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七零章 山谷除障
  确认洞里是安全的之后,澳门赌博网站:常龙召出三十六鬼将。,人多力量大,不出一刻钟,洞里的淤泥被清理得干干净净。

  这一带的灵气还算浓郁。沐晚亲自在洞府里布下聚灵阵和防御阵,一个临时住所便搞定了。

  不知不觉中,灰蒙蒙的天完全暗淡了下来。一轮血色的月亮悄然爬上了西边的矿脉。

  沿途经过了十几个界面,期间,也有三四个界面恰好是晚上。每个界面的夜晚都很有特色。不过,象这样的血色月亮,大家都是头一次碰到。是以,众人纷纷跑出洞口赏月。

  月色如血,赤色的大地越发显得肃杀。

  阿一等三十六鬼将的修为最低,站了不出十息,便手脚又麻又木,有些扛受不住从山谷那边象是潮水一般涌来杀气。

  “哎呀,不行了。得回洞里躲一躲”阿一率先认输,逃回了洞里。

  阿一是鬼将们的头儿。其余的见状,都跟在他后面,躲入洞里。

  洞口的防御阵泛起阵阵五色灵光,将杀气完全挡在洞外。

  沐晚敏锐的发现,杀气呈不断增强之势。保险起见,她又在外面加设了两重防御阵。

  待她布设完阵法,香香和古丽女皇也一道避进了洞里。只有黑夜和常龙还在洞外撑着。不过,他们都亮出了兵器,护在胸前。无论是黑金圆月弯刀,还是龙胆亮银枪都是发出夺目的光芒,牢牢罩住它们的主人。

  这情形,令她不禁想起自己以前在秦昭的玉府里对抗魔念。是以,她走过去,占拔两人:“你们可以试着剿灭这些杀气。”说着,召出青云剑,在两人面前示范起来。

  青云剑是在五天前苏醒的。沐晚度劫时,他莽撞的一口吞下了第三道劫雷,是以,劫雷等于是从头到脚,通过了他的全身。他因祸得福,淬了一次体。只是,第三道劫雷的威力远远不如第九道,效力也相差甚远。再加之,他的修为本来就远远高过祥云。器灵也是一样的,修为越高,提高的难度呈几何数字增加。醒来之后,他的修为只是精进了一个小境界。

  青云剑出鞘,有如冷月,寒光迫人。

  沐晚信手使出一记“旋风斩”,“呼”,涌上来的杀气被斩得粉碎。

  “原来要这样!”黑夜的眼睛亮了。

  常龙也连连颌首:“我懂了!”

  说话间,又一波杀气扑面袭来。

  沐晚反手一剑,再次斩之。这下,黑夜和常龙看得更真切了。

  挽了一个剑花,沐晚收剑,笑道:“你们在这里练习。我去前面看看。”

  常龙看了一眼血色朦胧的前方,提醒道:“姑娘,小心。”

  沐晚头也没有回,挥挥手:“知道了。”

  正说着,又一波杀气涌了上来。

  黑夜和常龙齐动。两人很默契的一人战一边。黑夜直接是模仿沐晚刚才的“旋风斩”。常龙则是长枪有如巨蟒出洞,使出“绞”字诀。转眼,这一波杀气被他们俩合力剿灭。

  两人相对一视,会意的笑了笑。

  再看前方,就这么一会儿,沐晚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血色之中。

  完全没有汹涌而来的杀气潮困扰!强悍如斯!

  唉,这就是修士与仙人的区别!

  美玉在前,两人都不由握紧了手里武器,变强的愿望更加强烈。

  沐晚提着剑,逆着杀气,走向山谷。

  本来,她可以沿途斩掉一波紧随着一波而来的杀气。只是,一来,这些杀气威力太不值得她得手二来,也是最主要的,她有心让黑夜和常龙两个练练手。反正,两人若是不敌,他们只要退回洞里即可。有三重防御阵在,这些杀气也不能真伤到他们俩。

  越往前,血色愈浓,杀气越甚。

  当沐晚走到山谷前时,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只见,灰蒙蒙的山谷里影影绰绰,有如鬼蜮。胖的、瘦的、人影、半人半兽影、飞禽走兽影各种血色鬼影嘶吼着,冲向谷外。

  然而,月光如血,无情的照耀着谷外的世界。

  这些鬼影一沾到月光,便痛苦的抱着头,身体诡异的扭曲着,渐渐散开。

  这便是杀气的由来。

  被两边的峭壁遮住,月光照不到谷中。谷里的杀气凝实成鬼影。而它们一旦出谷,被月光照过后,无法再凝形,又重新化成杀气。只是,威力远远不如之前。

  那一刀的杀意原来是这样慢慢的被血月淡化的。

  认识到这一点,沐晚更加佩服:到底是何方神圣劈下那惊天动地的一刀,经过悠长岁月的侵蚀,依然能凝结成实质!

