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九四章 兄妹重逢
  沐晚赶到金芒界的时候,澳门赌博网站:这里的夜色正妖娆。

  天上挂着三轮月亮,正中间的,是一轮银白色的满月。东、西两个方位上,各挂着一个月亮。它们都呈米白色,东边的是上弦月,西边的是下弦月。从半空中看下去,夜雾飘摇,三轮月亮普照大地,整个金芒界有如笼在银纱帐里。

  除了“妖娆”二字,沐晚想不出还有什么更恰当的词能形容这里的夜色。

  在玉简里,阿哥还给出了北大营的具体方位。本来,她可以撕裂虚空,直接赶过去。不过,此时离报到时间还早得很,她准备在金芒界随便逛逛。

  阿哥当年在三重天北大营历练时,她还小。历练结束,阿哥返回九重天时,曾给她带过一种叫做“金锞子”的小零食。据说就是金芒界特有的吃食。但是,阿哥当时很得瑟的说过,众多店家里,只有一家叫做“食天下”的老字号做的金锞子最有名气。因为父君不准他泄露北帝之子的身份,所以,他为了买到金锞子,不得不推迟一天返回,半夜去“食天下”排队。

  那时,她年少,只觉得半夜排队好好玩,缠着阿哥说了好久那家店的情形。

  想到这里,沐晚心里涩涩的。

  唔,眼里好热。她仰起头,看向迷离的夜空,任眼泪肆意的淌出眼角。

  阿哥告诉过她那家店子的位置。

  沐晚胡乱的擦了一把脸,祭起“破阵手印”,查出目前所在的方位。

  唔,“食天下”在东南方向,距离这里有三千余里远。

  不是很远,既然来了,就去看看吧。

  金芒界是北大营主帐所在,属于军事要地。按照天规,全界面晚上禁飞。

  沐晚施展“清风术”,向东南方向急奔而去。

  今非昔比。“清风术”妥妥的是“撕裂虚空”的效果。三千余里,不算距离,说到就到。

  不一会儿,沐晚赶到西水城外。

  “食天下”就在此城中。

  她放出气息,悄然探入古城之中。

  阿哥说,“食天下”就在东门大街的中段。

  古城的外围有四座城楼。东门,应该就是东城楼……哦,找到了!

  不愧是万年老字号!几千年过去了,它依然在!

  沐晚笑了笑,收回气息,再次使出“清风术”。身形一闪,有如一阵清风拂过。转眼,她已经站在“食天下”的门楼前。

  “食天下”其实是一家酒楼。三层小楼,雕龙画凤,富丽堂皇之中,又不失典雅。

  此时,一楼的大门紧闭,只在门廊上挂了一串大红灯笼。

  十几号人,排成一长串,盘腿坐在门廊上。有男有女,一群小金丹——呵呵,在下界,金丹境界的修士也算是中阶,被尊为“真人”。然而,这里是上界,并且是三重天!从穿着打扮上看,他们应该都是仆妇杂役之流。

  看到沐晚,众人大惊失色,手忙脚乱的爬起来,抱拳行礼:“小的,见,见过仙,仙子……”

  原来,排队是这样的情形。沐晚直接转身离去。

  她的身份与这些人相差得太悬殊。若是也坐在那里,她倒无所谓,只怕这些人今晚不得安生了。

  拐进一条僻静的小巷里,她用《隐息诀》将修为压制在金丹后期,并且幻化成一个身着褐色短打、相貌平平的年轻男子。

  半刻钟后,她再次出现在“食天下”酒楼前。

  那些人还在小声议论着刚才的所见。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他们齐齐的闭上嘴巴,望过来。

  发现只是一个其貌不扬的同阶,他们纷纷收回目光,接着闲聊。

  沐晚摸了摸鼻子,在队伍的末尾,也盘脚坐下。

  大约一刻钟后,街角那边又传来一通脚步声。

  门廊下的人们又循着声音瞅了过去。

  沐晚听着熟悉的脚步声,心中猛的一颤。

  按捺住心中的惊喜,她尽量平静的扭头看向街角。

  那里,现出一道高高瘦瘦的身影。

  那人头戴一顶发黄的旧竹笠,身着葛衣,风尘仆仆,象是赶了很远的路。

  看到高高的酒楼,他吐出一口浊气,取下旧竹笠,两眼亮晶晶的笑道:“没错,是这里!”

