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八七章 本君向来是一言九鼎
  走进下门,沐晚的面前现出一座巨大的青色石台。

  台下立有一块告示牌。

  她扫了一眼。

  上面写着:应征者,如果选择留下,请上石台。那里是你必须守到最后一刻的阵地如果要去中门,左转,有个传送阵,通往中部山脉。那是一个单向的传送阵!所以,踏上传送阵前,请考虑清楚。

  留下,还是继续?需要想那么多吗?

  沐晚毫不犹豫的向左转。自从踏上仙道以来,她就没有半道打住的习惯。

  令她惊讶的是,这里居然有传送阵。

  百步开外,果然有一个圆形的白色传送阵。

  阵外显眼的地方也立有一块白色的告示牌,写明了使用方法。

  很简单。

  传送阵中心的传送柱顶端,有一个鸡蛋大的透明水晶球。应征者往里持续注入仙力,直至水晶球变亮为止。

  沐晚认真仔细的检查传送阵。

  没有问题。

  那位天仙大人竟会如此好心!她感慨的摇了摇头。同时,心里冒出一个想法:这是通往中部山脉的捷径。我要不要在上面布个爆破阵之类的,毁掉传送阵呢?

  撇撇嘴,她很快摒弃了这个念头,一个大跨步跃上传送阵她只求一个校尉之职,用不着这般赶尽杀绝。其他应征者里,有一些,将来会是她的同袍。就当修个善缘吧。

  用右手握住水晶球,沐晚一边平稳的往里注入仙力,一边机警的注视着周边传送阵没问题,不等于周边没机关!

  三息之后,她消耗了半成仙力。却好比是泥牛入海,水晶球连一丝反应也没有。

  周边静悄悄的,不见任何动静。

  难道说,水晶球才是唯一的关键。

  没有足够多的仙力,无法启动水晶球。

  皱了皱眉头,她继续注入仙力。

  一息五息三十息过后。她体内的仙力接近过半。

  “叮”,水晶球里发出一声银铃般的脆响。

  紧接着,自球内迸射出炫丽的五色光,瞬间笼住整个传送阵。

  罡风,起!

  传送阵启动了!

  不出两息,沐晚的身影出现在一个小土坡上。不愧是天仙大人,传送阵的接收端设置得很巧妙,居然就是脚下这片其貌不扬的小土坡。

  周边,又是群山环绕,仙气缭绕。

  连绵的青山更加巍峨壮丽。

  很明显,这不是刚才的山脉。

  唔,看来传送阵是真的。难得那位天仙大人如此好心。沐晚耸耸肩,环视四周,确定没有危险之后,往嘴里塞了一枚三转固元丹。

  丹液化开,很快,仙力补回。她又恢复到最佳状态。

  接着,她再次祭起破阵手印。

  因为阵法的缘故,她全然不知场外再度炸开了锅刚才的传送阵自燃了!

  送她离开后,下门内,左边的传送阵里莫明的喷出一团烈焰。呼吸之间,火舌腾起,吞没了整座传送阵。

  两息之后,火光隐去。

  那里变成了一块半人高的巨石,上面布满青苔。好象它一直就在那里,存在了成千上万年一般。

  而传送阵,以及阵前的白色告示牌皆不见了。

  前边高台下的那块告示牌上面闪过一道金光,内容改了!有关传送阵的字句统统不见了。

  场外观赛的人们惊呆了。

  “哦,天尊啊,传送阵是给第一名的奖励么?”有人反应过来,激动的道出自己的猜测。

  “肯定是的!”周边,很多人热切的回应。

  “没有传送阵,后面的人只能走到中部山脉。他们本来就慢了许多,这下更慢了!”

  “不着急,有三天的时间呢。”

  “哼,没有传送阵,三天之内,他们能赶到上门,就已经不错了。”

  “咦,瑾宸仙子的法门好使得很,其他应征者怎么没一人效仿呢?”也有人表示不解。

  周边的亲朋好友们里有明白的,耐心的解释:“瑾宸仙子的法门关键在于两套高深莫测的指诀,不是人人都会的。”

  香香的破阵手印是上古草木灵族的传承,如今,仙界几乎无人知晓。大家都误以为是一套厉害的指诀。

  至于掐算术沐仙子是剑仙,而掐算术是功德仙的技能。绝大多数的人先入为主,压根就没往掐算术上想,也以为是指诀。

  最大的彩棚里。

  三重天的仙王吴盛心中狐疑:瑾宸仙子这般厉害,非寻常的飞仙一层假仙所能比也。莫非她是帝君大人安置的暗子?故意装成散仙,打入北大营?

  也不对!按理说,暗子行事应当低调,尽量不引人注意才对。而瑾宸仙子这些天的所作所为,已经不是一般的高调了。

  他偷眼看了主位上的南帝大人一眼。

  后者捋着墨色美须,赞许的微微颌首。

  福灵心至,吴盛恍然大悟都说欲盖弥彰,所以,帝君大人故意反其道而行之。

  此招甚妙!

  瑾宸仙子报的是北大营。那不是南帝的势力范围。这样一来,人们的猜忌会大打折扣。

  就连他先前不也没有怀疑瑾宸仙子的身份吗!

