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九五章 下马威
  兄妹俩象是陌生人一样,天南海北的聊了大半夜。

  当然,这只是表象。

  实际上,黄长顺用隐晦的方式向沐晚透露了一些情况。

  比如说,他之所以会出现这里,并不是偶然。而是,他用观世镜看到沐晚的行程后,特意赶过来的。所以,任何人打着他的幌子来找她,都不要理睬。就算是萧青山奉命来联系她,他也一定会给一样信物为证的。

  沐晚很好奇。观世镜真的有这么逆天吗?

  她现在恢复了前前世的记忆,和他在一起,完全卸下了心防,整个人处于最放松的状态。是以,言谈举止与前前世没有太大的区别。黄长顺一眼就看出了她心中的疑问,讪笑着解惑——观世镜一天只能用一次。平时,他不会用观世镜找她。他喝过她的三盅心头血疗伤。如果她碰到什么危险,他亦会有所感应。这时,才会拿出观世镜来查看。

  沐晚闻言,松了一口气。

  黄长顺还告诉自家阿妹:报仇这样的粗活,有他这个阿哥在呢。他的阿妹只要努力修行就好。仙药、仙材……需要什么,只管找阿哥。北帝府虽然倒了,但是,唯一的妹子,阿哥还是养得起的。

  沐晚知道,仇家太历害,目前,自己的修为境界还不够资格提“报仇”二字。阿哥今晚特意来找她,也是担心她冒然行动,会遇到危险。阿哥正在做的事,太危险。而她既然帮不上忙,那么就尽量做到不让阿哥分心。是以,她笑眯眯的应下。

  见阿哥只字不掉母后,沐晚犹豫了许久。最后,她还是问了出来。结果,黄长顺神色淡淡的吐出了两个字——大归。

  母后大归了!所谓“大归”,那必须得公开与父君断了夫妻名分。这里面的信息量太大,沐晚只觉得心里象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时之间,百味杂陈。

  “这样也好。”过了一会儿,她才哑声说道。母后回到了凤族,至少性命无虞。

  黄长顺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隐晦的安慰她,至少,他们兄妹两个还能彼此相互依靠。

  沐晚闻言,心里的最后一点奢望也被无情的掐灭。凤族是他们兄妹俩的母族。当年,北帝府覆灭,凤族并没有被波及。可是,现在,阿哥却告诉她,如今他们兄妹两个只能彼此相互依靠。

  这是什么意思?北帝府覆灭,难道凤族也有份?袍袖之下,双手紧握成拳,她的心,好痛!

  黄长顺见状,叹了一口气,再次告诉她,当年的事,很复杂。很多事情,还有待证实。他不会放过一个仇人,但也不会冤枉任何人。

  沐晚听明白了——凤族在那件事里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做了些什么,阿哥还没有查实。

  不过,她知道,凤族现在是不可信的。母后……她只能乞求上苍垂怜,母后待父君是真心的,无负于父君。不然的话,他们兄妹两个何其苦也!

  黄长顺担心她被仇恨迷了眼,连忙开导她,报仇是必须的,但并不是他们兄妹唯一的目标。父君若是还活着,一定希望他们俩能活得顶天立地,仙道大成。

  沐晚点头:“嗯,我知道的。我不会忘记踏入仙道的初衷。”

  清晨,兄妹俩各自买了一盒金锞子做样子。

  “沐仙友,后会有期。”在热闹的酒楼旁,黄长顺抱拳道别。

  沐晚抱拳回礼:“黄仙友,后会有期。”她拿出一个下品储物袋,递过去,“在下与黄仙友一见如旧。这里面是一些酒食,请黄仙友笑纳。”

  阿哥好酒。她知道的。前前世时,风茜很小的时候,就知道给阿哥找酒了。

  昨晚,她暗中取出了一千坛年份最高的“醉千年”,以及百余斤烤肉串,悄悄收进一个下品储物袋里。

  黄长顺咧着嘴,笑容得比天边的朝霞还要灿烂,接过储物袋,连声道好。转世回来,阿妹还是那个打小就会替他到处搜罗好酒的好阿妹。哈哈,以后又有好酒喝了!

  挥挥手,他转身走向了热闹的街道。

  沐晚一直目送他离开,直到他拐了个弯,背影消失在街角。

  敛了笑,沐晚拐进僻静的小巷子里。恢复本来面目后,她直接撕裂虚空,前往北大营主帐。

  说是主帐,其实也是一座傍河而建的城市。以中间的饮马河为界,河东为营房,河西为民居。

  上至将军,下至寻常军士,他们的家眷都住在河西。另外,与别处一样,河西也有商铺、酒楼……如果不看河对面的军营,河西就是一座五脏俱全的小城。

  河上架着一架铁板吊桥。平时,它都是吊起来的。而营区周边都是严禁飞行。河东设有一处哨所。如果要进入军营,只能先向哨所报备。验查通过后,再由哨岗里的军士通知对面放下吊桥,予以放行。

  现在,铁板吊桥就是高高吊起的。

  沐晚径直走到哨所前。

  “什么人!”前沿的哨楼里,一名黑甲军士自墙垛后面探出头来,厉声喝道,“你已经进入营区警戒范围,站住!”

