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九八章 从七品护军
  就这样,沐晚在后营的空地上安顿下来。就爱上网 。。

  北大营确实是在外面没有多少人气。除了他们仨,这里再也没有添新人。通过大比的有几十号人。竟然只有三个人报了北大营。

  而这里好象是一个被遗忘的角落。自程军需和大石走后,一天到晚也不见有人过来晃一下。

  之前,沐晚听阿哥说过北大营的种种不靠谱,早有心理准备,是以,一点儿也不着急。军帐有隔离仙阵。在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情形。她索性进入玉府仙殿修行。

  一晃十天过去了。

  从一重天到九重天,四大营皆是逢初一、十五沐休。这天恰好是初一。

  清晨,汪东从帐篷里出来,忍不住看了一眼另一侧的那座军帐。十天了!整整十天,沐仙子都窝在帐篷里,不见现面。

  他皱了皱眉头,心道:真沉得住气!

  这时,刘真也出了帐篷,走过来,冲他使了一个眼色。

  汪东点点头,挥手轻声说道:“走。”

  转眼,两人走出了老远。

  沐休这天,铁板吊桥会早早的放下来。全天,天兵天将们都能自如通行。

  这些天,没人搭理,兄弟两个的心里就没踏实过。他们俩每天都去求见将军。前两天,门口的警卫还好声好看的说:“将军大人不在。”后来,人家都不爱搭理他们俩,直接无视。

  他们俩暗中塞了五块上品灵石。警卫袖了灵石,眼里终于有人了。飞快的看了看左右,他压着嗓子飞快的吐出一句话:“交班后,西角小树林。”

  下午,两人应约而至。

  那位警卫神秘兮兮的告诉他们俩:“将军大人这些天根本就不在营区。”

  搞得这么机密,就撂给本座这样一句话!难道本座就这么好骗不成?汪东当场就要发作。

  还好,刘真一把拉住了他。

  警卫好不委屈:“这是军事秘密!泄露将军大人的行踪,被上头知道了,从轻处罚也是要挨一百军棍,插箭游营三天。要是碰到长官们心情不好,小的身殒道消,也极有可能。”

  两人闻言,不由愣住。

  回过神来,刘真笑嘻嘻的拉着警卫的一只手,塞了三块上品灵石:“都是一个营的同袍兄弟,就是一起随便聊聊,怎么会泄露军事秘密呢?”

  好话+灵石,双管齐下。警卫神色微缓,借破下驴,又道出一条很有用的信息:“将军大人新得了一位美人,正新鲜着呢。如果军中无要事,将军大人都是在河对面的将军府里。”

  两人得了准信儿,回到住处后,经过商量,一致决定乘着沐休,拼上两人的全部身家,再拜访一回将军大人。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事到如今,他们被不管不问的撂在这里,已成骑虎之势,只能放手搏一回。

  当然,这事不能让同样被撂在这里的沐仙子知道。刘真特意提醒义兄。

  沐仙子碰到这样的冷遇,也能安坐于山。是以,他也赞成之前义兄的判断——沐仙子是大世家的嫡系子弟。

  他认为,大世家嫡系子弟,眼高于顶,不通世情,如果没有人提醒,或者没吃到苦头,定是不知道这样的歪歪绕绕的。但是,一旦她知道了,以她的财力,还怕砸不开将军府的大门?好位置,大家都想要。到时,还会有他们两兄弟的份吗?

  汪东深以为然。

  于是,沐休这天清晨,两兄弟不声不响的出了营房。

  这天晚上,两人喜气洋洋的回到营房。

  两天后,他们的委任状正式下来了:汪东是主帐中营正七品骁勇护尉;刘真是主帐左营正七品游击护尉。

  他们俩在入职大比中,是在最后关头才赶到下门。之前,有关传言说,得了下门,只能得到百长之职。现在,得了正七品的护尉,两人皆是欢天喜地。

  搬离前,两人特意去沐晚的军帐前道别。

  那时,沐晚刚泡完澡,正披头散发,穿着宽松舒适的大袍子在静修星的洞府里看书。听到外面的动静,她换上军中装束,出了军帐。

  “沐仙子,我们兄弟二人要搬离这里了,过来道个别。”汪东笑嘻嘻的说道。

  “搬离这里?”沐晚一时没反应过来,不解的问道,“你们准备搬去哪里?”好吧,这里确实是地方窄了点。可是,她都没有出过帐篷,应该没有打扰到他们俩吧?

  刘真答道:“哦,也没多远。我和大哥的委任状今天下来了。明天上任。我们要搬到左营和中营去。”

  原来如此。沐晚抱拳祝贺道:“恭喜二位。”

  “不过是正七品的护尉,澳门赌博网站:没有什么的。”刘真笑道,“沐仙子在大比中得了上门,正六品的校尉之职,是铁板钉钉啊。”

  沐晚轻笑:“借刘大人吉言。”

  刘真还要说什么,旁边,汪东看了他一眼,抢先抱拳说道:“今天,我们兄弟两个要搬迁,杂事缠事,就不打扰仙子了。改天再请仙子喝酒。”

  沐晚抱拳回礼:“两位慢走。”

  汪东拉了一下刘真的袖角。后者本来还要显摆一二,见状,只好随他一道离开。

  走出老远,他嗡声问道:“大哥,今儿得了差使,心里高兴,为什么不许我多说两句?”

