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一一章 魔纹(下)
  看到沐晚很认真的察看画纸上的魔纹,香香的眼睛亮了:“姐姐,你看得懂?”

  沐晚摇头:“魔纹来自魔符师对万事万物的领悟。所以,魔纹应魔符师而异。单凭这两道魔纹,能看出什么来?不过,从魔纹上,能看了来的东西多着呢。”她伸出手,在两道魔纹图上一边比划,一边解说,“你来看,这些部位叫做节点。每一个节点代表一层。能够凝出一重魔纹的,是初级魔符师;中级魔符师最多能凝出三重;高级魔符师则是五重。能凝出七重魔纹的是魔符大师。前前世时,我看到过最厉害的魔纹是九重。父君说,那是出自一名魔符宗师之手。是魔纹师里最厉害的存在。”

  香香闻言,愕然:“呀,这两道魔纹里都有六重节点,也就是说,它们是出自魔符大师之手!”

  “嗯。”沐晚点点头,又指着魔纹问道,“原本的两道魔纹也是这种红色吗?”

  香香:“是的,香香只是把它们放大了而已。”

  沐晚又道:“魔符师的血统不同,凝出来的魔纹颜色也是不同的。故而,魔纹有三大色系,即,红、银、黑。象这种红色的魔纹,被称为血纹,是出自据有血魔血统的魔符师之手。同时,魔符师的修为越高,颜然也越深。你看,两道魔纹是暗红色的。这就意味着这位魔行师是位魔帅。另外,银色系的魔纹是出自心魔血统的魔符师之手。黑色的则是天魔魔符师。前前世时,我看到的那道魔纹就是黑色的。那样的魔纹,啧啧,象黑金一样,熠熠生辉。明明只是一些简单的纹理,却好象是活物一样,不知不觉的被它吸引,不能自拔。”

  香香讶然:“那是勾魂的魔纹吗?”

  沐晚笑道:“父君怎么可能给我看那种东西?只是一道雨纹。跟雨符差不多。是父君以前的一件战利品。”

  香香挠头:“姐姐,除了这些,还能从魔纹上看出什么来吗?”

  “有啊。”沐晚接着说道,“魔符师的战力不强,所以,他们一般都会依附自己的族群。一个魔帅级别的血魔魔符师,代表着,他依附的族群之主至少是魔王级别的,但绝对不会是魔仙。魔仙是不可能看上魔帅境的魔符师的。哪怕那是一位魔符大师。也就是说,打破虏界主意的族群实力并不是很强大。唔,最多就是三重天魔界里的二流货色。我想,那三百魔兵魔将的修为都不会太高。”

  “是的呢。”香香一脸崇拜的说道,“夜哥哥说,三百魔兵魔将里只有三名魔将,最高的才是五级魔将,其余两个都是初级魔将。”

  沐晚笑道:“没事,第二批有一千呢。”再说,手底下有三百魔兵魔将,也总比光杆魔王强啊。当然,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出来。

  “是呀,夜哥哥也是这么说的。”香香笑道。

  当天晚上,黑夜返回守备所。他给沐晚带来了一份星图:“是从阿铁身上搜出来的。”

  “阿铁?”常龙看了他一眼。

  黑夜咧嘴笑道:“就是我新收的魔将。修为不高,澳门赌博网站:才五级,是血魔。他的名字本来叫铁子。我嫌难听,就要他改名叫阿铁。”

  香香翻了个白眼:“‘阿铁’很好听么?比‘铁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黑夜笑嘻嘻的解释道:“在我们炎华界,名字后面加‘子’的,据我所知道的,就只有十个。一个是太一宗的祖师爷,逍遥子。还有就是老祖他们九兄弟。阿铁不过是个五级魔将的血魔,何德何能,也敢在名字后面加‘子’?我跟他说了,想恢复原来的名字,等成了魔仙再说。他满口欢喜的应下了。”

  闻言,常龙和香香都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瞅着他。

  “怎么了?”黑夜不解的问道,“我哪里说错了?”

  “成了魔仙才能改回的来的名字?”沐晚掩嘴笑道,“你又忽悠那些魔兵魔将了吧?”

  魔王大人是有前科的。在新兵营里,大说特说跟着护军大人,钱途、仙途,大大的有。哄得那五十名新兵天天跟吃多了养元丹似的,嗷嗷的任他训来练去。不过,效果真心不错。三个月的集训期过去,先后有十人突破,目前正在闭关中。

  所以,沐晚果断猜测:魔王大人能这么快拿到了星图,十有*又是拿“钱途、魔途”哄得那些魔兵魔将一愣一愣的。

  黑夜不以为然:“我哪有?一群魔兵魔将境的小血魔,能够投到本天魔的麾下,那是他们的运道。我不没嫌弃他们血统、修为双低,他们已经赚大了。还用得着我忽悠。”当然,在他心里,一直都是认为追随姑娘才是他到目前为止,最大的机缘——如果不是追随姑娘,他现在极有可能还是极北冰原上的一只小魔兵。哦,更有可能早就挂掉了。因为太一宗的存在,在炎华界,魔族几乎没有活路啊。他至今仍然记得当年大师兄多次跑到极北冰原斩杀魔物的情形。那真的是屠杀啊。还好他够机敏,每次都早早的逃了。不过,现在想来,也多亏大师兄和师尊那年把姑娘带到了极北冰原。所以,一直以来,他对大师兄和师尊只有感激,真的没有半点愤恨和不满。

  你就使劲的吹吧!沐晚轻轻一笑,把话题转回到铺在长案上的星图上,问道:“黑夜,阿铁有说他们是在哪个界面吗?”

