午,进行驯化和修行;下午,集体操练。”

  众魔有点晕——什么叫做集体操练?

  黑夜用鄙视的眼神看着他们:“你们上界的魔从来就没有集体操练过?”说的好象他们下界的魔就天天集体操练一样。

  阿铁带头把头摇得飞快。

  黑夜继续鄙视:“你们不学兵法?”

  阿秋弱弱的答道:“兵法?我的传承里没有……”

  “我的也没有。”

  “我也是。”

  ……

  魔王大人这才记起来,他的传承里也没有这种东东。他懂的那些兵法都是跟沐晚和常龙学的。

  “好了!”黑夜挥手。

  台下立刻安静下来。魔都是很聪明的。哪怕是最笨的血魔。三天三夜,澳门赌博网站:他们已经摸出了魔王殿下的很多脾性。比如说,魔王殿下象刚才那样挥手,那么,他们就要立刻闭上嘴巴,保持安静。因为接下来,魔王殿下会有很重要的话要讲。

  黑夜酷酷的说道:“兵法,不是那么好学的。以后,你们跟着本座慢慢学。什么是集体操练,今天下午你们在这里集合,很快就会明白。现在,你们去密室里,驯化!”

  前两句,尤其是第一句,众魔还是不太懂。但是,最后一句,他们很懂!

  闻言,一个个欢呼着站了起来,飞快的扒掉身上的盔甲,光着膀子在原地先热身——三次驯化之后,众魔总结得出:驯化时排出来的杂质,沾在衣服上,那气味要费很大的劲,才能清除掉。本来,他们是无所谓的。他们都还没有生出五感。那气味到底是怎样的,他们也闻不出。可是,他们的魔王殿下很明显非常嫌恶这样的气味。所以,从第二次驯化开始,他们都把自己剥得一丝不挂。哈哈,这样多省事!结果,魔王殿下的脸瞬间阴沉的能滴出水来,命令他们把大裤衩穿上。从此,众魔知道了,魔王殿下不许他们光腚。至于驯化之前先热身,是二级魔将阿卫无意中发现的。先热身的话,在密室里能多呆一会儿。呆的时间越长,排出来的杂质就越多啊。众魔自然是纷纷效仿。

  就这样,三百魔兵魔将在破虏界过了整整一个月。

  这一个月里,黑夜都是呆在魔兵营,与众魔朝夕相处。

  常龙很想知道他的训练进度,这天,给他传讯:“黑爷,你那边情况如何?”

  黑夜很快回讯:“过几天,我带他们来守备所逛一逛。你帮我掌掌眼。”

  常龙笑了。魔兵营要来摸营!呵呵,就怕你不来!真当天兵天将,还有三十六鬼将都是沙子堆的么!

  他立刻将此事报告沐晚。

  后者很淡定的点头:“刚刚黑夜给我传讯了。说是近日内要与守备所这边搞一次演习。以我对血魔的了解与认识,在摸营前,他们有可能会出营大规模猎杀,以获取足够的血食。这样的话,他们才能在演习中控制住自己,不至于伤到守备所这边的人。老常,你吩咐下去,从今天起,所有人不准出营打猎。免得与血魔们私底下发生冲突。”

  “诺。”常龙应道。

  然而,沐晚这回没猜中。魔兵营那边什么动静也没有。接连几天,众魔都没有出营。

  这么有把握!难道他们改了脾性?沐晚甚是期待。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san_lee001、妍熙梦槿、zouyanyan、沫酒丶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