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九七章 又是新开始
  军需处的大帐在营区后面。姓程的军需官是一个长着鹰钩鼻,精瘦、黎黑的中年人。化虚后期的修为。

  听沐晚道明来意,他“嗯”了一声,拿出一个下品储物袋放在长案上:“这是大人您的装备。共有盔甲一套、衣服、鞋袜四身,以及帐篷一顶。大人初来,暂且没有分派职位,所以,按规则只能暂住后营区。等职位分派下来了,大人的住处会重新安排。饷银、丹药等,上头没有发话,暂时没有。”

  “有劳。”沐晚拿起储物袋。以她现在的修为,储物袋上面的隔离阵法形同虚设。她扫了一眼。没错,里面的东西一件也没少。

  程军需展开一本登记簿:“大人清点核对之后,请在末尾用身份玉牌按个印。”

  上面,她的名号后面,罗列了储物袋里的物品,末尾写着“印鉴”两个金文。

  沐晚取出身份玉牌,注入仙力,在那里印了一下。

  五色灵光敛入薄绢之中,现出“瑾宸”两个墨字。

  “大人,请随下官来。”程军需收好登记簿,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下官领您去住宿的地方。”

  “有劳。”沐晚颌首。

  应该是洪兴特意嘱咐过,这回,大石寸步不离的跟在她身后。

  程军需领着两人从右侧的边道,穿过中营,很快来到后营。

  一片十余丈见方的空地上,有两名男子正蹲在空地上扎帐篷。看到他们过来,两人不约而同停下手里的活计,站起身子。

  “啊,是瑾宸仙子!”两人迎上来,抱拳主动打招呼。

  “在下是汪东,这是我义弟,刘真,我们也是这次的应征者。”个头稍高一点的那位笑嘻嘻的自我介绍道。

  沐晚抱拳回礼:“在下沐晚。两位,真早啊。”

  汪东呵呵:“我们也是刚到。”

  与他不同,刘真看上去很腼腆,红着脸站在一旁,没有吭声。

  程军需说道:“大人,临时的住宿地就在这里。”

  “哦。”沐晚点头,随手抓了一把上品灵石给他,“辛苦了。”

  程军需双手接过,行了一礼,转身离去。

  汪东目光微闪,笑道:“仙子来自几重天?”

  沐晚爽朗的说道:“在下刚刚从一重天上来。”顿了顿,补充道,“我是从下界飞升上来的。”

  汪东讶然:“真看不出来呢。看刚刚仙子打赏军需官的气度,在下还以为仙子出自仙界的世家呢。”

  沐晚笑了笑:“在下界时,打赏惯了。”

  “听说下界有宗门。仙子定是大宗门出身吧?”汪东又道。

  沐晚点了点头,抱拳说道:“对不住,在下要先去布置住处。”

  没想到她竟然如此直接,汪东微愣,旋即,飞快的应道:“哦哦,仙子,请。”

  沐晚颌首示意,往空地的另一侧走去。

  大石目不斜视,紧跟其后。

  汪东想了想,冲着沐晚的背影又道:“仙子,要不要我们兄弟搭把手?”

  沐晚停住,转过身来,笑道:“多谢两位的美意。杀鸡焉用牛刀,只是搭个帐篷而已。”接着,她对大石说道,“大石,你也回去复命吧。替本座谢谢洪大人。”说着,也抓了一大把上品灵石塞给他。

  大石也没有坚持,收了灵石,抱拳行礼造退。

  军营配制的帐篷都是同一制式,比炎华界的品阶要好太多,使用更方便。沐晚在空地的另一侧开始扎帐篷。

  汪东和刘真比她先来,很快,两人都忙完了。汪东本来想过来搭把手。刘真飞快的使了个眼色。

  前者不明就里,跟着他一道进入帐篷。

  刘真往中间的柱石上添了一块上品灵石,将帐篷里的组合阵法激活,说道:“她只是没有根基的飞升仙人,出身比我们还要不堪,有必要去讨好她吗?”

  汪东却不以为然:“我们俩来报到,哪有军士跟过来服侍?还有,在三重天,哪个敢明目张胆的打九大家族的脸?所以,我说,她绝对是大世家里出来的贵人。听说很多大世家,最喜欢让嫡系子弟隐瞒身份,外出历练。她十有*也是的。我们和她是同一年入营的同袍。维系好了,这也是一条很有前景的人脉。”

  刘真闻言,眉头轻皱:“如果她真的是出来的贵人,那……之前,将军大人答应我们的职位,还会不会算数?”

  汪东不由怔住。

  刘真又道:“该不是因为生了变故,所以,将军大人今天才避而不见的吧?”

