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六五三章 入仙籍
  云雾散尽。

  这时,沐晚看清,自己原来是站在一个百丈宽的干池子里。

  池边立有一块白玉碑,上面写着“飞升池”。

  有了前前世的记忆,沐晚对上界还是知之甚少上界共分成九重天。她现在是在一重天。前世,风茜是高高在上的九重天元君,一重天,她压根就没有来过。

  好吧,不但没有来过,而且也没听说过。

  在她前前世将近四千年的生命里,有三千多年的时间只对一样感兴趣。那就是陆威。

  一重天是什么?与陆哥哥有关吗?陆哥哥去过吗?啊,不知道啊?不知道你还浪费本君的时间?换一个话题这是元君大人上常识课时的情景。

  沐晚甩了一把冷汗,纵身跃出飞升池。

  “仙子,请留步!”前方突然现出两个青袍中年男子。

  这个,九重天也有的。是以,沐晚知道:客气点,可以称之为“仙使”。说白了,他们就是仙府杂役。在上界,也并不是个个都是仙人的。除了仙族,也有人族修士。后者大多是聚族而居,也有一些在各级仙府担当低等杂役。在九重天,这些人是出了名的雁过拔毛,敲诈勒索。

  “什么事?”沐晚冷声问道。

  两人被她的气势怔到了。旋即,他们立刻意会过来这一位知道他们的底细!不是转世的仙人,就是上面有人撑着的!

  两人刚刚还是法相庄严,神圣不可侵犯,刷的一下,齐齐换上谄媚的笑颜,躬身行礼:“小的恭迎仙子。”

  其中一人问道:“仙子是要去入籍处吗?要小的给您引路吗?”

  前面不过百丈有一座金碧辉煌的大屋,门楣上悬有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三个金闪闪的金文“入籍处”。

  但凡长了眼的,都知道该怎么走。何须劳驾这俩大爷!

  “不用!”沐晚干脆的拒绝了,直接朝前面的大屋走去。

  两人见状,不敢再纠缠。一来,他们的修为不过是金丹境二来,这一位仙子不是善茬啊。

  很快,沐晚走到了大屋前。

  屋前有三级白玉台阶。台阶下立着一块两尺见方的白色木牌,写的是“入籍须知”。

  全文用的是金文。

  看来金文是上界的通用文字。

  沐晚整卷的功法都看下来了,自然是能畅读“须知”。

  按照须知,她要先去甲字号房间登记入籍,然后再去乙字号房间选取临时住所。

  “须知”里特意写明了,所有的程序都是免费的。临时住所在三年之内,也是免费的。

  沐晚只是扫了一眼,便将全文读完。

  接着,她直接上了台阶。

  朱漆大门里“嗖”的又冒出一只小青袍,下巴抬得高高的,冷声冷气的问道:“来者何人?报上名号来!”

  “须知”里可没有这一个环节。

  沐晚懒得理他,身形一晃,直接进了大门。

  哎呀,不是新飞升上来的!小青袍神色大变,慌忙四下里张望一番,缩着头,灰溜溜的挨着墙根离开。

  正对着大门立着一张一人高的白玉屏风。

  左边写着:甲字号房左边请

  右边写着:乙字号房右边请。

  沐晚转身先去了左边的通道。

  在通道的尽头,左手边现出一道黑油小门。门上有一块金色的木牌,上面用朱色写着:甲字号房。

  门是虚掩着的。

  沐晚转身,在门前站定。

  “进来!”里面有人嗡声说道。

  挑了挑眉,沐晚推门进去。

  屋子不大。里面有一张黑色的云纹长案。

  一名红袍管事坐在长案后,上下打量着她:“你是新飞升上来的?”

  沐晚点头:“正是。”这位管事也不过是化虚一层的修为。而她现在是飞仙境一层的修为,足足高出两个大阶。上界和修真界一样,也是实力说话的。是以,她无须行礼。

  红袍管事见状,起身,抱拳行了一礼:“请仙子稍候,下官先去里头取一块空白玉牌。”

  旁边有一道关着的白色小门。

  红袍管事走到小门前,推门进去。十息之后,他又打开门出来了。手里果然拿着一块巴掌大的白色玉牌。

  “请仙子往里注入仙力,将之激活。”红袍管事将玉牌放到长案上,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有了前前世的记忆,沐晚知道,所谓仙力,就是指法力。只是到了飞仙境以上,会被称为仙力。

  她伸手握住白色玉牌,依言注入一道仙力。

  白色玉牌立时放出五彩的豪光。

  “好,可以了。”红袍管事笑道,“请仙子放下玉牌,接下来,玉官要为您刻录身份玉牌。”

  沐晚将玉牌放回原处,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红袍管事坐回长案后,提起一支毛笔,粘上朱砂,在玉牌的一面写上:一重天,飞仙境。

