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八八章 马王爷有几只眼
  中门和下门几乎一模一样。

  进入中门后,澳门赌博网站:沐晚仍然驻足细细察看四周。

  没有发觉异样后,她才按照告示牌上所云,左转,走向旁边的传送阵。

  有了前次的经验,她淡定得多,不徐不疾的往水晶球里注入仙力。

  差不多消耗了八成仙力,水晶球终于亮了。

  沐晚暗中松了一口气这家伙太耗仙力了!

  传送阵启动。五色亮光裹着沐晚,风驰电掣的腾空而起。

  最大的彩棚里。

  看到小丫头往水晶球里注入仙力时,南帝的眼里尽是戏谑。在他的设定里,飞仙境初期的应征者们能勉强凭一己之力启动下门传送阵但是,中门传送阵起码得有两人合力,才能启动一旦因为仙力不足,启动失败,三息之后,水晶球会自动爆掉。

  从报名,到现在,小丫头一路拽得很!帝君大人表示不爽,卯足了劲,想看看小丫头吃瘪的样子。

  不想,十二息之后,水晶球亮了!

  南帝大人很不淡定的挪了挪身子:小丫头不过飞仙境三层的修为,哪来如此浑厚的仙力?

  心中一动,他冲那抹红影努努嘴,问左下首的三重天仙王吴盛:“她报的是哪个营?”

  沐晚那么高调的报名,坏了仙王府和九大家族的如意算盘,吴盛早就彻查过了。再加之,他心中已经认定这一位是南帝派的暗子,心里直犯嘀咕:报的什么营,不是您老人家自己吩咐的吗?

  不过,再给他一百个胆,也不敢如此回话。既然帝君大人要演戏,身为下属,他当然得全力配合。

  是以,吴仙王尽量平静的轻声回答道:“北大营。”

  南帝拧眉:“怎么是北大营?”

  吴盛垂眸帝君大人这是演上瘾了吧!

  没办法,他还得继续配合:“那天在报名处当值的洪校尉是北大营的。”

  南帝翻了个白眼,没有再说什么。

  吴盛见状,更加肯定了瑾宸仙子是南帝布在三重天的一枚暗子。哎,惹不起,躲得起。他决定,以后看到这位比男仙还要拽的女剑仙,一定远远的绕开!当然,前提是,她不主动挑衅仙王府。不然的话,他一定教会她,什么叫做“山高皇帝远”。

  眯缝着眼睛,望向那道踩着山头向上门疾奔而去的红色身影,他心道:好鼓不要重锤。这位是下界的凡人出身,应该很清楚什么叫做山高皇帝远才是。

  主位上,南帝的眼底又闪过一道不屑吴盛是天帝的人。他一直看不上这人身上的钻营劲儿,觉得有失仙统。不过,架不住天帝喜欢啊。

  唉,时隔三百多年,天帝越发权重,而九重天也越发的污浊!他在炎华界坐了十万年黑牢回来,一时间还真适应不过来。

  比赛场上。

  沐晚踩着山头,很快赶到上门。

  和前面两道门不同,上门之后,只有一座三丈高、百丈见方的巨型青石台,没有传送阵。

  也是,到了这里,必须守到比赛结束,前头再无路,且退无可退,自然是再也用不着传送阵。

  想到这里,她抿嘴一笑,纵身跃上石台,在台中盘腿而坐,将青云剑平放在两个膝头之上。

  上门,她已经到达。

  如今,只需静静等待后面的挑战者们即可。

  他们都到了哪儿呢?沐晚纵目远望。

  唔,好象还没有人到达下门!这速度,有点慢了。她收回目光,再次细细打量周边的山峦。不知道为什么,这条大型山脉总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可是,她却全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以前前世的天仙眼力,刚刚被传送到小山坡上的时候,她就敏锐的看出来了,与前面两条山脉不同,这条山脉是有山灵的。且山灵的修行不下于飞升境。

  当时,她挺吃惊的没想到,三重天竟然有如此大的手笔。

  因为那时要赶路,所以,她也没有细看。现在,闲下来了,越看越觉得这条山脉眼熟。

  可惜,某人垂眸想了好一会儿,也记不得曾在哪里见过。

  也不知道能不能召唤山灵?转念一想,沐晚立刻熄掉了这个念头瓜田李下的,搞不好旁人还以为她与山灵答成了什么协议,得到了山灵的暗助呢。

  再者,山灵也是山妖。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山妖一族挺缠人的,她领教过了,也怕了,一点儿也不想再结识什么山灵。

  又等了半个时辰。

  下门那里仍然不见半个人影。

  吐出一口浊气,沐晚闭上眼睛,在心里磨剑。在比赛的擂台上,运气练功,她还不敢这般托大万一突然窜出来一个挑战者,她防不胜防,非走岔气不可。而磨剑不动真气,随时可以结束,却是无妨的。

  她不知道,场外再度跟炸了锅一样。

  观赛的人们震撼之余,纷纷打听这位红甲女剑仙的来历。

  “瑾宸仙子肯定是出自九重天的大世家!”

  “没错,只有九重天能培养得出这样的天才!”

