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八二章 阻我者,死!
  转眼,初一到了。

  山脚有个大校场。募新会便设在此处。

  卯正开始。沐晚踩着点儿,准时赶到大校场。

  此时,会场的周边跟过节一样。在周边立了一圈临时高台。上面扎了各色彩棚。那是达官显贵及其家眷们的观赛区。因为阵法的缘故,他们端坐在彩棚里能看到大校场上的情形,而外面的人则看不到他们。

  坐不起高台的人们只能早早的赶来占个有利的位置。他们呼朋唤友,把众高台围得水泄不通。

  好在,显贵们都是乘坐亮闪闪的飞辇,直接上高台。所以,大家相安无事。

  一些小商小贩顶着五花八门的货篮,在人群里穿行,叫卖着各种好吃的、好玩的。

  总之,大校场的周边就象是一锅煮沸了的稀粥,咕噜咕噜的,热闹极了。

  相比起来,大校场里面显得格外安静。

  在正东边,一字排开,设了四座一人高的大木台。上面分别立着一杆金色镶黑边的三角大旗,标以“东、南、西、北”。木台的正中间摆着数块象磨盘一样大的黑圆盘。这些便是测灵石。四座木台分别是四大营测试应征军士修为之所。

  在其正对面,校场的另一边,也有一座一模一样的木台。不同的是,台上没有大旗,而是在四角分别插了一面红色小旗。台子的中间,堆码着数块象是白玉一样的圆石,个头不及东边木台上的黑圆盘一半大。

  这两处只占到大校场不足两成之地。绝大部分的大校场被白色迷雾笼罩,完全看不清里头的情形。

  所有的应征者都按照募新公告上规定的,只能在大校场东门前的空地上等候。

  和木台一样,军士和军官的候赛区也是分开设立的。左边是军士候赛区。右边的才是军官候赛区。

  在仙界,实力决定一切。两个候赛区的布置充分体现了这一点:军士候赛区只是简单的用半人高的木栏杆围了起来。场中,什么也没有。这会儿,里面人头攒动,挤满了前来应征的人们军官候赛区也是用同样的木栏杆围了起来,面积和军士候赛区一般大。但是,这边只是现在还只有不到十人。除此之外,场中还摆有六排,共计三百张大红圈椅。十个人稀稀落落的坐在椅子堆里,愈发显得空荡。

  沐晚不紧不慢的走进右边的候赛区。

  立时,十人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沐晚礼节性的微微颌首。

  木台的下面摆了一张红色长案。上面摆了一个白色小木牌,写着“报名处”三个朱红大字。

  长案的两边各立着三名执戟的黑甲军士。案后,端坐着一名头戴银盔,身着银色锁子甲的大胡子军官。

  沐晚走进候赛区时,刚好是卯时正。

  “咚咚咚”五座木台同时跃上一名黑甲军士。他们提着一面铜锣,一边敲,一边吆喝:“募新开始!要报名的赶快啦!先报名,再测试!”

  左边的军士候赛区立刻象爆了锅一样。应征者们分成四股人流,纷纷涌向四座木台之下的报名处。

  “不要挤!一个一个的来!”周边的黑甲军士上前,横着长戟,把人群隔在三尺远开外。

  相反,右边的军官候赛区却不见有半点动静。十人象是大爷一样,安坐如山。

  这边木台上的黑甲军士扯着嗓子嚷了一通,见无人回应,悻悻的提着铜锣跳下木台。

  还是银盔军官好涵养,连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

  军营的盔甲都是有等级的。银色锁子甲是校尉才能穿的护甲。沐晚握了握拳:在轮回井里,阿哥也是校尉装扮。不知道他现在如何了?

  暗自叹了一口气,她大步流星的径直走向报名处。

  椅子区里,十名应征仙人神色微变。彼此间飞快的用法力交流:这人是谁家的?

  很快,他们得出结论这人谁家的也不是!

  哼,好大胆!刚一开锣就来捣蛋!

  坐在最前排的那位蓝袍中年应征者伸了个懒腰,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喂,这位仙友,你是谁呀?”

  沐晚懒得搭理他,连个眼风也没给,继续往前走。

  刹那间,大校场内外,人们的目光刷刷的集中了过来。

  就连左边候赛区里,应征者们也瞬间安静了下来。

  大胡子校尉睁开眼睛,先是瞥了沐晚一眼,接着又瞅了瞅蓝袍应征者,眼底现出一丝玩味的笑意。

  他是飞仙四层的修为,一眼就看出,正向报名处走来的青袍女应征者是飞仙一层的修为。而那名出言挑衅的蓝袍应征者是飞仙二层的修为。

  蓝袍应征者摆明了与另外九人是一伙的。又是九大家族的!他是想阻挡女应征者吧?哼哼,三重天的渣渣们,次次都是这样。

  这位女应征者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竟然视之于无物?

  大胡子校尉来自四重天三重天的这种做派,上头很是不满。所以,每次募新,上面都要派人下来,占去护尉以上一半的职位。

  场中,沐晚的漠然深深的激怒了蓝袍应征者。

  “喂,女人!本座在跟你说话!你耳聋了吗!”本来就是要没事找事。更何况,现成的由头送上门来!他一甩前袍,呼的站起来,吹胡子瞪眼睛的喝斥道。

  沐晚依旧当他是空气,继续前行。

  “扑哧!”左边的候赛区,一些应征者没有忍住,率先破功那么多人看着呢。量这位大人也不敢滥杀无辜。不笑白不笑!

