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八三章 还有后招
  剑仙,果然名不虚传!

  这脚够威够力!

  蓝袍中年应征者不但躲不开,而且被当场踹碎玉府,导致周身仙力暴走。,刚刚祭起的灭魂圈失去仙力控制,完全派不上用场。

  所以说,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都只能是浮云。

  场上的九人被完全震慑住。生怕这位女煞星狂性大发,大打出手,他们眼观鼻、鼻观心,连气都不敢往粗里出。一个个恨不得能把身形藏进圈椅里。

  好!大胡子校尉两眼精光大放,忍不住喝彩。果敢杀伐、铮铮傲骨!这样的人,天生就是属于战场的!

  无人再敢阻拦。几息之后,沐晚顺利的走到长案前。

  “一共有四大营。请问,仙子想去哪一营?”不等她开口,大胡子校尉热忱的问道。

  沐晚双手抱拳,行了一礼:“在下沐晚,请教长官,四大营有什么不同吗?”

  “当然不同!”大胡子校尉张口应道。不过,他好象想起了什么,旋即,又讪笑着抓了抓耳朵,“抱歉,按照规矩,我正在当值,不能干涉仙子的选择。”

  挺直率的。沐晚轻笑:“敢问长官,是哪一营的?这个不违反规矩吧?”

  “不违反,当然不违反!”大胡子校尉起身,抱拳笑道,“我叫洪兴,是北大营的左路校尉。以后大家都是同袍,沐仙友唤我一声老洪就是。”

  真是无巧不成书啊。沐晚爽朗的又抱拳回礼:“承洪大人贵言。”

  是个荣辱不惊的。洪兴脸上的笑意更甚,指着案上的四个报名簿,说道:“沐仙友中意哪一营,就向身份玉牌里注入仙力,印在哪一营的报名簿上。”

  四份报名簿从外形上看是一模一样的。不同的是,在黑色封面的正中有一个鸡蛋大的金色圆圈。里面写的分别是“东、南、西、北”四个字。

  “是。”沐晚依言,取出身份玉牌,翻开标有“北”字的那一本,依言往身份玉牌里注入一道五色仙力,印在每一页。

  五色光尽敛于黄绢之中。

  淡黄色的薄绢上现出两个墨字:瑾宸。

  洪兴乐得合不拢嘴,连声说“好”:“沐仙友,以后,我们就是一个营的同袍了。请先去台上测试修为。三天后,也是卯时正,大比正式开始。沐仙友一定要记得准时参赛。”

  “多谢。”沐晚抱了抱拳,走到长案旁,一个跨步越上木台。

  很干脆,没有乱七八糟的花样!洪兴越看越满意,仰头望着台上,笑眯了眼:这一次,我们北大营头一个开张,好兆头啊!

  果然,场外又有一名年轻男子快步走了过来。

  他不屑的瞥了一眼椅子区的那九位,心中冷哼。

  木台的一边划了一条三尺长的红线。沐晚依黑甲军士之言,站在红线外面。

  白盘们被胡乱的堆放在二丈远开外。

  “请用仙力隔空把白玉圈平举起来。离地三尺,停留三息,才算有效。”黑甲军士介绍道,“一般来说,飞仙一层能举起一块白玉圈。能举起三块白玉圈。每人有三次机会,以最多的那一次为准。”

  沐晚点头,两个掌心各自试着凝出一道五色仙力,幻化成一双手,隔空去抓地上的一只白玉圈。

  别看这些白玉圈不过脸盆大,其实挺沉的。沐晚打着藏一手的主意,慢慢的抓起一只白玉圈,稳稳的停在离地三尺高的地方。

  三息之后,她将白玉圈放回原地。面上不显,澳门赌博网站:她在心里估测了一下,象这样的白玉圈,一次搬个五六块,不成问题。

  黑甲军士提笔在记录本上边写边念叨:“第一次,飞仙一层。”写完后,他问道,“仙子再要试试吗?”

  沐晚点点头。

  “您有一刻钟的休息时间。”黑甲军士轻声提示。

  “嗯,知道了。”沐晚走到木台的一个角落里,盘腿坐下,闭目养神。

  其实,只是举起一块白玉盘,对她来说,不足一成的损耗,稍微歇一歇就可以了。不过,看着台下那九只的恶毒眼神,她决定把戏演全套。

  也难怪那九人恨毒了她。只是这么一会儿,又有两人走进候赛区,前往报名处。

  同伴惨死在前,九人又拿不准后面跟上来的三人与沐晚究竟是不是一伙的,不敢妄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三位从从容容的办了手续,先后跃上木台。

  在沐晚歇息的中间缝里,三人相继进行了第一次仙力测试。一个飞仙三层,两个飞仙二层。有意思的是,被评定为飞仙三层的那位是举起六块白玉圈;两位飞仙二层的,一位是举起四块白玉圈,另一位是举起五块白玉圈。

