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九二章 这人是个老骗子
  这边的候赛区上,还是那位冷面校尉招呼他们。

  当人到齐后,他站在一个高台上,当众宣布了一道振奋人心的好消息:“所有站在这里的应征者都顺利的通过了本次的入职大比!”

  场外的人们欢呼。

  台下的应征者微怔,旋即,也举起双臂欢呼。真的不容易啊。两百多人报名,期间,折殒、弃赛了不少,现在全须全尾站在这里的,只剩下不到五十号人。

  冷面校尉挥手示意他们安静下来,继续宣布:“五天之后,你们之前报了哪个营区,就去哪个营区报到。记住,报到的时间只有一天,过期不至,以逃兵论处!”

  “大人,我们的职位是什么?”有人忍不住发问。

  他问出了所有应征者的心声。台下一阵呵呵轻笑。

  冷面校尉闻言,居然冲他们笑了一个:“那是军事机密,怎么可能当众宣布?五天后,你们报到之后,自然会知晓。”说着,他挥手,“都散了。五天后,记得准时报到。”

  哦,有道理。众人三三两两的往场外走去。

  然而,外面观赛的人们实在于太热情了。绝大多数人都没有离去。他们欢呼着,把大校场围了个水泄不通。

  “瑾宸仙子!”

  “瑾宸仙子!”

  ……

  沐晚见状,果断的撕裂虚空。

  其他人有样学样。

  转眼间,应征者们走了个精光。

  人们这才陆续离场。

  沐晚直接回到了驿馆的小院里。香香他们三个都不在——原本,比赛期间,他们三个在她的授意下,都是计划闭关的。不过,在比赛前一晚,萧青山造访,并带来了黄长顺的信。读信之后,沐晚领悟到自己过于谨慎,不利于修行。她知道不但香香他们三个,就连阿一他们那群鬼将,也很向往这次的入职大比。毕竟这是他们飞升至上界以来,碰到的第一场公开比试。于是,她将他们都放了出去。

  “还没有回来?”沐晚耸了耸肩,放出仙力检查过小院,没有发觉异常之后,闪身进入了静修星。

  泡个澡先!

  在湖泊里畅快的游了一圈,她惬意的靠在湖边的一块巨石上,一边梳理着墨黑的长发,一边用契约联系香香:你们在哪儿呢?

  很快,香香回复:我们在等着兑灵石。

  沐晚挑眉:兑什么灵石?

  香香:比赛期间,各赌坊都开了盘口。我们每一个盘口都押了姐姐胜出。

  原来是这样。沐晚不觉莞尔。这种事,很多年前,她也做过,并且还小赚了一笔。

  回想起那时的情形,她心情大好,问道:你们赢了多少?

  香香:姐姐是大热门,赔率低得可怜。还好我们押了重金。总共赚了将近一百万块上品灵石。算是没有白忙活。啊,姐姐,你在场上实在是太帅了。到处都有人在赞你呢。

  沐晚笑了笑:五天后,我要去北大营报到。我觉得职位不会这么容易下来。你们三个考虑一下,要不要随我一道入营。“

  香香:哦,知道了。香香会转告给夜哥哥和老常的。

  随后,沐晚切断了联系。

  在湖里泡了一会儿,倦意全无。她从湖里出来,里里外外换上干爽的衣服,心念一动,进了玉府仙殿,开始运气练功。

  香香将她的意思转达给了黑夜和常龙。但是,三人的重点落在了“职位不会这么容易下来”上面。

  将兑换灵石的事全权交给阿一他们去做。三人寻了个僻静之处,细细商量。

  “老常,你是做过边关大元帅的,你怎么看?”黑夜问道。

  常龙眉尖轻皱:“如果是选拔伍长、什长,这样做,还是可行的。但是,百长以上的中级军官也是这样选拔,未免太过儿戏。”

  香香点头:“就是。在联盟大营里,师长们带着自己门派或家族的子弟入编,也都要先同吃同住,一起操练十天呢。”

  黑夜:“人家是天兵天将,肯定也少不了操练的。没有军心的军队,上了战场就是一盘散沙,摆明了就是送死。”

  “所以,他们没有当众宣布应征者的职位啊。”常龙也肯定的点头,“入职之前,必定会进行集训的。”

  “那我们要不要跟姐姐一起去报到?”香香问道。

  黑夜表示很想去。

  常龙却笑道:“姑娘的能耐,我们都看到了。经此一赛,姑娘算是在三重天打响了名头。北大营里,一般的将士们轻易不会招惹姑娘。敢找姑娘麻烦的,想来也不是含糊角色,必定是我们几个奈何不得的。所以,我只恨自己修为太低。唔,我还是抓紧时间闭关,努力提升修为吧。”

  香香闻言,白了身边的黑夜一眼。

  后者挠头,讪笑道:“是哦,我差点忘了,先前计划要闭关的。嘿嘿,我也继续闭关。”

