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九一章 不堪一击
  “你个好大胆!”黑袍摇摇晃晃的连退数步,澳门赌博网站:总算立稳身形。得了教训,他生生的咽下喷到嘴边的“贱人”二字。还好,法相没被破,也不算太丢人。

  贱人!辱我太甚!本座要生剥了你的皮!

  话音未落,他双手举起九环如意紫金刀,奋力狂斩。

  刀至半空,哗啦作响。九环齐动,脱刀而去,化作九条翻天蛟,以翻江倒海之势,扑向沐晚。

  哦,原来刀背上的九环皆是兽魂圈!这九条翻天蛟也不是活生生的,而是九只成年蛟魂。

  送上门来的好东西啊!

  好吧,看在九只成年蛟魂的份上,本座今天就不要尔等的项上人头了。

  某人咧嘴一笑,扬剑轻喝:“青云,出!”

  青云剑枯等了两天三夜,早就按捺不住了。

  刹那间,风云齐动。

  “嗷”,一条身长百余丈的青色五爪巨龙腾空而起。

  蛟族在龙族面前,是永远也抬不起头的存在。它们对龙族的畏惧,是与生俱来的,烙进了骨血里。看到威风凛凛的大青龙,九条翻天蛟立时变得跟九条死蛇似的,不敢动弹。电光火石之间,竟然没有一条蛟发觉,这条大青龙其实只是器灵化形。

  青云当然不会给这些家伙反应的时间。他张开血盆大口,“啊呜”,一口给全吞了。

  好吧,这是明面上的。实际里,九条蛟魂皆被他收进了储物空间里。他现在还只是化形境的器灵,五脏六腑皆无,吃东西都是做样子啦。

  刹那间,九条蛟魂与兽魂圈的联系被切断。

  “砰砰砰”九环在半空中接二连三的爆开。

  兽魂圈是用主人的鲜血喂养的。仙宝尽毁,主人势必被反噬。“噗!”黑袍好比是当胸被人狠狠的踹了一脚,庞大的身躯站在擂台边上,摇摇欲坠。

  不过,他的反应也不俗,第一时间顺势单脚跪地,同时,反手将紫金刀插在地上,勉强稳住身形。

  受此重创,他的法相瞬间变小了一半。

  然而,他还来不及喘口气,青光一闪,脖子上一片冰冷。

  剑气如虹,青云剑稳稳的架在他的脖子上。

  他愣愣的抬起头。

  只见瑾宸仙子也使出“法相通天”,高高的挺立在他面前。初升的朝阳给她的法相镀上了一层金灿灿的光晕。此刻,她看上去,宛若天神。

  “好快的剑”他垂下头,悻悻的松开手中的紫金刀,嗡声说道,“在下受教了。”

  就认输了?沐晚挑眉,环视呆立在擂台边的那五只肉山刚刚的争斗就在呼吸之间。一照面,大青龙就一口吞掉了九条蛟魂。紧接着,他们英明神武的头儿束手就擒他们根本就反应不过来!挺着数十丈高的法相,傻呆呆的杵在那里,不是肉山,又是什么?

  冰冷的目光堪比利剑,五人火速回神,纷纷收了法相,变回平常身量,弃械投降:“仙子威武,我等技不如人,输了!”

  只是一个照面,他们的小心肝已经被冲天的剑气震憾的碎了一地:这就是剑仙啊!能越阶杀敌的剑仙!头儿的修为超过她四个小境界,且不堪一击。更何况我等!

  竟然不敢一战!一群怂包!沐晚嫌恶的皱了皱眉头:“滚!!”

  “是是是”

  没有犹豫,五人生怕她会反悔一样,用最快的速度捏碎传送符,逃之夭夭。

  独留黑袍勾着头单脚跪在擂台之上。身形不变,依旧是那样的卑谦,可是,暗地里,他已然咬破了后牙槽:待到他日,今日之辱,定将加倍奉还!

  “怎么?不服气?”头顶传来一道清冷的女声。

  “不不不”黑袍抬头,涨红着脸,飞快的说道,“服气!服气!在下输得心服口服!”

  “在下输了,马上弃赛。他冲沐晚歉意的笑了笑,伸手去拿挂在腰带上的传送玉符。

  沐晚垂眸看了他一眼,展颜轻笑,嗖的收剑。

  然而,说时迟,道时快!

  变故突生!

  黑袍甩出一道寒光。同时,整个人保持着单脚下跪的姿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后飞掠而去。

  场外。

  人们看到那道银白色的寒光直击沐晚的小腹,不约而同“啊”的惊呼。

  两人只隔了不到三步远。而且,小丫头已然收剑,貌似没有防备

  唉!南帝坐在主位上,不禁摇头。

  另一座彩棚里。黄长顺“呼”的站起。

  与此同时,坐在对面的洪校尉则是狠狠的摔了手里的酒爵:“下三滥!”

  “啪”的一声,三足青铜酒爵整个儿没入地里。铺在地上的大红织金毡毯现出了一个碗口大的破洞。

  其余校尉纷纷扭头。

  孰料,黄长顺根本无视他们的愕然,指着外面,哈哈大笑:“活该!”