  越想越觉得自己猜到了真相,吴盛禁不住再次偷瞄帝君大人,心中暗自庆幸不已:还好,历年来的募新会,我都藏在幕后,没有亲自插手。这次也不例外。

  看来帝君大人是准备彻底清除异已。飞快的皱了一下眉头,他盘算着:要是实行遮掩不过,就把九大家族抛出去。养了他们那么久,也该讨点利息了。

  殊不知,他在这边心思转得飞快,却没能逃开帝君大人的法眼。

  酒囊饭袋!他随手端起面前的酒爵,一口饮尽,掩去眼底的不屑与嘲弄。

  小土坡上。

  沐晚已经掐算完毕。这回,她算到的是东南方向。

  和先前一样,她单手提剑,祭起“逍遥八步”,从东南方向上山。

  很快,她来到山顶。

  这里用了万里缩地术。先前隔得远,沐晚只是看了一个大概。现在,才看得真切。

  没错!主峰果然在东南方。

  中部山脉的布设也是一样的。她再次使出“法相通天”,澳门赌博网站:踩着山头疾行。

  在第一条山脉里,此时终于有三个人陆续走出密林里的连环阵,爬上了那座山的顶峰。

  看到连绵起伏的山头,他们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看,那是什么?”其中一人惊谔的指着云雾深处的那道红光。

  一来隔得远,再者云雾遮挡,他看得不是很真切。

  “我来看看!”中间的那位双手各自伸出二指,抵在两边的太阳穴上,往眼里注入仙力。

  嗖,嗖,那是两道比清风还要细小的声音。

  双目各迸出一道赤光,象鬼魅一般,破空而去,追向那抹红影。

  可惜,红影的速度太快!

  这人瞪大眼睛,好比是连珠炮,噌噌的不断往外迸射赤光。额头上象是雨后春笋似的冒出黄豆大的汗珠子。

  而沐晚正在赶路,突然间,感觉身后的气流有异。

  脚下不停,她回头一看。

  好多鸡蛋大小的红色小光团!

  它们前仆后继,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道圆弧,无声的坠落在她刚刚经过的地方。

  如果不是她一直铺开气息,把警戒范围控制在百丈之类,几乎很难察觉到。

  逆着红色的圆弧,须臾,她找到了光团们的源头。

  在那个山谷旁的那个山头,一名白袍应征者正不断的从眼睛里迸出这样的红色小光团。

  刚开始时,光团们个头要小得多,只有鸽子蛋大小。它们很快变大,飞至一半时,个头增大了一圈还不止。

  象是在跟踪我呢。

  沐晚很不爽,呼的挥起右袖,使出一记“流云袖”。

  呼,狂风凝成实质,象是一条透明的巨龙,张牙舞爪的冲向那人。

  沿途,所有飞扑过来的光团宛若风中的残烛,一沾上巨龙便“噗噗”灭掉。

  “这,这是”白袍应征者猛然看到一条象是水晶雕成的巨龙,狰狞的扑向自己,吓得连退数步。

  仙力一泄,法术立停。

  巨龙的速度很快。

  就这么一小会儿,已然飞至三人面前。

  其他两人也是吓得面色苍白:“啊,啊!”

  巨龙周身裹着狂风。

  三人惊魂未定,竟然被劲风吹得东倒西歪。

  还好,巨龙没有攻击他们的意思,只是悬浮在空中,摇头,甩尾巴。

  白袍应征者很快意会过来,稳住身形,对着龙头,抱拳致歉:“对不住,在下刚才多有得罪,不该偷窥阁下。”虽然看得不是很真切,但是,他已探出,云雾深处的那团红影其实是个身高二十丈的红甲巨人。

  不用说,那定是某位应征者的法相。

  居然有人已经跑到了中部山区!紧迫感立起。他哪里还有时间去扯皮?赶紧的,服个软,追上去,才是正解!

  因为巨龙之故,沐晚听得真真切切。得饶人处,且饶人。既然对方已经认了错,她也不想继续追究。于是,隔空又是甩过一记“流云袖”。

  另一道风向相反的疾风吹向水晶般的巨龙。

  “哗啦啦”,后者轻摇,象烈日下暴晒的冰雕一样,轰然倒塌,化为无形。

  风,止!

  好厉害的控制能力!

  三名应征者完全被镇住,张着嘴,呆若木鸡。

  场外。

  无论是彩棚里,还是高台下们的平民们,皆忍不住高呼虽然只是小法术,化虚境以上的真君们都会。但是,既赏心悦目,又管用,效果真的不会更好,好不好!

  “酷炫了!”

  “帅!”

  “回头,本座也要试一试!”

  “仙气飘飘,又不乏大气,瑾宸仙子超有品味哎。”

  “这样的比赛,才好看嘛!”

  就连南帝大人也是微怔。旋即,他摸着胡子,呵呵轻笑,心道:能将仙力控制得如此细腻,看来在天牢里,小丫头收获不少哇。

  这样一想,压在心头的愧疚起码散去了一半。

  不过,三百年保驾护航的约定,还是要履行滴。本君向来是一言九鼎。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春风重月、、尾号3659的书友、旖旎、、苏舒和小严、叶未眠的月票,谢谢!

  第一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