  “哦,他现在归顺我了。所以,什么都说了。”黑夜指着星图上的一个小界面,“喏,就是这个血狼界。不过,阿铁说,他们原本都不是血狼界的。”黑夜指着旁边的一个差不多大小的界面,“他们原来是这个血兰界的人。两个界面上住的都是血魔。一直以来,两个界面你打我,我打你,纷争不断。一百多年前,血狼界大举进犯血兰界。阿铁他们就是那次被血狼界擒获的战俘。他们接受了血狼界的洗礼,从此就成了血狼界的战士。”

  常龙愕然:“这么容易归降?黑爷,他们真的可靠吗?”

  黑夜不以为然的笑道:“可靠?在我们魔族,实力就是可靠。没有绝对的实力,就不会有绝对忠心的属下。只要我的修为一直高过他们,他们就一直可靠。”

  香香撇撇嘴:“没错,魔族向来就是这样的。现实得很。”不过,她很快又说道,“唯一例外的就是夜哥哥。”

  这是在转着弯儿夸我呢!黑夜闻言,笑得阳光灿烂。

  得,两人又秀上了。沐晚笑了笑,将话题再掰回来:“也就是说,这次想进犯仙界的其实只是血狼界。是这样的吗,黑夜?”

  黑夜耸耸肩:“阿铁只是一个统领三百人的中阶魔将。他接到的命令是,蛰伏在破虏界,不要让仙界发觉,下一步的指令,会由第二批魔兵魔将带过来。”

  也对。象攻打仙界这样的大战略,怎么可能人人尽知。沐晚用指节轻轻的敲了敲星图,叹了一口气。

  常龙见状,忍不住问道:“姑娘该不是想亲自过去探探虚实吧?”

  沐晚摇头:“中间隔着两个界面。那是东大营和西大营的地头,以我现在的修为,借道那里,很难不露痕迹。”

  香香抚掌:“姐姐,可以修个单程的传送阵啊。”上次就用过了,中间跨了那么多重界面呢,又稳又快,好用得不能再好。

  不想,沐晚又是摇头:“这里是仙界,处处充满灵气和元气,所以,单程传送阵传送过去的那点子灵气和元气,很难令人察觉。但是,血狼界是魔界。那里定是灵气稀薄之地。单程传送阵传送过去的灵气哪里还藏得住?”

  常龙也深以为然。见香香还是眉尖轻蹙,有些难以理解,他揭开茶盅的盖子,指着里面的茶水说道:“比如说,把这半盅茶倒到大茶壶里,不易令人察觉。但是,把它倒到同样大小的墨瓶里,有这些茶叶在,想不看出来都难啊。”

  香香听明白了,恍然大悟。

  沐晚扼腕,心道:还是修为太差的缘故。要是有前前世的天仙境修为,这些都通通不是问题。星图在手,她能直接踏碎虚空,前往血狼界,保证不会泄露行踪。

  知道第二批还要一千魔兵魔将,常龙甚是担心。他问道:“黑爷,那么多的魔兵魔将,给养是个大问题。衣物之类的还好办,只是粮草怎么办?”血魔是要吃血食的。就破虏界的那些飞禽走兽,供养三百魔兵魔将已经够呛。

  不想,黑夜很轻松的说道:“没事,等我驯化了他们,不要说一千二,就是再来三千,也供养得起。”

  这是沐晚第二次听到他要“驯化”那些魔兵魔将。就是在前前世的时候,她也不曾听说过驯化血魔。是以,好奇的问道:“什么叫做驯化?”

  常龙和香香也一脸求解的望着他。

  黑夜嘿嘿笑道:“姑娘,还记得炎华界的北地小界吗?”

  沐晚点头:“记得。在那里我们得了大机缘。”

  黑夜接着说道:“魔仙之心确实是我们的大机缘。但是,我还得了一个更大的机缘。只是有待验证,所以,我一直没有说出来。”

  “呀,夜哥哥,你真忍得住!”香香瞪大眼睛,“一千多年,你都没有说出来!”

  黑夜连忙拉住她的一只手,解释道:“那样做,很痛苦,而且还很危险。我不是担心引得大家走了歪路吗?”

  “知道很危险,你还瞒着我们!”香香使劲的抽手,“黑夜,你能啊!”

  再这样下去,是要翻脸吗?沐晚赶紧的插了一句:“这个账,以后再算。黑夜,你先说说,到底是什么事。”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fennd的评价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