  “该死的!”如果说,先前还有三分是做戏。那么,现在,蓝袍中年人是彻底的被激怒了。他感觉有数不清的眼睛看着这边。包括四大营的将军大人们。

  都是这个臭女人,害得本座出糗!

  “纳命来!”身形一动,他伸出一只手,对着沐晚全力抓过去。

  这是他的杀手锏破天爪!

  啊啊!该死的女人,给脸不要脸!本座要把你拧成粉末!

  在募新公告上没有明文规定,候赛区不准打架斗殴。但是,仙王府一直默许,在军官候赛区杀人无罪。这也是为什么没有人敢走进这边候赛区的缘故。

  罡风,骤起!

  尘土飞扬。

  一只枯瘦的大手以压顶之势,黑压压的拍向沐晚的天灵穴。

  左边的候赛区里,应征者们立时噤若寒蝉。

  呵呵,一言不合就要置人于死地!好嚣张!沐晚头也没抬,反手一挥。

  一道青光有如闪电,嗖的划过。

  “砰!”

  血色冲天!

  蓝袍中年应征者重重的跌进圈椅堆里。

  “啊”他捂着空荡荡的右臂,尖利的惨呼。

  他的右臂被齐根斩断。

  最要命的是,断了的右臂被剑气激得粉碎!

  破天爪,不堪一击!

  他甚至于都没有看清对方是什么时候出的剑!

  剑仙!女剑仙!大胡子校尉愕然的看着前面的女应征者。

  沐晚伸出两根手指头,轻轻抹掉青云剑上的血珠子,扭头看向其余九人,冷声问道:“还有谁想一试?”

  九人之中无一人是剑仙。虽然有两人是飞仙三层的修为,但是,剑仙发起狂来,越阶杀敌皆有可能。他们才高出两个境界,算什么!

  九人齐刷刷的垂下头,不敢正视之。

  沐晚冷笑,干脆利落的挽了个剑花,收了剑,继续前行。

  “呸!毒妇!”蓝袍中年应征者呼的又站了起来,身形一晃,仅存的左臂拿着一根九节紫金鞭,恶狠狠的拦住她的去路,“你斩掉我的右臂,还要用剑气将之炸得粉碎,何其狠毒也!就你这样的毒妇,也配为人长官?”本来,以他现在的修为,接个断臂,简直就不叫事儿。可是,右臂化成血屑,洒了一地,叫他拿什么去接?就是大罗金仙也没折啊。失了一臂,看家本领使不上,三天之后的入职大比,他只能缺席!

  哼,毒妇以为这样就能顶替本座吗?呸,做梦!坏了本座的好事,拿命来偿还吧!

  沐晚冷笑:“哦,原来无冤无故的取人性命才是慈悲心肠。在下受教了!”

  “你!牙尖嘴利!”蓝袍中年应征者语噎。他因突然失了一臂,脸色惨白得跟个鬼一样。眼下,被话语一激,顿时变得赤红,跟猴子屁股有得一比。

  “找死!”他咬牙切齿的举着紫金鞭当头打过来,“毒妇,受死罢!”

  大胡子校尉的方位正好在他的背后,看得真切,当时火起,心中暗骂:下三滥的东西!

  原来,紫金鞭不过是蓝袍中年应征者的虚招。而真正的大杀招是在背后。这家伙悄悄的祭起了夺魂圈。

  那是一件中阶仙器。就是人仙境的真仙也是磕上就死。更何况,这家伙还使的是阴招!

  可惜了!大胡子校尉暗自叹惜。剑仙本来就少。女剑仙更是少之又少。今儿,他好不容易见着一位活的,却转眼要折殒在无耻小人之手。

  前面,蓝袍中年应征者心里暗自得意。他喊打喊杀的,纯粹是为了吸引敌人的注意力。貌似蠢货上当了喽!

  “聒噪!”沐晚翻了个白眼,抬起右脚,呼的当胸踢去。

  先前那一剑,是杀鸡儆猴!现在,猴儿们都老实了。鸡还在乱窜!哼哼,象这样的无耻之徒哪里值得她出剑!

  这一脚,她成心是冲着对方的玉府去的,用了十足的力气,又快又狠。

  蓝袍中年应征者根本就躲不过。

  “叭”的被踢了个正着。

  哼都没来得哼一声,整个人打横,呼啸着向后飞了出去。

  “砰!”

  他重重的撞在百余丈外的木栏杆上。

  金光大作。木栏杆上的阵法被激活,硬生生的将他弹了回去。

  “叭!”

  他又往前飞出十余丈,在半空中炸得粉碎,洒下一阵血雨。

  “咣啷!”一个灰扑扑的金箍儿掉落下来,在地上滚出老远。

  主人死了,灭魂圈自然成了无主之物。受印记里的仙力反噬,这件仙宝由中品掉落到下品。

  但,也是一件仙器啊!

  场上九人都不由盯住了轱辘滚动的金箍儿。

  这便是九大家族的仙人!沐晚不屑的隔空抓过宝贝,澳门赌博网站:随手收进袖袋里。

  按照仙界的规矩,这件宝物是她的战利品。蓝袍中年应征者的亲朋好友若是不服,来战啊!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snn的平安符,多谢书友机器猫的包、醉舞清影、方圆的石头、b、1356156的月票,谢谢!

  第三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