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五九章 次君大人上头条
  药市离兰水洲不过五十来里远。新仙城里严禁飞行,但是没有禁止步法。

  沐晚祭出“逍遥八步”,香香也有“神行术”。两人一前一后,不出百息,已然来到药市的外围。

  原本以为是一座很壮观的集市。不想,两人看到的是一片云气缭绕的小松树林。

  林子里的松树稀稀落落,却千形百态,在飘渺的仙气中,显得仙气十足。

  林中,稀散的摆着十几二十个地摊。洁白的苇席上,整整齐齐的摆着若干玉盒或玉瓶。不见摊主。

  摊主都去哪儿了?唔,在一棵歪脖子老松下,围着一堆人,有男有女。既有青春少年,也有白发老者。两人对奕,十几号人围观。

  正所谓观棋不语真君子。松林里,静寂无声。

  在林子东边的入口处,立有一块三尺来高的白玉碑,上面写着两个朱红的金文“药市”。

  看到这块玉碑,沐晚与香香两个不由相对一视。彼此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两个字奇葩。

  在炎华界,她们逛过很多的坊市。象这样的,生平头一次见识。果然,仙人嘛,卖个药,也是仙气飘飘的。

  沐晚扫了一眼树下的那堆人。和她一样,他们都是飞升一层的修为。

  香香来了兴趣:“姐姐,下棋有这么好玩吗?”不就是有人下棋吗?至于所有的摊主都跑去观棋!几辈子没见人下过棋了?

  沐晚闻言知雅意:“想看,你也过去看看呗。”

  “哎。”香香眉眼弯弯的应了一声,一溜烟的向歪脖松树跑去。

  沐晚笑了笑,背负着双手,在各个无人的摊位面前闲逛起来。

  有药材,也有丹药。药材用玉盒盛着,盒上立有一块小木牌,上面写着药名、年份,以及价格丹药用白玉瓶装着,旁边也有一块小木牌,标明丹药名和价格。

  她接连看了两三个摊位,发现同类同品级的药材价格都是一样的。售卖的丹药以一转固元丹居多。价格略有不同,不过都相差不大。

  原来,这些摊主都是丹仙。

  沐晚看过丹药价格后,心道:一粒一转固元丹要卖到一块上品灵石,跟抢有什么区别?也难怪这里门可罗雀,摊主们都跑去看棋了。

  昨晚,澳门赌博网站:她看了固元丹的丹方,还有炼制方法。是以,知道仙丹与丹灵的等阶划分有所不同。

  仙丹以色论阶。仙丹的丹色总共有三种,即,红、银、金。其中,红丹属于低阶丹银丹是中阶丹金丹是高阶丹。

  而同一种仙丹又以“转”的次数来划分品质高低。一般来说,金丹最高可达九转。九转金丹代表着仙丹的最高品质。

  象固元丹属于红丹,最高只能三转。而这些摊位上所售的一转固元丹,类似于灵丹里的下品丹。

  沐晚昨晚看了丹书,觉得以自己的八阶丹火,炼制固元丹,不敢说粒粒保证三转,两转是最起码的。而药市里,一粒下品丹也要卖到一块上品灵石!再看看药材的价格,在她看来,简直就是抢了。

  不一会儿,她把十九个摊位都逛了一遍。所缺的两味配药,星兰草和金力果,基本上每个摊位上都有出售。

  反正价钱是一样的。沐晚在最后一个摊位上每种捡了两盒。

  苇席的左上角摆着一只敞口红木匣子。旁边也立了一块木牌,写着“承惠”。

  她留意到了,每个地摊的左上角摆着这样一个木匣子。仔细一看,此匣竟然还是件下品宝器。

  四只玉盒拿到手,红木匣子吐出一丛银白色的亮光,匣口浮现出一行金文:十五块中品灵石。

  呵呵,仙人摆摊,确实不同反响。

  沐晚笑了笑,取出十五块中品灵石扔进红木匣子里。

  “当啷”,灵石入匣。

  银白色的亮光消失了。红木匣子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静静的立在那个角落里。

  沐晚买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抬眸去找香香很古怪,香香什么时候也对下棋感兴趣了?

  结果,她看到香香背负着双手站在人群的外围,伸长了脖子,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棋盘。

  呀,真的是在看棋!

  沐晚向来信奉,人多的地方,有宝也难捡到。所以,她不准备过去凑热闹。

  当下,她通过契约传讯给香香:可以走了吗?

  香香猛的打了一个哆嗦,揉揉眼睛,一脚高,一脚低的向她走了过来。

  看个棋,也看到脱力,体力不支?沐晚心中不由狐疑,快步迎了上去,一把扶住香香的一只胳膊,轻声问道:“怎么了?”