  按照黑甲武士的说法,举起五块白玉圈,应该是飞仙三层才对。

  然而,应征者本人没有质疑,和其余三人一样,不声不响的走到一个角落里坐了下来。

  黑甲武士也没有解释,拿着记录本,退回原位。

  台下的九人更加不敢再次出手。

  他们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一齐去前面报名。

  洪兴摸了摸大胡子,看了台上一眼,嗡声说道:“台上已有四人。等他们测试完,你们再报名。”

  九人气绝。

  一刻钟,到。

  沐晚起身,再次走到红线前。

  与前一次不同,此时,高台的四个角落里都有一个人在打坐调息。

  她目不斜视,仍然用仙力幻化出两只大手,隔空去举白玉圈。

  刹那间,全场的眼神再度聚焦过来。

  这回,沐晚先将三块白玉圈整齐的叠放在一起,然后再试着举起它们。

  唔,不是很重。沐晚感觉轻松得很。因为打定了主意遮掩修为,所以,她故意装出一副很吃力的样子,晃晃悠悠的举起那一撂白玉圈。

  “轰啦——”,离地勉强三尺高,三只白玉圈剧烈的晃荡了一下,沉重的砸在地上。

  了!

  沐晚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旁边,黑甲军士一边记录,一边问道:“请问仙子,是否要进行第三次尝试?”

  沐晚看了他一眼,照样是点头。

  “您有一刻钟的休息时间。”黑甲军士又退回原位。

  于是,沐晚也回到原来的位置,继续打坐。

  接下来,那三位也进行了第二轮的测试。

  和沐晚一样,他们也尝试加码。结果,只有一人成功了。飞仙三层的那位举起了七块白玉圈。而黑甲武士仍然判断其修为是飞仙三层。

  其余两人皆以失败告终。

  这三位也坐回原来的角落,选择进行第三次测试。

  很快,沐晚的第三次测试到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她举起了两块白玉圈,并持续了三息。

  黑甲武士微愣,看了她一眼,不紧不慢的说道:“时间到。”

  沐晚吐出一口浊气,慢慢的将白玉圈放下。

  “第三次,飞仙一层。”黑甲军士照样是边写边说。

  沐晚眯了眯眼睛,说道:“给我看看你在上面记了些什么。”

  黑甲军士拿着记录簿的手轻轻的抖了一下,抬头笑道:“小的是如实填写。”脸上挤满了笑容,跟开了花一样。哪里还看得到刚才的冷漠?

  沐晚看着他,不依不饶的伸出右手:“拿来。”

  黑甲军士不过是化虚境后期的修为。在以实力为尊的仙界,沐晚在他面前,是高高在上的尊者。

  尊者说的话,就是命令!

  黑甲军士不敢不从,硬着头皮双手奉上记录簿。

  沐晚接过来,扫了一眼。

  纸上根本就没有什么修为等级。只有四排数字。在“一”的后面,分别写着“一、三、二”等三个数字。其中,“三”字上面打了一把叉。

  原来,这家伙之前是在骗人呢。沐晚将记录簿掷还给他,冷声问道:“这个到底是怎么测试修为等级的?”顿了顿,又道,“我要听实话。”

  黑甲军士勾着头,飞快的答道:“搬起一块白玉圈,是飞升境大圆满。飞仙境一层能搬起两块白玉圈。以后,每增加三块白玉圈是一个境界。”

  呵呵,原来是想误导我。也对!入职大比对修为境界的要求是飞仙境以上。要是修为测试不过,自然就失去了参加入职大比的资格。沐晚挑眉:“谁让你乱报修为境界的?”

  黑甲军士咬了咬牙,颤声回道:“小的……回禀仙子,小的只是负责记录的。评判修为境界,是长官们的事。小的不过是化虚境的修为,哪有资格评定仙子的修为境界?”

  果然如此。沐晚笑了:“你是九大家族的人,是也不是?”

  “仙子明鉴,小的是南大营的。”黑甲军士垂着头,答道。

  “好。你很好。”沐晚看了他一眼,直接离去。

  黑甲武士暗地里松了一口气。殊不知,一座彩棚里,有人的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这人也是我们南大营的?丢人现眼!”他一把推开偎依在身边的侍女,端起三足酒爵,一饮而下。

  旁边,一位与他一般穿着的银甲校尉搂着美人,哈哈大笑:“这叫兵不厌诈!”

  “呸!”对面,北大营的一名校尉啐道,“少往脸上贴金,分明是下三滥的阴招!”

  “你说谁呢?”

  “说的就是你!”

  “吵什么?”有人喝道,“下一班是谁?”

  “哦,是我。”

  “黄校尉,你少喝点儿酒,免得误了差事。”

  “嗯,知道了。”

  “大家都悠着点儿。等办完这趟差事,我们的升级公文才能批下来。辛苦了十年,不要在最后关头出差子才是好。”

  “对对对……”

  “就是。”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冷冷冰心、长安灯火的平安符,多谢书友蘩羽645098、冰皖凝岚、狮心公爵、我小甜甜、酸梅大婶、lucixu0217、风子汐的月/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