  “痛快!”对面,洪校尉也是扼腕大呼。

  这俩家伙唱的哪一出?众人连忙回头去看场上。

  瑾宸仙子无事。

  但是,黑袍却呆若木鸡。

  她居然用两根手指头轻轻松松的夹住了我的追魂九毒仙芒!

  怎么可能!

  他难以置信的眨了眨眼睛,低头去看自己的双手。

  不想,头掉了!

  呼,血线冲天而起。

  怪不得脖子好凉。原来,我刚刚中剑了不好!快逃!

  立时,元神象道流星一样,脱壳而去。

  啧啧,这逃命的速度众人还没来得及赞一声,只见一道炫目的五色剑气罩住了元神。

  “砰!”

  元神象烟花一样绽开。

  须臾之间,它被剑气绞得粉碎!

  瑾宸仙子收剑,转身离去。

  背后,黑袍的头这才“啪”的落在地上,轱辘轱辘的滚出老远。

  好快的剑!这样众校尉眼下脑海里唯一的想法。

  回过神来,他们感同身受,不约而同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这哪是剑仙?分明是杀神!

  没有人还记得刚才洪校尉和黄校尉的过激举措。

  精彩!南帝吁了一口气,又一次摇头轻笑。三日不见,当更目相看。小丫头已成长为货真价实的剑仙,非昔日仙人冢的那个黄毛丫头。假以时日,必成大器。想来小丫头对仙人冢之事必是愤恨的,看来他得找个机会,主动与之化解才行。

  擂台边上,无头残尸里的护体元气随着精血喷涌而出。不出十息,护体元气散了个精光。

  残尸层层剥落,百息之后,化成一个浅浅的灰印。

  而黑袍的项上人头滚出了擂台边,掉进旁边的草丛里,最后也是变成一小把灰,混在泥土里,无法分辨。

  黑袍的下场震住了后面的挑战者们。那五人止步于主峰旁的那座山峰。在比赛即将结束的时候,他们才迅速窜到擂台上。

  身形未站定,为首的那人便抱拳说道:“瑾宸仙友,比赛规则里并没有说,擂台上只能留一个人或者一个小组”

  他的话未说完,半空中传来“当”的一声锣响。

  这是比赛结束的锣声!

  各色灵光大作。阵法、禁制,化成点点亮光,慢慢散开。一时间,比赛区里,象是漫天飞舞着数不清的萤火虫。

  “啊,好美!”赛场外,人们挥舞着手臂,连连欢呼。

  隔着星星点点的各色亮光,沐晚向对面的五人抱拳还了一礼:“在下报的是北大营?你们呢?”

  见她如此友好的搭话,五人齐齐的松了一口气。九大家族那样的,毕竟是少数。

  为首的笑道:“在下雷游,报的东大营。”

  “在下齐环,报的西大营。”

  五人皆笑嘻嘻的自家报名。

  他们之中竟然没有一个人报北大营,沐晚感到有点儿奇怪,忍不住说道:“呀,你们没人选北大营呢。”时隔三百多年,北大营沦落到如此不堪之境了吗?

  五人面面相觑。雷游反应最快,笑道:“瑾宸仙友有所不知,我等皆是去营中投奔长辈”萍水相逢,又是在四大营的地盘上,鬼知道长官们藏身在何处。他才不会说,北大营是乌合之众。四大营里就数它待遇最差。

  说话间,亮点散尽。

  没了阵法的阻隔,场外的欢呼声象潮水一样,从四面八方涌过来。

  包括沐晚在内,所有应征者的注意力都被场外的情形吸引了过去。

  哇,原来外面聚了这么多人。沐晚满头黑线。

  雷游他们五个的感觉也比她好不到哪里去。

  “瑾宸仙子,请。”雷游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比赛完了,自然是要离场的。

  “各位仙友,请!”沐晚单手执剑,也伸出左手相请。

  众人相对一笑。

  就在这时,他们身上的传送符突然齐齐毫光大作,将人整个儿笼住。

  沐晚本能的低头看向系在腰带上的传送符,心道:哦,原来,不是自行离场。

  下一息,她整个儿腾空而起。

  紧接着,眼前一花,脚底瞬间又踩到了实地。

  沐晚第一时间立住身形,同时全身戒备,警觉的看向四周。

  唔,这是左边的军官候赛区。沐晚吐出一口浊气,收了青云剑。

  和她一样站在此间的,除了雷游他们五个,另外还有四十余人。

  “啊,我怎么被传送到了这边?”右边的军士候赛区,有人失声惊呼。

  沐晚他们这边的应征者皆齐刷刷的望过去。

  那边,站了一百多号应征者。

  “嚷什么?”一名银甲校尉厉声喝道,“你们在里面躲了三天,连下门的边都没摸到,这样也能通过?想当兵,就留下不想,马上给老子滚蛋!”

  “哦”场外,倒彩声此起彼伏。

  那些人一个个掩了面,撕裂虚空而去。数息之间,跑了个精光。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潜水不起、s33870、尾号3659的书友、s7212、云婉凝、机器猫的包、端木皛皛、、书友160718213935120、蓝绯、糯糯、狼者327、激n的月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