  沐晚仰头,朗声说道:“本座奉命前来报到。”

  “报到?”黑甲军士上下打量着她,“瑾宸仙子?”

  “正是。”沐晚应道。

  “啊!瑾宸仙子来了!”黑甲军士狂呼,撂下她,转身向后面的哨所飞快的摇着一面三角红旗,“报——,瑾宸仙子来报到了!”哇哇哇,瑾宸仙子长得比传闻中说的更好看!

  沐晚站在原地,一脸的黑线。

  不一会儿,两名黑衣大汉从后面的哨所里小跑出来。

  前面的那位,一边往身上套黑甲,一边瞪着眼睛嚷嚷:“哪儿呢?哪儿呢?”

  后面的那位,当值的时候没有披挂铁甲,也就罢了。他居然蓬头垢脸,趿着鞋!一看就知道是刚从被窝里爬出来的。

  军容不整。这里是主帐,尚且如此。父君最重军容……沐晚只觉得两边的太阳穴“突突”直跳。

  “呼——”,她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冷眼看着小跑过来的两人。

  也许是被她身上的冷冽镇住了。两人在隔着十来步远的地方打住,双双背过身去。一个系好铁甲,另一个赶紧把一双鞋穿好。飞快的整理了一下军容后,两人转过身来,脸上红彤彤的。

  嗯,还知道羞愧。沐晚心中的火气熄了一大半。

  “您就是瑾宸仙子?”前面的那个搓着手,嘻笑着走上前来,“久仰久仰……”

  这家伙不过是飞升一层的修为!看到他猥琐的样子,沐晚刚压下去的火,呼的又窜起来了。

  “哼!”她从鼻子里冷哼一声,同时,释放出飞仙一层的威压。

  “哐唧!”两名军士齐齐的摔了个大跟头。

  哨楼上的那位本来也是探出大半个身子,眉飞色舞,咧着嘴看戏。见状,他“嗖”的缩到了墙垛后面。相传,瑾宸仙子虽有倾城之貌,却是一脚就能把假仙直接踹成渣!

  地上的那两位也回过味来。他们终于意识到,眼前的美人儿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剑仙。不能动手,她只要放出威压,片刻之间就能碾死他们俩。仙子确实倾国倾城,但不是他们俩能亵渎的。两人诚惶诚恐的趴在地上,挣扎着求饶:“仙子饶命!仙子饶命!”

  这是北大营的军士?哪来的兵痞、无赖!这两货绝不是父君麾下的北营将士!绝不是!沐晚深吸一口气,极力按捺住一巴掌将他们拍碎的冲动,收回威压,冷声说道:“本座欲前往主帐报到。尔等速速通报对岸。”

  “是是是……”身上骤然轻松下来,两人飞也似的爬起来,“小的们这就通报,马上通报!”

  顾不得行礼,两人一溜烟的跑进了哨所。

  十息之后,从对岸传来一阵“叮叮当当”的铁链撞击声。高高架起的铁板吊桥被巨大的铁索拉着,缓缓放下。

  而这边的三位哨兵,再也没有露过脸。

  沐晚暗中叹了一口气。待吊桥架稳,她大跨步的走了上去。

  见她走得远了,哨所里的那两名军士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来。

  “老大,那娘们长得真好,就是忒凶……”没有披甲的那位小声嘟囔着。

  披甲的军士回过头来,“啪”的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压低声音,恶狠狠的截住他的话:“胡说八道什么!刚刚的教训还不够?你自己找死,可不要拉上我和老三。”

  “是是是。”没有披甲的军士双手抱头,连声认错,“老大,我再也不敢胡说八道了。”见老大神色微缓,他放下手,不解的问道,“老大,上头不是吩咐下来,要我们给她一个下马威的吗?这样就放她过去,上头会不会怪罪我们?”

  老大瞪着眼,扬起巴掌,作势又要打他。

  “别!老大,我错了!我又胡说八道。”老二赶紧的又抱起头,躲到一边。

  “上头要你去死,河上没加盖,你怎么不去!”老大放下手,提腿给了他一脚,“蠢死了!”看到这么好看的仙子,他当然想啊。哪怕是摸摸小手儿,也是美美的。可是……为了摸个小手,把命给搭上,他冤不冤?

  “嗷——”,老二弹起来,捂着小腿惨呼。

  铁板桥上,沐晚听得真真切切。袍袖之中,一双手握紧,松开,如此反复有三。她总算没有立刻返回去把两人丢进饮马河喂鱼。

  下马威?她抬头看着对岸的营区,冷笑连连。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已逝流链的平安符,多谢书友as3233870、噯菍慕慕、不逛街只看书、1020591758、惜妙妈、混沌水晶、susan4ever、fiona119119o、苏舒和小严、我爱胖豆豆、书友160601103445281的月/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