  于是,三人达成了共识:沐晚去北大营报到之后,他们在星海里闭关。

  在此之前……当然是要多多打探北大营的消息哦。

  香香当即通过契约向沐晚汇报了三人商定的结果。

  沐晚回复:行,你们小心点。北大营的情况可能会比我们之前预料的还要复杂。

  不然,澳门赌博网站:报北大营的应征者也不至于那么少。

  第二天夜里,月上中空。

  萧青山再度造访。

  这回,他还带来了一个披着黑色大斗篷的人。

  沐晚看了一眼那藏头藏脸之人,客气的将两人请至湖边的小亭里安坐。

  “沐仙子,你我皆是出自炎华界,在这里也算得上是同乡。”萧青山落座后,文绉绉的说道,“在下追随主人从军数年,略有收获。得知沐仙子也有从军之志,在下将多年心得记了下来,送予仙子,以表同乡之谊。”说着,他双手奉上一枚玉简。

  沐晚瞥了他一眼,微微一笑,打了个拱手:“萧大人客气了。”却不接玉简。

  萧青山愣了一下,将玉简放在玉石圆桌上。

  沐晚装做没有看见,看向端坐在对面的黑斗篷兄:“这位是……”

  “哈哈哈……”那人将宽大的兜帽取下,爽朗的笑道,“沐丫头,不认识老夫了?”

  沐晚立刻色变,呼的站了起来,连退数步。同时,右手刷的拔出了青云剑。柳眉倒竖,剑指来人,张嘴欲喝斥。

  这时,萧青山身形一晃,慌里慌张的拦在剑前,双手做蒲扇摆:“使不得!使不得!这是帝君大人。”

  大马金刀坐在对面的中年大叔,正是九重天的南帝。

  前前世,风茜与他有过两面之缘。是以,沐晚一恢复记忆,就知道,在仙人冢设计她的,就是堂堂的南帝大人。

  不过,她转世重新飞升,南帝并不知情啊。所以,刚刚她是在演戏。

  不止她在演戏。她一眼就看出来了,萧青山从进院子开始,就是在演戏。

  南帝是活了几十万年的老天仙,精着呢。在他老人家面前演戏,不但要面上象、眼神象,就连心理活动也要配套,演得象模象样才行。

  在仙人冢的时候,她已经充分领教过了。

  沐晚闻言,不屑的“呸”了一口:“他是帝君大人?萧大人,你莫被他骗了。这人是个老骗子!”

  “不是。”萧青山情急之下,用双掌夹住剑锋,“真的是九重天的南帝大人。”

  沐晚挑眉,目光越过他的左肩,狐疑的看向背后的“老骗子”。

  南帝气得脸色铁青,胡子一翘一翘的:“沐丫头,萧青山所言不差。本君姓秦,是九重天的南帝。那次在仙人冢,本君不方便向你透露太多身份信息,确实有所隐瞒。但是,本君自问没有骗过你,怎么就成了‘老骗子’?”

  沐晚冷哼:“难道当时我是自己跑进天牢里,陷自己于困境的?”脸上的愤怒不减,语气也充满了讥讽,但是,她手里的劲道却是卸掉了——如果演戏过了头,也是大尴尬。

  萧青山松开剑锋,转过身子,一脸愕然的望着帝君大人。

  后者被他瞅得老脸都快挂不住了,清咳一声,嗡声嗡气的说道:“本君,那时不是急着去救人吗?再说,沐丫头,你也没吃亏呀。三味真火、九天金雷……这些可都是难得的好宝贝。”

  沐晚翻了个白眼:“是呀。在下多谢帝君大人慷慨呢。”

  南帝瞪了她一眼,耐着性子解释道:“后来,本君确实如期返回仙人冢解救你。不过,本君赶到时,仙人冢变成了一座海礁。天牢也不复存在。本座不但找遍了周边海域,还在东华洲和西炎洲都仔细寻访过。却始终不曾有你的消息。现在想来,你定是自行破开了狱中的机关,安然离开了。”

  老头儿是九重天里出了名的“不耐烦”,能做出这番解释,实属难得。沐晚借坡下驴,洒脱的挽了个剑花,收剑,答道:“没错。晚辈当年侥幸逃出生天,回到宗门后,便避世苦修,从此不再过问世事。”说着,她抱拳行了一个正式的道礼,“当年,帝君大人授晚辈机关术,又以重宝相赠,晚辈感激不尽。刚刚晚辈出言不逊,还望帝君大人海涵。”

  言下之意,咱们两清了。三百年的保镖,也不要再提。大家当没这回事好了。

  南帝闻言,心里甚是熨贴,受了她的礼,展颜笑道:“沐丫头,你也想从军?”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燕子晓晓飞的平安符,多谢书友紫泪猪猪、长安灯火、星星的礼物、yin12333、风子汐的月/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