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七百章 令人发指
  程军需放出消息后,急急的去了春雨巷,着相好的泡了一壶仙茶,坐等沐晚。

  不想,他左等右等,三个月亮都爬上了夜空,也不见沐晚的影子。

  小娘们明明看了战报,不可能不知道那边缺药啊。程军需“滋”的吸气,细眯着眼睛,心道:莫非那家伙是个心狠手辣的,全然不顾手下的死活,舍不得自掏腰包,采买伤药?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啐了一口,低声骂道:“最毒妇人心!”

  殊不知,常龙领着阿一他们已经悄然围住了这处院子。

  香香和黑夜隐了身,就并肩站在他的对面三步开外的地方——黑夜觉得隐身术很好玩。香香也不隐瞒,索性把隐身术的法门向沐晚他们三个公开。

  程军需的一举一动,还有所有心思,黑夜尽收眼底。

  听到这厮如此编排自家姑娘,黑夜怒极而笑,用法力对香香吐槽:这家伙拿私底下倒卖前方将士们的伤药,一点儿也就不觉得亏心。反倒骂姑娘狠毒,不肯自掏腰包,到他这里买贼脏。真想敲开他的脑子看看,里面都是怎么长的!

  香香翻了个白眼:呆会儿敲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黑夜呵呵:对!一定要见识见识。

  过了一会儿,终于,常龙传讯过来:我这边准备就绪。

  黑夜向香香点点头,回复:我们也已到位。

  紧接着,后院方向突然“砰”的一声巨响,火光冲天!

  程军需吓了一大跳,呼的跳起来,扯着嗓子,象杀猪一般的嚎叫:“敌袭!敌袭!”

  很快,他的相好裹着一条薄被,从内门披头散发的冲了出来,一头扑进他的怀里:“老爷!呜呜……老爷!后院的库房走水了!”

  程军需回过神来,惊呼:“糟糕,我的货!”一把将怀里的人推开,撩起袍子,施展步法,象阵狂风一样的冲向后院。

  香香和黑夜两个相对一视,不声不响的紧跟其后。

  程军需没有去着火的库房,而是往截然相反的小花园方向跑去。

  与嚣闹的库房那边不同,这里黑灯瞎火的,甚是安静。

  程军需松了一口气,三步并作两步,跑到花丛中的假山石后面。飞快的四下里望了望,他趴在地上,撅着屁股,在假山石下扒起土来。

  不一会儿,半尺多深的土坑里现出一个栗色的下品储物袋。

  货,还在!他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腰背之上突然象是压上了一座高山,他没留神,“扑腾”,被压趴了。

  “原来,你把东**在这里!”头顶传来一个慵懒的年轻男子声音,“怪不得我们翻遍库房,也没找到。”

  接着,绿影一闪,坑底的储物袋被取走了。

  “夜哥哥,里面全是丹药。有治伤的,还有解毒的。”一个银铃般的女声欢快的说着。

  我的货……程军需心头剧痛,壮着胆子,斥喝道:“大,大胆贼子!知不知道本老爷是谁!”

  香香掩嘴,“扑哧”笑道:“夜哥哥,这家伙吓傻了,居然都不知道他自己是谁!”

  黑夜呵呵,一脚踩着他,弯下身子,在他耳边问道:“那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那声音懒懒的,却好比万年寒冰,令人彻骨生寒。他很想尖叫着跳起来,夺路而逃。可惜,腰背上的那只脚死死的踩着他。他根本就动弹不得,连扭头看一眼都做不到。

  “不,不知道。”他惶恐的应道。

  黑夜轻笑:“那就好。”说着,他直起身子,脚下用力。

  “咔嚓!”剧痛袭来,程军需只觉得自己象是被直接踩成了两截。

  不过,背上的那只脚,终于挪开了。

  双手扒拉的飞快,他鬼叫着往前爬得飞快。

  香香皱了皱眉头:“夜哥哥,你直接给他一个痛快,不就结了?非要搞得这样血淋淋的吗?你答应过姐姐,不搞虐杀的。”

  黑夜摸了摸鼻子:“我这不叫虐杀。他是罪有应得!在下界,象这样的贪官污吏,不都是得腰斩吗?”料理一只化虚后期的杂碎,魔君大人还不是想怎么来,就能怎么来。

  而程军需爬出两丈多远,正要爬起来,却惊悚的发现,自己只剩了个上半身。自腰以下的部位,荡然无存!

  “啊啊啊……”他尖叫着回头去看。

  肠子拖了一路,他的下半身血肉模糊,躺在十几步远的血泊里!

  就在这时,一道寒光飞至。

  呼——,血线飞起。

  他看到了自己的断腰飞到了自己的头顶。血水“汩汩”的往外流。

  好端端的,我的腰怎么飞到了我的头顶?他眨了眨眼睛。

  周边的世界突然安静了,变得漆黑如墨。

  他连元神都没能逃出去。

  黑夜收回圆月弯刀,走到香香面前,软声说道:“这下不生气了吧?”