  “唉呀,本座还想请瑾宸仙子赏个脸,一起吃个饭呢。看来是高攀不上喽”

  也有人惨呼:“完蛋了!我总共押了三注,没有一柱是押瑾宸仙子胜出。”

  “用心点,好不好!瑾宸仙子是大热门!报名时,她一脚直接把另一位挑衅的应征者踹成了渣!”

  “我知道啊。就是押她的人太多了,没有什么赚头,我才没押的嘛。”

  “你活该啊!”

  群众的力量是强大滴。“瑾宸仙子”一词迅速走红。不到一个时辰,有关“瑾宸仙子”的传闻象清风一样在人群里传播开来。

  “什么,瑾宸仙子是下界的飞仙?”

  “啊,混沌灵根!人修之资!怎么可能!”

  很快,不少人的三观碎了一地。

  也有人扼腕:“下界的飞仙且能有这般造化,更何况我等生于仙界、长于仙界!”

  “加油,儿子!你的资质不比瑾宸仙子差,成就飞仙不是梦!”

  一时间,“瑾宸仙子”成了人人知晓的励志楷模。

  至于比赛场里的其他应征者哦,人家瑾宸仙子都在擂台上等了老半天了,这些渣渣却连下门朝哪边,且不知道。真是失败到底!有什么看头!

  很多人开始离场。

  就在这时,人群又闹轰了。

  “啊,暗算!绝对是暗算!”

  人们都来了精神,伸长脖子往比赛区望去。刚走出不远的那些人又纷纷靠拢过来。

  原来,在一处密林里,有一组人不小心着了道。三人一同掉进了另外两组合力布设的陷阱里。

  陷阱底部布设了机关,这一组损失惨重:一人被利剑从后背透心穿过,重伤昏迷一人摔断双腿还有一人被飞刀削掉左掌。

  “好阴狠的手段!”

  “那家伙是阵仙,机关术也玩得挺溜的啊。”

  “陷阱以一个原有的迷阵为基础,布设了多重机关。挖陷阱的两个组总共才六人,在半个时辰不到的时间里,布设下高级陷阱,真的很厉害。”

  人们纷纷点评在外围观赛,除了看热闹,更多的人是为了观摩学习。假仙们过招比拼、临阵破阵等等都是学习、借鉴的好素材。

  陷阱里,且没有痛昏过去的那两位自认倒霉,各自取出传送符,捏碎。至于被串在长剑之上,昏迷不醒的那位同伴大家是萍水相逢,临时组队。比赛失败,自然是各顾各喽。

  不想,玉符粉碎,他们俩却仍然留在此处。

  “怎么回事?”摔断双腿的那位神色大变,惊悚的望着手中的玉屑。现在,他双腿齐断,一时半会儿,伤口接不好,战力大打折扣。签下生死状的他,能不惶恐吗?

  另一位也是面色惨白,冷汗狂下,仓皇四顾,旋即,鬼叫起来:“禁制!啊,这里被封印了!”

  很明显,有人要置他们于死地!

  摔断腿的闻言,连忙运气。果然,体内的真气被封。他本想躲进玉府。但是,玉府被禁制强行封闭了!

  必须强行打开玉府!不能坐以待毙。他咬牙运气。

  “噗!”对面的同伴吐出一口鲜血,“不行,禁制太厉害了,玉府打不开!”原来,他发现封印禁制后,第一时间试图强行打开玉府,然而,不但失败,而且被禁制伤了心脉。

  “什么!”断腿的应征者心头大震,险些走岔了气。

  “哈哈哈”头顶传来各种狂笑。

  两人本能的抬头望去。

  陷阱口,现出六道得意的身影。

  “你们是九大家族的人!”断掌者握着光秃秃的手腕,目眦尽裂。

  “哼,敢与我们九大家族作对,就要有死的觉悟!”陷阱之上,一名黑袍中年男仙应征者笑眯眯的冲两人慢慢的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冷冰冰的下令,“杀无赦!”

  “诺!”

  旁边有三人齐声应道,每人举起一只袖弩对准坑底的三人。

  “你们敢”断腿者尖叫道。

  黑袍中年男仙毫不客气的打断他:“小子!尔等既然立下生死状,我们九大家族素来急公好义,当然要充分满足尔等现在,尔等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了吧!哈哈哈!你们只是开始。很快,瑾宸那个贱人也会来陪你们的!”

  场外的人们被他们的张狂惊得目瞪口呆。

  最大的彩棚里。

  南帝偏过头来,高高的挑起一边眉峰,轻声笑问:“吴卿家,马王爷有几只眼?”

  右下首,吴盛汗如雨下,捧着酒爵簌簌发抖:“下,下官不知”

  “唔,本君也不知。”南帝笑道,“吴卿家,我们要不耻下问。你去问问那个什么九大家族。他们应该知道。”

  “诺。”吴盛透心凉。他知道,自己这些年好不容易扶植起来的九大家族,玩完了!

  接下来,必定是三重天的南大营。

  帝君大人闭关三百多年,重掌南帝府,果然是要拉清单、算总账。

  对面,少君大人面如锅底,又是一气猛灌。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纯洁可爱的小天、那兰红叶的平安符,多谢书友长安灯火、ssn4r、书友160519222955758、490305、小白鼠45的月票,谢谢!

  第二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