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九三章 婉拒
  沐晚呵呵轻笑:“不瞒帝君大人,澳门赌博网站:晚辈原本是下界的大宗门子弟。除了练剑,别无长技。仙界居不易,晚辈思来想去,也许从军是条安身立命的门路。”

  南帝微微颌首:“你是剑仙。剑仙好战,从军当然是首选。”

  “多谢帝君大人盛赞。”沐晚抱拳谢道。

  “本君听说你报的是北大营。”南帝笑道,“是因为营中有你的尊长吗?”

  沐晚摇头:“并无。那天,报名处的校尉大人颇有正气。他是北大营的。晚辈反正是两眼一抹黑,所以,就报了北大营。”

  “哎呀,你呀!”南帝一脸的恨铁不成钢,用指节轻叩桌面,“这是关乎前程的大事,你也不事先多打听打听!”

  沐晚讪笑道:“不瞒您说,晚辈努力打听过了。只是,初来乍到,不得其门。”

  也是。一个毫无根基的飞升仙人能打听到什么。南帝叹了一口气:“北大营确实是差了点。这样吧,南大营是本君的麾下。本君把你调去南大营,如何?”除了消除当年的误会,把小丫头挖到自己麾下,也是他今天特意过来的唯二目标。小丫头在入职大比上的表现,可圈可点,是棵好苗子,值得培养。

  堂堂的南帝亲自招揽,这是多大的荣幸啊。他都快被自己的举动感动了。

  不想,对面,沐晚轻咬嘴唇,一脸的纠结!

  “怎么,你不乐意?”南帝的脸立时拉得老长。

  沐晚略作犹豫,嘿嘿笑道:“多谢帝君大人美意。晚辈想在军中闯出一些名堂来。不想让人误以为晚辈……呵呵。您懂的。”她又抱拳,婉言谢道,“晚辈多谢帝君大人的美意。”

  旁边,萧青山呆若木鸡。

  南帝大人也愣住。

  回过神来,他“滋”的抽气,呼的站起来,扔下一句“榆木疙瘩”,背负着双手,踏破虚空而去。

  “沐仙子,后会有期。”萧青山飞快的冲沐晚抱了抱拳,撕裂虚空而去。

  那情形,就象沐晚患上了致命的瘟病一般。

  当然,沐晚知道,他是在演戏。

  呵呵,仙界真是个锻炼人的好地方。连石头怪都学会了演戏,并且学演得象模象样。沐晚撇撇嘴,隔空抓起桌上的那枚玉简。

  萧青山一现出这枚玉简,她就知道是阿哥送给她的。因为上面有阿哥布设的禁制。

  飞仙境以上的仙人都能隔空查看玉简里的内容。在玉简上面布设禁制,在仙界最正常不过。而萧青山虽然只有飞升境的修为,但是,他的主人是仙人,本人又在仙界混迹数年,会使用仙级禁制也没有什么可疑的——阿哥的禁制看上去简单,然而要想破解之,却并非易事。它是只属于兄妹两个的秘密。就连父君和母后都不知晓。

  再加上,他是大大方方的拿出来。南帝更加不会起疑。

  看来,以后阿哥与她联系,都会通过萧青山——他们是来自炎华界的同乡。偶尔相互通个信什么的,是人之常情。

  收了玉简,沐晚做出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回到正屋。

  接着,她闪身进入玉府仙殿。就算南帝再厉害,也做不到隔空探查其他人的玉府仙殿。

  这时,她才解开玉简上的禁制。

  里面刻录了很多关于北大营的情况:以三重天的北大营为主,其他几重天的北大营也都有涉及。

  北大营以前是北帝府的势力。阿哥虽是北帝府少君,但是,父君对唯一的儿子要求甚是严格。阿哥从一重天的什长做起,在每一重天都实打实的历练过。所以,他对北大营的情况可谓了如指掌。

  不过,北帝府突然覆灭。父君殒落,阿哥逃亡。各重天的北大营被瓜分,昔日的北帝府旧部要么随父君一同战死,要么被以各种名目清洗。三百多年之后,北帝府在北大营的痕迹被抹得一干二净。而北大营也面目全非,又乱又渣,成为了四大营的老垫底。名声差得不能再差。

  整个天兵天将系统都知道,北大营还是九重天上的那些大人物的背锅侠。但凡有什么不好的事情,铁定与北大营脱不了干系;苦活、累活、危险活,统统是北大营的。至于好处,哪怕只是一星半点儿,也轮不到北大营。拖欠三五年的饷银,那是常态!