  汪东白了他一眼:“人家压根儿就称罕你的正七品护尉,你显摆给谁看?”

  刘真愣了一下,旋即,不爽的哼哼:“不稀罕?将军大人不是说了吗?这次募新不足,主要从营中提拔。她只管窝在那里,连护尉也捞不到!哼,瞧不起本座,本座就不告诉她!”

  汪东叹了一口气:“捞不到好位置,也没关系。人家反正只是历练而已。历练完了,自然就提上去了。哪里象我们,只能慢慢的熬!你现在把人得罪狠了,将来要是落到她手上。我告诉你,你哭都来不及。”刚才,他看到沐仙子那气度,越发的坚信她是下来历练的大家嫡系子弟。

  刘真闻言,不服气的撇了撇嘴,心道:不过是仗着出身比我们强罢了。看,离开了他们的大家族,她什么也不是!一样被撂在那里,无人搭理。

  只是,大哥的眼力素来强过他。也许,将来有一天,这丫头真的历练出来了,被她的家族的器重,从而平步青云。都是一个营的。大哥说的也没错,到时,他们兄弟两个搞不好真会落到她手里。

  想到这里,他咽下了涌到嘴边的牢骚。当然,心里的不服气更甚——他倒要看看,这位会得到一个什么样的职位!

  结果,那位真的很沉得住气。没人去搭理她,她就象闭关一般,从天到晚就不见出过帐篷。

  说起来,营区的修行环境还算不错的。在金芒界,就数这一带的元气最为浓郁。有仙阵守护,再加上天规罩着,几乎没有人会过来捣蛋。

  百长以下的低阶军官每天清晨要组织军士们出操。但是,他们怕耽误自己修行,通常都是由十长轮流代劳。

  而护军以上的中阶军官,不用出操。他们简直就是把这里当成了修行之地。如果没有什么事,绝大多数的官老爷们都是窝在自己的帐篷里。只有沐休日,他们才会出来,结伴去对面吃喝玩乐,松松筋骨。

  在这里,不但不用交房租,每个月还有饷银拿。另外,只要塞点灵石给医官,就能搞到解毒的,疗伤的中低阶仙丹。虽然每次的份量都不多,但是,积少成多,凑到了一定的数量,转手卖到外面,每个月都能赚一笔可观的外快。

  除此之外,手下还有军士以供驱使。时不时的,还会收到他们的“孝敬”。

  啊啊啊……刘真越发觉得,参加这次募新是非常明智之举。

  当然,如果职位还能更高一些,那就更好了。身为正七品护尉,他每个月只有五块下品元石的饷银。而正六品的校尉却是每个月十块下品元石。

  只可惜,他的出身低,家族也是不入流的。

  想到这里,他又不禁想起了仍然被撂在后营的临时住处的某位仙子。

  一晃三个月过去了,某位气度不凡的仙子的委任状还没有下来。原来,还有洪校尉明里暗里的向将军大人进言一二。一个月前,洪校尉荣升为从五品都尉,调升四重天北大营。于是,再也没有人在将军大人面前提起过她的大名。而将军大人也象是忘记了她。这不,主帐这边的所有空缺都被补全了,硬是没有她什么事儿。

  而她呢,一如既往的缩在帐篷里。主帐这边补缺,各方势力暗中较劲,闹得沸沸扬扬,她就跟没看见一样。全营区,就她一个淡定人。

  “她真沉得住气啊。”每次,他都会如此感叹。

  这些大世家里出来的贵人们,真让人看不懂。

  这天中午,汪东兴冲冲的跑到他帐篷里,眉飞色舞的问道:“真弟,沐仙子的委任状下来了。你猜是个什么职位?”

  刘真如今已完全融入了主帐,很多事,门儿清。闻言,他轻蔑的笑道:“成天窝在帐篷里,跟闭关一样。将军大人怕是连她是高是矮,是胖是瘦,都不知道,能派给她什么好位置?再说,主帐这边也没有什么空缺了。她十有*是派到其他界面当校尉吧?”没办法,这位在入职大比里的成绩实在是太好了。总共就是只有六个人得了上门。而她是其中最早达到上门的。所以,他认为,校尉之职是跑不掉的。好吧,他知道,大家暗地里都是这么分析的。

  不想,汪东却甚是惋惜的摇摇头:“可惜了,沐仙子太不通世情。将军大人等了她那么久,她却一点情面也不给。将军大人应该也是恼了她,才把她打发到破虏界当护军。”

  “啊?从七品?”刘真惊呆了,“比我们还要低半级!破虏界?在哪里?没听说过呢。”

  汪东撇撇嘴:“具体方位,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听说是个很小的界面,是边界地带,与魔界毗邻。但是,那边只有一个守备所,护军就是最高长官。人家一去就是当地地道道的头儿,哪象我们是夹在中间缝里?”

  话虽这么说,但是,刘真看得出来,义兄的神色言语之中,满满的都是兴灾乐祸。真解气啊!哈哈!这些大世家了嫡系们也有吃蹩的时候!将军大人威武!不管将来如何,至少,他们现在站得比她高。

  他从心底里笑了起来:“那种穷乡僻壤,能有什么油水?又与魔界毗邻,危险得很。给个中郎将,我也不乐意去!沐护军知道了吗?她肯定气坏了吧!”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紫随风飘的平安符,多谢书友黑色低八度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