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零九章 诚实之光
  沐晚本能的眯起眼睛。小说

  “瑾宸护军,澳门赌博网站:本官是联合调查组组长。接下来,本官要问你几个问题。”一个威严的中年男子声音自屋子的四面八方传过来,“罩在你身上的白色光柱叫做诚实之光。如果你有半句谎言,诚实之光立时会变得无比灼热。本官郑重提醒你,瑾宸护军,回答每一个问题时,务必如实回答。否则,后果自负。你听明白了吗?”

  仙界什么时候有捞什子‘诚实之光’了?沐晚在心里冷哼一声,面上不显,不卑不亢的应道:“下官明白。”

  那个声音满意的“嗯”了一声,问道:“第一个问题,两个多月前,也就是六月初十的晚上,你在哪里?”

  沐晚想都没有想,张口答道:“下官在书房里打坐。”

  “你确定?”声音又问道。

  “下官确定。”沐晚回答道,“因为那天是下官上任的第一天。”

  头顶一时间安静了下来。

  沐晚镇定的站着,任所谓的“诚实之光”罩住自己。

  十息之后,声音再度响起:“很好,瑾宸护军,诚实之光判定你刚才的回答是诚实的。第二个问题,昨天晚上,你在哪里?”

  沐晚答道:“下官也是在书房里打坐。后半夜,下官巡营,出去了一刻钟。”

  声音又打住。

  十息之后,罩住她的那道捞什子“诚实之光”嗖的缩回了天花顶之中,不见了。

  声音说道:“本官问完了。瑾宸护军,谢谢你的配合。你可以离开了。”

  声音刚落,门“吱呀”一声,自己打开。

  沐晚抱拳:“诺。”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跃下甲板,她轻飘飘的落在高台之上。

  先前那个黑甲军士手执令旗又出现在甲板之上:“联合调查组要抽查十名将士问话。被点到的人,请上船接受询问。”

  呼——,船上落下一道海碗粗的白色光柱。它飞快的扫过人群,最后定住,落在新兵营的一名寻常军士身上。

  “我……”这人两腿一软,险些跌倒。好在他两旁的同袍手快,齐齐的伸出手扶了他一把。

  “对!就是你,军士!”黑甲军士用红色三角令旗指着他,“速速上来,接受询问。”

  那名新兵使劲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纵身跃上甲板。呃,用力有点过。“咚”的一声巨响,他重重的落在甲板上。众将士站在战舰的下方,感觉象是头顶有一记闷雷炸开。

  “扑哧!”人群里,有人没忍住,破功了。

  沐晚站在台上,也不觉莞尔。

  见她也笑了,台下的将士们皆捂着嘴轻笑。托他的福,大校场之上,紧张的气氛被吃吃的轻笑声冲淡了许多。

  和沐晚刚才一样,新兵也被引进了那间舱房。

  不同的是,所谓的“诚实之光”乍然罩下来时,他吓得哇哇大叫,双手紧紧捂住眼睛,“扑腾”,跪趴在地上。

  还是那道声音从四面八方发出来。听完声音的解释,新兵哆哆嗦嗦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第一个问题,你在这里有多久了?”

  新兵很快的答道:“两个多月。”

  “你是新兵?”

  “是的,大人。”

  “哪天到达这里的?”

  “六月十一的下午。”

  “昨天晚上,你在做什么?”

  “在营区打坐。”

  “昨晚,你看到了你们护军大人没有?”

  “没有。”

  “好了。你可以走了。”

  “诺。”新兵暗地里松了一口气,离开房间。先前的紧张没了,他满脸轻松的跳下甲板,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站好。

  周边的新兵们正想问他,这时,那道白色光柱又出现了,来回扫过人群。所有人都屏息以对。

  很快,光柱在老兵区挑选了一名伍长。

  他比刚才的新兵镇定得多,不等黑甲军士出声,自个儿跃上了甲板。

  黑甲军士看了他一眼,将他也带进那间舱房里。

  当刺眼的白色光柱罩在身上时,他也吓了一大跳。“啊”的惊呼。

  先前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一模一样的解释了“诚实之光”,提出第一个问题:“六月十日,你在哪里?”

  伍长想了一下,答道:“在丙字号哨所。”

  “那天,你见到了瑾宸护军吗?”

  “没有。”伍长说道,“小的是三天后才被召回守备所。然后,才知道我们换了新的护军大人。”

  “昨天晚上,你在哪里?”

  “子时之前在房间里。子时之后,在当值。”

  “谁可以证明?”

  “和小的一起发值的另外四名兄弟可以证明。”伍长想了想,说道,“我们护军大人也可以证明。”

  “是瑾宸护军吗?”