  以她前前世的经验来看,就是父君大人也是不及其百分之一。

  紧了紧手里的青云剑,她提剑慢慢的走进巨大的山谷阴影之中。

  离开了血色的月光,刹那间,她宛若是走进了万年寒冰窖,周身生寒。

  “嗷”,一只象小山一样高的吊睛白虎迎面扑了过来。

  竟然是只妖兽魂!

  谷中的浓雾有隔绝仙力的作用。是以,她在谷外仅能凭一双肉眼细看。现在,离得近了,她才看出来,张着血盆大口冲杀过来的是一只九阶白虎元魄。

  周边的鬼影都是!各种魂魄!

  额滴咯娘咧,谷中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她一进入谷里,好比是一只肉包子扔进了饿狼堆里。周边的鬼影咆哮着,踉踉跄跄的围了过来。

  要命的是,因为无处不在的浓雾作用,她根本就使不出一丝仙力。同样,青云剑也变得跟凡剑无二。

  仙力虽然不能用,但,剑道境界依然在!

  以沐晚现在的剑道修养,就算是拿着一根烧火棍也是削铁如泥。更何况,被浓雾封印住了的青云剑,比烧火棍要强横、锋利得多。

  仙力被封,还有蛮力!

  轮回三剑不能用,太一十三剑上!

  一剑斩下去,瞬间,山丘一般的虎兽魂“啵”的一声,粉碎!

  周边的魂魄浑然不觉,嘶吼着,蜂拥而来。

  原来都是失去了意识的孤魂!沐晚看得真切,一剑一杀,下手毫不留情。

  半刻钟后,她由谷口向内前行了百步。至此,谷口百步之内的鬼影被她清了个精光。

  只是,越往里,鬼影的等级越高。谷口区域的,多是妖兽魂魄,间或掺杂有几只中低阶的妖修魂魄或人修魂魄再往里,妖兽魂魄渐少,妖修魂魄或人修魂魄渐渐多了起来。级别也呈变强之趋势。

  看到意识溃散,完全凭本能行事的鬼影们,沐晚心惊不已:难道说,当年这一刀从天而降。周边的生命都在瞬间毙命,其魂魄都被吸入谷中?因为时间过于久远,这些魂魂渐渐亏损,终于失去了意识,变成了眼前的孽障!

  如果它们还有意识的话,沐晚还可以试着念几遍净魂咒度化一番。可是,现在,它们完无意识,只是一堆残魂,沦为孽障。她念再多的净魂咒也无济于事,只能剿杀之。

  也许清光了一切孽障,这片古老的大陆矿区,又能渐渐恢复生机。

  越往里走,越是艰难。

  奋战两个时辰之后,沐晚力竭,不得不退出谷外,歇一歇。

  不想,她撤出谷外,原本被清除干净的那一大片区域里,数不清的鬼影竟然象蘑菇一样,一丛一丛的从黝黑的地底钻了出来。

  没错。谷外都是赤色的砂石铺地,唯有谷里是黝黑的泥沙地。

  鬼影象是被充气的水囊,一个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大、变高百息之后,谷口处,又是一茬接一茬的鬼影往外闯。

  沐晚甭提有多郁闷了。

  不过,仔细一看,她还是看出一些区别。后面生出来的这些鬼影的个头比先前的同类型鬼影要小一些。

  简直跟秦君的魔念一样!

  后者差不多要杀三次,才能彻底泯灭。也不知道魔障又需要斩杀几次!

  沐晚抚额。还好,谷外,她有仙力护体,歇上半刻钟,一身的气力又恢复如初。

  没有犹豫,她再次提着剑杀进山谷

  每次都是力竭之后,撤至谷外。

  当她第三次提剑进入谷中,拼杀了不到半个时辰,血月自东边落下了高耸的矿山。天地间又变作灰蒙蒙的一片。

  在血色月光彻底消失之际,谷中的魔孽障转眼立消。

  唯有沐晚提着剑,站在离谷口三百步远的空地里。

  冰冷的刀意如风,吹得她的袍角猎猎作响。

  这是怎么一回事?她愕然的环顾四周。

  真的是一只鬼影也找不到了!

  血月明显是克制而孽障之物。按理说,血月消失,孽障之物不受克制,应该更加猖狂才对啊。怎么一个个都消失了呢?

  简直是匪夷所思!

  “滋啦”,一不留神,身上的青布法袍竟然被刀意划出一道半指长的口子。

  沐晚回过神来,本能的调用仙力护体。

  然而,脚下的黑泥地越来越硬,不出三息,竟然变得跟千年的冰壳一要坚硬。

  孽障消失了。

  但是,灰色的浓雾依然存在。所以,仙力还是被封的。

  不得已,沐晚只能退出山谷那道刀意无处不在,又无形无状,充斥着山谷。晚上,有孽障阻隔,她反倒能察觉到它的存在。这会儿,孽障消失了,她完全捕捉不到它们,呆在谷中只有挨打的份。

  唉,说到底,还是修为不够!

  将青云剑送回洗剑星,她吐出一口浊气,在谷外盘腿而坐,运气炼功这里的元气竟然比她的心星上还要浓一倍!而谷外时,刀意起码减弱的九成。对她来说,比挠痒痒还要轻,已完全够不成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