  这句话,前前世时,阿哥没少说。

  风茜初学星图时,阿哥每天都会带她玩一个叫做“找星星”的游戏。

  在地上铺一张老大的星图。阿哥背着对地图,席地而坐。风茜趴在地图上,胡乱的从星图上说出一个界面的名字。阿哥必须要在十息之内报出该界面的方位。不然,就判阿哥输。如果阿哥这一次输到十次以上,就要带她出府玩一次。

  所以,为了能出府玩,风茜往往都是找一些很僻的小界面。

  然而,即便如此,阿哥也是鲜有十次以上答不出来的。每回,他都是输**次。气得风茜躺在星图上,嗷嗷大叫。

  阿哥如果答错了,或者记不得,十息之后,会转过身来,接连问道:“在哪里?在哪里?”

  风茜得意的抬起压着那处界面的胖爪子,报出星位,末了,还要加一句:“阿哥,真笨!”

  阿哥不但不恼,反而笑得见牙不见眼:“没错,是这里!”

  后来,风茜完全学会了星空,阿哥也去了下界历练。那张巨大的星图被束之高阁,她再也没有玩过“找星星”的游戏。

  看了一眼十步开外的陌生身影,沐晚连忙垂眸,掩去眼中的泪意。

  阿哥!他是阿哥!

  可是,不能相认!必须装陌生人!

  袍袖之中,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

  和所有排队的人一样,来人也飞快的扫视了一眼队伍,自觉的走到队伍的末尾,在朱漆门廊上盘腿坐下来。

  他也不过是金丹修为。是以,也没引起人们的注意。

  “这位仙友,不象是我们金芒界的人呢。”他呵呵笑道。露出一口整齐的大白牙。

  又来!沐晚不由想起在忘川客栈相遇的那一次。她深吸一口气,松开拳头,尽量平静的抬起眼帘,轻声应道:“嗯,在下是路过这里。家兄以前吃过‘食天下’的金锞子,赞不绝口。在下想买一些带回去,送给他。”

  死丫头,我什么时候对这玩意儿赞不绝口了……黄长顺的眼圈立马红了。他连忙垂下头,佯装抹汗,飞快的擦掉控制不住直往外涌的泪水,嗡声说道:“你很有心,令兄一定很高兴。”

  “啊,这位仙友,令兄很有眼光呢。”旁边一位大婶陡然插了进来,“‘食天下’是万年老字号了。当初,他们家就是靠在集市上炸金锞子起的家。这一家的金锞子,是我们金芒界公认的口味最地道、最好吃。”

  经她一打岔,兄妹俩都控制住了情绪。

  沐晚看了一眼身边的阿哥,笑眯眯的点头:“嗯,家兄也是这么说的。家兄去过很多地方,吃过很多美食,对这里的金锞子,赞不绝口。说它的口味很有特色,是别处少有的。”

  呃,当年,风顺的原话是:“这东西闻起来是臭的,吃起来……还是臭的!但是,臭味过去,嘴里又生出一丝丝和桂花糕差不多的香甜味儿。所以,它被称为金芒界第一怪味。”

  风茜和王妃都不喜欢吃,母女俩尝过之后,漱了口,没有再碰。不过,父君很喜欢。老大一盒,很快就被他吃了个精光。

  沐晚到这里来,与其说是品尝金锞子,不如说是追忆北帝府的往昔。

  现在,她很庆幸自己来了。不然,她怎么能这么快就见到阿哥?

  排队的人们大多数是金芒界人士,闻言,个个眉开眼笑。

  “那是。金锞子是我们金芒界特有的嘛。”

  “只可惜,这家每天只对外买一千盒金锞子。我们家老爷又是最好这一口,搞得我隔三岔五就要来排一次队。”

  “我家老爷也是。”

  “我们家是大小姐爱吃……”

  排队是件很无聊的事。大家找到了一个共同的话题,好比是打开了话匣子,七嘴八舌的闲扯开来。

  这样更好。兄妹俩很有默契的相对一笑。

  黄长顺指着天上的三轮月亮,说道:“其实,这样的月色,也是金芒界独有的。”心里酸涩不已——他现在只能象个陌生人一样,和阿妹天南海北的胡扯。

  可是,就算是这样,他也觉得很幸福。

  阿妹回来了。这世上,他不再是孤伶伶的一个。

  “风顺,你一定要突围出去!好好照顾阿茜!重振我北帝府!”这是父君离去前,最后的交代。

  在那段暗无天日、冷冰冰,令人绝望的日子里,正是父君的嘱托、身为兄长的责任,撑着他,一天又一天,终于苦捱了过来。

  如今,又能和阿妹一起赏月、聊天,听她隐晦的说着过去的事情,他觉得,之前所有的磨难、痛苦,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沐晚也是感觉幸福满满,顺着他的手指头望向夜空,笑道:“是的呢。天上同时有三个不同的月亮,我也只在这里看到过。”

  阿妹笑起来,还是和小时候一个样。黄长顺从心底里笑了出来。自逃亡以来,他终于又找回了活着的感觉。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絜妤姐妹、ね101920926、朴月西、书友160501011458172、77宝宝的月/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