  “请问,仙子道号。”他抬头问道。

  “瑾宸。”沐晚轻轻挥袖,用法力凝出自己的道号。和他一样,用的也是金文。

  红袍管事见状,神色更加恭敬。

  “知道了。”他提笔,在另一面写上:瑾宸。

  接着,他又从案面下取出一卷玉简,打开来。

  前面有七片玉简是写了朱砂字的。每一片玉简上都写了年月日和“某某”仙子或仙士飞升入籍。

  他在一面空白的玉简上,刷刷的写着:甲午年七月初三,瑾宸仙子飞升入籍。

  当最后一笔写完时,沐晚注意到,她的身份玉牌又放出五色豪光。上面的朱砂字象是沉进了玉简里,转眼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朵云状的暗纹。

  “可以了。”红袍管事放下笔,起身,将身份玉牌双手奉上,“请仙子收好。”

  “谢谢。”沐晚隔空取过,随手打赏了十块上品灵石。这是前前世的记忆使然在上界,灵石也是流通的。除此之外,还有更高档的流通品,元石。如果说下品灵石相当于凡人界的铜板、中品灵石是散碎银子、上品灵石是银元宝的话,那么,上品元石就是金元宝一样的存在。还有,在上界,赏钱是低阶修士们的重要收入来源。打赏是美德。呵呵,前前世的她出手向来阔绰,打赏粗使的力士都是赏的上品元石。

  红袍管事双手接住,按照礼仪,躬身谢了赏。末了,还热忱的提醒沐晚去乙字号房选取临时住所。

  沐晚本来已经准备离开,闻言,挑眉问道:“这里面有什么讲究吗?”

  红袍管事闻言,不由愣住。他以为这一位是转世的仙人,这会儿唤醒了前世的记忆,所以,对这些规矩熟着呢。

  现在看来不象啊。

  莫非是飞升仙人的后辈?

  不管是哪一种,都是他一个小小的管事得罪不起的。回过神来,他如实以对。

  原来,临时住所是一重天提拱给新飞升仙人的福利。可以免费住三年。

  因为是免费的,所以,质量嘛也差参不齐,有好有坏,没有什么保障。到底哪些是好的,哪些是坏的,沙盘上可不会标出来。只有他们这些入籍的老人心里门清。

  沐晚决定听从他的建议选兰水洲那边的住所。当然,走之前,又赏了他十块上品灵石。

  果然,乙字号房里有一个很大的沙盘。

  屋里的红袍管事已经接到了甲字号房同事的传讯,所以,对沐晚甚是恭敬。

  所有临时住所都在沙盘上一一标记出来的。已经有人住的,上面闪着亮光。没有人住的,则是插着一面小三角玉旗。

  从沙盘上来看,临时住所都是单门独院,总共分成十个区。兰水洲位于东边,澳门赌博网站:住宅分布相对稀疏。不管质量如何,沐晚也是中意这一带的住宅。

  所以,她很肯定的从剩下的五个小院子选了最偏僻的那一个。

  “您确定了吗?”红袍管事问道。

  沐晚点头:“嗯,就是它了。”

  红袍管事取下小玉旗。小院子“噌”的一下,也发出淡淡的白色亮光。

  讨要了身份玉牌,他查验过后,在登记簿上做了登记。

  最后,他将身份玉牌在沙盘上的小院子上擦了一下,双手奉还:“可以了。小的要提醒仙子一下,在临时住宅区是不能使用任何法门飞行的。一经发现,每次处罚一百块中品灵石。还有,所有的院子都布有防御阵法。仙子只要将身份玉牌贴在院门上,就能进得院子。如果仙子不喜欢,是可以自行重新布设阵法的。三年期满,仙子记得再将阵法改回来就是。”

  还要复原的?那还多此一举做甚?

  “有劳了,多谢提醒。”沐晚隔空取出玉牌,也赏给他十块上品灵石。

  出了入籍处大门,沐晚直奔兰水洲。刚刚在大沙盘上,她已经找到了去住宅的路。

  走着走着,她便发现情形不太对。

  在沙盘上,前面应该是一片空白才是,怎么出现了一座长廊?

  还有,右手边的是个小校场吧?在沙盘上,这里也是空白

  她对自己的记性非常的自信,不可能记错的。

  又往前走了百来丈远,前面的紫色花树有如花海。灵气缭绕,如烟似雾。其中,飞檐斗拱时隐时现。

  在沙盘上,是没有这些的。

  看来,沙盘上只标记了临时住所。而那些空白处极有可能是其他的设施或建筑。这样一来,住所最为稀疏的兰水洲其实有可能是设施最完善的。

  怪不得红袍管事建议我选择兰水洲呢。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墨初沫的礼物,多谢书友啖书、小饴、sn飞、方圆的石头、翎风依雪、守护甜心、繁华9900、r20081的月票,谢谢!

  第三更,到!未完待续。