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九九章 小家雀安能知鲲鹏的乐趣所在?
  。此一战,澳门赌博网站:战虏界守备所歼敌七百余口,而己方折殒三十二人,重伤二十六名,其余人皆有轻伤。在战报的末尾写道,守备所疗伤的丹药告急,请求大量调拨。

  沐晚看完,问道:“疗伤的丹药,将军大人批了吗?”

  古主簿目光流转:“将军大人,连年与魔界交战,伤药消耗极大,甚是吃紧。沐大人先赴任。主帐这边会尽快调拨,派专人押送过去。还有,今年,新募的军士,我们北大营与南大营是一起集训的。刚好,集训完毕。将军大人已经批了,先紧着破虏界,补足兵力。五十名军士,于今天清晨已经出发。明天黄昏之前,定能到达破虏界。”

  沐晚在心里冷哼一声,又问道:“那五十军士都是什么修为?”

  “这个,在下并不知情。将军大人没有透露。”古主簿道,“将军大人只给了星图和战报。星图,您可以带走。但是,战报,是要入档的。”

  原来这些资料不是你准备的。沐晚将战报还给他,收了委任状和星图,淡声道:“知道了。”

  见她就这样拿着委任状和星图走了,古主簿愕然之后,好不郁闷,在心里嘀咕道:懂不懂规矩!在老子这里领了军职,连茶水钱也不给。

  不过,他又在心里对自己道:这娘们也是个倒霉的。那里被魔界掂记上了,以后必定没完没了,大战没有,战不断。娘们这一去,也不知道能活几天!罢了,就当他看在一个营的同袍份上,提前给她烧了一把纸钱。

  这样一想,郁闷消了大半,他立时觉得舒服多了,啧啧的摇头:“可惜了,那样漂亮的一个娘们!”

  话,沐晚出了军帐,回到临时住处,正收拾着,汪东和刘真两兄弟连袂造访。

  “听沐仙子的委任状下来了,恭喜恭喜啊。”刘真一反常态,眉开眼笑的抢先抱拳道贺。

  三世为人,加起来也知了几千岁。沐晚岂不知他揣的是什么心!家雀安能知鲲鹏的乐趣所在?在她看来,这两位守着这个死气沉沉的主帐,尸位素餐,才是可悲可叹呢。

  道不同,不足以谋。她佯装不知,爽朗的抱拳回礼:“多谢。”

  刘真碰到了软钉子,心中甚是不快,正欲再刺几句,旁边,汪东凉凉的瞥了他一眼,向沐晚笑道:“沐仙子准备什么时候起程?”

  刘真悻悻的咽下了嘴边的话。

  沐晚如实答道:“将军大人有令,即刻起程赴任。”

  汪东甚是遗憾:“我们兄弟两个本来想去对岸的酒楼置上一桌酒菜,为仙子送行。看样子,是怕不成了。”

  “以后会有机会的。”沐晚笑道。

  因为沐晚道明了没时间,汪东两兄弟也没多逗留。送上一些“大展宠图”、“一路顺风”之类的祝福,两兄弟便告辞离开。

  走出老远后,刘真阴沉着脸,咬牙哼哼:“有什么好得意的!”

  汪东本来想告诫他几句,想了想,没有做声。红踩白,这是人之常情。但是,刚刚他看出来了,沐仙子对新得的职位一不满也没有。这样一来,他又一次的肯定,这位沐仙子是大世家的嫡系子弟。因为这只是一次历练而已,根本就代表不了什么,也决定不了什么,所以,人家才这般配淡定和洒脱啊!

  是以,他临时起意,去对岸的大酒楼请一桌,为之饯行。

  可是,刘真却象是去看笑话的一样。如果不是他拦着,还不知道会胡八道些什么呢。

  殊不知,在沐仙子的眼里,他刘真才是个笑话。

  唉,自从来了主帐,刘真变了许多。一个的正七品护尉,算得了什么!底下的人唤他几句“大人”,他就真当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尊者了。愚蠢之极!照这样下去,只怕迟早会拖累到我。

  想到这里,汪东打定了主意:以后远着儿这个蠢货。

  而此刻,刘真见汪东居然一声不吭,也甚是不满:两百多年的兄弟,汪东居然在一个下官面前横我!踩着兄弟的脸面,去讨好一个外人,私底下,连句带歉意的话也没有。这算哪门子的兄弟!并且,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也就是我脾气好,不和他一般见识。还有,这人明面上嘻嘻哈哈,看似豪爽,实则却是个整日里怕东怕西的懦夫。跟他混,能有什么前途?唉,罢了,罢了!

  很快,沐晚收拾妥当。一刻也不想在这里逗留,她直接出营。

  不想,在铁板吊桥边,她碰到了军需处的程军需。

  隔着老远,程军需便向她抱拳打招呼:“沐大人也要出营?”

  沐晚抱拳回礼:“我的委任状下来了,要赴任去。”

  入职大比的头名被打发到那样一个破地方,担任从七品的护军之职。这事,早就在营区里传遍了。而程军需素来消息灵通,不可能不知道。起来,这次,他与别人竞职失败,本来以为自己是个失意的,不想,还有人比自己更惨。收到这道消息后,积压在心头的郁气立时少了一大半儿。

  不过,今天,他并不是来和这位比惨的。

  他飞快的瞥了一眼中营方向,压低声问道:“沐大人,得了委任状之后,没有去拜见将军大人吗?”

  沐晚轻拍脑袋,故意懊恼的答道:“哎呀!听那边形势吃紧,我心里着急,光顾着收拾行囊,忘了这茬。以后再。”好吧,她压根儿就没想到过要搭理那个雁过拔毛的恶心家伙。

  这是谁家的孩子,这么天真?程军需不易察觉的抽了抽嘴角,做出一副关心的样子:“这样的话,也许破虏界那边的伤药一时间很难批下来。”

  沐晚微愣。苛刻伤药?那家伙绝对做得出来哦。

  程军需摸了摸鼻子,含糊道:“将军大人最好脸面。我们一般都是得了委任状,头一桩事,就是去答谢将军大人……”

  言下之意,现在再去拜见,已是黄花菜都凉了。

  这时,铁板吊板已然放了下来。

  程军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下官正好也要出营。沐大人,先请。”

  “程大人,请。”沐晚叹了一口气。

  很快,两人过了桥,来到对岸。沐晚正要向程军需道别,不想,后者神秘兮兮的轻声道:“沐大人想要伤药的话,春雨巷有货……”话音未落,他飞快的抱了一拳,转身离去。

  原来,这家伙是来卖药的!

  沐晚垂眸,掩去眼底的笑意。在营中好歹也呆了三个月。各级军官私底下倒卖军需物资的事,岂能逃过她的法眼?这位军需官所的春雨巷的货,十有**就是从营中私运出来的!

  呵呵,送上门来的,不要,白不要!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黑色低八度的平安符,多谢书友yin1、蘩羽645098、机器猫的包、苏舒和严、卡通伶、五月风舞影、susan4ever、萌萌芽虫、薄凉kay的月/票,谢谢!

  另,月/票又逢百,所以,明天中午有加更。某峰再次感谢亲们的大力支持与厚爱,敬请亲们围观与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