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零五章 自己人
  。沐晚来了二十多晚,总共就看到了三次。

  绝大多数时候,破虏界的夜晚是漆黑如墨的。有这样的夜色掩护,摸营,真的是最好不过了!

  五天后,半夜子时一刻。

  数十条黑影悄然的窜进了守备所。

  他们的右臂上都绑着一条黑三角巾。这是黑夜事先与沐晚商量好的暗号。

  沐晚看到暗号,第一时间把黑夜和常龙两个都召到了书房里。

  此时,常龙已经全身披挂好了。身形尚未立稳,他提着长枪,急忙禀道:“姑娘,有敌……”

  这时,他看到了黑夜。这家伙穿着一身夜行装。最重要的是,右臂上也绑着一条黑色的三角巾。

  立马,他明白过来,抬手在其肩膀上轻捶了一下,笑道:“黑爷,事先也没个招呼!”

  黑夜冲他嘿嘿。发现沐晚的目光扫过自己右臂上绑着的黑三角巾,他怪难为情的将之解下来:“唔,那个,我只是跟着他们。”

  沐晚但笑不语。

  常龙有点担心:“那些新兵只有元婴境修为,老兵们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会不会闹出人命来?”

  黑夜却不以为然:“他们未必能伤到我的人。”

  沐晚挑眉:“这么有把握?”

  黑夜咧嘴笑道:“来之前,我给他们每人发了一面护心镜。可抵化虚境后期的三次攻击。”他是炼器的大行家,就这么任性!

  原来是修为不够,宝贝凑。这也是修真界里,以弱制强时,最常用的战术之一。常龙抚额:“黑爷真是大手笔。现在,我有点担心那些老兵了。”

  黑夜连忙辩解道:“我只多发了一面护心镜。其余的,都是标配。”环顾屋内,他问道,“姑娘,香香,她人呢?”

  沐晚笑道:“发现是你们摸营,我立刻通知香香,让她带着阿一他们在暗中看着点,尽量减少伤亡。”

  说话间,外面传来哨兵的惊呼:“敌袭!敌袭!”

  旋即,营区那边火光大作,“乒乒乓乓”,打斗声不绝于耳。

  沐晚说道:“走,我们出去看看。”

  黑夜和常龙相对一视,并肩跟在她的身后。

  激战发生在营区那边。三人出了书房,纵身跃上屋顶,远远的观战。

  黑夜这边的人,五人为一组,每两组互为犄角,组成五队人马,象撕开的网一样,杀入营区。

  而常龙这边的老兵们听到警报,呼啦啦,顾不上披挂整齐,一个个只着单衣,操起家伙,自屋内冲了出来。混乱之中,有人吼了一嗓子:“集结!”

  嗖嗖嗖,人影晃动。最初的慌乱过后,老兵们象平时集训一样,迅速的与附近的人就势结集。他们也是五人为一组。

  “围住他们!”那个声音再次发令,“六花阵!”

  另一个声音也嚷了一嗓子:“都是元婴境的小家伙!别让他们跑了!”

  刹那间,军心大定。

  老兵们吆喝着,彼此呼应,有模有样围之势,分别从六个方向合力,试图将偷袭者挤到营区右侧的空地上。

  而新兵们的表现也不俗。人群里发出一声响亮的口哨,哗哗哗,撒开的大网立时向五个方向收拢。

  “撤!”

  他们化成五路,分别从不同的方向冲杀出去。

  此时此刻,六花阵初成,六部分之间还来不及因此连成片。他们能抓住时机,从五个方向,奔向五个不同的缺口,确实是有备而来。

  常龙看了沐晚一眼,摸着鼻子笑了笑:“黑爷怎么知道我会让他们练习六花阵?”

  黑夜得意的咧嘴笑道:“自从姑娘告诉我,你是这次集训的教头,我就开始琢磨,你会让他们操练什么阵。分析来分析去,我觉得最有可能的是六花阵,所以,针对这个阵法,我让他们提前做了点练习。”

  他其实是不懂这些的。不过,在炎华界时,有一段时间,常龙和他的鬼将们经常也沐晚对练。结果,屡战屡败。常龙没有办法了,就向他求援。就是在那段时间,他跟常龙学了些排兵布阵的本事。虽然有他和香香的加盟,还是敌不过沐晚,但是充分激发了他对兵阵的兴趣。沐晚放在元星储物室书架上的那些兵法书,每一本,他都仔细研读过。只可惜,手下一直无兵。现在,终于有了兵,他当然要好好的实践一番。

  常龙闻言,知道自己误会了沐晚。后者没有向黑夜透露这边集训的信息。是以,他大大方方的认了错:“我还以为是姑娘事先透露的呢。对不住,我想差了。”

  沐晚摆摆手,笑道:“这样才能看出真实的战力来嘛。”

  大约半刻钟不到,营区那边的战斗结束了。

  到底是修为境界平均低了一个大境界,偷袭的新兵们占了天时,也只逃走了两成。大多数的都被老兵们团团包围住。他们很乖觉,一见六花阵完全合拢,立刻放下武器,抱头蹲在地上,很规范的投降。

  不用说,这定是黑夜事先教导有方。

  常龙忍俊不禁。

  黑夜呵呵:“这样可以减少伤亡。”六花阵的威力,他是知道的。再加上,新兵们的修为平均差了一个大境界,所以,一旦六花阵合拢,那就是妥妥的关门打狗啊。不投降,等着挨杀吗?

  老实说,在这样的形势下,能够跑出去两成,他已经很满意了。魔王大人握了握拳,心道:回去后,一定要再加把劲。争取下次能逃出去五成!

  营区右侧的空地上。老兵们被这些以标准姿势投降的偷营者们搞得一头雾水,不由齐齐愣住。

  一直隐身的香香见状,果断与阿一他们齐齐现身,将双方隔开。

  “演练!这是演练!”香香大声解释道,“他们都是新兵!自己人!”

  蹲在地上的新兵们听到自己被正了名,也不敢冒冒失失的起身。他们都扯下脸上的黑布巾,仰头向用长枪指着自己的鼻尖的前辈们嘿嘿的笑:“自己人!真的是自己人!”

  长枪都收了回去。老兵们抹着汗围观这些活宝,七嘴八舌的笑话他们。

  “再慢投降一点儿,你们都得扎成大刺猬!”

  “还以为一下子抓到这么多的魔兵魔将呢。害得老子空高兴一场。”

  “娘的,来而不往非礼也。过些天,老子也去摸一回你们的营,吓吓你们!”

  ……

  远远的屋顶上,常龙听得真切,眼波流转,心道:‘来而不往非礼也’。唔,这个可以有!必须有!

  黑夜见状,心里乐开了花:想摸我的营?嘿嘿,就怕你们不来!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迪55555的平安符,多谢书友福晋、かぇお、hv12332111、不想说心事、喵家小狐、刘宝刘宝宝、ql1356156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