  “是的。我们护军大人每天后半夜都会亲自巡营一次。昨天晚上,护军大人巡营时,小的向大人行了礼。大人应该记得的。”

  “问题问完了,你可以离开了。”

  “是!”伍长松了一口气,离开房间。

  接下来,先后有八名将士被白色光柱选中。其中,新兵两名,老兵六名。和前面的人一样,他们都被“诚实之光”罩住,被问及六月十日和昨晚的去向。除此之外,声音还看似随意的打听了沐晚在这两天的去向。

  将士们皆如实以对。

  询问完毕,黑甲军士挥了挥手里的令旗:“本次调查结束,非常感谢护军大人,以及各位同袍兄弟的配合。”

  接着,一道金光飞快的滑过战舰的甲板,黑色的护罩徐徐升起。三息之后,护罩完全闭合。武威号又变回最初的样子,象一粒巨大的亮闪闪的黑色橄榄。

  嗖——,它风驰电掣般的冲天而起。拉出一串黑色的残影,十息之后,已然变成碧空中的一个芝麻粒大的小黑点儿。

  总算走了!台下的将士们齐齐的松了一口气。

  沐晚挥手:“都散了吧。”

  “诺!”将士们纷纷将那十人围住,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

  “哎,上船后,是怎么一回事啊?”

  “他们都问了些什么?”

  ……

  沐晚见状,摇头离开。

  她在书房里坐了一会儿,香香他们三个回来了。

  沐晚起身:“走,我们去屋里说。”这里的“屋里”指的是元星上的小院子的正房。那是他们四个在空间里建的第一座院子。平时有什么要隐秘的事儿,他们还是习惯去小院的正房里讨论。

  于是,四人都闪身进入了元星。

  落了座后,香香好奇的问道:“姐姐,真的有‘诚实之光’?”

  沐晚摇头:“不知道。从未听说过。”

  “那它灵不灵验啊?”香香瞪大眼睛问道。

  沐晚呵呵笑道:“应该是唬人的。屋子里是空的,这个‘诚实之光’罩着我。先后问我六月初十晚和昨晚在哪里。我说我在书房打坐。也不见‘诚实之光’如声音所说,变得炽热起来。每次我答完,那声音都安静了十来息,诈我。最后,他说我很诚实。”那两晚,她哪有在书房打坐?明明,大部分的时间里,她是在玉府仙殿练功。而且,至始至终,她都没有在书房里打坐。

  香香闻言,撇撇嘴:“原来是唬人的。”

  常龙说道:“看样子,他们把六月十号的事情,和昨晚的并在一起调查了。”

  对面,黑夜不屑的哼哼:“歪打正着罢了。现场我清理得干干净净,连我们的气息也没留下。主帐那边根本就不可能查到什么蛛丝马迹。我看主帐那边不只怀疑姑娘,应该是在怀疑所有的守备所。唔,我读了他们十个的心。他们的回答对姑娘很有利。武威号问完之后,就飞走了,应该是没有怀疑到姑娘头上。”

  沐晚也点头:“两人都是军需官,所以,把两件事并在一起,很正常啊。我也赞成黑夜的看法。他们现在可能是在怀疑,这件案子是下面的守备所做的。毕竟,他们对下面的守备所扣克得太厉害。大家的日子难过,极有可能铤而走险。”

  香香从一开始就没有把这次调查放在心上。一来,黑夜清理痕迹的水平,她绝对信得过。他说清理干净,那绝对是干干净净的;二来,两桩事,沐晚确实没有直接参与。

  她关心的是上面什么时候把拖欠的饷银和军需物资补发下来。

  “姐姐,那声音有没有说什么补发饷银?”

  沐晚从鼻子里冷哼道:“丢了那么大的一笔军需物资,他们为了弥补损失,只怕是恨不得出去抢了。怎么可能补发?不但不会补发,还会拖欠更多。东西丢了,他们把过错全推到两名军需身上就是。说不定,主帐库房里的物资都已经被瓜分得干干净净。反正,除了我们,再也没有谁知道两名军需官到底贪了多少。除此之外,他们还可以名正言顺的继续拖欠饷银。拖欠的借口都是现成的。”

  黑夜连连点头:“那些人绝对做得出来。”

  如他们分析的那样,联合调查组没有怀疑沐晚。因为那十个人里,有一半的人可以证明,那两天,她都在守备所里。

  武威号就象是一个小插曲。很快,将士们忘记了它。

  半个月后,新兵们的集训结束。他们回到了守备的,很快被正式编入老兵的队伍里。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as3233870、默默的路人甲、a水凝雪a、丽丽安娜1029、放任心情2、卡通伶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