  “你是说,将军大人变卦了?”汪东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

  刘真一屁股坐在地上,沮丧的说道:“我们不可能再找到第二株那么完整的万年紫灵仙草。”

  “不行,我要去见将军大人!”汪东飞也似的跑出帐篷。

  刘真起身追了出去:“哎,大哥,等等我。”

  沐晚刚好将帐篷搭好,看到两人一前一后的跑了出去,样子好象急。

  她只是看了一眼,钻进帐篷里。

  军帐的空间比炎华界的帐篷大了一倍多。上面也一共有三重仙阵,分别是聚元阵、隔离阵和防护阵。在仙界,这是最基础的阵法配置。

  地上面铺有大红毡毯。沐晚用手摁了摁。手感柔软而厚实,就是直接睡在上面,也是可行的。

  不过,帐篷有这么大,总要摆点家什充充门面的。沐晚从左护腕的储物空间里取出长榻、木屏、长案等物,摆好。

  帐篷里一下子有了住家的感觉,不再显得空荡荡的。

  然后,她盘腿坐在长案后面开始归整盔甲衣物。

  发给她的盔甲不是校尉制式的,是一株黄铜红缨头盔和一件棕褐色的兽皮软甲,上品宝器。四身衣服,分别是两件青黑色长战袍和两身黑色短打军衣。另外就是,两双云纹战靴和两双千层软底鞋。

  这是从七品护军的装备。昨晚,阿哥告诉她,在正式职位下来之前,按从七品护军例,这是三重天的惯例。

  至于正式职位什么时候下来,各营皆不相同。以南大营为例,阿哥是和新入伍的军士混在一起,集训了三个月,然后又进行了一次考核。

  以前,北大营也是差不多的做法。但是,现在,北大营从上到下,是四大营里最混乱的。在募新一事上,更是毫无章法。所以,他也不知道今年会怎么搞。

  “有一点倒是一贯的。要想谋到一个好位置,必须多多打点。”黄长顺苦笑道。北大营变成如今的德性,搁在以前,那是做梦都想不到的事。

  “我是不会行贿的。”沐晚冷哼。

  想到这里,沐晚不禁握拳。呃,貌似她高看自己了。从刚刚的情形看,分明是有人欲置她于死生而后快。所以,就算她行贿,指不定还没人受贿呢。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她倒要看看,到底是谁非要跟她过不去。

  仔细检查过盔甲衣物,没有发现有不妥之处后,她换上一身黑色短打军衣,在外面罩上皮甲。

  接着,她解下头上的珍珠镂金冠。象军中众人一样,将头发梳成道髻,然后再戴上黑纱网巾罩住头发。

  搞定后,她幻化出一面水镜,照了照。

  嗯,不错。看上去,很清爽!早知道网巾这么好用,还戴什么珠冠啊。

  她满意的挑了挑眉,正准备对着镜子戴上铜盔。这时,外面传来汪东的声音:“沐仙子,在吗?”

  沐晚放下铜盔,将之与其他物什一并收回储物袋里,快步走出帐篷:“在的。”

  汪东和刘真并肩站在外面。看到她身上的穿挂,两人明显愣了一下。

  汪东愕然:“啊?沐仙子,也是配置的这种皮甲?”

  沐晚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皮甲,一头雾水的问道:“有什么不对吗?”

  “您,您不是守住了上门吗?应该着银甲啊。”汪东答道。他们兄弟俩只得了下门。所以,当看到配给的装备不是校尉装,两人沮丧极了。这也是他们俩刚刚急急的去求见将军大人的缘由之一。

  然而,现在看到得了上门的瑾宸仙子也配的是与他们一模一样的装备,两人更加迷糊了。

  沐晚笑道:“哦,在三自重界,正式职位没有下来时,都是配护军装备。”

  “沐仙子听谁说的?”心中的焦碌去了一大半儿,汪东喜声问道。

  沐晚当然不可能告诉他,是阿哥说的。于是,随口编道:“在军需处,程大人说的。怎么了?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汪东呵呵笑道:“哦,我们兄弟领装备时,程大人没有说。所以,我们还以为每人都是不同的。”

  “我也是问了,程大人才答的。”沐晚看了看两人,把话题扳回正道,“两位,找我有什么事?”

  汪东答道:“哦,刚刚我们兄弟二人想了营一趟,结果,被告知,今天不是沐休日,没有将军大人的亲笔手令,不得出营。我们特意来告之仙子一声,免得仙子也和我们兄弟两个一样,澳门赌博网站:走冤枉路。”

  “我知道了。多谢告知。”沐晚抱拳致谢。

  汪东达到目的,呵呵笑着抱拳回礼:“都是一个营的同袍,何需客气?如此,我们兄弟二人就不打扰仙子清修了。”

  刘真也飞快的一抱拳。

  目送两人转身走了几步,沐晚这才回帐。

  不管怎么说,她在九重天的天兵天将生涯正式开始了。

  环视整洁、简单的帐篷,她握了握拳,对自己说道:“又是一次新的开始。加油,沐晚!”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薄凉kay、aquazl、yun、悠悠喵小七、freeseas_7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