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八五章 南帝
  第二天卯时正,澳门赌博网站:沐晚准时现身于大校场的军官候赛区。

  座彩棚里,黄长顺险些把手中的青铜三足酒爵捏回铜团。暗中做了一个深呼吸,他强行压下心中噌噌上窜的怒火,通过契约召唤:在哪里?给我马上滚出来!

  不料,对方竟然回复:我现在走不开……

  故意的!死山妖绝对是故意的!黄长顺咬得后牙槽“咔嚓”作响,立刻敛心察看契约印记。

  呃。

  他傻了眼。

  萧青山竟然在大校场的比赛区里!

  这家伙到底在做什么!

  这时,外面响起阵阵惊呼。

  彩棚里,其他的校尉也是接连吸气。

  “好家伙,这沙盘,做得真逼真!”

  “谁的手笔?”

  “不是仙王府吗?”

  “那边有这等能耐?”

  ……

  众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原来是比赛时间将至,笼罩在大校场的白色浓雾缓缓散尽。吊足了所有人胃口的入职大比的赛区终于现出真颜。

  黄长顺盯着大校场上蜿蜒峻峭的巨大山脉,眼角直抽抽——死山妖真的跑去当沙盘了……

  全场最大的彩棚里。

  满意的轻捋长须,大赞:“吴卿家,这次的比赛场地做得好!”

  右下首,的仙王吴盛闻言,连忙起身抱拳,满脸堆笑:“帝君大人盛赞。”心里却苦不堪言:谁弄的!

  这下可好,九大家族的布局全打了水漂。仙王府的葡萄架又要倒了。

  更让他上火的是:只不过是一次小小的募新而已,南帝府的少君大人亲临,也就罢了。竟然还引来了久不现于人前的南帝大人。

  啊,这几年,三重天到底撞了什么邪?九重天的大人们一个个的都往老子的地头上跑!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和他一样,如坐针毡的,还有正对面,坐在南帝大人左下首的少君大人。

  他是南帝的嫡长子。历经三百多年,他与其母,南帝正妃,总算收复了南帝旧部,苦尽甘来。不想,南帝带着暗军,高调的回到九重天。

  于是,南帝正妃欢喜过头,病了,从此绝迹九重天的各种场合;南帝旧部重新被起用;而他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势力土崩瓦解。

  堂堂的帝君嫡长子,想主持一次三重天的例行募新,竟也不能独行!

  老头子竟然亲自跟来了!还美其名曰:手把手的培养。

  培你个大头鬼啊!

  还有,母后哪里是病了?那是幽禁!

  该死的,老头子藏了一支强大的暗军,竟然一点风声也没有泄露!少君大人心烦意燥,抓起案上的酒爵,闷声灌下。

  对面,吴盛见他这番做派,心中更苦:帝君大人待嫡长子尚且如此。我等外人……唉,九重天不会因此而变天吧?

  他的偷瞄了一眼主位上的南帝。

  后者似乎全然不觉,兴致勃勃的盯着大校场上。

  此时,两百六十九名军官应征者们已经被引入比赛区,听一名银甲冷面校尉宣读比赛规则。

  比赛规则!吴盛暗恨,思绪再度飘远。

  南帝大人对这种形势的募新非常感兴趣,亲自提出了一些意见。比如说,不要搞那么多门。就搞上、中、下三道门;允许应征者们组队。但是,每组的人数最多不能超过三人;在每道门的后面划出一块赛区。最后站在赛区里的人胜出。

  当时,吴盛的脸就绿了。这样一来,九大家族彼此间也成了竞争者,再也不能捆成一团。

  壮着胆子,他小心的问道:“帝君大人,可是,这样的话,极有可能每一道门只有一个或者一组胜出者。”而四大营要招募数十名各级军官。

  南帝哼哼:“兵贵精,懂吗?本君要那么多混饭吃的,做什么?”

  “是是是。”吴盛的头大了。原来,南帝大人是反对天帝大人的扩军政策啊。

  上头打架,下边的真心累啊。他一边象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一边陪着笑:“这次的规则已经公布,改不赢了。下次募新,下官一定遵照帝君大人的旨意,改革规则。”心道:下一次……哼,老子再也不搞什么入职大比了!

  南帝瞥了他一眼。目光如水,凉凉的。

  吴盛打了一个哆嗦,赶紧说道:“改,马上改!连夜改!不就是撤掉几道门吗?下官马上吩咐下去。”

  那眼神,跟看一个死人,没什么区别。吴盛现而今回想起来,后背上亦是冷汗狂下,骤然回神。

  一双手在袍袖里紧握成拳,指节“扎扎”的响。他将目光转向大校场。

  看着被改得面目全非的赛区,他只觉得喉咙里泛起一阵腥甜。

  这哪里是撤掉几道门?大校场上运了万里缩地术。光是山脉就用了三条!下门建在一条三百多里的小型山脉的主峰;中间地段,蜿蜒着一条五百来里的中型山脉。中门也设在主峰;最过分的是上门区。那里堆着一条千余里长的大型山脉。该死的,这是一条已然化出飞升境山灵的山脉!

