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九零章 不记打的蠢货
  黑袍带着人一路疾行,途中没有发现其他应征者的影踪。在下午时分,下门方向终于传来激烈的厮杀声。

  他们暂且打住,回首远眺。

  擂台上一片刀光剑影。他们的人马正在围攻一名独行侠。

  挑战者只有飞仙二层的修为。而守擂的小组里,不但也有一名飞仙二层者,还有一名飞仙三层者。所以,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对决。

  “这些人太慢了!照这样的速度,到比赛结束,也爬不到中门。”黑袍好比吃了一颗定心丸,不屑的撇了撇嘴,“早知道他们这么弱,中门留两个人足矣!”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这些散修,完全不堪一击。”

  “那个叫瑾宸的小娘们,还没有现身,恐怕也是个绣花枕头。”

  “不过是飞仙一层,能有什么能耐?顶上天去,能活着走出那些陷阱!”

  “哦,那人被拿下了!”正说着,那边胜负已定。

  三人的进攻密集如网,倒霉的挑战者根本就没有机会捏碎传送符,当场毙命,连元神都未能跑脱。

  “走!继续赶路!”黑袍满意的挥手,领着众人继续前行。

  他确定前面没有其他的应征者,所以,心中大定,并不急着赶到上门。

  赶到上部山脉时,天色还早,他却在一处山头打住,吩咐众人恢复原身,就地休整:“明天再赶路。”

  其他五人和他一样,也认为是胜券在握,笑嘻嘻的各自选了一个地方,盘腿打坐调息,抓紧时间恢复仙力。等到夜幕降临,迷雾封住了他们的修为,就只能通过服用固元丹来恢复仙力。

  接下来,先后有三批挑战者命丧擂台。而守擂的三人里也有一人被齐根削掉一臂,不得不捏碎传送符,离开赛场。

  隔着这么远,黑袍只能个大概。他气得胡子一抖一抖的,立刻动用传讯符,质问那边的人:“怎么回事?不过是断了一条手臂,为什么要弃赛?”到了他们这样的境界,断手断脚,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将断肢重新接上,最多三两个时辰,便能完好如初。

  “只差个把时辰就要天黑了。他怕迷雾封印,影响断臂愈合,所以,先离开了。”小组长回应道,“王长老,他只是飞仙一层的修为,战力有限。”他与断臂者是同一个家族的客卿,也算是自家人,当然是大开方便之门。王长老确实很厉害,修为比他高出两个小境界。可眼下,也是鞭长莫及,安奈何?

  上门更重要!黑袍深吸一口气,按捺住心中的怒火,又发出一道传讯符:“明天是最后一天,你们俩一定要守住下门。否则,出去之后,你们自己向众位家主解释。”

  而对方吃定了他奈何不得,竟然都不回讯了。

  主中的怒火又“噌噌”的窜了起来。黑袍接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复又平静下来。

  可恶之极!等比赛完了,本座一定要让你深刻领悟一下什么叫做规矩。他恨恨的瞪了一眼下门方向,在心里如是对自己说道。

  很快,夜幕降临。第二天的比赛结束了。

  场外,临时新开了一个盘口:黑袍与瑾宸仙子的决斗,谁是最后的胜利者?

  很多人围了上去。

  “黑袍肯定是要领着另外五个,一起围攻的。”

  “他还要不要脸!瑾宸仙子的修为比他低了好几个小境界呢。”

  “有何不可?此举又没有违反比赛规则。谁让瑾宸仙子不组队?”

  “哎呀,瑾宸仙子只怕有麻烦了唔,我押哪个好呢?”

  “剑仙善战。先前报名时,那个挑衅的家伙,修为也高过瑾宸仙子呢。不也是被一脚踹没了?我还是看好瑾宸仙子!”

  第三天,也是大比的最后一天。

  人们早早的来到大校场外围。

  老规矩,开赛前一刻钟,新盘口被封住了。人们一看赔率,皆是讶然瑾宸仙子的赔率不到黑袍的一半。也就是说,更多的人看好瑾宸仙子。

  后者的修为足足低了四个小境界呢!居然还有那么多人押她胜出。只因为她是剑仙?真是疯了!押黑袍胜出的那些人啧啧摇头。

  迷雾散开。沐晚不准备使用隐身符。只剩下一天的时间。黑袍就算想调集守在中门的那组人马,以那几人的脚程,也来不及了。

  远远的山峦上,黑袍等人看到她的身影,几乎惊落下巴。

  “那是她怎么做到的?”

  “是昨晚赶了夜路吗?”

  “怎么可能!即便是没有那些阵法和禁制,仙力被封,她也不可能有这么快的脚程!”

  “难道是手握上等仙宝?”