  香香使劲的甩了甩脑袋,吐出一口浊气:“不知道是什么仙法。明明棋盘上只有黑、白二色的棋子。香香却看到的是两支军队在一个大草原上拼杀激战。耳边还能听到他们的呐喊,战鼓的声音也是真真的。香香觉得不对头,可是那个战场象有股吸力,香香怎么也摆脱不了。还好,姐姐传讯给香香。”

  沐晚闻言,看了一眼那副棋盘,心中了然,笑道:“那个棋盘、棋子看着简单,其实是一件仙器。你看到的是仙器幻化出来的情景。唔,你的修为还是低了些。难免被仙器吸引,不能自拔。”也是她大意了,没能完全适应新的身份在上界,她不是高高在上的老祖,而只是一个新晋的小仙。

  香香闻言,飞快的吐了吐舌头:“姐姐,香香以后再不敢胡乱凑热闹了。”

  “没事。那件仙器对你没有恶意。等你力竭了,它自然会松开你的。”沐晚轻声说道,“不过,这里不是炎华界。往后我们行事小心些,总归是没错的。”

  “嗯。”香香使劲的点头,问道,“姐姐,刚刚看中了什么没有?”

  沐晚说道:“试着买了两样药材。”

  看了看天色,发现时间还早。她又道:“我们也去宝器坊那边,好不好?”

  “好的呀!”香香满口应下。这里一点儿逛坊市的感觉也没有。还莫明其妙的吃了个小苦头。她只想赶紧离开。

  这时,入口处有一个大汉飞奔而来。

  沐晚眼尖,看出他也是飞仙一层的修为,连忙拉着香香避到一步。

  大汉刚踏进药市,便迫不及待的高呼:“大消息!大消息!”

  树下的那群人纷纷抬头。

  执白子的那位灰袍老者闻言,将手里的棋子一把扔到棋盘中,呵呵笑道:“今儿就算了。”扭过头来,高声问道,“大吴头,发生什么事了?你不是说今天要去任务堂吗?”

  大汉跑到树下,哇哇大叫:“我早上去任务堂,听到了一桩了不得大事。”

  “什么事?”

  “怎么了?”

  人们纷纷发问。

  大吴头卖足了关子,继续爆料:“昨晚,天帝府的次君大人在三重天遇刺!现在,任务堂里传得沸沸扬扬。”

  “什么?次君大人来三重天做什么?”

  “就是啊。”

  “抓到刺客了吗?”

  “谁这么大胆啊!”

  ……

  哇啦哇啦,人群里炸开了锅。

  天帝府次君?在姐姐的前前世里,丽姬不是已经许给了他做侧妃吗?香香闻言,不由暗中抓紧了沐晚的手。

  后者安抚的看了她一眼,脸上和树下的人们一样,现出感兴趣的神色,大大方方的站在原地听八卦。

  香香见状,心中大定,暗道:哼,死了才好!

  知道丽姬的所作所为,她就见不得这女人好。

  树下,灰袍老者挥袖:“大家静一静,先听大吴头怎么说。”

  于是,人群立刻安静了下来。

  大吴头清了清嗓子:“次君大人是什么修为?什么身份?到哪里不是前呼后拥的?我当时也很好奇,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刺杀次君大人。所以,我特意打听了一番。”环顾众人,他万分痛惜的拍了一下大腿,“哎呀,次君大人当场魂飞魄散。殒落了!”

  “哎呀呀!”人们也连连惊呼。

  与灰袍老者一道下棋的青袍中年男子啧啧的摇头,念了一句“我的天尊哪”。

  香香听得真切,脸上现出愕然之色,心里却乐开了花,忍不住又捏了捏沐晚的手:哈哈,那女人当寡妇了!报应!

  沐晚闻言,也是心情大好。

  恰好又有一双年轻的男女走了进来。看到树底下的嚣闹,年轻的女人一头雾水的走到沐晚跟前,好奇的冲那边的人群呶呶嘴:“怎么了,他们这是?”

  沐晚看了她一眼,又看向人群那边:“哦,说是昨晚,天帝府的次君大人遇刺了。”

  “啊?”年轻女人也是一脸的惊愕,“是什么人做的?”

  “不知道,正听着呢。”沐晚随口应道。

  年轻女人拉了年轻男人的手:“兴郎,我们也过去听听。”

  于是,两人快步往人群那边走去。

  “哎呀,大吴头,别卖关子了。”人群里,一个中年美妇哼哼,“快说,刺客抓到没有。急死人了。”

  大吴头嘿嘿一笑,挥手:“水娘子,别急啊。马上说。”接着,语气一转,“刺客没抓着。据传,是魔界所为。所以,我听说,四大营可能很快就要增兵。任务堂到处都在传,我们新仙城的人也能直接去应征呢。哎,你们去吗?”

  “去做什么?”有人呵呵发笑。

  大吴头:“从军,打魔界啊。”

  旁边有人挥了一下袖子:“一重天的人去四大营,一开始顶上天去了,也是个什长。”

  “到时候,搞不好头上的长官是个化虚界的。哎呀,从什么军喽。”

  “就是。要从军,也要等离了这新仙城,去到三重天应征,好歹也能捞个校尉。”

  “哎呀,我还是卖我的药吧。”

  人群轰的一下散开了。

  沐晚见状,拉着香香离开了药市。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蓝魔王、3837292、书友150311181228629、欢乐无忧、pppp422010、nn、好人家的佣人、s、羽雅迷迭、淡淡的余温、银月悠、叶未眠、我很喜欢金铃动、狮心公爵、、、小草悠悠儿、守护甜心、s1331的月票,谢谢!

  多谢亲们的大力支持与厚爱,月票又逢百,所以,明天中午有加更。某峰敬请亲们围观与指正,再次感谢大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