  肯定是南帝大人的手笔!这样一来,谁也休想在上门区动什么歪脑筋!九大家族怕是连一个校尉职位也捞不着。

  吴盛强行压制下喉头的腥甜,幽幽的呼出一口浊气——这是帝君大人的警告!绝对是!帝君大人定是嫌我这些年的吃相太难看了。

  比赛区内。

  两百多名全副武装的应征者站在一个半人高的土台下,听台上的银甲校尉宣读比赛规则。

  沐晚也是。她头戴赤金凤翅红缨盔,身着红云战甲,手执青云剑,立在那里,有如一柄火红的利剑,直指云霄,在人群里格外引人注目。

  场外,很多看客今天是特意冲着这位横空出世的女剑仙而来。

  显然,今天沐晚的装扮很符合大家对于女剑仙的预设。

  “天尊哪,瑾宸仙子好帅!”

  “那是剑气,还是战意?啊,光是看着背影,本座已经被瑾宸仙子征服!”

  “老子全部身家押瑾宸仙子胜出!”

  ……

  彩棚里,黄长顺听了一耳朵,心情大好,抬手招来一名黑甲武士,扔给他一个上品储物袋:“去,押瑾宸仙子胜出。”

  “诺!”

  因为阵法的阻隔,外面的声音传不到赛区。

  两百多号人浑然不觉,静静的仰头望着台上。

  开始时,大家都以为这只是一个仪式。因为具体的比赛规则,公告上写得很清楚。

  不想,才听了两三句,所有人都神色凝重的竖起了耳朵!

  可以组队,但是,每一组的人数不能超过三人!很多应征者脸色大变。

  总共只有三道门。最后留在门内赛台上的个人或小组才算胜出!所有人的脸色变得凝重。这是要大家厮杀到底的节奏啊!好残酷的比赛规则!

  最后,银甲校尉念道:“所有应征者发放一枚传送符。捏碎此符,即能中止比赛,赛区。一旦,则失去本次应征的资格。”

  台下一片愤然。

  不许中途放弃!要所有人死战到底!哪个变态设立的规则!

  银甲校尉读完,环视场下,朗声问道:“你们都听明白了吗?如果听明白了,就去右边的长案签立生死状,领取传送符。”

  一名黑袍男子冷声问道:“如果没听明白呢?”

  好端端的规则突然改得面目全非,台下没有几个好心情的。闻言,很多应征者一脸好笑的望着台上。

  银甲校尉冷哼:“那就滚!这里是军营,不是你姥姥家!”

  一言不合就赶人啊。黑袍男子缩了缩脖子,蔫了。

  其他人皆收回目光,老老实实的去长案旁排队。

  沐晚听完规则,心中也甚是惊讶。不过,她立刻意会过来,上层此举是冲着九大家族来到。可以肯定,修改规则的,一定不会是仙王府。是哪一重天的大人物驾到呢?

  正思量着,她已经排到长案前。

  一名黑甲军士展开一卷白绢,面无表情的指着“立状人”后面的空白处,说道:“请往身份玉牌里注入一道仙力,印在这里。”

  沐晚取出身份玉牌,扫了一眼生死状的内容——本人自愿参加三重天的壬申年入职大比;比赛期间,生死自负,与他人无忧。

  很简单!够直接!不过,本座喜欢这样的简明扼要!

  沐晚确认无误,往身份玉牌里注入一道仙力,印在空白处。

  五色灵光尽敛。那一处现出“瑾宸”二字。

  黑甲军士脸上飞红,双手奉上一枚半个巴掌大的青玉符:“这是传送符,请仙子收好。”

  沐晚点了点头,隔空取走。

  黑甲军士麻利的卷起生死状,收进其他已经签好的生死状堆里:“下一位。”

  沐晚走到一处树荫下,盘腿而坐,静等比赛开始。

  和她一样的,不多。绝大多数的应征者们乘着这个空档在组队。

  一刻钟后,所有人都签立下了生死状。

  “咚!”土台之上,一名黑甲军士敲响铜锣。

  按照规则,比赛正式开始了!

  沐晚睁开眼睛。

  锣声刚刚落下,周边的情形大变。

  土台、长案、小树林……转眼,象烟雾一样散尽。

  两百多人站在一处铺满碎石的山谷里。

  周边,青山隐隐,云气缭绕。

  比赛规则里说的很清楚。三道门都设在主峰之巅。进中门者,必在过下门;同样,进上门者,也必须经中门。

  所以,大家的目标暂且一致:下门!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本棵纪年、双生之折翼天使的香囊,多谢书友雅文宝宝、燕子晓晓飞的平安符,多谢书友初品良豆、yiyiyuyi、vilt、噯菍慕慕的月/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