  看到这里,沐晚心情非常沉重。北大营是父君的心血,也是父君的骄傲,如今却沦落如斯……

  定了定神,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接着往下读。

  阿哥在玉简里详细的写出了三重天北大营的各种势力。

  真的叫一个“错综复杂”!沐晚叹了一口气,看向最后的那段文字。

  阿妹如晤:

  四大营都是分明、暗两路。其中,暗军只听从帝君本人的指挥。北大营亦然。这些年来,九重天的那些人如此折腾北大营,无非就是想逼出暗军。但是,父君素来治军甚严。所以,那些人一直没有得逞。阿妹,你去北大营,一定要多多提防以上几股势力,免得被他们利用,陷暗军于两难之境。当年,父君将暗军交给阿哥时,让阿哥立了心魔誓。所以,阿哥不能再向你透露更多。你自己多加小心。如果碰到麻烦,不妨联系萧青山。

  落款是,阿哥。

  原来北大营里,混乱的只是明路人马。暗军一直都在阿哥的掌控之中。沐晚松了一口气。同时,又有一点难为情。她误会阿哥了——她以为阿哥是有意避开北大营里的旧部,免得暴露身份。可实际上,阿哥明显是早有布局。

  还好,阿哥早早的提醒了我。不然,我极有可能会好心办坏事,自己却还不知道。耸耸肩,她将玉简捏碎。

  如今,北大营的情况已经熟悉了,自然用不着香香他们再冒险打探。沐晚通过契约召回他们三个。

  香香听完,瞪大眼睛问道:“姐姐,照这样子,少君大人肯定知道当年是谁下的黑手。少君大人手握暗军,为什么不直接杀上九重天,报仇血恨?”

  沐晚也仔细分析过这个问题。眉尖轻皱,她答道:“可能是那人太厉害了,也有可能是仇人不止一个,仅凭暗军,尚且对付不了他们。”

  香香“哦”了一声,没有再做声。

  下首,常龙却接过话题:“还有一种可能,杀了那人,极有可能令仙界陷入动乱。少君大人不得不慢慢图之。”

  对面,黑夜挑眉:“老常,你的意思是,那人是天帝?”

  常龙看了坐在上首的沐晚一眼:“至少是脱不了干系。”

  黑夜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香香眼波流转,拍了一下巴掌:“哎呀,三年前,天帝的小崽子,会不会是少君大人设计斩杀的?”

  众人愕然。

  香香摊开左掌,右手做成掌刀状,在五个手指头上比划着:“就这样,一个一个的把天帝老儿的爪牙斩掉。天帝老儿肯定有不少仇家的。独木难撑,又强敌环伺,他只有死路一条。”

  沐晚听完,带头呵呵:“事情要是这么简单,阿哥早就连锅端掉了天帝府。”不过,她很赞成她刚才的观点:经香香提醒,她也越想越觉得天帝幼子是阿哥做掉的。

  灭掉天帝幼子,确实动摇不了天帝府的根基,但是,让天帝也感受一下失去至亲的痛苦,也是一件令人赏心悦目的事情啊。

  “以前,香香老以为仙界安乐得很。上来了之后,香香才知道,仙界的争斗更残酷。”香香撇撇嘴。

  大家都深有感触,闻言,皆点头赞同。

  香香眼珠子一转,神秘兮兮的说道:“姐姐,你猜那几个弃赛的九大家族的人,后来怎么样了?”

  沐晚拧眉:“被家族厌弃是肯定的。”这就是客卿的悲哀。那些人在九大家族里,说的好听点,是客卿长老。可实际上呢,就是九大家族喂养的爪牙,很不自由。这次,九大家族在入职大比中,全军覆灭。他们回去之后,肯定是不好过。

  “何止是厌弃!”香香爆料,“香香听说,有人无意中看见,他们中的两人刚出赛场,就被一群黑衣人抓住,当街灭杀了。”

  “啊?”沐晚掩嘴轻呼。

  常龙和黑夜也甚是意外,齐声问道:“当真?”

  香香耸耸肩:“那人说的有鼻子有眼,应该是真的吧。他说,当时,几乎所有人都在大校场外面观看比赛。街上没有路人。两位应征者各自被两名黑衣人被死死的摁在地上。另外又有两名黑衣人,用一把尺长的利剑,直接插进他们的天灵穴,捣碎他们的元神、泄掉护体元气。两具尸身很快消散得干干净净。那群黑衣人象鬼魅一样离开了。那人目睹了全程,吓得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一直屏着呼吸呢。”

  好猖狂!黑夜坐不住了:“唔,我要闭关!”

  常龙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当天,香香他们三个进入星海,开始闭关。

  南帝大人似乎很生气,接下来,再也没有露过面。

  如此甚好。实在是帝君大人的眼睛太毒了。在他老人家面前,心里想点什么,也瞒不过,某人表示压力大太,不如敬而远之。

  四大营只是在仙王府设有事务联络处。在三重天,共有百来个界面,驻扎有四大营的天兵天将。

  而报到的地方在主帐。

  提前一天,沐晚退掉小院,赶往北大营主帐。

  在玉简里,有北大营主帐界面所在的具体星位。它所在的金芒界与主星相隔四个界面。以沐晚的修为,只须使用两次撕裂虚空就能赶到,有半个时辰,足够了。

  而没有得到具体星位之前,她原本是计划搭乘星际飞船赶过去。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hv12332111、六翼天使007、回忆gp、芙蓉伴柳、黑色低八度的月/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