  能够破除迷雾封印的仙宝!六人的眼睛刷刷的亮了。

  “走!过去跟小贱人算算总账!”黑袍挥手。

  众人心中惦记着仙宝,个个来了精神,使出“法相通天”,赶路的速度比昨天快了近两成。

  而这时,下门那边已是战火连天。

  守擂的两人与一只三人小组对上了。

  很明显,这个小组昨天肯定是在暗处蛰伏了许多。因为他们对守擂方的手段熟得很。再加上,这组的头儿也是飞仙三层的修为。是以,三十个回合之后,守擂的那一方吃了人少的大缺,竟然渐露败相。

  黑袍以为沐晚是占了仙宝的利,前两天成功的玩了一把心机,骗过了他们。因此,没有把她放在眼里。自从下门那里打起来后,他便一直分神注视着那边的动静。

  看到自己这边的人最多撑不过五十个回合,下门眼见着保不住了,他气得在心里直骂娘:蠢货,昨天要是不放走人,今天何至于这般被动!

  昨晚,他琢磨了一夜,发现自己犯一个大错误:照前两天的形势,绝大多数的应征者最多就是能赶到下门,连中门的边儿,都摸不到。故而,下门的擂台才是最有压力的。他应该在下门再多派两个人的。至于中门,有一人飞仙四层的守擂,足矣。

  可惜,晚矣。

  下门,怕是要失守了!他在心里暗叹。

  果不其然,半刻钟后,守擂的两人双双负伤。两人差不多是同时捏碎了手中的传送符。

  然而,挑战者们却没有停下来。他们继续前行。

  黑袍见了,气得差点吐血!

  下门就这样丢在了三个贪生怕死之徒的手里。

  沐晚从头看到尾,连连摇头。都说仙人更惜命,绝对没有夸张。

  正午之前,黑袍一行人来到主峰旁的那个山头上。

  “停!”他下令道,“我们在这里休整一个时辰。小贱人一身仙宝,不知道还藏了什么手段,大家不可掉以轻心,先调节好状态。”

  “诺。”

  而这时,下门和上门都陷入了激战之中。

  这次,九大家族一共派出了三十几号人。除了他们十二位,上午,又有十人现身于下门。这些人有脑筋得多。他们清光了擂台上的外人,没有再前进。后面陆续有人马赶到,皆被他们拦了下来。

  于是,下门的控制权失而复得。

  黑袍却高兴不起来在那十人赶到下门之前,一共有四拔人马钻了空子,跑到中门。这些人一共有九人。有样学样,他们临战结成同盟,一共对付守擂的三人。

  中门,竟然就要这样失守!

  凝神望着上门的那道红影,黑袍深吸一口气,自我安慰道:罢罢罢。得了上门,也算是功过相抵。

  不出半刻钟,擂台上的三名守擂者先后捏碎传送符,弃赛遁走。

  挑战者们出现了分岐,有四人选择继续前行。余下的五人心满意足的留在了中门。下门有那群强悍的守擂者,又只剩下半天的时间,他们在中门基本上是无忧。

  看着疾奔而来的五人,黑袍好比是生吞了一只苍蝇。

  绝不能让这五人与小贱人联手!一定要抢在他们赶到之前,灭掉小贱人!

  于是,一个时辰才过去刻把钟,他带头服了丹药恢复仙力:“走,现在就去斩杀了小贱人!”

  其余人也发现了刚刚突破中门的五人,立时明白了他的意图,纷纷吞服固元丹,用最快的速度恢复仙力。

  沐晚挑眉,心道:终于坐不住了么?

  她拿起青云剑,不紧不慢的站了起来。

  决斗,即将开始!

  场外,人们屏息以对。原本跟庙会一样热闹非凡的四周很快安静下来。

  黑袍一行六人再度使出“法相通天”,嗖嗖的跃上主峰。

  他们没有收回法相,而是继续直接跨过两人高的上门,站在擂台下。好比是六道肉山,将擂台围得水泄不通。

  相比起来,沐晚实在是太弱小了。

  黑袍居高临下,狞笑着问道:“小贱”

  沐晚单手执剑,左手利落的甩出一记“翻天手”。

  “啪!”

  一只巨掌快如闪电,毫不客气的扇在黑袍脸上。

  “骂谁呢?知道好好说话不?”沐晚冷声喝斥道。

  后者根本就躲闪不及,比磨盘还要大的右脸颊上印上了鲜红的“五指印”。

  接连退了两步,他化去掌力,瞪着一双赤红的眼睛,尖叫着骂道:“小贱”

  “啪!”

  又是一道大手印飞过。

  黑袍再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得,这回是打在左脸颊上。一边一个巴掌印,很对称哦。

  沐晚的眼里尽是嘲弄:“不记打的蠢货!”在炎华界,她当了几百年的老祖,前前世更是高高在上的元君娘娘,岂能容他开口闭口的辱骂!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侮辱我的,必加倍奉还!这是她沐晚的准则。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碰上这样的渣渣,拳头比道理更具有说服力。

  这两巴掌象是闪电。不止黑袍,和他的手下们被扇蒙了。场外观赛的人们也惊呆了。

  “打得好!”黄长顺头一个回过神来,抚掌高呼。

  旁边的校尉们也是盛赞纷纷:“好!”

  “解气!”

  呵呵,昨晚,吴仙王行动迅速。那几个九大家族的校尉被他以“共商大计”为名,诱骗至仙王府,秘密诛杀。彩棚里的这些人,和九大家族都扯不上关系。

  外面,短暂的寂静过后,也是喝彩声有如雷动。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宝妈很忙的平安符,多谢书友李超8277、s珊珊、小妮呼呼的月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