  香香白了他一眼:“你自己也说,虐杀助长戾气,不利于你的修行。”

  “可是看到这种渣子,我就是忍不住。”黑夜呵呵,“下不为例!下次,再碰到这种渣子,我一定手起刀落,给他们一个痛快。”

  “夜哥哥,我们一定要成仙的。所以,你真的要下不为例哦。”香香很认真的说道。

  迷离的月色下,那双黑溜溜的眼睛格外迷人。黑夜心中一动,身上突然涌出一股热流。

  这时,常龙传讯过来:黑爷,你们找到东西了吗?

  热流嗖的散了。

  黑夜骤然回神,深吸一口气,慌忙回复:找到了。正处理现场。

  常龙:行,那我现在就召回阿一他们,准备随时撤离。

  怎么处理现场?当然是一把火把这里给烧了,再吸食掉整个院子里所有的气息。保管什么痕迹也留不下来。

  处理完毕,黑夜通过契约向沐晚复命。

  沐晚立刻召回他们三个。

  数息之后,他们三个并排站在一间灯火通明的大房间里。

  香香立稳身形,看到空荡荡的房间,一头雾水:“姐姐,这里是库房?”

  沐晚背着手,站在一个圆月形的镂花木窗下。她不屑的笑道:“不是。这里是前任护军的书房。我们现在是在守备所的后衙。”

  闻言,常龙和黑夜皆满脸讶然。

  “壮烈牺牲的前护军大人这么清廉?”香香忍不住轻呼。

  不过,环视屋内,她又觉得好象不是这样的。

  沐晚呵呵:“里面原本是不少好东西的。不过,已经被洗劫一空了。”

  “啊,魔军杀进了守备所,把这里洗劫一空?”黑夜抚额,“这里的将士也太弱了吧!”连自己的老窝都没守住。

  不料,沐晚轻哼:“他们是打算这么上报来着。”

  常龙听出话里的意思,一双浓眉在眉心处拧成了大疙瘩:“姑娘,是不是他们胆大妄为,假报军情?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魔军入侵!”

  沐晚叹道:“见过胆大的,真见过象这样狗胆包天的!拿两界的战事当儿戏!”

  原来,她到了这里以后,很快发现诸多疑点。

  只是,她对破虏界的了解,仅仅是那张星图和一份战报。为了更多的了解实情,她佯装什么也没有发现。

  可是,这里的百长见她初来乍到,又是孤身一人,心起歹意,竟然在她到任不到两个时辰,就突然发起兵变。

  百长的计谋是不错的。可惜,他命不好,碰的不是别人,而是沐晚。

  想当年,在炎华界的时候,沐剑仙可是仅凭金丹境的修为就能统领千军万马的人物。那时,多少上人、真君都服服帖帖的听从她的号令!

  而现在,她的修为整整高过这些虾兵蟹将两大阶!

  如果他们不自个儿跳出来,严防死守,也许沐晚还要费点心思才能察出事情的真相。

  这样一来,反倒帮了她的大忙。

  这场注定短命的兵变,在一刻钟不到的时间里,被沐晚以一己之力强行镇压下来。起事的官兵共有三十一人。毙命十九人。百长等幸存者还有一共十二人,都被她吊绑到了大校场的高台之上。

  百长自知绝无活路,自爆不成,遂死硬到底,一张嘴抿得跟个蚌壳似的。

  他的追随者们亦是有样学样。

  而那些没有参与的老弱病残,早已躲的躲,藏的藏,连人影也不见。

  沐晚懒得多费唇舌,用仙力传音,覆盖住整座守备所:“本官号令,限十息之内,所有人,只要还带喘气的,统统到校场集合!十息之后,不到者,斩!”

  躲起来的那些人早已经被她的雷霆手段镇住。闻言,哪个敢不听从?就连那些重伤的,都从藏身的地方爬了出来。

  召集齐人后,沐晚没有再给百长机会,当众宣布对他搜魂。

  看到百长在她的掌下翻着白眼,澳门赌博网站:浑身抽搐,十一名追随者出尽了丑。他们不再视死如归,铮铮硬骨。一群人要么大小失禁,要么痛哭流涕,苦苦求饶。

  沐晚搜魂完毕,被他们的恶行气得浑身直打哆嗦。

  什么魔军入侵,前任护军壮烈牺牲,统统是骗人的鬼话!

  分明是以前任护军、百长为首的两派瓜分刚刚到位的军饷和军需物资不匀,两派火拼。结果,百长这一派赢了。他们将落败的前任护军,及其家人通通剁为肉泥,并将其家财洗劫一空。

  为了遮掩罪行,百长授意所中的文书编了那样一份战报。

  他以为,护军“战死”,而他“除魔”有功,上头会顺势提拔他为新任护军。不想,战报传上去不到一天,沐晚便已到任。

  为他人做嫁衣,他岂能心甘?于是,他决定立起发起第二场兵变。呵呵,就当前一场兵变是预演!

  结果,很不幸,他踢到了铁板。

  沐晚查出真相,当即宣判:这些人罪大恶极,斩立决!

  十二人皆被封印住元神,推上了刑台。十二颗头颅落地。他们的元神很快消散。

  新来的护军大人哪里是仙,分明是杀神当世!台下的那些人吓得面无血色,彻底老实了。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静静游弋的鱼、乖果果、wxr16、云婉凝的月/票,谢谢!

  第一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